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逢春 > 第75章 亲切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到底是跟在陆玄身边的小厮,对上那双绿油油的眼睛,来喜虽然很想放声尖叫,还是硬生生忍住了。

  他用双手捂着嘴巴仓惶后退,退了几步后又忍着恐惧小心翼翼往前走。

  公子对死去的莺莺可重视得很,既然留他守在这里,他就要负责啊。

  嘤嘤嘤,公子你怎么还不回来!

  来喜眼含热泪,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

  他要看看那双浮在黑棺上空的绿眼睛是怎么回事。

  咦,绿眼睛好像不是浮在黑棺上空。

  来喜走近些,瞧出隐约轮廓。

  那是什么——

  这个念头刚闪过,就见绿眼睛向他冲来。

  “来喜?”一声带着惊讶的轻喊,拉回了小厮濒临崩溃的理智。

  “是谁在装神弄鬼!”来喜色厉内荏问。

  那双绿眼睛从来喜身边跑过,他这才看清原来是一只花猫。

  那是一只棕黑纹相间的花猫,难怪踩在棺材盖上仿佛隐去了身形,让人只看到一双绿眼睛。

  花猫跑出一段距离,一跃而起。

  黑暗中走出一名抱着花猫的黑衣少年。

  不对,是两名。

  走在后面的黑衣少年表情冷漠,眉眼微垂,手中不知提着什么。

  来喜莫名觉得走在后面的少年有几分眼熟。

  “你是谁,为什么认识我?”压下这荒唐的念头,来喜厉声问抱猫少年。

  既然是人,那就没什么好怕了,他也是练过的。

  冯橙见把来喜吓坏了,声音放柔:“那日我与你家公子在清心茶馆见面,我见过你。”

  与公子在清心茶馆见面?

  来喜不由认真打量少年。

  月光皎洁,他看到了一张漂亮得过分的苍白面庞。

  来喜打了个寒颤。

  该不会是撞见了鬼吧?

  好看?鬼想变多好看就能变多好看,他才不上当!

  来喜戒备着攥紧匕首。

  冯橙笑笑:“对了,那日我戴着帷帽,你认不出也正常,小鱼你总该记得吧?”

  见抱猫少年指向身边少年,来喜仔细看了一眼。

  天呢,这少年原来拎着两把铲子,他们想干什么?

  来喜震惊之余,咦了一声:“好像是见过。啊,你不是那位小娘子的丫鬟吗!”

  小鱼面无表情点头。

  来喜猛地转头,看向冯橙:“那你是——”

  冯橙淡定接话:“与你家公子在茶楼见面的小娘子。”

  来喜:“……”

  别怪他失声,这样的小娘子他没见过!

  缓了好一会儿,来喜才想起来问:“姑娘为何来这种地方?”

  “你家公子呢?”冯橙反问。

  “公子找人去了。”来喜看着冯橙,还惦着先前的问题。

  冯橙笑道:“我来这里的目的与你家公子一样。”

  “挖尸?”来喜险些跳起来,看着冯橙的眼神都变了。

  曾几何时,他以为公子铁树开花,还暗戳戳盼着公子早点娶上媳妇。

  现在他由衷觉得公子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婚姻大事,要慎重啊!

  冯橙没再接来喜的话,快步走到挖开的坟包处,壮着胆子打量棺中女尸。

  是白日见过的莺莺没错。

  她回去后怎么都无法安心,思来想去,干脆来试一试。

  没想到陆玄与她想到了一处。

  “公子,您回来了!”来喜发现一道熟悉身影,迫不及待迎上去。

  陆玄大步往这边走着,身边跟着两名男子。

  这个距离,他看不清冯橙与小鱼的面容,只发现除了来喜还多了两个人。

  陆玄不由困惑

  他离开一趟,带回来两个人就罢了,为何来喜这里也多了两个?

  等走近几步,少年终于认出那两个人是谁。

  那一瞬,陆玄神色十分复杂,特别是留意到小鱼拎着铲子后。

  冯大姑娘就不能留在家里,让他好好同情一下吗?

  她一个小姑娘,竟然带着丫鬟带着铲子还带着猫,三更半夜来挖尸!

  等等,更重要的是冯大姑娘怎么会知道莺莺埋在这里?

  “林兄,拜托了。”

  随着陆玄前来的两名男子中,年轻的那个笑道:“咱们之间客气什么。”

  趁着两名男子检查莺莺尸体的时候,陆玄走到冯橙面前,低声道:“跟我来。”

  冯橙抱着来福,跟着陆玄去了不远处树下。

  “你怎么会来?”陆玄压低声音问。

  “在家闲着也是闲着,与其东想西想,不如来寻找答案。”

  陆玄一滞。

  这回答可真理直气壮。

  “冯大姑娘怎么知道莺莺埋在此处?”陆玄不曾发觉,他一连两问语气越来越差。

  冯橙却察觉到了,顿时生出古怪的亲切感。

  她还是来福的时候,哪里甘心当一只真正的猫,为了知道想知道的讯息要么偷偷跟着陆玄,要么自己偷溜出去。

  被陆玄发现时,他就是这般问她。

  有些气恼,有些无奈,更多的是掩藏在这些情绪之下的关心。

  陆玄对自己人(猫)特别爱操心,这一点从没变过。

  也因此,少年语气虽不好,冯橙不但不觉得生气,还突然生出扑过去的冲动。

  曾经惹陆玄生气时,扑过去用胡须蹭蹭他手背,生气的少年就气不下去了。

  冯橙拧了自己一下,恢复清醒。

  她已经不是来福,也没有胡须了,刚刚的念头太危险了!

  陆玄留意到少女拧自己的动作,眼神微妙:“冯大姑娘不必如此——”

  回答不出就算了啊,拧自己何必呢?

  冯橙悄悄翻了个白眼,低声解释:“我问了我三叔。”

  “你三叔?”

  “是啊,我说莺莺太可怜啦,听说这样的人死后只能一卷草席埋了。三叔就告诉我金水河的人若是没了,会葬在附近土山上。”

  陆玄嘴角微抽:“令叔知道得真多。”

  少女弯唇笑:“主要是来得多。”

  陆玄想一想冯锦西的模样,微微抿唇。

  果然叔叔不像叔叔的样子。

  “对了,陆大公子怎么知道莺莺埋在此处的?”

  陆玄呼吸一窒。

  这丫头问题怎么这么多!

  见对方眼巴巴等着答案,少年一脸淡然:“哦,晚上去了云谣小筑,打听到的。”

  “原来陆大公子去见彩云了。”

  陆玄看着近在咫尺的少女,从那冷白如玉的面上瞧不出什么情绪。

  “嗯。”少年若无其事应一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