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逢春 > 第78章 抓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彩云表情僵硬了一瞬,恢复如常:“公子在说什么,奴家怎么听不懂?”

  陆玄定定看着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眸中盛满冷光:“彩云小姐如果不记得在清雅书院读书的陶鸣,那在金水河溺水身亡的陶鸣呢?”

  彩云脸色一白,强笑道:“奴家真不知道公子提到的陶鸣是谁。如果公子不是叫奴家陪您游河的,那奴家就回去了。”

  见她起身,少年手腕一甩,一柄匕首插在她脚边船板上。

  冯橙一惊。

  这个威胁人的方式有点危险啊,要是把船板扎漏了怎么办?

  凫水这个技能她还没掌握。

  彩云立在原地,错愕望着陆玄:“公子这是什么意思?即便奴家只是个花娘,杀人也是犯法的。”

  “杀人确实犯法,所以你才不敢承认认识陶鸣?”陆玄淡淡问。

  “公子不要乱说,奴家怎么可能杀人呢!”

  少年伸手入怀取出折起的画卷,打开后摆在桌几上:“看一看。”

  彩云迟疑往前走了两步,待看到画上女子,瞳孔猛地一缩。

  那画上女子,赫然是昨日死去的莺莺!

  不,还是有些不一样。

  彩云仔细打量,发觉画上莺莺多了几分稚气。

  “这是——”她惊疑不定望着陆玄。

  陆玄冷冷道:“陶鸣溺水身亡之前,你的侍女莺莺去清雅书院找过他。”

  他懒得卖关子。

  就算耐着心思与彩云熟悉起来,想问个明白终究还是要摊开了说。

  再说,他等得,莺莺的尸体可等不得。

  彩云因为太过震惊,愣住了。

  她怎么都没想到,三年前莺莺去找陶鸣不但被人看见了,还画了下来。

  陆玄留意着彩云表情变化,扬唇一笑:“现在彩云小姐还要告诉我不知道陶鸣是谁吗?”

  彩云垂眸犹豫了片刻,终于点头承认:“如公子所说,我确实知道陶鸣。”

  “愿闻其详。”少年往后一仰,懒懒靠着椅背。

  冯橙也懒懒靠着椅背,从食盒中摸了条糖渍橙皮吃。

  彩云沉默了一瞬,苍白着脸道:“我虽知道陶鸣,但与他接触不多,真正和他熟悉的……是莺莺。”

  陆玄挑眉:“彩云小姐说明白点。”

  彩云苦笑:“是这样,陶鸣有一次随着朋友来云谣小筑玩,那是我们第一次见。他好像家境不是很好,并不怎么往我跟前凑,后来又随朋友来了几次,不知怎么就和莺莺熟悉了……”

  冯橙听着彩云的讲述,吃下第二条糖渍橙皮。

  来找花娘玩,喜欢上了花娘的丫鬟?

  这故事可与话本子上的不一样。

  彩云继续说着:“后来我发现莺莺与陶鸣之间有了情意,对她偶尔去清雅书院找陶鸣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陶鸣溺水身亡的消息传来后,莺莺很是伤心,她昨日投河自尽恐怕也是因为妈妈逼她接客,觉得对不起死去的情郎……”

  说到这里,彩云抬手拭泪。

  美人垂泪,惹人怜惜。

  少年却面无表情:“那你刚才为何否认认识陶鸣?”

  彩云一顿,咬唇解释:“陶鸣三年前溺水身亡,莺莺昨日投河自尽,他们二人都死了,奴家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哦,莺莺真的是投河自尽么?”少年似笑非笑问。

  彩云脸色一变:“公子这是何意?”

  “随便问问。”陆玄见冯橙吃得有滋有味,也从食盒里捡起一条糖渍橙皮慢慢吃着。

  彩云委屈不已:“公子难道以为莺莺是被奴家害的?公子尽可以去打听,前几日妈妈一直逼莺莺接客,莺莺定是一时想不开才寻了短见。若说是奴家害的,奴家有什么理由呢?”

  “是啊,什么理由?”少年反问。

  彩云脸色十分难看,咬牙道:“没有理由,所以与奴家无关。公子若是不信,大可请官府去查。”

  陆玄弯唇笑笑,端起茶杯啜了一口:“那看来是我想多了。”

  彩云暗松口气,屈了屈膝:“公子若是没有别的要问,奴家就告退了。”

  陆玄把茶杯往桌上一放,发出一声轻响:“彩云小姐是不是忘了为什么来的?”

  彩云一怔。

  “来都来了,我银子也花了,彩云小姐难道连一首小曲儿都不唱就要走?”

  彩云险些控制不住表情。

  “二位公子想听什么?”平复了一下情绪,彩云强笑着问。

  “冯兄想听什么?”陆玄问冯橙。

  冯橙呆了呆。

  她怎么知道花娘都会唱什么。

  陆玄很快反应过来:冯大姑娘不知道。

  嗯,其实他也不知道。

  少年若无其事对彩云道:“就那首《雨霖铃》吧。”

  琵琶声响,哀婉幽怨的歌声渐渐传开。

  就在彩云拨弄丝弦唱歌的时候,来喜悄悄吩咐人去给林姓男子传信。

  林姓男子接到信后,立刻领人赶往金水河。

  白日的金水河虽有画舫游船来往,却少了晚上特有的旖旎热闹,那名为云谣小筑的画舫更是安安静静。

  随着一队官差到来,立刻打破了这份宁静。

  “不知大人有何贵干?”得到信儿的鸨母笑容满面迎出来,心中却泛起了嘀咕。

  莫不是为了莺莺的事吧?

  不应该啊,莺莺一个寻短见的短命鬼值当这么多官差过来?

  “莺莺是云谣小筑的人吧?”林姓男子问。

  鸨母一听果然是因为莺莺,倒不算紧张,笑着称是。

  “你是这里主事的?”

  “是。”鸨母这时候觉得不大对劲了。

  林姓男子神色淡淡:“那就请你随我们走一趟,对了,还有莺莺服侍的那位花娘,也请她出来。”

  眼见两名衙役上前来,鸨母急了:“这是怎么回事啊?大人,您能不能说清楚——”

  “莺莺并非自杀,而是被人谋害。这是命案,劳烦你与花娘彩云去一趟衙门。”

  “不可能,莺莺一个婢女,谁会杀她啊!”鸨母一万个不信。

  林姓男子懒得再解释,冷冷问道:“那名花娘呢?”

  “彩云陪客人游河去了。”鸨母下意识回答。

  林姓男子冲属下挥手:“先把她带走。”

  “大人,大人您不能这么做啊——”

  鸨母不断挣扎着,突然一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