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逢春 > 第64章 分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菜皮小说  ,最快更新逢春最新章节!

  冯橙没忍住,一个白眼甩了过去。

  女子出门戴个帷帽再寻常不过,怎么就掩耳盗铃了?

  陆玄这面冷心热、嘴硬心软的性子,看来是改不了了。

  她还是来福的时候,亲眼看着陆玄为了寻找陆墨奔波,对弟弟失踪的痛苦和付出明明不比任何人少,却因为不会表露,到了成国公世子夫人那里十分的好便只剩了三分。

  一个是性子冷淡,行事肆意的长子,一个是体贴懂事,因出色令人羡慕的次子。

  一个近在眼前,一个生死不明。

  成国公世子夫人的母爱,就这样一点点扭曲。

  罢了,陆玄也怪可怜,就不和他计较了。

  陆玄让对面少女的反应给弄愣了。

  她一会儿丢白眼,一会儿目露怜爱,是什么意思?

  嗯,丢白眼大概是因为觉得他刚才的话不中听。

  目露怜爱——少年瞬间挺直了脊背。

  他就说冯大姑娘暗暗倾慕他,果然不是错觉。

  面对一个心悦自己,自己似乎也不讨厌的姑娘,少年觉得要调整一下态度。

  他看着她,扬起的唇角又收回:“想戴也没什么。”

  也不能态度太好,免得对方误会。

  “哦。”冯橙无言以对。

  陆玄想了想,决定减少对方一些担忧:“我是这间茶馆的东家,掌柜、伙计都是我的人,冯大姑娘来这里不必担心他们乱说。”

  冯橙诧异看着陆玄。

  他这般轻易就把这个秘密告诉她了?

  果然不是错觉,陆玄把她当成自己人了。

  之前陆玄救了来福,就把来福收养了,还要操心来福的终身大事。

  这次陆玄救了她,就——冯橙下意识绷紧身体。

  “陆大公子,还是说说你今日约我见面有什么事吧。”

  陆玄提起茶壶倒了一杯茶推过去,不疾不徐问:“永平长公主府的事,冯大姑娘听说了吧?”

  冯橙颔首。

  “真没想到,迎月郡主死于拐子之手。”陆玄语气淡淡,听不出情绪。

  冯橙心念微转。

  看来陆玄今日找她,是与长公主府有关了。

  “冯大姑娘。”少年身体突然微微前倾,声音放低,“那日长公主府赏花宴,你本没有去,后来长公主府特意来请,是不是与此有关?”

  冯橙抿唇。

  陆玄还是猜到了。

  少年啜了一口茶,目光灼灼看着她:“长公主府能查到迎月郡主的下落,是冯大姑娘提供的线索吧?”

  “别乱说。”冯橙下意识否认。

  “乱说?”少年挑眉。

  他生了一双很漂亮的眸子,每一分弧度都精致得恰到好处。

  这种过分的精致让他少了些烟火气,拧眉不悦时,冷清清让人不敢招惹。

  好在冯橙看惯了,不动声色问:“陆大公子怎么突然问这个?”

  陆玄定定看着她,道:“因为我想弄清楚迎月郡主的失踪与你的出事是不是同一伙人所为。”

  冯橙沉默了一瞬,摇头:“不是我提供的线索。”

  她不想骗陆玄,可承认是她提供的线索,就会误导他。

  不管她的出事与迎月郡主的失踪是不是同一伙人,至少掳走她的人不是那对夫妇。

  她能认出那对夫妇,不过是因为提前知道了将来的事。既然陆玄在查,就不能因为她产生先入为主的印象。

  陆玄看着她,从那双纯净如水的眸子中瞧不出端倪。

  这与他的判断有出入。

  可他更相信自己的直觉,冯大姑娘肯定隐瞒了什么。

  “既然冯大姑娘这么说,我就信了。”少年神色淡淡。

  冯橙有些想笑。

  某人明明不信,还很生气。

  “陆大公子要是没有别的事,我先回去了。”

  其实冯橙还挺愿意与陆玄待在一起,毕竟相处了那么久。

  习惯是件可怕的事。

  当成为来福的她死在齐人刀下,心心念念要见的就是陆玄。

  然而人与猫不一样,不可能像猫那般随心所欲。

  走了走了,下次再见。

  冯橙准备起身,陆玄一句话让她打消了离开的念头。

  “这些日子,长公主府一直在查害死迎月郡主的真凶。”

  见她重新坐稳,陆玄心情复杂。

  这丫头对他有所隐瞒,他本来不打算与她分享查来的消息,刚刚见她要走怎么就脱口而出了?

  “害死迎月郡主的真凶不是那对被凌迟的夫妇?”冯橙大感兴趣。

  难不成迎月郡主的失踪也有蹊跷?

  这样的话,难怪陆玄特意来问。

  “迎月郡主出现在东城芝麻巷附近,与其说是不幸遇到了拐子,不如说是被人故意送到了拐子面前。这些日子长公主府在调查曾在清雅书院读书的一名学子,那学子叫杨文,当年向带着迎月郡主去书院的杜先生请教学问,杜先生便放女儿去玩……”

  少年语气低缓,冯橙听得认真。

  “迎月郡主失踪后,杨文非常内疚,后来退学回了老家。长公主府派人去寻杨文花了不少时间。”

  “人找到了么?”

  陆玄点头:“找到了。杨文已经娶妻生子,当起了私塾先生。经过反复询问,他说出一条新线索。”

  “什么线索?”

  “杨文说当时他之所以去向杜先生请教学问,是一位同窗给他出了一道难题。那个同窗名叫陶鸣,在那批学子中他与杨文最为出众,一直互不服气。就在杨文退学两个月后,陶鸣去金水河游玩,失足溺水身亡。”

  冯橙蹙眉:“这么巧?”

  陆玄笑笑:“就是这么巧。如果不是这次去寻杨文听他无意间提起,任谁也不会把陶鸣与迎月郡主的失踪联系起来。”

  “那查出陶鸣的死与迎月郡主失踪之间的关联了么?”

  “人死了这么久,线索暂时断了,所以长公主府决定先好好安葬迎月郡主,让她入土为安。”

  “原来如此。”冯橙微微点头,后知后觉想到一个问题,“陆大公子怎么知道这些?”

  陆玄睨她一眼:“冯大姑娘知道情况就好,其他的就不要打听了。”

  “好吧,多谢陆大公子告知,我先回府了。”

  这次陆玄没有拦:“冯大姑娘慢走。”

  冯橙走出雅室,带着小鱼往楼梯处走,还没下楼梯就瞥见冯尚书走进了大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