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逢春 > 第5章 名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茶盏迎面而来,动作比念头快一步,冯橙一侧身避开了。

  见没砸中,牛老夫人更怒了,劈手夺过二太太手中茶盏又砸了过去。

  冯橙又是一个侧身避开了。

  接连两个茶盏跌在地上摔得粉身碎骨,发出的声响令屋中伺候的人胆战心惊。

  望着牛老夫人阴云密布的脸,冯橙想叹气。

  她躲得这么快,祖母好像更生气了。

  这般想着,少女快步往前走了两步跪下来:“祖母,孙女回来了。”

  牛老夫人居高临下盯着伏地的少女,面上一丝表情都无。

  令人窒息的沉默后,她问:“冯橙,你做出与人私奔这般有辱门风的丑事,竟还有脸回来?”

  一开始冯橙失踪,尚书府虽急却没往这方面想,可很快就传来成国公府二公子也失踪的消息。随着两府寻人,有路人说见到一对少年男女一起出城,再听描述可不就是尚书府冯家的大姑娘与成国公府的二公子。

  两个人同一日失踪,还有人看见一道出了城,这不就是私奔嘛!

  流言一起,便如星火燎原,立刻传得沸沸扬扬。

  牛老夫人本不愿信,可随后又有流言传出,说上元节的时候冯大姑娘摔倒在成国公府二公子面前,二人定是那时看对了眼,奈何冯大姑娘早有婚约在身,只好谋划私奔。

  冯橙抬头,一脸错愕:“祖母说什么?我与人私奔?”

  她急着回来,就是要洗清泼在身上的污水,但现在却不能表现出知情的样子。

  牛老夫人见冯橙神情茫然,冷笑一声:“孽障,你还装糊涂,知不知道你与成国公府二公子私奔的事已经传得人尽皆知!”

  跪在地上的少女浑身一震,满眼不可置信:“祖母,您说的话孙女完全听不明白,我与成国公府二公子素不相识,怎么会与他私奔?”

  牛老夫人一拍桌子:“上元节,你敢说没见过陆二公子?”

  “上元节?”冯橙喃喃,黛眉越拧越深,“上元节我与二妹、三妹一起去逛灯会,放烟火的时候人群拥挤,不慎摔倒了……那时是有几位公子在不远处,陆二公子也在其中,可当时看到孙女跌倒的还有很多人,陆二公子不过是其中之一。扶我起来的是三妹,总不能因为陆二公子在场,就说孙女与他结识了,还与他私奔吧?”

  牛老夫人冷笑:“孽障,你不要再狡辩,家里人到处寻你的时候,有人亲眼瞧见你与陆二公子一道出了城!”

  刚才被牛老夫人抢了茶盏的二太太刘氏压了压嘴角,眼底尽是鄙夷。

  亏大姑娘还有脸提梅儿,早知道这丫头能做出这么没脸没皮的事来,就该让梅儿离她远远的。

  冯梅是府上二姑娘,二房唯一的女孩。

  冯橙沉默一瞬,目光平静与牛老夫人对视:“祖母,敢问瞧见我与陆二公子私奔的是什么人?”

  “城门附近的卖货郎。”牛老夫人冷冷道。

  冯橙轻笑:“若说孙女常去的那些商铺,掌柜、伙计认识我不奇怪,可一个城门附近的卖货郎怎么会认识我?”

  见冯橙到这时候还死鸭子嘴硬,牛老夫人气得脸皮直抖。

  刘氏忙劝道:“老夫人,您不能急啊,这两日为了大姑娘的事您都没好好吃饭,再着急生气身子骨哪受得了。”

  她说着看了冯橙一眼,叹道:“大姑娘,原本家里也不愿相信啊,可那卖货郎描述的身高长相还有发髻衣裳,与你失踪那日别无二致……”

  冯橙理了理散落的碎发,问刘氏:“二婶觉得我很蠢吗?”

  刘氏一愣,下意识否认:“怎么会,大姑娘自幼聪明伶俐……”

  就算觉得大姑娘蠢,她也不会在老夫人面前流露出来啊。

  冯橙挺直脊背,掷地有声:“既然我不蠢,若真与陆二公子私奔,为何连基本的乔装打扮都没有?顶着这张脸唯恐不被找回来吗?”

  刘氏一滞。

  大姑娘模样顶出色,哪怕早早没了父亲,母亲又不被老夫人所喜,她还是能感觉出老夫人对这个孙女的偏爱。

  如今这么一听,竟觉得大姑娘的辩驳有些道理。

  刘氏不甘被晚辈问住,拧着帕子道:“老夫人命人去大姑娘住处查过,大姑娘一些首饰、碎银都不见了。”

  话中之意,冯橙为了私奔带着这些钱物跑了。

  冯橙心头一跳。

  她丢了一些首饰碎银?

  她当猫的时候知道一些大事,可这样的细节却不知晓。

  “我失踪后府中上下自然忙乱,有人趁乱摸鱼也未可知。”冯橙红着眼圈,委屈望着刘氏,“二婶非要把私奔的污水泼在侄女身上,对咱们尚书府有什么好处?”

  刘氏面色微变:“大姑娘这是什么话——”

  她就是插几句话而已,明明质问大姑娘的是老夫人。

  冯橙垂眸等着。

  直接这么问祖母当然讨不了好,但借着反问二婶提醒祖母,祖母冷静下来权衡得失,应当能听得进她的解释了。

  果然牛老夫人听了这话心头微动,皱了皱眉问冯橙:“那你说说,究竟为何失踪了?”

  这个孙女肯定是废了,尚书府的名声或许还能挽回一二。无论失踪的原因是什么,都比与人私奔好听。

  冯橙颤了颤睫毛,滚下泪来:“孙女遇到拐子了……”

  听冯橙讲完,牛老夫人这才有心思留意她怀中的猫:“你是说这只野猫救了你,让你侥幸逃脱了拐子的魔爪?”

  冯橙用力点头,抱着来福簌簌落泪。

  牛老夫人定定看了跪地的少女许久,暗暗松了口气。

  虽说都是丢了名声,但遇到拐子比与人私奔强太多了。

  当然,为了尚书府的名声着想,事情肯定不能这么算了。

  牛老夫人喊了一声胡嬷嬷,在她耳边低语。

  胡嬷嬷神色紧绷,手抖了抖。

  牛老夫人冲冯橙点了点头:“你随胡嬷嬷去隔间,让胡嬷嬷给你检查一下。”

  刘氏听了,立刻去看冯橙反应。

  啧啧,老夫人这是要胡嬷嬷检查大姑娘清白啊,这可真是难堪。

  谁知冯橙只是对着牛老夫人屈了屈膝,便随着胡嬷嬷去了隔间。

  牛老夫人盯着房门口神色莫测,伸手去拿茶盏,才想起刚才把茶盏砸了。

  隔间内,见胡嬷嬷神色有异,冯橙轻声问:“嬷嬷打算如何检查?”

  胡嬷嬷看着花朵般的少女叹口气,声音放得很轻:“大姑娘真的不懂吗?”

  “懂什么?”

  胡嬷嬷沉默片刻,低声道:“大姑娘不是与人私奔,而是遇到了拐子,侥幸逃脱后拼死赶回府中把真相告诉长辈,碰壁自尽以表清白……”

  冯橙抿唇,终于懂了。

  原来祖母命胡嬷嬷检查只是个幌子,真正的目的是让她“自尽”,留一个贞烈的名声。

  去他娘的名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