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逢春 > 第80章 开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菜皮小说  ,最快更新逢春最新章节!

  昏暗的牢房中,彩云安安静静垂着头,让人看不清面上表情。

  听到脚步声她很快抬头,当看到走在林啸身边的黑衣少年时,面露错愕。

  所谓的陆公子,竟然是官府中人!

  “彩云小姐说说害莺莺的原因吧。”

  陆玄开门见山一句话,令彩云脸色骤变。

  与他一起过来的林啸并未出声,把审讯节奏交给好友。

  受害者尸体是好友挖出来的,花船是好友逛的,花娘是好友约的。论对这个案子的熟悉,当然是好友。

  “奴家现在是不是该叫您陆大人?”彩云定定望着陆玄问。

  陆玄语气冷漠:“随意你叫什么,请回答问题。”

  彩云缓缓绽出一抹苦笑:“陆大人是不是对奴家有偏见?想来也是,今日在画舫上陪着您的那位朋友是位姑娘吧,您又怎么会是流连金水河的人……”

  林啸震惊望着好友。

  “不要说这么多废话。”

  彩云抿了抿唇,红了眼圈:“奴家早就说过了,莺莺服侍奴家多年,奴家一直待她如姐妹,有什么理由害她呢?莺莺分明是不愿接客才投河自尽,陆大人却逼着奴家承认是杀人凶手,莫非奴家有得罪大人之处?”

  陆玄冷笑:“莫要高抬自己,你还没机会得罪我。彩云小姐巧舌如簧,可惜却不知道仵作在莺莺尸体中发现了迷药残留。”

  彩云面色大变。

  这一刻,所有的镇定都变得不堪一击。

  她之所以处变不惊,就是笃定无人能发现莺莺的死是谋杀。

  明明是溺死而毫无外伤的人,为何会引起这位陆大人的怀疑,进而从莺莺尸体中查出了迷药?

  是与……清雅书院的陶鸣有关?

  彩云心跳急促,手心湿漉漉全是冷汗。

  少年冷清的声音再次响起,落入彩云耳里全成了刮骨刀:“现在已经可以肯定,莺莺是昏迷后被丢入水中的。昨天白日彩云小姐对官差说临睡前还见过莺莺,你的另一个丫鬟晓燕也是一样说法。莺莺作为近身服侍你的丫鬟,那个时候谁最有机会下手,不用我再多说吧?”

  “我没有害莺莺的动机!再说,与我睡在一处的除了莺莺还有晓燕!”

  “不,你有。”

  彩云望着面如冰雪的少年,心往下坠。

  “彩云小姐可能忘了一句话,事出反常必有妖。莺莺从七八岁被卖到云谣小筑到十七岁死去,一直做的都是丫鬟活计,突然被鸨母选中接客总有个原因。就在刚刚,鸨母已经承认是听了你的诱导,才挑中了莺莺!”

  听陆玄讲完鸨母那番话,彩云强撑着反驳:“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明明只是感叹莺莺时运不济,怎么能想到会勾起妈妈那番心思。”

  “好一个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一条线指向你可以说是巧合,两条线、三条线指向你,彩云小姐不要把别人当傻子。”

  一直没说话的林啸适时开口:“彩云小姐,从查案来说,有了这些线索已经可以给你定罪了。”

  彩云面上血色褪得干干净净。

  她自然知道的。

  别说有这些线索,多少案子只凭推测便可以定案了。

  “动机呢,我有什么害莺莺的理由?”彩云不甘挣扎。

  陆玄平静道:“因为清雅书院的陶鸣。”

  彩云眼神一紧。

  少年挑眉嗤笑:“彩云小姐不会真以为那番话能糊弄人吧?陶鸣家境寻常不假,可他却是清雅书院出类拔萃的人物,师长寄予厚望,同窗敬佩簇拥,金榜题名指日可待。这样的人会见了你一个在金水河不算拔尖的花娘心存自卑不敢靠近,退而求其次喜欢上你的小丫鬟?”

  了解到陶鸣与杨文互不服气对方,足够让他知道陶鸣此人心存傲气,绝不是那种因为家境寻常自卑诺诺之人。

  彩云依然不服:“照大人这么说,男子喜欢一个女子就只看身份、容貌这些?”

  陆玄笑笑:“以娶妻为目的当然不会只看这些表面,但彩云小姐是不是误会了什么,男子去金水河消遣,不看哪个花娘好不好看,弹琵琶好不好听,看谁老实勤快吗?”

  这番话毫不留情,令彩云面上一阵红一阵白。

  陆玄盯着彩云,冷冷道:“与陶鸣有交集的是你,莺莺作为你的丫鬟,是给你们传话的人。”

  “好,就算如此,我害莺莺做什么?”被步步紧逼,彩云无法再辩解与陶鸣的关系。

  “因为陶鸣的溺水与你有关!而你害陶鸣,与迎月郡主的失踪有关!”

  此话一出,彩云浑身一颤,林啸亦是吃了一惊。

  好友追查的竟然是连环案,甚至还牵连到迎月郡主的失踪?

  陆玄目不转睛盯着彩云:“知道你和陶鸣过往的只有莺莺,当你察觉有人在寻找莺莺,怕莺莺暴露了你的秘密,于是选择借刀杀人。彩云小姐,我说得可对?”

  彩云脸色惨白,呼吸加重:“奴家不知道大人在说什么。”

  “杀害莺莺是死罪,承认谋害陶鸣也不会死上第二次。彩云小姐可以不说,但我既然查到这里,还会继续查下去,就是把金水河翻个底朝天也要找出真相。”

  这番话犹如重锤击在彩云心头,彻底击碎了她的心防。

  她垂着头,露出纤细脆弱的脖颈,许久后终于缓缓抬起头来,颤抖着唇道:“我说……”

  陆玄与林啸对视一眼,扬了扬唇角。

  阴暗潮湿的牢房里,响起女子幽幽声音:“三年前我与陶公子结识,他很欣赏我的歌声,但因为秋闱在即,不想传出与歌妓来往过密的名声,所以我们一直暗中来往,负责传信的便是莺莺。不料有一日,一位来过云谣小筑几次的客人突然让我办一件事——”

  “什么事?”

  彩云挣扎一瞬,道:“他让我把一道难题讲给陶公子听,并设法让陶公子在某个时候以这道难题挑衅一位叫杨文的清雅书院学子。”

  “那时你既然与陶鸣关系不错,为何会替一位来了几次的客人办事?”

  彩云面上闪过尴尬,顿了一下道:“那位客人许以重金,我很难不心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