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逢春 > 第92章 脸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菜皮小说  ,最快更新逢春最新章节!

  在尤家,被寄予厚望的尤含章可是全家人的宝贝,特别是秋闱眼看着就要到了,就是咳嗽一声都会牵动众人心弦。

  侍女忙把尤含章扶起来,脸色吓得发白:“公子,您没事吧?”

  尤含章无暇理会侍女,仿佛见了鬼般直愣愣看着冯橙。

  刚刚他是怎么飞出去的?

  好像是表妹踹的——不可能!

  他是沙包吗,表妹这种娇滴滴的姑娘一脚能踹飞?

  看着狼狈呆滞的尤含章,冯橙依然火气难消,冷着脸道:“白露,我们走!”

  眼见少女拂袖而去,去的还不是尤含玉闺房的方向,尤含章如梦初醒喊了一声。

  冯橙头也不回,快步往前去了。

  尤含章气急:“太不像样了,太不像样了!”

  “公子——”并没看到自家公子被踹飞的那一幕,侍女满心疑惑。

  公子是与表姑娘闹了不愉快吗?

  尤含章觉得丢了大脸,嫌弃侍女多嘴,推开她去追冯橙。

  今日必须要表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不然以后岂不骑到他头上去?

  尤含玉那边,一早知道冯橙会过来,正等着。

  涂了两日云霜膏,脸上挠痕瞧着没那么可怖了,可她的心情依然糟糕顶透。

  有哪个女孩子对容颜不重视呢,哪怕落下的疤痕肉眼难辨,都难以忍受。

  冯橙定是被姑母带来向她道歉的,到时候她可要出口气才行。

  这么多年碍于家世悬殊,她不得不捧着冯橙,如今受了天大的委屈,总不能一味忍气吞声了。

  尤含玉等来等去不见人,打发丫鬟去前边打探。

  不多时丫鬟回来禀报:“表姑娘走到半路又回去了。”

  尤含玉气个倒仰。

  这个目中无人的死丫头,对她这个表姐压根没有半点尊重。以前还装出善良大方的模样,现在终于露出高人一等的嘴脸了!

  尤含玉实在气不过,扬手砸了一个茶杯。

  丫鬟哎呀一声:“姑娘别砸了,这套粉彩茶具可是您最喜欢的呀。”

  尤含玉回神,看着地上摔得粉粹的心爱茶杯,登时胸闷气短更难受了。

  冯橙冷着脸越走越快,白露发现不对劲,忍不住提醒:“姑娘,您去的不是老夫人那边。”

  “你去和太太说一声,就说我突然想起有急事,先乘马车走了。”

  白露吃了一惊:“姑娘,这样合适么?”

  “哪里不合适?”

  白露小声道:“表公子挨了踹定然会去老夫人那里告状,到时候您不在,表公子还不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她还想作证表公子是自己跌倒的呢,与她们姑娘一点关系都没有。

  冯橙冷笑:“无妨,随便他说。”

  若不是与薛繁山退了亲,她还不知道尤含章有这个心思。

  有这个心思也没什么,可用施舍的口吻跑她面前来说,一副她占了大便宜的语气,那就没法忍了。

  这些年来母亲的宽厚,她的不计较,大概给了某些人不知天高地厚的错觉。

  “就算尤含章说我无礼,舅母他们又能怎样呢?”冯橙不屑弯了弯唇角。

  正好让某些人打消恶心人的心思。

  白露一愣,随即恍然大悟。

  姑娘说得对啊,表现太好反而让那些不要脸的人得寸进尺。刚刚表公子那番话她可听见了,别说姑娘了,她都想上去给一脚。

  还让她们姑娘改改性子,呸,哪来的脸大的玩意儿!

  白露得了嘱咐,快步去了尤老夫人住处。

  尤含章先一步到了。

  说笑声一停,尤老夫人慈爱问道:“怎么一个人回来了,不是陪你表妹去了含玉那里?”

  “表妹没回来吗?”尤含章沉着脸问。

  尤老夫人觉出不对劲,看了看尤氏与许氏,道:“你表妹没回来啊。含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尤含章板着脸道:“走到半路上表妹突然不去妹妹那里,一个人转身走了。”

  尤老夫人瞠目结舌:“好端端怎么不去了?”

  尤氏更是吃惊:“橙儿一个人走了?”

  “侄儿以为表妹回了祖母这边,所以赶回来看看,没想到表妹不在。”尤含章淡淡道。

  想娶表妹的心思他只对母亲提过,母亲答应等秋闱后对祖母说,现在自然不能对祖母说出表妹耍性子的原因。

  但他尽管对表妹有意,却不能纵得她不知天高地厚。

  哪有女子这样没规矩的!

  这时白露到了。

  尤氏忙问:“你们姑娘呢?”

  白露福了福身子:“太太,姑娘突然想起有急事先走了,命婢子来跟您说一声。”

  “有急事?”尤氏不由担心,“姑娘有什么急事?”

  “姑娘没说。”

  尤氏坐不住了:“母亲,橙儿一个人回去我有些不放心,想回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儿。”

  “去吧。”尽管觉得外孙女行事不妥,尤老夫人面上却半点不露。

  外孙女是尚书府的姑娘,真有什么不妥当自有尚书夫人管束,她说太多就是讨嫌了。

  尤氏又向许氏道歉:“弟妹,今日真是对不住,改日我再带橙儿来看含玉。”

  许氏压着不满,笑得客气:“大姐快回去看看橙儿有什么事吧,突然走了让人怪担心的。对了,橙儿是坐尚书府的马车走的吧,那大姐坐咱们家的马车回去吧。”

  尤氏顾不得推辞,点了点头。

  回去的马车上,尤氏再问白露:“姑娘真的没说什么事就走了?”

  白露这才道:“太太,姑娘其实是被表公子气走的。”

  “与含章生气?”尤氏大为意外。

  侄儿从小埋头读书,她都不记得有调皮捣蛋的时候,表兄妹两个竟还能闹起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白露可没打算给尤含章瞒着,斟酌着语气道:“表公子说等乡试后会请尤老夫人答应他与姑娘的亲事,让姑娘别担心名声有瑕,只要姑娘以后规规矩矩,他不会嫌弃的。”

  白露说得平静,心里恨不得把尤含章打成猪头。

  尤氏彻底听愣了。

  侄子与女儿的亲事?

  “表公子突然就对姑娘说这些?”

  “也不是突然。大概是见姑娘走得快,不合规矩吧。”白露抿了抿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