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审神者异能名眠物唤醒 > 15、第十五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啊,真是感谢啊,要是没有这一碗咖喱,我可能就不在人世了啊。”太宰治摸着肚子这样说。

  青森市子给他又添了茶,有些怀疑的看着他,“不管怎么样,说着,‘肚子饿了’,所以夜里来敲邻居家的门,这已经不是有没有常识范围的问题了吧?太宰桑,你就不觉得那里有违和感吗?”

  “但是市子小姐很温柔呢,就算是这样的情况也开门让我进来吃饭了,真是,”太宰治的表情似笑非笑,眼睛弯成新月似的弧度,似有深意的说,“无法对需要帮助的人放下不管的——好人呢。”

  青森市子藏在桌子下的左手猛然攥拳,四指的长指甲戳进掌心,然后又松开,“不过是热了一袋速食咖喱浇在米饭上,太宰桑说的太过了,真是不敢当。”

  她站起身把盘子收走,放进水池里,转身对太宰治说,“时间也很晚了,就不招待了,门开着,太宰桑,请。”

  “啊咧,”太宰治仿佛很惊讶的说,“市子小姐是要赶我走吗?”

  “怎么会呢,请吧,太宰桑。”青森市子笑容满满。

  在太宰治说着‘好吧好吧,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被可爱的小姐赶出去啊’的离开,并合上房门的一瞬间,青森市子的笑容消失的无影无踪。

  太宰治真是太聪明了。

  回身把太宰治用过的茶杯也拿过来,她把餐具洗干净放进消毒柜,又想着,不过太宰治不是敌人应该还没关系。

  青森市子擦干净刚刚太宰治吃饭用过的桌子,把作业从书包里拿出来,周一国文课要交关于太宰治的报告,现在写了还没有一百个字,真是生气,想起太宰治就生气。

  身为文豪的时候就满世界欠钱,自杀,拉人殉情,给别人添麻烦,现在这个太宰治也是一样没什么分别,所以说,太宰治这家伙的人性就是有问题!

  不过,青森市子也不能真的在报告上写满有关太宰治的抱怨,她拿出手机看坂口安吾作家写的《太宰治殉情考》,试图从中找到一点灵感或者是摘出一些句子。

  看过后却又觉得心里闷闷的难受。

  她把手机收起来,写了几行的报告也收起来,连着文具一起一股脑的塞进书包里。

  她可能接受不了离别,也接受不了死亡。

  真是个笨蛋。

  ————————————

  “太宰桑,有什么事吗?”青森市子提着从便利店买回来的一小袋食物问正站在她家门口的太宰治。

  太宰治转头,倚在门上看着她,抬起手来打招呼,“哟~市子酱,没想到你居然会下黄泉来救我啊,真是太感动了。不过有市子在,就算走在黄泉比良坂也会很安全吧。”

  看着太宰治这副傻样,青森市子立刻就明白了。

  她无视站在原地的太宰治,转而去敲中岛敦家的房门。前几天她提着由本丸海里打捞上来的螃蟹拜访了住在武装侦探社宿舍的邻居们,还给武装侦探社也送去了一条完整的金枪鱼(由日本号钓上来的),算是正式尽了礼仪。

  同时也收到了若干回礼,谷崎兄妹回礼了水果挞;宫泽贤治回礼了自家种的蔬菜;太宰治给了她一个中华街‘江户清’家的超大肉包子(因为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带回本丸和大家一起吃掉了),青森市子问他为什么买这个,他的回答是‘很有趣’;至于中岛敦,青森市子没要他回礼,改为请求能不能摸一下爪子或者尾巴,虽然本丸五虎退的小老虎偶尔也给她摸一下,但是毛绒绒果然还是大的摸起来比较爽!最后中岛敦同意让她摸了摸爪子。

  “早上好,青森小姐,有什么事吗?”中岛敦应该是正在做饭或者吃饭,打开门后空气中飘散着黄油的香气。

  青森市子从口袋里翻出一袋黄油饼干,递给中岛敦,“早上好,敦君。那个,麻烦处理一下贵社的人员,现在太宰治先生正赖在我家大门口不肯走。”

  中岛敦下意识的接过那袋黄油饼干,先看了青森市子一眼,又探出头去看笑眯眯的正在向这个方向挥手的太宰治,咽了一口唾沫,艰难的说,“好的,青森小姐,我现在就对太宰桑进行回收,给您添麻烦了。”

  “哟~敦君,你也在啊,怎么样,说实话黄泉的景色还是不错的对吧。”中岛敦拉着走起路来歪歪斜斜的太宰治,嘴里随便嗯嗯啊啊的应付着。

  “小心啊,敦君,你还是生魂呢,不要踏进三途河里啊,市子小姐难道没有嘱咐过你吗?你看市子小姐站的位置,那里才安全。”太宰治回头指着站在家门口正准备开门进去的青森市子,挣扎着要带着中岛敦往那边走,中岛敦赶快一把抱住了太宰治的腰。

  青森市子猛然回头给了太宰治一个白眼,进屋狠狠的把门摔上。

  “太宰桑,怎么会变成这样啊,”中岛敦用双手架着太宰治的肩膀努力往自己的屋子里拖拽,“不要给别人添麻烦啊!你是吃了什么吗?”

