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逢春 > 第44章 异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对拐子夫妇后来如何,冯橙并不知晓,只是明显发觉这次被长公主府请过去后,在尚书府的日子舒坦起来。

  比如一日三餐,虽然与各处份例一样,食材却好一些。

  比如去长宁堂请安,牛老夫人的笑容比往常要多上两分。

  比如在尚书府几乎没有存在感的大太太尤氏,下人见到时态度殷勤了不少。

  这样的变化,冯橙能感觉到,冯梅自然也感觉得到。

  这日在二太太杨氏屋子里,冯梅忍不住抱怨起来:“母亲,今日在长宁堂,祖母对冯橙态度十分和煦,就连冯橙说要出去玩都没有半点微辞。”

  这些日子她冷眼旁观,冯橙想出去玩便出去玩,可比她自在多了。

  杨氏拍了拍冯梅手背:“这有什么奇怪,冯橙得了永平长公主青睐,你祖母自然不会为难她。”

  磋磨自己孙女,又得罪永平长公主那样的贵人,老夫人想不开才会这么做。

  冯梅却无法压下心头那股不平之气:“可冯橙是从拐子手里逃出来的,谁知道失踪那两日经历了什么。就算永平长公主喜欢她,难道就能抹去这些?”

  杨氏嘴角微弯,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发生过的怎么会改变呢。傻丫头,不必争这些。”

  “我就是想不通,祖母明明最看重名声。”

  杨氏笑了笑。

  老夫人当然最看重名声了。

  公爹三十多岁才中举,却出身寒门,早早娶的妻子不过是小家碧玉罢了。

  没想到公爹入仕后官越做越大,老夫人的诰命品级也越升越高,平时来往之人皆是名门贵妇。

  也因此,出身寻常的老夫人格外在意规矩名声,唯恐被人看轻了去。

  亦是因为出身,老夫人在永平长公主这样真正的贵人面前又特别没有底气。

  人缺什么,便看重什么。

  她何尝不是如此呢。

  “你祖母只是不愿为了一个小丫头得罪贵人。”

  冯梅撇嘴:“冯橙可真是好运,攀上了长公主这根高枝,就连冯桃都仗着与她关系好在我面前蹬鼻子上脸。呵,一个庶女——”

  触及到杨氏转冷的眸色,冯梅面上露出几分尴尬:“母亲,我不是有意的。”

  她一时口快怎么忘了,母亲也是庶女出身。

  她曾听李嬷嬷,也就是母亲的乳娘多次提起母亲小时候的不容易。

  当初母亲嫁过来时祖父官职还不高,后来祖父连连高升,官至尚书,母亲回侯府时才挺直了腰杆。

  “母亲,我就是担心等秋闱后冯橙会更得意——”

  听冯梅提到秋闱,杨氏神色郑重起来:“梅儿,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

  今年秋闱,不只冯豫下场,她的长子辉儿也要参加。

  科举,这是放在杨氏心中的头等大事。

  尚书府的门第摆在这里,女儿的亲事差不到哪里去,可儿子的前程却不一样。

  与世袭罔替的勋贵不同,如他们这样的人家,家中子弟非要正儿八经通过科举入仕才能搏一个好前程,那种靠着恩荫入仕的也就是混个差事罢了。

  而朝中为了平衡,同一家中很难出现两位高官。

  这也就意味着同族子弟对外是相互扶持者,对内则是竞争者。

  一个家族往往会倾尽资源砸在一人身上,好让他尽快能支撑起家族。至于其他子弟,混得好些算是锦上添花。

  辉儿是次孙,比身为嫡长孙的冯豫天然就差了些,偏偏冯豫还是京中有名的才子。将来公爹的人脉资源会放在谁身上,府中上下包括她在内都没想过除了冯豫以外的选择。

  杨氏想着这些,听冯梅继续往下说:“昨日女儿无意间听到两个婆子闲聊,一个婆子说大伯娘算是熬出头了,等大哥金榜题名,谁都越不过她的风光……”

  杨氏越听,脸色越沉。

  冯梅亦是丧气,仰着头问:“母亲,二哥肯定也没问题吧?”

  要是大哥考中了,二哥落榜,冯橙在她面前还不知道要多得意。

  不,冯橙也许不会觉得得意,而是认为理所当然。

  从小到大,冯橙就是这样不争不抢却什么都有,连同胞兄长都比她的同胞兄长出众。

  “你二哥当然没问题!”杨氏拧眉,“你二哥本也不差,只是乡试怎么会考不过?好了,不要担心这些,有这个时间回去练练琴吧。”

  冯梅告退后,杨氏神色彻底冷下来。

  樱桃红,芭蕉绿,时光匆匆,眨眼又过了七八日。

  这日午后白露轻轻走进里间,看着架子床上睡得正香的一人一猫犹豫着。

  冯橙突然睁开了眼,懒洋洋问:“有事?”

  来福也醒了,眯着眼看向白露,同样是懒洋洋的表情。

  那一瞬间,白露莫名觉得一人一猫有些神似。

  呸呸呸,她怎么能有这么荒谬的念头。

  白露暗啐自己一口,忙向冯橙禀报:“姑娘,三姑娘过来了。”

  冯橙坐起身来,随手把来福捞进怀里顺毛:“那还不请进来。”

  白露转身出去,请冯桃进来。

  宽大的架子床,雨过天青色的纱帐,透过雕花窗洒满屋中的阳光。

  冯桃一进来,便觉得处处温暖明亮。

  “三妹,来坐。”冯橙拍了拍床沿。

  冯桃走过去。

  “是不是打扰大姐睡觉了?”

  “我都是想睡就睡,哪有什么打扰。”

  冯橙见冯桃神色有异,等白露上了茶示意她退下,屋中便只剩下姐妹二人。

  “三妹找我有事?”

  冯桃抿了抿唇,声音不自觉放低:“大姐,前些日子你说过,我无论遇到什么异常,都要对你说。”

  冯橙立刻坐直了身子,收起懒散表情看着冯桃。

  三妹的死是她一直没解开的谜团,她只能叮嘱三妹留意一切反常。

  三妹整日在内宅中,任何危机都不可能毫无征兆。

  “今日一早小蝉给了我一张字条,上面说如果我想知道陆墨的下落,就在今晚去花园假山等着……”冯桃把一张折好的字条递给冯橙。

  冯桃有两个大丫鬟,小蝉便是其中之一。

  冯橙把字条接过看完,面色沉沉问:“是谁把这个交给小蝉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