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天才女友 > 47、游乐场大冒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什么样的十二岁生日礼物?

  江逾白猜测道:“手工艺品。”

  林知夏点头:“江逾白好聪明!”

  她从书包里掏出一只铁盒子, 盒子上一如既往地贴着一根红色缎带和一封草莓贺卡。盒子里装着她自己制作的一沓木制书签。她在所有书签的正反面勾描图画,再写下一首自创的诗歌, 诗歌的开头都是“江江江江逾白”, 落款则是“林林林林知夏”。

  江逾白看清了书签的个数——共有31张书签。

  这一批书签的原材料是一块黄花梨木的薄板, 林知夏在爸爸的帮助下把木板切成31块,仿照漆画的工艺去涂描、上色、题字, 最后抛光打蜡。

  林知夏告诉江逾白:“每一张书签的右下角都有标号 , 从1开始, 到31结束。每个月最多有31天,这些书签, 可以陪你度过每个月的每一天。”

  江逾白和林知夏对视两秒, 才说:“谢谢。”

  林知夏原地一蹦:“不客气。”

  江逾白拉开书包拉链,把铁盒子放进去,再拿出一只小狗毛绒玩具。他介绍道:“瑞士山地犬。”

  林知夏想起来, 江逾白和她说过, 今年暑假他要去瑞士度假。他每一次外出旅游, 都会带回来一件富有当地特色的礼物,比如这一次,他选择了一只瑞士山地犬的玩偶。

  林知夏双手接过这只毛绒小狗:“我知道,这种狗是瑞士特产的山地犬……其实就是瑞士本地的土狗,就像我们这边的中华田园犬一样。”

  江逾白问她:“你喜欢土狗吗?”

  “喜欢!”林知夏笑说,“超级喜欢。”

  林泽秋走到妹妹背后时,刚好听见她说了一句:喜欢,超级喜欢。

  林泽秋顿时感到大事不妙。

  他抬起一只手, 搭住妹妹的肩膀:“你在说什么,林知夏?”

  林知夏抬头看他:“土狗。”

  林泽秋简直不能相信,他的妹妹,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骂他是个土狗。

  他满身的血液一下子涌向头顶,让他的脸色泛白又泛红。他强忍着冲天的怒意,声调冷冰冰地说:“我是你同父同母的亲哥哥。我是土狗,你也是土狗。”

  林知夏的眼神变得茫然,江逾白替她解围:“我和林知夏讨论了瑞士山地犬。瑞士山地犬是瑞士的土狗。你刚才问林知夏在说什么,她只不过回答了你的问题,没有羞辱你的意思,你冷静点。”

  林泽秋挡在林知夏的正前方,与江逾白距离极近。

  江逾白没有后退一步。他直面林泽秋的审视。他还说:“你是林知夏的哥哥,不应该随便对她发火。”

  “你管的挺宽。”林泽秋评价道。

  江逾白隆重地介绍自己:“我是林知夏最好的朋友。”

  “是的!”林知夏承认道,“哥哥,江逾白是我最好的朋友。”

  像是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林知夏一溜烟跑了过去,躲到了江逾白的背后。

  林泽秋的气息被噎在了肺部。与此同时,林泽秋察觉出一丝端倪——江逾白以守护者的姿态保卫着林知夏。和她说话时,他进退有度、彬彬有礼,确实比林泽秋要好相处一些。

  林泽秋双手揣进外套口袋,头也不回地走向了高中部。

  林知夏喊他:“哥哥!”

  他朗声答道:“你跟我过来!”

  林知夏却说:“我要去初三年级的教学楼!”

  开学第一天,校园里人山人海,人来人往。秋日的天空辽阔而高远,雪白的云朵蔓延至地平线,林知夏抬起头,望见哥哥渐行渐远。

  她心中有些奇怪。哥哥一直很反对她和江逾白接触,为什么今天的哥哥没有抓着她进行一番新的思想教育?

  “他走远了。”江逾白忽然冒出一句话。

  林知夏扭过头:“我们去教室吧,江逾白。”

  江逾白和她同行。两人穿过一条遍布树荫的石子路,聊起了双方的暑假经历。林知夏听着江逾白的旅游故事,又想起上一次被迫终止的博物馆之旅,她觉得非常可惜,忍不住暗暗地盘算,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再和他一起出去玩呢?

  机会很快就来了。

  开学几天后,张老师在班上对同学说,初三竞赛班要组织一场秋游活动,地点就选在本市最大的游乐场……张老师话音刚落,初三(十七)班爆发出一阵响亮的欢呼声。

  段启言拍着桌子,嗷嗷嚎叫。

  林知夏有样学样,也拍响了桌子。她的心情非常激动,因为她从没去过游乐场。每当爸爸妈妈带她出门,问她要去哪里,她的首选永远是省图书馆或者大学城。

  而现在,她能和初三(十七)班的全体同学一起游览本市最大的游乐场!

  这是一次多么令人振奋的集体活动!

