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太子的百年弃后 > 23、太子不顾一切相救,陷入绝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圣贤庄大殿内,众人忧心忡忡, 冷都卫立刻调来应天府兵, 借抓刺客之名将大殿团团围住。

  风卿宁望着着急地抱起柳子颜往后院走的太子, 又看看焦急地跟在一旁的玉予安, 看了一眼沈渊。

  沈渊无奈地看了看死了的刺客,风卿宁笑了笑, 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

  国师笑着在大殿内坐下,看着严肃地检查刺客尸体的冷都卫调侃:“幸好有冷都卫在啊, 否则都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呢?”

  什么也没帮上的冷都卫看了她一眼,示意属下将刺客尸体抬下去, 便道:“诸位不必惊慌,外面是应天府的精锐,不会再出任何意外。”

  国师低头笑了笑, 惬意地倒了杯酒:“冷都卫不妨坐下来喝杯酒,不必那么紧张,真出了事也不是你的责任。”

  “哼。”冷都卫轻笑着走上前来,在一旁坐下倒了杯酒:“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众人叫两位如此镇定,也轻松了许多,犹豫着坐下。

  冷都卫敬了国师一杯:“国师今日准备的节目演完了吗?”

  国师愣了一下,笑着喝了酒, 一副无辜的模样望着他摇摇头:“在下不懂冷都卫的意思。”

  “不懂最好。”冷都卫冷着脸低头倒酒。

  后院内,圣贤庄的下人都围在了院子里听候差遣,风卿宁走进屋内,看着虚弱的柳子颜紧紧握住坐在一旁太子的手。

  大夫道:“伤口并不深, 我给小姐开副方子,小姐好好休养便可。”

  柳子颜的丫鬟生气地看着大夫,哭哭唧唧抹着眼泪:“胡说!你看我家小姐脸色惨白,都这样了你还说伤口不深,是不是还要说根本没事不会致命啊?”

  “燕儿。”柳子颜一副通情达理的模样叫住丫鬟,虚弱地笑着望着一旁神色淡然的太子,握着他的手:“幸好伤口不深,否则太子哥哥心里会觉得欠我什么,那样我也很难过。”

  “……”以退为进,提醒太子欠自己,真厉害!风卿宁不禁暗自点头称赞。

  玉予安担心地望着她:“好了不要说话了,好好休息,太子会在这里陪着你的。”

  太子眉峰微挑,看着柳子颜期待的眼神点点头:“睡吧,我就在这里。”

  风卿宁站得老远看着被一群人围着的柳子颜,默默退出房间,仿佛影子一般走过院子里焦急等待的众人,出了院子深吸一口气,伸了个懒腰,扭扭脖子,洒脱地笑着往抬着尸体离开的应天府兵走去。

  风卿宁看着前面的古楼,楼上挂着仆人盂兰盆节新糊的灯笼,几个军爷从古楼走出来。

  风卿宁立刻侧身躲在拐角处,看着他们离开再偷偷摸摸往古楼门口走。

  圣贤庄外暗朝涌动,屋顶上站着个披着袈裟白袍的男人,白色布条遮住头,一双深黑色的眸子盯着走进古楼的风卿宁,脚下木屐咯吱一声从屋顶跳到廊下,手上露出两把弯刀,如如无人之地大摇大摆地往古楼走。

  一个丫鬟不小心走过来,看着面前的僧人吓一跳,和尚挥起手中的弯刀,一道精光划破喉咙,丫鬟满眼惊愕倒地气绝。

  和尚没有停留片刻,继续往古楼走,一双深黑色眼瞳充满杀气。

  身后月影下,几个包裹严实的黑衣人站在屋顶,手上的剑反射着寒光,等着猎物自己跑出来。

  风卿宁走进古楼,却不见刺客的尸体。

  “又是地牢?”风卿宁扶额长叹,念叨着寻找入口:“还真不像读书圣地啊。”

  风卿宁敲了敲脚下的木板,得意地笑着,从头上那下一只珠钗翘开,珠钗顿时断成两截。

  “……”风卿宁一脸心疼地望着手上的的半截珠钗,又看看躲在书桌后的抵抗入口,无奈地随手扔掉,端着旁边的油灯走下去。

  地牢里阴气森森,风卿宁打了个冷颤,嘀咕着:“应该带小太子一起来的。”

  和尚推开门进来,古楼面积大,他站在门口,并未发现里面有人,眉头紧蹙,感觉不对劲,或许她已经发现了自己,躲在某个地方伺机而动准备偷袭。

  和尚这样想着,警惕了许多,紧张地握紧双刀,小心地往前挪动脚步,毕竟是风家小主人风卿宁,自然是小看不得的。

  脚步越来越近,风卿宁愣了一下,看着前面刺客的尸体,抬头听着两步声,低头立刻吹了手上的油灯。

  和尚愣了一下,突然停下脚步,风卿宁心中一惊,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地站着。

  怎么?难道还有人也和我一样对尸体感兴趣?

