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糟糠丫鬟不下堂(重生) > 2、接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微瑶记得清楚,前一世她被大公子收作通房的那日,便是苏怀瑾回京之日。

  再听到他的消息,已是六年之后,她独自一人去市集上替夫人买些胭脂水粉,听得市集上人人都在议论那位南侯府的小侯爷。

  人们道他只用了六年时间,便登上镇国大将军之位,手握重权,睥睨朝堂。

  是何等的人物!

  微瑶正站在院子里想的出神,忽然背后伸过来一双冰凉的小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便将她急急地拖出了院子。

  微瑶吓了一跳,刚要惊叫出声,却见拉着她的那人竟是春桃。

  “春桃?你怎么在这儿?”微瑶惊诧地看着她道。

  “我还想问你为什么在这儿呢!”春桃心有余悸地朝院子里瞥了一眼,焦急地说道:“这院子你也敢进,瑶姐姐,你不要命啦?”

  微瑶解释道:“我只是路过,就进去瞧了瞧。”

  “路过就路过,你进去做什么!”春桃急得跳脚,小声说道:“这里头住着的可是南侯府送来的那位小侯爷,他得的那怪病吓人的紧,逢人便砸东西,前几天我还见着一个丫鬟,被砸得头破血流的从这院子里跑出来呢!”

  微瑶见她一副担忧的神色,便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安慰道:“没事,我就是一时好奇进去瞧了几眼,你瞧,我这不是好好的?”

  “以后可莫再靠近这院子了!”春桃嗔怪道,“你这张脸若是被他砸坏了,我可是都替你心疼呢!”

  “知道啦知道啦。”微瑶笑着晃了晃手里的竹篮,“许妈妈叫我去给夫人摘些花瓣来,你陪我去吧。”

  春桃站着没动,撇了撇嘴道:“你别只管敷衍我。我只告诉你一句,现如今那位南侯爷已经在大狱里头,南侯府已不比往昔了,咱们苏府也不过是看在南侯爷往日的情面上,才勉为其难照顾这小侯爷。这小侯爷又得了这样的怪病,我听别的丫鬟们说,怕是中了邪祟,可怕的很呢。”

  “哎呀我的好春桃,我答应你,再也不靠近那院子还不成吗?”微瑶上前挽住她的手臂,笑着催促道:“快陪我去摘花儿吧,不然又要挨许妈妈骂了。”

  她与春桃有说有笑地往花园的方向走去,心里却在默默地盘算着怎么能接近这位小侯爷。

  微瑶心里清楚,若想离大公子远远儿的,只有彻底地离开这苏府,而能带她离开这里的,只有苏怀瑾一人。

  ……

  翌日清晨。

  微瑶早早地起了床,把厨房里里外外地清理了一遍,又去柴房里搬了些柴火来,准备在灶台里生些火。

  她正往灶台里塞着木柴,却见许妈妈推开厨房的门走了进来。

  “许妈妈好。”正各自忙活着的几个丫鬟赶紧起身,朝许妈妈行礼。

  许妈妈居高临下地环视了一圈,然后才走到微瑶面前,冷冷地笑了一声道:“你好福气,夫人给你安排了新的活儿,以后不必在厨房伺候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立刻都落到了微瑶身上,带着点说不清是羡慕还是嫉妒的神色。

  在厨房做烧火丫头,是整个苏府最低等的丫鬟,能离开这里,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福气。

  微瑶的表情却没有多少变化,只是微微低了头,声音恭顺:“奴婢谨遵夫人差遣。”

  许妈妈盯着微瑶,眼里带着几分戏谑,俨然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夫人说了,东南角的院子里缺个伺候的丫鬟,瞧着你做事仔细,从今日起,你便去那儿伺候吧。”

  “东南角的院子,不是那个小侯爷……”

  “那院子可晦气的很!”

  “听说那小侯爷中了邪,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丫鬟们的神色一时都变得幸灾乐祸起来,聚在一起窃窃私语起来。

  微瑶倒是愣了一下,不过心里很快便窃喜起来,她正愁怎么想办法接近苏怀瑾呢,许妈妈就如及时雨一般把这机会给她送到了眼前。

  “怎么,你不乐意?”许妈妈见她愣愣地站着,语气已有了几分不耐烦。

  “奴婢不敢。”微瑶赶紧福了福身,“劳烦许妈妈替奴婢多谢夫人。”

  得了许妈妈的吩咐,微瑶便回到自己的厢房,收拾些衣物,准备搬到东南角的院子里去。

  正收拾着,春桃突然一脸焦急地冲了进来,连门也没敲,气儿都没喘匀就急着开口道:“瑶姐姐,我听说许妈妈把你分到东南角那院子里头了?”

  “嗯,是夫人的意思。”微瑶点点头,拉着她在榻边坐下,“瞧你,跑的这么急做什么呀?”