  经过林知夏的不懈努力,她挣到了上万元的奖学金,绝大多数都被她交给了妈妈。她自己偷偷藏了大概一千块钱,满足她的日常开销。

  本次的秋游活动,就让林知夏从她的小金库里掏出两百元巨款。她拎着一个小篮子,在自家的超市里购物,往篮子里装了薯片、燕麦饼干、草莓蛋糕卷、旺仔小馒头。然后,她抱着篮子走去收银台,找爸爸付款。

  爸爸疑惑又惊讶地问:“夏夏,你这是在干嘛?”

  “买东西。”林知夏略显腼腆地回答。

  爸爸合上报纸:“你想拿就拿,夏夏,爸爸让你拿。”

  林知夏摇头:“我有钱。我付得起。”

  她把一张一百元放到爸爸的面前。

  爸爸微微皱眉,手里抓着报纸竖起来:“你哪儿来的一百块?”

  “罗马尼亚大师赛的奖学金,我自己偷偷藏了一点点。”林知夏向爸爸透露道。

  爸爸轻抽一口凉气:“别让你妈妈知道。”

  “嗯嗯,爸爸不要跟妈妈说,”林知夏点头,“我努力攒钱,是因为我不想经常问妈妈要钱。”

  爸爸对林知夏几乎没有任何要求。女儿瞒着父母藏钱这件事,在他看来,也是女儿聪明的表现。他的女儿聪明的无与伦比,无人可及,攒个百把块钱,有什么问题呢?他同意帮林知夏保守秘密。

  爸爸还把林知夏夸了一顿,说她可爱、善良、有大智慧、懂得为父母着想,她是爸爸的小天使,爸爸不能拿小天使的钱。

  林知夏被爸爸夸得心花怒放,没再坚持付款。她抱着零食回家了。

  隔天一早,林知夏背起一个装满零食的书包,兴冲冲地奔向学校。省立一中的两辆校车将初三竞赛班的所有学生送到了省城游乐场,在这个阳光明媚的礼拜四早晨,竞赛班的学生们得到了老师的许可,他们能在游乐场自由活动。

  张老师举着喇叭,高声说:“十七班和十八班的全体同学,你们要注意,不能走出游乐场,听到没,不能走出游乐场!有谁遇到问题了,身体不舒服了,立刻来找老师,找我和王老师都行!秋游是让大家放松的活动,你们一定要给我记住,你们的安全是最重要的,千万别去人少的地方!”

  竞赛班的同学们齐声应好。

  张老师讲出一句“解散”,七十多名

  学生立刻涌向了四面八方。

  林知夏拽住江逾白的书包带子:“我们去玩过山车吧,江逾白!”

  沈负暄跟在江逾白的背后,附和道:“过山车好玩,我们先去玩过山车,再去玩跳楼机!”

  江逾白回头看了一眼沈负暄。在江逾白的印象中,沈负暄的身体素质不算很好,每一次的一千米体育测试结束之后,沈负暄都会像一张面饼一样软软地瘫倒在地上。

  既然如此,沈负暄为什么敢玩过山车,还敢玩跳楼机?

  江逾白抬起头,望向不远处的过山车。

  车上坐满了一群成年游客。他们扯着嗓子,放声尖叫,脸上带着害怕又惶恐的表情,这让江逾白不由自主地思索起来,如果他自己也在坐车时流露出一丝紧张,头发被狂风吹得乱七八糟,那他在林知夏心目中的形象……可能会大打折扣,他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于是,他推拒道:“我不玩过山车。”

  简洁有力的拒绝,包含了他的诸多考量。

  段启言却像一条疯狗般跑过来,热情地招呼道:“喂,你们几个,跟我去玩过山车吧?”

  两年初中生活的磨砺,让段启言完全忘记了昔日的“师范附小第一战神”。他不再是那个孤傲、独特、自力更生的第一战神,他彻彻底底地融入了集体,平常下课去男厕所都要找人结伴,更何况是坐过山车呢?

  他充满期待地搂住江逾白的肩膀:“江逾白,咱俩一起去玩呗?”

  江逾白正准备一口回绝,却见林知夏和沈负暄已经买完了票,走向了过山车的检票口。江逾白的胜负欲立即被点燃,恰如熊熊大火一般燃烧。他不甘落后,转变态度说:“可以。”

  段启言又问:“喂,江逾白,你害不害怕坐过山车?”

  江逾白嗤笑一声:“我恨不得天天坐。”

  “走!”段启言兴奋地高喊道。

  江逾白赶上了林知夏的同趟列车。排队检票前,他问林知夏:“你恐高吗?”

  林知夏摇头。随后,她反问他:“你猜,坐过山车的时候,是前排比较刺激,还是后排比较刺激?”

  江逾白不假思索道:“前排。”

  林知夏指了指后排座位:“我读过一篇文章,模拟结果显示,后排比前排更惊险,主要是在最高点和下坡路段,后排的垂直加速度带来的刺激更大,前排在上坡路段会比较难受[1]……江逾白,我们坐第一排吧!”

  每一排只有两个座位。

  江逾白答应了她。他缓慢地坐进那个位置,系好防护措施,扣上安全锁,沈负暄和段启言就坐在他的后面。过山车还没启动,段启言就问:“你们会不会尖叫啊?”

