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逢春 > 第83章 她撒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玄眸光闪了闪,有了几分惊讶。

  过世不足一年,可这妇人却不是未亡人的打扮。

  “大嫂说尊夫已经过世,可刚刚我们找来时,门人却说老爷不在。”少年提出疑点。

  妇人双目垂泪:“婆母年事已高,长期卧病,怕她老人家受到刺激,所以把老爷的死讯瞒了下来。”

  “外人似乎也不知道尊夫过世的消息。”

  妇人抿了一下唇角,对陆玄露出苦笑:“不瞒大人,我与老爷只有一女,如今不过十来岁。倘若被老家那些族人得知老爷去世的消息闹过来,婆母受不住不说,我们母女恐怕要被那些人生吞活剥……”

  这个世道便是如此,身为顶梁柱的男人若是走得早,孤儿寡母就难过了。留下的是儿子还稍微好些,若是个女儿,想守住家产难比登天。

  “老爷是个行商,在京城与南边两头跑,一年里总有大半时间不在京城,至于老家就更少回去了,这也让小妇人瞒下老爷的死讯有了方便。”妇人说着,拿帕子拭泪。

  “大嫂难道准备一直瞒下去?”

  妇人惨笑:“好歹要等奉养婆母百年,女儿顺利出嫁,再把消息放出去。”

  “尊夫的死讯,难道没有一个外人知晓?”

  妇人迟疑了一下。

  陆玄并不催促,静静等她开口。

  片刻后,妇人道:“老爷有个好友,当时老爷的死讯就是他带回来的,所以他知道。”

  “说说尊夫的死因,还有那个朋友的身份。”

  妇人流着泪道:“老爷去年从南边回京的路上遇到了响马,被那些歹人给害了。他的朋友叫汪景,也是个行商,有时候会与老爷结伴南下。”

  “这个汪景,目前可在京城?”

  “应该在的。”妇人点了一下头,“前些日子他来探望过我们。”

  似是担心给汪景惹麻烦,又怕眼前大人怀疑她的清白,妇人犹豫着道:“大人,汪景与我们老爷交情好,在老爷走后对我们孤儿寡母多有照料,他是个好人——”

  “大嫂不必担心,我不会冤枉好人的,劳烦你说一下汪景的住址。”

  妇人说出一个地址,陆玄起了身:“今日打扰大嫂了,尊夫过世的事我们不会随便传扬。”

  “多谢大人。”妇人慌忙起身相送。

  “大嫂留步。”陆玄客气一声,抬脚往外走。

  妇人所说是否为真,自然还要查证,眼下要做的是去见一见那个汪景。

  陆玄才走到厅门处,一个女童就跑了进来:“娘——”

  见到陆玄二人,女童猛然停下,无措看向母亲。

  妇人忙把女童一拉,数落道:“这么大了还是这么毛毛躁躁,冒犯了贵人怎么办?”

  妇人拉着女童向陆玄赔罪。

  “大嫂不必这么紧张。”陆玄温声安抚一句,继续往外走。

  身后传来女童委屈的声音:“娘,我是买到了祖母会喜欢的寿礼,才着急告诉您的。”

  “那也不能没有女孩子家的样子。”妇人摸摸女儿的头。

  陆玄脚步一顿,转身折回。

  “大人?”妇人紧张且意外,不明白这位年轻的大人怎么又回来了,不由握紧女儿的手。

  陆玄视线从女童面上一掠而过,问妇人:“老太太的寿辰要到了吗?”

  妇人更诧异了,困惑对方为何问这个。

  见少年神色认真,她点了点头:“是的,婆母的寿辰马上就到了,昨日还在念叨老爷怎么还不回来。”

  “以往老太太寿辰,尊夫会在京城吗?”

  “这是当然,老爷就是再忙,每年这个时候也会陪着婆母过的。”

  陆玄神色越发认真:“老太太的寿辰是哪一日?”

  妇人虽一头雾水,还是很快回答了这个问题:“两日后就是了。”

  两日后是五月初二。

  陆玄面色彻底沉了下去。

  三年前的五月初二,正是迎月郡主失踪的日子!

  而审问彩云时她是怎么说的?

  她说那日朱老爷过来了,让她行动,于是她打发莺莺去给陶鸣送信。

  接下来的事就不用多说了,陶鸣以那道难题挑衅了杨文,杨文去向杜山长请教学问,杜山长便放女儿在书院中玩。

  再然后迎月郡主就失踪了,三年后终于有了音讯,却已是一副白骨。

  五月初二既然是朱成业母亲的寿辰,朱成业会陪在母亲身边,又怎么会去金水河见彩云?

  陆玄眸光沉沉,心中冷笑。

  事情到这里很明白了,要么眼前妇人在撒谎,要么彩云在撒谎,而稍加推测便知道撒谎的是谁。

  朱家在京城不是一两年,老太太过寿四邻八舍总有耳闻,甚至前来做客,那么老太太寿辰是哪一日一打听便能知道,妇人扯这种谎就是自寻麻烦。

  撒谎的是彩云!

  陆玄一想彩云又是崩溃又是恐惧的样子,竟有些佩服了。

  谁能想到看起来心防被彻底击溃的一个花娘,到了那个时候还在扯谎呢。

  只可惜运气差了些,看起来万无一失的谎言,偏偏动手的那日与朱成业母亲的寿辰是同一日。

  不,不应该说是运气差,而是天网恢恢。

  “那我知道了,多谢大嫂告知。”

  陆玄大步离开朱家,没有急着去审问彩云,还是按着先前打算找到了汪景家。

  “老爷不在家。”开门的仆人回道。

  “去哪了?”陆玄懒得浪费时间,亮明身份。

  刑部的身份还是很管用的,仆人立刻老实说了。

  原来汪景去了金水河。

  少年望着悠悠白云,轻叹口气。

  看来又要去金水河了。

  问过汪景常去的几家画舫,不出意外云谣小筑正在其中。

  陆玄带着来喜毫不耽搁赶到金水河,最终在一家名为聚芳楼的画舫找到了汪景。

  “你们是什么人啊?”汪景昨夜压根就没回家,也算是金水河的常客了。

  陆玄亮了一下腰牌,在对方神色骤变之时,淡淡问:“是在这里谈,还是随我回衙门?”

  “这里谈,这里谈。”汪景点头哈腰,姿态放得极低。

  他这种行商是赚了点钱,可在官老爷们面前,那是大气都不敢出的。

  “你与朱成业是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