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逢春 > 第41章 不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菜皮小说  ,最快更新逢春最新章节!

  陆玄闻言笑了。

  他查到这一步是为了二弟,冯大姑娘查到这一步是为了自己。他可不想见到对方顾忌这个,顾忌那个,束手束脚。

  “我会顺着翰林院戚大人那条线查下去,有进展知会你。”陆玄起身向窗子走去,想起上次来的情景,补充一句,“冯大姑娘不必送。”

  窗子一开,风就涌进来,吹得纱帘幔帐摇摆。

  天上浓云遮蔽了星月,忽然一道闪电划破黑空,豆大的雨珠吧嗒吧嗒往下落。

  风急雨急,陆玄单手扶着窗框看着雨越下越大,稍稍停驻。

  难不成要留宿?

  听到雷声就留意里边动静的白露大吃一惊。

  这绝对不行!

  “白露,取一把伞来。”

  “不用了,还是会弄湿的。”陆玄摆摆手,单手撑着窗台翻窗而过。

  眼见黑衣与夜色融为一体,冯橙忙喊一声:“陆玄——”

  正准备走进雨幕的少年回头。

  冯橙快步走到窗边。

  窗外大雨瓢泼,吹打着身材单薄的少年,那双乌湛湛的眸中浮现出疑惑。

  那声“陆玄”令他有些不适。

  这不适并非反感,而是与人一惯的疏远,让他没想到他的名字会从一个非亲非故的少女口中喊出。

  看一眼神色自在的少女,陆玄敛起的眉稍稍舒展。

  或许是他大惊小怪了,真说起来,“陆玄”当然比“陆大公子”好听。

  “还有事?”少年压下古怪的心情,淡淡问道。

  冯橙担忧往窗外瞥了一眼。

  外面雨帘无边无际,伴随着阵阵雷声。

  “陆大公子不要走树下,也尽量不要在高处停留太久……”迎着对方疑惑的眼神,冯橙认真叮嘱。

  陆玄越听越觉古怪,随口问道:“为何?”

  “走树下或高处,有可能被雷劈。”

  陆玄猛一抽嘴角。

  可对方眼眸清亮,神色郑重,不似玩笑。

  冯大姑娘的关心有些与众不同……

  “多谢。”少年挤出两个字,眨眼不见了踪影。

  白露快步走过来,忙把窗子关好。

  “姑娘,别站在窗边了,当心着凉。”

  冯橙转身走向架子床。

  “姑娘,走树下或高处真的会被雷劈吗?”白露收拾好桌上碗盘,难掩好奇问起。

  “有可能。”

  过上两年,连皇上都被雷劈了,还有什么不可能。

  白露讶然,好一会儿小声感叹道:“那陆大公子也算冒着生命危险来见姑娘了……”

  翌日天晴,恰逢冯尚书休沐,冯橙知道天气好的时候祖父喜欢在亭中喝茶,特意过去请安。

  “前几日得了二两好茶,带给祖父尝尝。”

  冯尚书来了兴致,从少女手中接过小小茶罐打开,观形闻味,不由点头:“是不错,橙儿有心了。”

  他这般赞着,对这个遭逢大难的孙女生出几分疼惜。

  橙儿自幼纯真率性,以往对他虽恭顺,却没有特意孝敬过他什么。

  开始懂得讨人欢心,何尝不是因为受了挫折,不得不长大了呢。

  “来,橙儿,陪祖父喝茶。”

  冯尚书斟了一杯茶,递给冯橙。

  “多谢祖父。”

  “身体恢复怎么样?”

  “劳祖父挂心,孙女觉得大好了。”

  祖孙二人说着家常,话题渐渐转到科考上。

  “祖父会是今年秋闱的主考官吗?”

  “橙儿怎么会问这个?”

  冯橙抿了抿唇:“大哥、二哥今年都要下场,我有些担心。”

  冯尚书笑了:“没想到橙儿也操心兄长们考试。”

  “是呀,孙女想着若是祖父担任主考官——”

  冯尚书脸色一正:“祖父不会担任主考官。”

  迎着孙女困惑的眼神,老尚书耐心解释:“只是乡试,历来顺天府的主考官都不会由礼部尚书担任。”

  乡试后面还有会试、殿试,那才是真正的鱼跃龙门。

  “原来是这样。孙女觉得这是好事。”

  “为何?”

  “大哥读书那么好,乡试定然没问题,省得别人还以为大哥沾了您的光。”

  冯尚书朗声一笑:“橙儿这么想有骨气。不过科举是国之大事,人们不敢胡乱非议。”

  冯橙眨眨眼:“祖父,如果有科考舞弊,是不是很严重?”

  冯尚书神色一冷:“那是当然,别说考生从此没了前程,就是官至二品的大员,也有问斩的!”

  冯橙面上露出惊惧。

  “小丫头不用对这些感兴趣,去玩吧。”

  “孙女告退。”

  回了晚秋居,冯橙坐在院中橙子树旁,托腮琢磨起来。

  直接把舅舅他们算计尚书府的事告诉祖父,那会让母亲从此在尚书府抬不起头来。

  如果科举舞弊被揭发呢?

  表哥卷入其中,终生失去科考资格,对舅舅一家来说便是最大的打击。

  至于太子与吴王两方势力的较量,就不是她能左右的了。随着陆玄查到越多,成国公应该会提醒祖父,她再见机行事。

  冯橙有了决定,耐心等着陆玄联系。

  这日白露把一条绿带交给冯橙,很快二人便在清心茶馆碰了面。

  “那个戚大人是翰林院一名学士,他的夫人年前因为娘家侄女生子办满月宴与冯大姑娘的舅母结识,不过没有查到明面上的来往,但有一日二人都去过万福寺。”

  “陆大公子的意思,是戚夫人说通了我舅母,我舅母再说服了我舅舅?”

  “这是最大的可能。”

  “陆大公子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想静观其变,倘若数月后姓戚的被点为考官,那就把参与其中的人一并解决。”

  见陆玄与自己想到一处,冯橙松口气,可很快升起疑惑:“这样的话,令弟的线索就断了。”

  陆玄沉默一下,苦笑:“我与祖父长谈过,二弟恐怕已经凶多吉少。”

  姓戚的是韩首辅一派,会参与其中是因为有打动冯大姑娘舅舅一家的诱饵,他不认为掳走二弟的也是姓戚的。

  韩首辅是吴王最有力的支持者,只要知道对二弟下手的是吴王一方便够了。

  想到初遇冯大姑娘的情形,对方有什么理由让二弟活着呢?

  说到底,冯大姑娘才是对方计划中的一个变数,一个幸运的意外。

  陆玄心绪万千,深深看冯橙一眼。

  冯橙亦被陆玄的话所惊。

  陆玄的想法,不一样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