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退一步越想越亏[穿书] > 4、第四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事情还得从百年前的一个春日说起。

  那一日,逐一一穿书了。此方世界是一本言情修真文,男主霸道帅气,原女主走的是美强惨兮兮。

  逐一一刚来的时候,也想过要抱大腿,然而当她看完此方世界的地图之后,她待得地方简直是犄角旮旯,离正文剧情所在差有十万八千里。

  就是一派宗师,山门掌尊,那撕破虚空也得哼哧哼哧半天不是。逐一一潜心修行了百年,还是师尊口中的骨骼惊奇,才刚刚金丹后期。

  于是原文剧情她实在是有心无力,只能偶尔听些消息,在深夜里扼腕叹息,生不逢时,只有御剑,没得飞机。

  那既然来都来了,树挪死人挪活,活人还能给那啥憋着?

  逐一一夜里辗转反侧,决定另谋出路。

  修行上呢,她根骨惊奇也得天天扎马步打坐,吐纳天地之气,运转八个周天地。巨鹿仙山也是山,吃喝上也怪寒酸的,日子过得苦兮兮

  衣裳吧,就是这几身儿,换个颜色鲜艳的,师尊不骂街,旁的师兄弟也要念叨的。

  想来想去,逐一一觉得自己日子过得有点苦涩,得寻点甜蜜。

  那啥最甜啊?

  当然是甜甜的爱情了。

  她作为山门里独苗女弟子,领的可是比原女主还要难得的剧本啊。本想着和小师弟谱写一曲青梅竹马的爱恨情歌,即便被逐出师门,也算值了。

  好好的十三幺都停口了,就等着别人点炮呢。

  没成想半路杀出大师兄这个女扮男装的祝英台,人家自[摸了。

  师尊冷嘲热讽的,山门里那些师兄弟一个个碎嘴子,舌头比村口的娘们儿还长呢。光逐一一自己听说的传闻里,她就因为情殇这事儿哭死过去三回了。

  传闻还有鼻子有眼儿的,哭死过去三回,哪一日,哪一处,谁瞅见了,哭得两行清泪啊,还是涕泗横流呀,传得真真儿的。

  呸!

  逐一一摆摆手,不至于不至于。

  在修界,别说两条腿儿的男人多,就是三条腿的□□,三只胳膊的娃娃,往那些秘境要地一扎,说不定也遍地都是。

  然而别人不懂她的心思,见了面都在背后偷偷唠闲磕。

  平日里逐一一冷着脸,他们说她是仙子美矣,只可远观矣。今日逐一一还是那副表情,他们就说逐一一心如死灰,堪破堪破,说不定哪天就殉情寻死哩。

  山门里除了传大师姐和小师弟在哪天夜里,于后山哪块山石上珠胎暗结,搞出肚子里的人命之外,就爱咕叽逐一一。

  搞得这巨鹿山啊,逐一一算是真的待不下去了。好在如今修界有游侠之风,她于师尊的金坛小世界里历练多年,也该上凡间历练历练了。

  于是选了风萧萧兮的秋日,逐一一从师尊那里领了个降妖除魔的帖子,打算出门儿游侠了。

  临走之前,逐一一还跟千运尊者白话呢。今儿拿了你一玉贴,他日回转还他个活人。

  师尊也不问还回来的活人是女婿还是儿子,就比一巴掌把她给扇出去了。

  “兔子不吃窝边草,我千里姻缘外头找。”

  小师弟算个啥,花花世界,滚滚红尘,男人还不是一抓一大把。

  看开之后,逐一一便大步流星踏出了山门,沐浴着山外的阳光。回头远望仙山,云雾缭绕,逐一一撇了撇嘴。

  她转过头来望向前路,站定了身形,开始反思自己究竟是哪一步走错了。

  想来想去觉得反差萌这条大路线的方向还是正确的,不过是遇到了段位更高,反差更大的大师兄,哦不对大师姐罢了。

  那逐一一不过是冷漠的温柔,大师兄一散术法,连男女都变了。

  时也运也。

  不过既然要出山了,想必外头没人会女扮男装了吧?

