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重生后和前任白月光闪婚了 > 12、第 12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顿火锅吃得挺滋味复杂的。

  肖菏就像在谢时艺脑袋里安了个思维探测器,谢时艺想涮牛肉了,肖菏已经把涮好的放她碗里了。谢时艺想往料碟里加点醋了,还没开口肖菏已经把醋瓶打开了。

  谢时艺觉得神奇,于是有段时间谢时艺什么都没做,一动都不动地坐着,想看看肖菏还能怎么办。

  结果肖菏涮的都是她喜欢吃的菜,涮好了在她嘴巴跟前绕一道,然后塞进自己嘴里。

  谢时艺:“……”

  那还是继续被伺候吧。

  刘奇看她俩这样,一脸惊恐。

  惊恐了一顿饭,谢时艺怕他这个表情摆时间太长了脸僵,还好心地给他倒了两次饮料。

  倒是姜豆吃起饭来什么都不顾,眼里只有肉,没太管她俩。

  吃完饭四个人躺在两张大沙发上摊着肚皮歇息,肖菏终于开口,把她要签约GEM的事跟刘奇说了。

  刘奇指着谢时艺:“带她一起签?你两组个姐妹花出道得了。”

  谢时艺:“签约还可以打包吗?那打包豇豆比较好啊,豇豆多漂亮。”

  姜豆:“诶这话我爱听。”

  肖菏大概是吃饱喝足有些懒,说话也懒懒的,怕动嘴:“奇啊,我这一遍给你说清了,以后不要再跟我扯这事。我和阿尼已经谈妥了,下周就签合同,至于我有没有老婆,谈不谈恋爱,以后走什么方向,你们都管不着。”

  刘奇又恢复了一脸惊恐:“毕阿尼能同意?”

  谢时艺:“阿尼姓毕?”

  刘奇:“重点是这个吗?”

  肖菏:“你对我老婆说话客气点。”

  刘奇:“……”

  谢时艺:“哈哈哈哈哈。”

  姜豆:“哈哈哈哈哈哈。”

  刘奇:“你这都已婚了,GEM签你干嘛啊?”

  肖菏:“看上我的才华啊。”

  刘奇:“就你那点才华值几个钱啊,别到时候被人骗了还给人数钱。”

  谢时艺:“跟我老婆说话客气点。”

  刘奇:“……”

  肖菏:“哈哈哈哈哈。”

  姜豆:“哈哈哈哈哈哈。”

  刘奇累了,往后一趟,翘着臭脚:“我不问了。”

  四下里便安静下来,夏日午后,又吃了一顿大餐,这会都有些昏昏欲睡。

  谢时艺脑袋有些糊涂的时候,刘奇猛地坐了起来,吼了一声:“那你跟没跟阿尼说你经纪人的事啊!”

  肖菏直接把手边的抱枕扔了过去:“经纪人GEM管的严,没你的份,你最多混个大助理。”

  刘奇:“也成,有大就有小,我手下几个人啊?”

  肖菏没得抱了,把谢时艺搂了过来,笑着道:“这我二助理。”

  刘奇:“……”

  姜豆:“哈哈哈哈哈哈。”

  谢时艺想跟着笑,嘴角还没扬起来呢,突然就困得不行了。

  肖菏瘦是瘦,到底是女孩子,身子软乎乎的,很是舒服。

  谢时艺被她伺候了一个小时多,颇有些恃宠而骄的架势,顺着她搂就倒过去,干脆枕人腿上了。

  肖菏摸了摸她脑袋,谢时艺闭上了眼。

  这一觉睡得就像是在中学的课堂上,风轻云淡,老师唠叨,阳光洒在书本上,简简单单的。

  但是不是特别踏实,怕老师突然点名,怕肖菏突然跑掉,或者是干点什么。

  感觉睡了挺久,但其实不到一个小时。

  睁眼以后便琢磨着一件事,从地下室告别出来,肖菏打车准备带她回家,谢时艺道:“你先回去。”

  肖菏:“嗯?”

