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逢春 > 第9章 冯尚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堂堂尚书大人挨了打,冯尚书自觉没脸,命下人把他扶去了书房。

  老尚书扶着腰才坐下,牛老夫人就赶过来了,一见冯尚书的惨样就气不打一处来:“老爷,您是礼部尚书,怎么能与成国公那种粗人对打?”

  大魏建国还不到三十载,成国公是随太祖打天下的武将,在牛老夫人看来冯尚书与这样的人动手,既不理智又失身份。

  冯尚书面色沉沉:“实在是那老匹夫欺人太甚,出了这样的事非但不觉理亏,还跑到我面前挑衅!我说孩子还没找回来,同一日失踪说不定是巧合,再说我孙女素来乖巧,又早已定亲,怎会与你孙子私奔。你猜那老匹夫说什么?”

  牛老夫人皱眉等着冯尚书往下说。

  “那老匹夫跳着脚说那你觉得是我孙子诱拐了你孙女?放眼京城谁不知道我二孙子出色……”冯尚书一拍矮榻,“那蠢材,就是个擀面杖!”

  牛老夫人沉着脸道:“老爷既然知道那是个浑人,还与他撕扯什么?”

  “我何尝想与这种人撕扯,见他如此啐了一口就走,没想到——”老尚书顿了一下,面露尴尬,“不小心把唾沫星子喷他脸上了,那老匹夫就抡起拳头打了过来……”

  见牛老夫人脸色发黑,冯尚书试图挽回尊严:“我也没吃亏,拽掉了他一把胡子。”

  年少时家境贫寒,他也是干过粗活的。

  牛老夫人:“……”这么说,她还得叫好了?

  “老爷以后还是离那成国公远着点。”

  “知道了。”冯尚书浑身疼,不想再与牛老夫人说下去,“我今日就歇在这里,晚饭也不用了,你回去吧。”

  牛老夫人淡淡道:“好叫老爷知道,大丫头回来了。”

  冯尚书猛然起身,因吃痛又坐了下去,紧紧盯着牛老夫人问:“你说什么?谁回来了?”

  听牛老夫人讲完,冯尚书立刻吩咐下人:“去把大姑娘请来。”

  宁馨苑这边,尤氏搂着冯橙哭了一通,精神看起来好了许多。

  她看着女儿,连眼睛都舍不得眨:“橙儿,我就知道你不会抛下母亲的。”

  冯橙握着尤氏的手,柔声道:“当然不会,母亲放心吧。”

  母亲性情虽柔弱,但对她的疼爱是全心全意的。她早早没了父亲,老天有眼得以重生,再不想失去母亲。

  得了爱女的宽慰尤氏面露笑意,可很快脸色一变,抓着冯橙的手紧了一下:“橙儿,昨日……薛府来退亲了……”

  冯橙的未婚夫婿是大理寺卿薛绍聆的幼子薛繁山,冯府与薛府同在康安坊,二人自幼便玩在一起,乃是实打实的青梅竹马。

  两府门第相当,见两个孩子年纪相仿又合得来,便给二人定了亲。

  那时,冯橙的父亲还在。

  听了尤氏的话,冯橙怔了一下,很快笑笑:“女儿卷入那样的流言中,薛府来退亲也不奇怪。”

  尤氏打量冯橙神色,却瞧不出悲喜,心疼得落泪:“若是能早一日回来就好了……”

  橙儿与繁山那般要好,知道被退亲的消息心里该多难过啊,怕她伤心还要强撑着。

  尤氏越想,越心疼。

  “母亲,您不必替女儿可惜。薛府昨日退亲,女儿今日回来,只能说明我与薛繁山没有夫妻之缘。”

  “橙儿,你不难过么?”

  难过么?

  冯橙轻轻抿了抿唇。

  要说难过,曾经还是有的。

  她与薛繁山见证了彼此长大,也曾红着脸悄悄牵手,她以为他们会顺理成章一起白头,从没想过这个人在她以后的人生中缺席。

  可谁想到她死了呢。

  她没有以后了,而薛繁山的人生还在继续。齐军攻破京城之前,薛繁山已经成亲了。

  那些难过,都留在了上辈子。

  如今她回来了,再想到薛繁山只有一个反应:别的女人的夫婿。

  她哪来闲工夫为了别人的夫君难过。

  “不难过呀。”冯橙对尤氏甜笑,“女儿经过这次大劫想明白许多,那些注定错过的不可强求,不然是祸非福。”

  尤氏觉得这话有道理,拿帕子擦了擦眼泪,看着如花似玉的女儿心又揪了起来。

  这被拐的名声也不好听啊,橙儿以后不要说嫁人了,等尚书府与成国公府扯明白私奔的事,定会被老夫人送去家庙青灯古佛,或是关在府中偏僻院子从此不得见人,直到悄无声息死去。

  这般一想,尤氏搂着冯橙哭起来:“我的橙儿,以后你可如何是好……”

  冯橙轻拍尤氏单薄的背:“母亲放心,眼下的麻烦女儿有办法解决。”

  尤氏正要追问,冯尚书那边的人就到了。

  在尤氏担忧的目光中,冯橙随来人去了书房。

  “孙女见过祖父、祖母。”

  冯尚书仔细打量冯橙,见确实是长孙女无疑,悬着的心放下少许。

  “橙儿,此刻只有祖父、祖母在,你不要有丝毫隐瞒,你与成国公府二公子当真毫无关系?”

  少女背脊笔直,嘴角挂着讥笑:“孙女当然与他毫无关系。奔者为妾,成国公府二公子哪来的脸,能让孙女舍弃家人、舍弃尚书府大姑娘的身份与他私奔?”

  “不错,我就知道我的孙女不是个糊涂的。”冯尚书见冯橙如此反应心下一松,冷冷道,“那明日就该与成国公府好好说清楚了。橙儿,你先回去歇着吧,这些事长辈们会解决。”

  “多谢祖父。”冯橙福了福身子,却没离开。

  冯尚书问:“橙儿还有事?”

  冯橙看向牛老夫人:“祖母,我听说白露被关在柴房,能不能放她出来服侍孙女?”

  牛老夫人面无表情点了头。

  眼下最要紧的就是澄清孙女与人私奔的事,那因为此事被关起来的丫鬟自然要放了。

  “多谢祖母。”冯橙粲然一笑,退了出去。

  书房中一时静下来,良久响起牛老夫人的声音:“老爷,等事情过了把橙儿送去家庙吧。她落入过拐子手中,就算咱们说她是清白的也堵不住世人的嘴,留她在府中会影响其他孩子前程。”

  冯尚书沉默片刻,叹道:“橙儿本没有错,就是命不好。送去家庙就免了,养在府中以后不见外人,等时日久了世人淡忘,在外地寻一户合适的人家嫁过去就是了。”

  牛老夫人扯了扯嘴角。

  没有错?

  让自己落入拐子手中就是错,那日大丫头若是规规矩矩待在府中,又怎么会出事?

  说到底,是自己招来的祸事。

  “就听老爷的。”牛老夫人嘴上应了,眼底一片冰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