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红楼庶长子 > 第 376 章 忠顺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接下来众位大臣看到事情已经办完,便一起向皇上告退。皇帝这时候也有些心事,就没有留他们摆摆手让他们退下

  于是贾珂等人退出了养心殿,重新回到了军机处。

  回到军机处之后,贾珂手捧着圣旨对其他几位说道:“众位大人,现在皇上的圣旨已经下了。这是户部的事,咱们把圣旨直接送到户部,由他们自己处置就行。等到六月初五,他们如果粮食还不来,咱们再做计较。众位以为如何。”

  其他几人自然没有意见,大家都有一大堆事要办,哪有心情专门顾及他。

  刘昱站出来对贾珂说:“贾大人说的正是,就要户部尚书去办这件事,我和户部尚书还有些交情,不知贾大人能否通融一下,圣旨就由我亲自送到户部。”

  贾珂自然知道,刘昱和户部尚书刘琬交情莫逆。而且他们两人是皇帝的左膀右臂。

  刘昱做一次前去恐怕是要提醒刘琬,让他不要掉以轻心,仔细办差。贾珂对此倒没有什么顾忌,如果刘琬真的能听从刘昱的话,这样就能把粮食尽快运到京城,以后陕西那边出的事也能少死多少百姓。他没有必要阻拦。

  “既然刘大人,愿意不辞辛劳前去,那我就偷懒了。”贾珂说完之后就把圣旨高高举过头顶,向着刘昱送了过去。

  刘昱也恭敬地低头接过圣旨,然后又对贾珂等着说:“众位大人,时间不早了,我现在就往户部走一趟。”

  贾珂等人都说道:“刘大人尽管去无妨,我们再过一段时间也要下衙去了。”

  于是刘昱便匆匆地离开了军机处。

  贾珂见他离开转身过来对左都御史田冶说道:“这件事还要田大人跟进一下,我怕这些人不老实,最后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田冶听完讲课的话点点头,这一次要办的可是大事,是为了陕西上千万百姓的性命,不能再为了个人派系的差别而为难贾珂。

  “贾大人放心,这一次我一定注意储粮道的动静,他们但是有什么风吹草动的,我就先把他们拿了,然后再交给大理寺和刑部。”

  贾珂想了想,接着说:“交给大理寺和刑部恐怕有些不妥。这些人既然敢干这样大事,一定是有些关系的,万一是他们买通了那些狱卒,把关的人来一个杀人灭口,最后咱们的线索不就断了。”

  田冶听完贾珂的话也一阵的心惊,果然就像贾珂说的那样,如果真的是被杀人灭口,最后只能是不了了之了。

  “那按贾大人说的,咱们该怎么办?”

  “依我之间就先不要动用刑部和大理寺了,他们有什么风吹草动,你直接报给我,咱们也不动他们,直接把消息送到皇上面前,看万岁怎么处置。”

  田冶想了一下,这样做恐怕是贾珂也忌惮这群人背后的主使,这一次幕后的大鱼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干的。

  再说刘昱辞别了众人,离开了军机处,出了皇宫直奔户部而去。

  等到刘昱来到户部大堂的时候,户部尚书刘琬正同几个官员在打太极。

  这些官员都是来户部要钱的,但是今年经费实在是紧张,户部的银子恨不得分成两半来花。现在一年刚刚开始,哪里敢大手大脚的,不然到了年末大家都得喝西北风去。

  刘琬一看到刘昱就像看到救星一样,立刻这几位官员说道:“今天我和吏部尚书,还有重要的事要谈,你们说的事过几天再来吧。”

  官员对于户部尚书还敢纠缠,但是对于掌管他们命运的吏部尚书却恭敬的很,现在见他来了,赶紧上前给他施礼,然后便都躬身告退了。

  刘琬一看这些人走了,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刘昱笑着对他说道:“怎么堂堂的吏部尚书,让人逼债逼成这个样子?”

  刘琬苦笑着说道:“兄长不要笑话了,我现在是度日如年呀。真是悔不当初,答应皇上这件事。”

  刘昱听完他的话,面色又严肃起来,“恐怕让你烦心的事,这才刚刚开始。”他说完之后,就把手上的圣旨送到了刘琬的面前。

  刘琬莫名其妙的接过圣旨,打开来仔细一看,立刻把他吓得坐在了地上,原来刘琬早就知道粮储道的事情。

  刘昱看他的样子马上脸上现出了怒气:“贤弟莫非在其中也经过几道手?”

