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逢春 > 第37章 试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听冯橙想去外面玩,厅内登时一静。

  看着一脸乖巧的外孙女,尤老夫人笑道:“外头没什么好玩的,让你表姐陪你去赏花吧。”

  许氏也不愿这个时候多事,跟着劝道:“天渐渐热起来了,跑出去要出一身子汗,还是在自家赏花舒坦。厨房那边备了枇杷、桑果,等会儿给你们送到凉亭去。”

  “我知道外祖母、舅母疼我,可我才在长公主府赏了牡丹,现在没有赏花的兴致,只想与表姐一起出去玩。”

  一听冯橙提到长公主府,厅中人心态又有变化。

  许氏语气越发热络:“今日陪表姑娘过来的丫鬟瞧着面生,是不是长公主赏的那个?”

  冯大姑娘在赏花宴上得了永平长公主青眼的事短短时间已经传开,尤府自然有所耳闻。

  冯橙颔首:“是长公主赏我的,叫小鱼。”

  许氏张口就赞:“到底是长公主府的人,名字都这般有意趣,哪像咱们府上那些丫鬟,不是叫桃红就是叫柳绿。”

  冯橙微笑:“是我给她起的名儿。”

  许氏一顿,以她的长袖善舞这一瞬都忘了词。

  感受到母亲的尴尬,尤含玉暗暗咬牙。

  表妹非要说出来令母亲难堪,偏偏她心无城府,让人还不好指责。

  冯橙余光留意到尤含玉神色变化,浓密的羽睫遮住眼底凉意。

  她当然知道说出来会令人难堪,所以才说啊。

  以前的厚道体贴,并没换来他们的善心相待。

  现在她懂了,厚道不该留给不懂感恩的人。

  “啊,橙儿真会取名儿。”憋了一瞬,许氏找了个台阶默默下来。

  冯橙伸手拉住许氏衣袖:“舅母,就让表姐陪我一起出去玩吧,我好不容易出来一趟——”

  话中之意,令尤氏不由心疼。

  女儿出事回来,若不是机缘巧合得了长公主青眼,就要被婆婆禁足了。

  许氏把尤氏反应看在眼里,只好点了头:“含玉,出去玩定要照顾好你表妹,若再像上次那般大意,我可饶不了你。”

  “女儿一定照顾好表妹。”

  尤老夫人忙叮嘱:“多带些丫鬟婆子。”

  许氏口上称是,满心无语。

  尤府勉强支撑多年,能减掉的下人早就减掉了,哪来那么多丫鬟婆子,说不得只能吩咐烧火婆子充数了。

  出了尤府,尤含玉体贴询问:“表妹想去哪里玩?”

  “就去裁云坊吧。”

  尤含玉脸色一变。

  几日前,冯橙就是从裁云坊出来后出事的。

  按说经历了那般可怕的事,表妹应该对裁云坊避之不及,怎么还要去逛?

  看着神色自在的少女,尤含玉一时摸不清对方心思。

  “表妹,还是不去裁云坊了,你才在那里出过事——”

  冯橙收了笑:“表姐的意思,我以后都不该去裁云坊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

  冯橙悠悠道:“当时掌柜拿出来的那条百褶裙我挺满意,还有表姐挑的那条芍药满开锦裙,也很衬表姐肤色……”

  尤含玉不由动摇。

  那条柳青色芍药满开锦裙是裁云坊新出的款式,正适合现在穿,当时她就心动了。

  只是那时另有目的,没顾得这些。

  冯橙轻叹一声:“我落入拐子手里后就无数次想,人随时都可能遇到意外,若能平安回家,以后定要少留遗憾。如今得偿所愿,就从那条百褶裙开始吧。”

  尤含玉听她这么说,再无疑虑。

  表妹看上的那条百褶裙价格不菲,因为家里新裁了款式颜色相近的裙子,当时犹豫着没有买下。

  到底是小孩子心性,遭了那么大的难回来,心心念念的是一条新裙子。

  裁云坊就在长樱街上,表姐妹二人乘着马车很快就到了。

  此时刚过晌午,裁云坊中客人不多,二人一进门就得到了热情接待。

  冯橙如愿买下先前看中的百褶裙,尤含玉心仪的锦裙却被人买走了。

  见尤含玉准备挑选其他裙子,冯橙笑道:“表姐,咱们不能退而求其次,我看这些裙子都没那条锦裙适合你。掌柜的不是说了,半个月后绣娘会赶出一条烟粉色的来,到时候咱们再来买。”

  尤含玉艰难从一堆漂亮裙子中收回视线,忍着心痛点头:“表妹说得是,不能将就。”

  掏钱的都这么说了,还能怎么办?

  冯橙唇角微勾。

  还想着占她便宜,做什么美梦呢,她宁可买了裙子给来福穿,也不给这白眼狼。

  “既然买好了,那咱们走吧。”

  二人才出成衣铺门口,就见不远处围着一群人。

  尤含玉猛然停下,眼底恐惧一闪而逝。

  “表姐?”

  “没什么。”尤含玉摇着头,眼神却忍不住往那个方向飘。

  同样是这间成衣铺,同样是一走出来就看到那个方向围了一群人,一时间竟令她以为回到了数日前。

  “表姐,那边好热闹,咱们去瞧瞧吧。”冯橙没容尤含玉缓过神,抓着她手腕往那个方向跑。

  尤含玉只觉一股大力传来,由不得她抗拒,整个人就被拽了过去。

  那日,表妹本没有看热闹的心思,她就是这样把表妹拽过去的——不受控制的恐慌铺天盖地而来,瞬间淹没了她的理智。

  “我不去!”一声尖叫令冯橙松了手,尤含玉扑通跌坐在地。

  尤家几个丫鬟婆子忙围上去。

  冯橙居高临下看着那张下意识仰起的脸,把那未来得及褪去的惊恐瞧得分明。

  看来不必试探下去了。

  这般心虚,尤含玉毫无疑问是那日把她引向死路的人。

  既然已经试探出来,后面的安排冯橙不准备继续。

  能同时算计成国公府和礼部尚书府,尤含玉顶多是一枚小小棋子,让她起了疑心回头对人说起就不好了。

  冯橙上前一步,神色茫然:“表姐怎么了?”

  尤含玉被扶起来,竭力恢复镇定:“表妹突然拉我,我还以为出事了。”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怎么了呢。”阳光下,少女白皙的面上满是委屈,“表姐若不想看热闹,咱们回去就是了,突然这么一喊把我吓一跳,这下摔着了吧。”

  尤含玉:“……”合着她挨了摔,还是活该?

  ------题外话------

  求首订。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