  林知夏诚实地说:“我从来没有玩过,所以我很想试一试。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尖叫。”

  林知夏话音落后,过山车发动了。他们沿着轨道缓慢爬坡,越升越高,直至顶点,陡然向下俯冲,极速飞驰带来的强烈失重感,让江逾白觉得他正在遨游宇宙。他听见沈负暄撕心裂肺的呐喊,就连段启言都在说:“我不玩了放我下去工作人员在哪……”

  江逾白偏头看着林知夏,林知夏闭着双眼,咬紧牙关,缩在她的座位上。她和段启言一样后悔,她只是没有像段启言一样把心声说出来。

  狂风灌入江逾白的衣领,他的头发被吹乱了。他高喊道:“别怕!”

  林知夏睁开双眼,空气刮过她的耳朵,她回答道:“江逾白!你在跟我说话吗?”

  过山车缓速冲向另一个高峰,江逾白想方设法地鼓励她:“林知夏,你别怕,你体验到了垂直加速度……”

  “我不怕!”林知夏努力地说服自己,“我一点都不怕!”

  好不容易熬到了最后一刻,过山车终于返回了起始点,微风吹拂着林知夏的脸颊,她脸色发白,双腿发软,一步一顿地走出了座位。迈下台阶时,江逾白伸手扶了她一把,他看起来就像个没事人一样。林知夏的心里充满了敬佩。

  段启言缓过劲来,就站在一条长椅的附近拉伸四肢。

  林知夏环顾四周,问道:“我看见了游乐场的小商店,你们想喝什么饮料吗?”

  “我去买饮料,”江逾白提议道,“你坐在这里,我很快回来。”

  说完,他背着书包走向了商店。

  十八班的两位女生迎面跑过来,跟在他的身边,亦步亦趋,他侧目瞥了她们一眼。他对十八班的同学有点印象,但他和她们并不熟,他不太懂这两位女同学为什么要尾随他——应该不是要打劫,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他们还是竞赛班的校友,不至于做出打劫的行径。

  江逾白正在猜测她们的动机,十八班的那一位女生忽然催促道:“卢薇,你快把信拿出来吧……”

  另一位女生满脸通红又含羞带怯地将一张粉红色的信封递给了江逾白。

  江逾白当着她们的面,拆开了信封,随后,他定格在了原地。他看见信上写道:十七班的江逾白,我是十八班的卢薇,交个朋友吧,你的手机号码是多少?

  作者有话要说:  哎,今天身体不太舒服,明天继续挑战万更【双手紧紧握拳】

  ——————

  本章引用:

  [1] Alberghi, S., Foschi, A., Pezzi, G. and Ortoni, F., 2007. Is it more thrilling to ride at the front or the back of a roller coaster?. The Physics Teacher, 45(9), pp.536-541.

  ————————

  截止到下章更新前,本章所有15字以上2分评论发红包,感谢

  【下集预告:2008年新春巨献!林家的不速之客!林知夏的高性能计算模型!江逾白面临的新挑战!】

  感谢在2020-05-22 07:18:44~2020-05-23 07:23: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闲闲 2个;S清泉、heibu、玄学光环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闲闲 5个;小黑、樱樱桃桃、再吃个虾滑、沉浮、不爱喝茶的s、看世界青烟过、作者背后的黑社会土豪、Christine、想不到名字、Ganache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又双叒叕催更 116瓶;鱼豆腐面 100瓶;嘟嘟 50瓶;筱雨 45瓶;初一和十五 40瓶;sky 30瓶;茜茜猪 25瓶;看世界青烟过、112、肉肉、糯糯糯米白、添哥的旺仔、30909998 20瓶;小李 17瓶;凌波笑笑笑、落幕时节、活力魔方 15瓶;玉燊 13瓶;珩延、守望*仙后座、浮沉旧梦、oMEETu、甘甘木、珩瑾、古猴菇、青晓青、查无此人、白布子、橘子味柠檬茶ˇ、萖萖、喝奶茶当然要加奶霜呀、心雨、Through、小胡豆、jian、shien、阿苏、啊~尼古! 10瓶;stu_P、甜茶儿、无梁的无量 9瓶;黄铉辰真的很不错 6瓶;沉沙、盯裆裆、22078305、小清新、我就是这么刚!、eyebrow_阿眉、崖、绵绵软软、红有三、是个芒果、伽蓝、敦敦优秀 5瓶;梦想是做存稿箱、囚徒徒、“江湖不见” 4瓶;呱呱呱:(、Helen、风缎、沂水之南 3瓶;满月已霜、给你wink鸭、暗香浮动月黄昏、时七 2瓶;□□、ArabelEmelo、龙猫先森、清若、凌云峰18913587、就酱、我是小阔爱、胖猪爱吃肉、酸酸糖、猫先生、夜槿木兰星、小妞、一~happy、云汐晨、社会我姜哥、初癔、我爱大大、扬子、菠萝啤、有情人、沉浮、Yijiatuna、kong、李世昂、荔枝荔枝真好吃、S清泉、溪之、leah、onece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