  刘琬马上从地上爬起来,来到刘昱他身边问道:“兄长,这一次到底是怎么回事?朝廷要运这么多粮草到京城。”

  刘昱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不能说,我只告诉你,六月初五这一百五十万担粮食必须到京,如果到时候没有粮食,你们户部会从上到下,包括粮储道在内,恐怕就会被皇上洗一遍。”

  刘琬现在已经是汗流浃背了,他在这件事情上倒是没有什么贪污的行径。只不过这件事牵扯到一位皇室中人,这位爷现在虽然不长权了,可是也不是那么好惹的。真要是把他逼急了,太上皇也没有多少办法。

  但是这一次刘昱说的如此的严重,恐怕朝廷中竟然发生了他所不知道的事情。看来这一百五十万担粮食是无论如何也必须运到的。

  刘琬这时候已经慌了神,脸上的汗不停的往下流,他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能向旁边的刘昱求道:“兄长救救小弟,让小弟度过这次难关吧,请兄长把这件事为小弟压一段时间,等小弟慢慢把粮食筹措齐了,当然不会忘了兄长的大恩。”

  刘昱现在也是无奈,如果这件事只是他一个人知道,他也能偷偷的压上一段时间。可是这件事最基础的所有人都明白了,就连皇帝也知道的一清二楚。我哪有什么办法把这件事压下去。

  “贤弟,听为兄我的一句话,你现在不要想别的事情了,快去筹粮食吧,这一次事情非同小可,朝廷是无论如何也要得到这批粮食的。如果京城附近的粮食实在不够,可以先从江淮调一批过来,暂时应付过这一次去。”刘昱隐晦的把其中的厉害跟他说了一下,甚至把办法都给他想好了,就是拆东墙补西墙。

  刘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毕竟粮储道的粮仓几乎已经空了。让他如何在短短时间内把这么多粮食筹齐。

  “兄长到了如今小弟我就不能不如实相告了,粮储道现在连一粒粮食都拿不出来。实在是无法完成皇上的旨意。”刘琬万分无奈的情况下只能对刘昱合盘突出。

  现在他把实话说出来,刘昱还有办法帮他,如果他隐瞒,恐怕最后谁也救不了他了。

  刘昱现在是青筋暴露,他万没有想到户部上下竟然如此的大胆。秋收这才收了几个月,按照账面上的记载,现在库房中最少也应该有一两千万担的粮食。竟然在短短几个月中全部消失了。

  刘昱暴跳如雷的抓住刘琬的胸口,“粮食呢?粮食都到了哪去了?你们这些人还要不要命了?”

  刘琬现在都快哭出来了,“兄长,小弟我也实在是没有办法呀。朝廷中的那位爷,我实在是得罪不起。他在很多年以前就已经欺上瞒下干这件事了。只不过是由于天下太平各处收成都好,所以没有暴露。哪里想到朝廷突然要用这么大一笔粮食。”

  刘昱冷静了一下问道:“到底是谁这么大能力,能把你吓成这样?”

  刘琬面色痛苦地说了一个名字:“忠顺王。”

  刘昱也吓了一跳,他没想到这件事竟然是忠顺王主使,看来确实是麻烦了。

  忠顺王自从被太上皇训斥之后,失去了夺位的机会,一直在王府中吃喝玩乐,花钱像流水一样。本来如果只是这样,也不会出什么大事。

  没想到当今皇上登基,这让忠顺王一下子又活跃起来,把以前的那些谨小慎微全抛到了脑后。

  不过对此大家也能够理解,要知道这段时间可把忠顺王给憋惨了,每天虽然看起来过得快乐,其实对于一个心有野心的王爷来说,这才是最大的折磨。

  现在当今皇上登基,这忠顺王才能够重新在政坛上活跃,要知道忠顺王和当今皇上关系不同一般,当今皇帝的母亲去世以后,皇帝便被寄养在了忠顺王的母妃那里,两人可以说是一起长大,和一母同胞亲兄弟也没有什么差别。

  而且这两人的关系还是十分的好,在忠顺王没有被太上皇贬谪之前,三皇子虽然作为兄长,但是却一直以忠顺王的马首是瞻,全力扶持忠顺王,想让他登基。

  哪知道造化弄人两个人的关系,现在反了过来,也许皇上对他心中还有些愧疚,所以对忠顺王的事情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他不闹出什么大乱子,皇上是全然不过问的。

  因此自从皇帝登基以后,忠顺王就开始四处活动,皇帝也看在当年的情分上,不对他多做计较。因此倒让他又在朝廷上有了一些党羽。

  如果只是这样刘昱倒并不放在眼中,可是现在皇上已经把忠顺王视为一母同胞的兄弟,而这一次贾珂抓住储粮道的事情不放,莫非已经知道了幕后主使是忠顺王,现在这么办就要给皇上一个好看?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