  谢时艺:“我有点事,去办一下。”

  肖菏:“多久。”

  谢时艺:“指不定。”

  肖菏:“今晚回来吗?”

  谢时艺:“那肯定。”

  肖菏给她比了个OK。

  车到了以后,谢时艺坐上先走了。

  肖菏一直盯着出租车拐了弯,才收回了视线。

  挺热的,但她想在太阳下站一会儿。

  于是也没打车也没动,就这么静静地矗在路边。

  矗到姜豆出门扔垃圾,看见了她,站到了她旁边。

  两人一块儿矗着,姜豆把她目光所及的地方都静静地看了一个遍。

  “干嘛呢?”看不出来个什么异常,她终于开口问道。

  肖菏:“感受情绪。”

  姜豆:“说具体点。”

  肖菏:“在写歌。”

  姜豆:“哼一个。”

  肖菏:“不哼,别打扰我。”

  姜豆不说话了,盯着她的脑壳,太阳穴的位置,随时能一拳打死她的表情。

  过了好一会儿,肖菏道:“好了,我回去了。”

  姜豆:“歌呢?”

  肖菏:“不太好。”

  姜豆拽住了她的衣服:“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真不好。”肖菏扯了扯衣服,“写好的了发给你。”

  姜豆:“你又没啥事,在我这写得了。”

  肖菏:“哥有老婆。”

  姜豆:“……”

  肖菏挥了挥手:“拜~”

  其实她还真没啥事,她原本的计划是和谢时艺待在家里,聊聊天吃吃饭,晚上有兴致的话,再一块儿看个电影。

  签约以后她肯定就忙起来了,肖菏想趁着有空,多和谢时艺熟悉熟悉。

  但谢时艺跑得可真快,大家都是成年人,有点事儿很正常,肖菏都不太好意思问她到底有啥事。

  上了车回到家,屋子里空荡荡的,谢时艺说要买点花儿,还没买。

  阿尼把修改过后的合同发到了她邮箱里,肖菏窝在沙发上,点开了看。

  整整十五页,密密麻麻都是字。

  够她浪费一会儿时间。

  就这样,看合同浪费一会儿,切了个果盘来吃浪费一会儿,《新创作》有几个选手透了,她去翻了翻别人的微博,了解了下敌情,又浪费了一会儿。

  总之,什么正事都没干。

  等天色有些暗了,房门终于被人打开。

  在咆哮的歌声里,探进来个脑袋,道:“呵,吵死了。”

  肖菏把音乐声放小了点。

  谢时艺整个人挤进来了,两只手提满了东西,偏头见她没动,皱眉凶她道:“你也不来帮个忙。”

  肖菏慢悠悠地走过去,看见一个袋子里有两盆花。

  她把花拿出来端详,挺好看,不知道叫啥名。

  “放着去,能开好一会儿呢。”谢时艺道,“路边随手买的,等后面去花市买点大的绿植。”

  肖菏抱着花在客厅里转了一圈,挑了两个好位置放下。

  谢时艺换完了鞋,但她没往屋里走,定定地站在玄关处。

  肖菏继续去接她袋子里的东西,谢时艺买了点水果和酒,肖菏一一拿了放到该放的地方去。

  谢时艺还是站在那儿没动弹。

  这会太阳已经要彻底掉下去了,屋子里暮沉沉的。

  肖菏第三次来到谢时艺跟前的时候,被谢时艺握住了胳膊,用了挺大的劲,往上猛提了一下。

  肖菏直起身子抬头看她,谢时艺道:“你没什么想说的吗?”

  肖菏不说话,端详她。

  谢时艺和她对视了几秒,还是避开了目光,只是催促道:“你真没什么想说的吗?”

  肖菏:“就不说。”

  谢时艺一下子甩开了她的胳膊,气死了。

  啊呀,真的气死个人了。

  她花了这么长时间,废了这么大劲做的头发,肖菏居然装没看见!

