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逢春 > 第93章 心情不好就吃烧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菜皮小说  ,最快更新逢春最新章节!

  尤氏从没想过,有一日她的怒火会被“规矩”这个词勾起来。

  她曾经也觉得女子规矩安分才是常态,可自从女儿从拐子手中逃回来,想法就发生了变化。

  人先能活着,才能去想规矩,而不是反过来被规矩逼死。

  橙儿失踪的那两日,她曾无数次跪地祈祷:只要女儿能平安回来,无论变成什么样她都不在乎。

  她庆幸女儿没有因为出事变得郁郁寡欢,可现在她听到了什么?

  她最亲近的娘家人,面上那般亲热周到,心中却看低她的女儿,现在竟要施舍橙儿亲事。

  泥人尚有三分火气,尤氏怎能不恼。

  瞧着尤氏脸色,白露暗暗畅快,嘴上却道:“姑娘叮嘱婢子不许乱说,都是婢子多嘴,给太太添堵了。”

  “你只是把实情告诉我,怎么是乱说。”尤氏一听,心疼女儿懂事的同时对侄儿更添恼火。

  枯燥的车轮转动声传入耳中,使得不算宽敞的车厢越发显得憋闷。

  尤氏掀起车窗帘一角,轻轻吁了口气。

  罢了,娘家侄儿既是这般想橙儿,以后就少回尤府吧。至于侄女在尚书府受了委屈,回头送些小姑娘喜欢的玩意儿过去就是了。

  冯橙离开尤府,在回尚书府的路上喊了停。

  街边一杆青旗招展,题着“陶然斋”三个大字。

  这是一家在京城颇有名气的酒肆,其中最出名的便是烧鸡。

  冯橙吃过多次陶然斋的烧鸡,或是大哥带回家给她,或是三叔带回家给她,但走进陶然斋大门却是当来福的时候。

  是陆玄带她去的。

  那时候一人一猫,陆玄面前摆着一只烧鸡,她面前摆着一只白煮鸡。

  她伸出爪子到陆玄盘子里想撕下一条烧鸡尝尝,就会被陆玄毫不留情拍回去。

  那是她最想重新做人的时候。

  当猫竟然不能痛快吃陶然斋的烧鸡!

  吩咐车夫等在外头,冯橙大大方方走进陶然斋。

  一名伙计迎上来,笑呵呵问:“姑娘几位?”

  “一位。”

  伙计愣了一下,很快笑着道:“咱们酒肆的雅间满了,不知姑娘——”

  他还是头一次见一个小娘子来酒肆,瞧着还是位大家闺秀。

  冯橙随手一指窗边:“无妨,坐个靠窗的清净位子就行。”

  若是以前,没有雅间她就走了,不,她压根不会一个人走进酒肆。

  现在想想,那些顾虑不过是自寻烦恼,想吃烧鸡时能吃到才是最实在的。

  “哦,姑娘这边请。”伙计压下诧异,把冯橙领到一处靠窗的桌边。

  冯橙坐下来,熟练吩咐伙计:“来一只烧鸡,一壶梅子酒。”

  伙计更惊了。

  这小娘子怎么像来过好多次似的。

  当然,再吃惊也要好好招呼客人。

  “您稍等。”

  伙计麻利擦了擦桌子跑去后堂,没等多久一只烧鸡、一壶梅子酒就摆上了桌。

  油润发亮的烧鸡香气浓郁,立时就勾起了人的馋虫。

  冯橙吩咐伙计:“取一条软巾来。”

  跟着陆玄来时她知道这家酒肆会准备打湿的软巾给客人用,不过提供的是雅间,要额外加钱。

  陆玄也是事多,要软巾还要两条,一条自己用,一条强行给她擦爪子。

  她是一只猫啊,吃东西擦爪子干什么!

  “姑娘,软巾要额外加钱——”

  冯橙淡淡嗯了一声。

  伙计忙取了一条雪白软巾来。

  冯橙接过软巾把手仔细擦干净,开始吃烧鸡。

  酥香软烂、肥而不腻的烧鸡一入口,她就不由点了点头,很想叹气。

  烧鸡可真香啊!

  鸡就该烧着吃、烤着吃、炸着吃、炖着吃,白水煮的能吃吗?

  还好她现在没有当猫儿时的烦恼了,心情不好就能来陶然斋吃烧鸡。

  少女吃一口烧鸡,喝一口梅子酒,只觉再大的烦恼都可以往后放一放。

  “前几日辛苦林兄了。”一身黑衣的少年走出雅间,与身旁青衣男子说话。

  青衣男子正是林啸,闻言笑道:“陆兄与我客气什么,我做的都是分内事,论出力你比我还多些。不过陆兄如果下次还请我吃烧鸡,那我还会来的。”

  “陆兄今日若没吃够,明日忙完咱们再来——”陆玄唇边笑意突然凝固,停在楼梯上望着某处。

  林啸顺着视线看过去,不由扬眉。

  临窗坐着的那个美滋滋吃烧鸡的姑娘好像见过的。

  他看看并没发现二人的少女,再看看愣住的好友,脑子飞快转动之下突然睁大了眼睛。

  他想到了!

  难怪那姑娘看着面熟,她分明就是那天晚上出现在坟头的那个少年!

  等等,陆玄当时说那少年是他手下来着——

  “陆兄——”

  林啸刚开口,就被陆玄用力一拽转了方向。

  “林兄,我突然想起有东西落在了雅间。我回去找找,你先走吧。”

  瞧着少年竭力挡住那个方向,林啸忍笑点头:“那陆兄快去找找吧,重要的东西必须捡回来,明日咱们还一起吃烧鸡啊。”

  原来跑来吃烧鸡不仅能满足口腹之欲,还有这等好处。

  盯着林啸走出酒肆,陆玄大步走了过去。

  “冯大姑娘怎么在这里?”

  少年微冷低沉的声音响起,冯橙缓缓抬头,目露错愕:“陆玄?”

  陆玄?

  再次听到自己的名字从少女口中喊出,少年扬了扬眉梢。

  自那日见过一面,他还以为短期内不会再见到冯大姑娘,谁想到她竟然一个人跑来吃烧鸡!

  难不成是吃独食太惭愧,以至于突然见到他连称呼都叫错了?

  最初的惊讶后,冯橙拿软巾擦擦嘴角,随口问道:“陆大公子一个人来吃烧鸡?”

  陆玄滞了滞,道:“和朋友来的。”

  听了这回答,冯橙心情突然有些复杂。

  原来能陪陆玄来陶然斋吃烧鸡的不只来福呢。

  “冯大姑娘一个人?”

  “是啊。”冯橙点头。

  少年视线下移落在一堆鸡骨头上,陷入了沉默。

  一个人吃得还真不少呢。

  冯橙想不到某人正腹诽她饭量大,客套问道:“陆大公子再吃点么?”

  陆玄微微点头,一屁股坐了下来。

  既然冯大姑娘诚意邀请,那就勉强再吃点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