  “我能不急吗?”春桃又急又气,“哪是什么夫人的意思呀?分明就是许妈妈那老婆子故意作践姐姐你呢。前些日子夫人便说那院子里缺人手,要拨个丫鬟过去,让许妈妈安排着,好些丫鬟得了消息,纷纷去给许妈妈送银钱,求着许妈妈不要把她们派到那院子里头去。”

  说着,春桃便看向了微瑶,“姐姐,你定是没给许妈妈送银子吧?”

  微瑶有些茫然,她昨日才刚刚重生到这一世,对这消息倒是并不知晓。不过按着她的性子,就算提前知道了这消息,也定不会送银钱给许妈妈的。

  更何况,她本就是想接近那位小侯爷,许妈妈这般,倒是成全了她。

  春桃瞧着她茫然的神色,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道:“瑶姐姐,我知你性子清高,可你若是进了那院子……”

  她叹了口气,拉着微瑶的手道:“姐姐,许妈妈那人势利,你现在多给她使些银子,或许还来得及。”

  微瑶看着她满是担忧的小脸,轻轻握紧了她冰凉的小手,柔声道:“春桃,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再说了,进了那院子,也并非一定就是坏事。”

  春桃知道她性子向来执拗,是听不进劝的,只得不放心地再三叮嘱道:“那你可要好生照顾自己,若有什么事,一定要来找我帮忙。”

  “知道啦,你快去干活儿吧,一会儿被许妈妈发现就不好了。”微瑶笑着起身,将春桃送出了门外。

  瞧着春桃的身影渐渐地消失在视线里,微瑶才轻轻地叹了口气。

  她自然知道在小侯爷身边伺候是件多么危险的差事,可是为了不重蹈上一世的覆辙,她别无选择。

  微瑶轻轻的把收拾好的包裹系了个结,跨在肩上,迎着凛凛的寒风走了出去。

  东南角的院子里仍旧是死一般的寂静,昨夜又下了一场雪,将本就稀少的脚印又覆了个干净。

  微瑶小心翼翼地踩着雪踏进院子里,走到那扇吱呀作响的木门面前,轻轻跺了跺鞋面上的雪。

  她轻手轻脚地推开房门走了进去,没走几步便看见一地的狼藉,茶碗的碎片洒了满地也没人收拾,破旧的窗棱上积着雪,风顺着窗户纸的缝呜呜地吹着,那雪便不紧不慢地落进屋里去。

  微瑶不由得愕然,这屋子,简直比她那间破厢房还要小,还要冷,还要破。

  那张破旧的木榻上躺着一个少年,他身上只盖了一床脏兮兮的棉被,里头的棉絮从没缝好的口子里跑出来,落满了床脚。冷风一吹,便满屋子的飘起来,活像屋子里头下起了雪。

  微瑶不禁皱了皱眉,这小侯爷过的也太惨了吧?

  听得响动,床榻上的人微微地侧了侧身,从被子里探出一张脸来,冷冷地看着微瑶:“谁?”

  那是一张不过十岁的少年的脸庞,虽是稚嫩,却甚是好看。只不过他整个人都是病恹恹的模样,一双眼睛如墨般漆黑幽深,点缀于他苍白如雪的面容之上,紧紧抿着的薄唇无一丝血色,浑身都透着一种病态的柔弱之感。

  苏怀瑾一脸警惕地盯着微瑶,身子又往床里头缩了缩。

  微瑶小心地踢开几片碎瓷片,这才在他的榻前跪了下来:“奴婢微瑶,奉命来伺候公子。”

  苏怀瑾听了,有些不耐烦地皱起了眉:“夫人派你来的?”

  微瑶老老实实地答道:“是。”

  苏怀瑾嘲讽地勾起了唇角,“这苏府的丫鬟还真是多,我砸伤了她那么多丫鬟,竟还能拨出人手到我这儿来。”

  微瑶抬起头,语气轻柔地说道:“奴婢先把这些碎瓷片收拾一下。”

  说着,她便俯下身子,一点一点地拾起那些散落一地的碎瓷片。

  苏怀瑾冷眼瞧着,忽而重重地咳嗽了起来。

  微瑶连忙起身,看着苏怀瑾的脸色仍是如纸一样的苍白,便关切地道:“奴婢去端盏茶来吧。”

  她走到那张缺了一角的木桌子前头,伸手摸了摸茶壶,里面的茶已是凉透了。

  微瑶正在思考着要不要去煮壶热茶来,忽听得身后似乎传来一阵响动,她心里倏然一惊,连忙条件反射般地俯下身去。

  一只素白的茶碗重重地摔在她面前的石板地上,碎成一地白色的花瓣。

  苏怀瑾带着怒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一字一句地落入她的耳中:“你也要在茶里下毒是不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