  这可不是什么直男发现不了改变的发型,这是直男见了要惊呼一句“你是谁,还我老婆!”的发型!

  谢时艺也不想管手里的东西了,趿着拖鞋啪嗒啪嗒地往屋里走,路过客厅停都没停,径直回了自己的卧室。

  抬手拍开了灯,衣柜上有镜子,映出了谢时艺的脸。

  她的一头黑长直变成了浅金色,虽然形态变化不大,但这两种差异极大的发色完全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气质。

  曾经的谢时艺看起来就是个规规矩矩的小乖乖,现在的谢时艺一看就是个养尊处优的叛逆少女。

  她皮肤白,染再浅的颜色都成,于是挑色的时候选了极淡的金色,光是漂发,就漂了三次,可折腾死她了。

  出来的效果她挺满意,走路都比以前带风不少,回家的时候兴致勃勃,想着铁定要惊艳肖菏一把。

  没想到这人别说惊艳了,这人就跟她欠了她五百万似的,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给她。

  翻脸如翻书!还偏偏一副别有深意的模样!啊呀!真的气死了啊啊啊啊!!!!

  说个哇能死啊!说个好看能死啊!还就不说,就不说……

  谢时艺猛地转身往外走。

  她买的东西都落在外面了,肖菏这个态度,一定是她现在的装扮还不够齐。

  化妆品是女人的利器,空有五年经验的谢时艺穿回来后还没什么实践的机会,这第一仗一定要打得漂漂亮亮。

  袋子还都放在玄关处,肖菏坐在客厅的高脚凳上,仍然没开灯,暗乎乎的看不清神色。

  谢时艺风一般地窜过去把袋子拿了,风一般地窜回屋,把卧室门关了。

  浅色眉,眼尾延长上挑眼线,金色珠光眼影,大红唇。

  谢时艺画了半个小时,又花了十来分钟挑选衣服和配饰,最后高跟鞋都踩上了,才打开了卧室的门。

  客厅里已经黑得看不清人影了。

  谢时艺站在卧室灯光透出来的形状里,先瞄了眼肖菏的卧室门,门开着,老样子。

  谢时艺往前走了两步,瞄客厅,肖菏还坐在那个高脚凳上,仿佛姿势都没换过。

  “你干嘛呢?”谢时艺没忍住,先问了句。

  肖菏:“嗯,没干什么。”

  语气听起来正常些了,谁还没个有小脾气的时候,谢时艺大人有大量,不跟她计较,把自己那点多余的情绪抹去了,只单单同她说本来就想说的事。

  她挺直了腰板,高贵优雅地向肖菏走去,每一步都踩在时尚的尖端。

  终于,十分做作的麻豆谢时艺女士,到了未来大明星肖菏跟前,睁着大眼睛,亮闪闪地问她:“现在有什么想说的了吗?”

  肖菏:“为什么换发色?”

  谢时艺:“为了跟你们统一画风啊,刘奇是颗菠萝,豇豆是个黑紫小魔女,你是个爆炸狮子狗,我总不能落了凡尘。”

  肖菏看着她,没说话。

  谢时艺往她跟前凑了凑,突然就没那么自信了:“不好看吗?咱俩去领证不得拍两张照片啊,我想着这样能跟你配一些。”

  肖菏长呼出一口气:“真想让我说吗?”

  谢时艺撞撞她肩膀:“你说啊没事啊,说实话就行啊,我不是那种受不了批评的人。”

  肖菏抬手一把攥住了谢时艺的腰,把人带得更近了些。

  她明明仰头看着谢时艺,但气势就是要比谢时艺足很多,谢时艺的腰被她掐在手里,觉得自己就是砧板上的一块肉。

  肖菏终于开口了,声音挺温柔的:“你大晚上的为了我收拾得这么好看,你说我想说些什么呢?老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