  既然如此,那她就更得立好仙子人设,端起架子了。碰上了对眼儿的人,再温柔一下子,撒娇一下子,婚事大概齐就成了。

  置于仙子架子呢……

  衣裳得仙,得衣袂飘飘,得一眼看过来就不同凡响。

  皮肤得白,得肤白胜雪,得一眼望过来就国色天香。

  神色得冷,得冷若冰霜,得一眼瞧过来就高高在上。

  步子得大,得气势汹汹,得一眼瞅过来就腿软心慌。

  总而言之,既然去了凡间,就得摆仙人的排场。

  她要待凡人温和友善,但杀敌妖不眨眼。她要不拘小节,善与人分享,但关键时刻吃点小醋,把相好的拿捏住。

  她要……

  算了那些都是后话,当前要紧的是出发。打这出行上,逐一一便与人不同。

  寻常女仙子嘛,使的大多是剑,当然也有用峨眉刺啊,长鞭一流的。但她不同,腰间若抽出灵宝来,是两把大刀。

  别的仙子佳人御剑,她不,她御双刀。左右脚各踩一柄,立于云头之上,濯濯如春月柳,闪闪似云间雷。

  打好远瞧见,若不是她穿着的衣裳是名门正派,就这气势,被当成是魔修也未尝有过错的。

  逐一一从乾坤袋里拿出了玉简,往眉心处一贴,玉简里载的是此番出山的去往。头一回出山行侠,山门自然不会给她什么屠戮魔头之类的艰难任务。

  这玉简上载的内容呢,皆由一只天鼠说起。

  当阳山好山好水,物产丰饶。然一日有那么个闲出屁的混账,放着六畜家禽不吃,跑去生吃了一只天鼠,只为了夜里和老婆炕上那点儿壮阿阳的勾当。

  这一吃不要紧,没几天就闹出了疫病,病还传得蛮广。

  一时之间人人都与当阳山隔绝,疫情过了之后,仍是好一阵子没来往。

  等逐一一所在的巨鹿山把凡人求仙的帖子排出来的时候,当阳山一带已然失踪了许多女子了。这些女子呀,有的是当地百姓,有的是过路旅人,总之消失的无影无踪,凡间衙门查来查去半点音信全无。

  事情虽然蹊跷,可也没个真难缠的妖魔鬼怪,千运尊者便当个闲差排给了逐一一,让她去散散心了。

  当阳山下有个修行世家的庄子,说是修行世家呀,但就没出过元婴。听说如今的家主,也不过是金丹前期,已然是家门里顶厉害的人物了。

  正思量着玉简里的内容,忽的身边一阵强风吹过,刮得站在双刀上的逐一一打了个蹴趔,险些从云头上跌落。

  好在她修行扎实,瞬息之间便稳住了身形。风中残留着丝丝缕缕的淡淡的咸味,像极了师尊那古战场金坛里的滚滚江水。

  站稳之后,逐一一抬头朝远处那风离去的方向望去,像是一人一兽。

  修行之人不能跌份。

  尤其今日是她头一回出山,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时候。当即便驱使内力冲将上去,天上道儿这么宽,我今日非要和你挤挤。

  当初逐一一被师尊力排众议带回去的时候,说的那可是根骨奇佳,这话一点儿不假。师尊那些个金坛小世界历练过之后,逐一一这本是真是半分不差。

  脚下双刀斩开柔云,嗖的冲了出去,片刻的哦工夫,就已经同方才那与她擦身而过的风并驾齐驱。

  追上了以后,逐一一偏头一瞧,明白了那风中的咸从何而来,合着真是个畜生。

  在她身侧的是头蛟龙,身形壮硕,獠牙呲在外头。逐一一看它,它也看逐一一。

  “呼——”

  这蛟龙畜生转过头来,鼻子朝着逐一一的方向,带着几分讨好的拱了拱。

  ?

  看着挺丑,脾气还行,改天我也整一头。

  心中方才被它反超的不满散了大半,逐一一将玉简收回乾坤袋中,伸手便打算摸摸这蛟龙的头。

  然而眼瞅着她的手就要摸上去了,忽的锁在蛟龙脖颈上的缰绳猛地一拉,高坐在蛟龙后背上的男人轻咳了一声。被缰绳一拉,蛟龙便非常听话的收回了自己的脑袋,再次面朝前路,哼哧哼哧的卖力行走。

  嘿…… 

  逐一一心生不满,摸摸能咋?

  是故她抬头朝蛟龙背上的人望去,正要开口讥讽他小气的时候,唇形顿住,把声音咽了回去。

  这一眼看过去,蛟龙背上的男人让他彻底底把小师弟抛诸脑后。大千世界,滚滚红尘,果然是风雨过后才有彩虹。

  比如这位道友。

  “道友,你这灵宠可有名头?”

  逐一一软着声音攀起话来,不过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项庄舞剑意在灵宠背上的沛公。

  不管是修道之人还是凡人,兹要是提起自己的心上人或是宠物,再硬的心肠都会软上几分。加上逐一一神色瞧着纯善,穿着也是个正派山门的弟子,男人也便收了大半的戒备。

  “有个小名儿,叫土狗。”

  哈?

  逐一一闻言一愣,如此威武的灵宠,不说有名有姓的吧,也不能管孩子叫土狗啊。再说了,蛟龙是水里的东西,唤个金鱼儿也成。

  她还待再问一句,这人已然没了寒暄的兴致,右脚踢了踢脚下的蛟龙,一道利剑似的冲离,于云端消失了踪迹。

  逐一一望着一人一兽离去的背影,感慨起了修界朋友难交的道理。

  感慨半天以后,千言万语最后融成了师尊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

  “嗨,去你娘滴。”

  既是出山游侠,当有豪迈之气。

  逐一一也是个心大的,重新捡起了自己那会儿立好的仙人派头,往玉简上所说的当阳山去。

  让她琢磨吧,失踪的女子,多半就和这个当阳山下的当阳仙庄关系紧密。如若不然,怎么会任由女子在当阳山失踪,这许多时候也没听到消息。

  被尊者从外头力排众议带回来的逐一一,确有几分青年翘楚的本事。解救个妇女嘛,有点使屠龙刀斩蚂蚁的意思。

  “天鼠天鼠,畏之如虎。

  竖子杀捕,蒸炸炖煮。

  疫病袭掳,家家无黍。

  大门不出,二门勿入。

  谁再嘴馋,头给打鼓。”

  逐一一头一回出山游侠,她自己不晓得师尊派给她这个任务的本意,乐呵呵的哼着小曲儿,脚踏双刀,往当阳山冲去。

  暖饱思淫嗯欲。

  让我逐一一看看,究竟是哪个吃饱了撑的东西,在劫掳妇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