  “啊,吃了这个。”太宰治举起手上的五彩斑斓的蘑菇给中岛敦看了一眼,能很明显的看出来蘑菇上有被咬了一口的痕迹。

  “这不是毒蘑菇吗?太宰桑!”中岛敦连忙摇晃他,“快点吐出来啊,太宰桑!”

  “好了好了,敦君,不要晃我了。”太宰治站直身子按住了中岛敦的头,“原本以为是剧毒蘑菇,但是没想到只是致幻而已。”他发出了很轻的一声‘切’。

  “太宰桑……”中岛敦从太宰治的手上拯救出自己的脑袋,看着太宰治,茫然的眨了眨眼,“已经清醒了?”

  “嗯,不过只吃了一小口而已,”太宰治爽朗的说,又转而看了看手上的毒蘑菇,露出了一个坏笑,“今天上班的时候吃吧,给国木田君看一看。嘿嘿嘿,绝对会很有趣!”

  “不,太宰桑,”中岛敦摇了摇头,眼前仿佛已经出现了时常就能看见的一幕,“咳,”他轻咳一声,“我觉得你肯定会挨揍的。”

  太宰治从中岛敦的手上拿过那袋黄油饼干,“啊,太好了,早上除了一口毒蘑菇之外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吃呢,谢了,敦君。”他拆开包装袋,把黄油饼干放进嘴里嚼着,看向青森市子的房门,微微眯起了眼睛。

  他又抬头看向正对着青森市子房门的隐蔽摄像头,回身一把环住中岛敦的肩膀,“呐,敦君,有没有茶啊,光吃饼干有点噎得慌呢。”

  “哟,真是巧遇啊。”太宰治抬起手冲青森市子挥了挥,“从昨晚起,就一直在见面呢~莫非,这是命运?”

  青森市子的笑容从看见太宰治的那一刻起就凝固在了脸上,她虽然还笑着,但眼神却变得很凶狠,“命运不命运的我倒是不知道,但是大家都清楚,偶然过头了就代表着多少有些问题的对吧?”

  太宰治保持着笑容,但是回避了这个问题,“市子小姐在吃什么啊,唔,一片红。”

  “炒年糕。”

  “哦,炒年糕,韩国的料理呢。看着市子小姐吃我也有点想尝尝了,所以说,这附近有那家店在卖吗?”太宰治笑容逐渐加深,看向青森市子的眼睛。

  青森市子叹气,她最近叹气的次数是不是有些太多了?这样下去会老的很快吧

  她同样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倒是太宰桑,现在还是工作时间吧?这么悠闲没关系?”

  “嗯嗯,没关系。”太宰治仿佛很宽容的放过了这个问题,但是他们两个人都清楚,不回答就是回答,“国木田君和敦君都在很努力的工作,所以我多少偷一点懒也没关系。”

  这家伙不要脸的程度还真是在实时更新啊。

  “身为学生,我要回去写作业了,那么太宰桑再见。”青森市子转头向车站的方向走去。

  “啊,多么美的河流,温柔,寂静的流淌,一定能包容一切吧?包括我。”

  紧接着太宰治的话音末尾的是‘扑通’一声入水的声音。

  青森市子只好转身回去,用‘灵线——缚’把太宰治勾上来,太宰治躺在地上,青森市子以半跪的姿势在他旁边(以防走光),“太宰桑,正是因为鹤见川太过温柔和包容,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垃圾在里面,被誉为日本最脏的河流的理由,想必也有太宰桑帮忙添砖加瓦的缘故在吧?真的想入水的话,个人推荐玉川上水,那里是和太宰治先生最符合的自杀地点,顺便一提,殉情也会很顺利的。”

  “这是身为市子的建议吗?”太宰治饶有兴趣的问,“市子连这个也能算出来?”

  “嗯嗯。”青森市子点头,“诚挚推荐。”

  “所以说,青森小姐就连自杀的人也会救吗?”太宰治扯出一个笑容,略带些恶意的问。

  “不会哟,”青森市子站起身来向车站走去,她的声音凭借着风传入太宰治的耳朵,“真正想死的人,我是不会救的。”

  乘上车的青森市子在自己身上摸了摸,果然在校服裙子的口袋里找到了一个很小的机械装置,她用手把它碾碎,“莫非是早上见面的时候放进去的?”

  真是的,一刻也不能放松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