  和尚警惕地看着四周,故作轻松地笑着:“在下普陀罗,对太子妃仰慕已久,今日前来挑战,太子妃就不要再躲了,出来赐教一二,也好让在下信服风家人的实力。”

  “这种情况下说挑战?傻子才信呢,分明就是刺杀。”

  风卿宁眉头微拧,屏住呼吸站着,浑厚的声音不难听出他内力深厚,总之是自己根本打不过的。

  听着脚步声挪开了些,方才松了一口气,普陀罗踢飞面前的椅子示威,风卿宁借机立刻跑到一旁蹲下。

  普陀罗发疯似的一阵打砸:“难不成风家的人都是缩头乌龟吗?”

  风卿宁翻了个白眼,直接坐在地上,激将法就要我出来送死,我才没那么傻呢。

  风卿宁在地上随便画了卦象,唇角抽了一下,又是极其凶险,几乎没有生机。

  后院的房间里,玉予安让众人退下,“都出去吧,不要打扰柳小姐休息。”

  沈渊突然愣住,目光四处寻找风卿宁的身影,急忙在身后拍了一下太子的肩。

  太子回头,沈渊立刻示意他,看着他着急的神色才发现风卿宁不见了。

  太子着急地立刻起身,柳子颜着急地拉住他:“太子哥哥~”

  玉予安看着神色焦急的太子,看了一眼房间里不见风卿宁的身影。

  太子看了一眼虚弱的柳子颜,神色冷清道:“沈渊,守着柳小姐。”

  “是。”沈渊立刻上前,拉开柳子颜紧紧拽太子衣袖的手。

  “柳小姐,有属下在这里保护你,你很安全。”

  柳子颜眼泪汪汪地看着急忙出去的太子,抽噎着喊道:“太子哥哥~不要走,不要呜呜呜……”

  太子眉头紧锁,对身后的哭声充耳不闻,柳子颜的丫鬟艳儿着急地上前拉住太子的胳膊:“太子爷,小姐她害怕,需要您,求您别丢下她……”

  太子目光凌冽地看着满眼泪光的丫鬟,声音低沉冰冷地蹦出一个字:“滚!”

  丫鬟浑身哆嗦一下,双腿发软险些摔倒,用力摔开她的手,头也没回形色匆忙地出了房间。

  玉予安看在眼里,急忙跟了出去,柳子颜心中一怔,急忙叫住:“子恒。”

  玉予安突然停住脚步,回头看着可怜巴巴地坐在床上的人,犹豫了一下道:“照顾好柳小姐。”

  柳子颜顿时怔住,难以置信地看着急忙出去的玉予安,又看看旁边的沈渊。

  沈渊看在眼里,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站在一旁。

  太子匆忙出了院子,顿时感觉不对劲,圣贤庄四处不时出现一闪而过的身影,整个圣贤庄四处都是刺客。

  “这还是刺杀吗?”太子紧咬着后槽牙,神色紧张地往旁边古楼跑去。

  看着敞开的门,想必刺客的尸体就放在这里,太子缓缓靠近,刚跨进门,一把弯刀飞了过来。

  太子立刻侧身躲开,看着面前的人愣了一下,警惕地望着他:“妖僧普陀罗。”

  “哈哈哈哈……”和尚仰头笑了起来,拉下挡着头的白布:“都说太子是和蠢货败家子,我看不然。”

  太子目光扫过地下碎椅子下的半截珠钗,心中咯噔一下,眉头微蹙,环视一眼四周。

  “你是在找风家丫头?”妖僧冷笑着。

  “放心,我没有杀她。”妖僧得意地笑着作势要上前,目光充满杀气地看着太子:“我要掉的大鱼实际上是你,太子殿下。”

  妖僧立刻上前,太子急忙躲开,妖僧得意地笑着:“太子这么快就能找来,不错!果然懂风家小姐,她估计就在刚死了的刺客旁边躲着呢哈哈哈哈……”

  风卿宁突然愣着,抬眸看着眼前的尸体紧张地屏住呼吸。

  利用尸体把自己引来,又利用自己将太子引来,如此巧妙的设计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这个人一定非常了解每个人,此刻外面的人应该已经被控制住,不会再有人前来相救了。

  “太子放心,来杀你的不止我一个人。”妖僧势在必得地看着碰不到的太子。

  “当时,杀风家丫头的也不会只有一个。”

  太子眉头紧蹙,看了一眼院子外面的黑衣人紧张地咽了口唾沫,原来这才是重头戏。

  一群人蜂拥而上,太子立刻要躲,妖僧拎起桌子扔了过去,狠狠地砸在太子身上。

  风卿宁惊讶地抬头,看着噼里啪啦从头顶掉下来的碎木,一个黑影朝自己扑来。

  风卿宁吓一跳急忙往后退:“嗷嗷……”风卿宁疼得嗷嗷叫。

  趴在身上的人抬头,惊讶地看着身下疼得红了眼眶的风卿宁,随即唇角轻扬,心中松了一口气,目光温柔地注视着她。

  “从天而降的太子,真的很会找落脚点啊。”风卿宁咬牙切齿地瞪着他。

  “你也很爱尸体。”太子说着瞥了一眼旁边刺客的尸体。

  “嘁!”风卿宁推了一下爬在自己身上的太子,生气地骂道:“臭流氓,给我滚下来!”

  砸开的窟窿口,妖僧得意地笑着打量着地牢里的两人,旁边的几个黑衣刺客跃跃欲试,等着他一声令下,便能杀了地牢里的人,拿到丰厚的酬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