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逢春 > 第99章 那一块瓜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钱三说完,缓缓反应过来:他对大姑娘说舅老爷没啥让人可图的,会不会有点不合适?

  好在对面少女听了,面上并没露出不满,而是直接问道:“这个人是谁?”

  “小的听舅老爷称呼对方欧阳兄。”

  在京城,复姓欧阳的人不多,奈何冯橙对尤大舅那些酒友毫无了解,自然不知道钱三提到的欧阳兄是何人。

  但不知为何,她又隐隐有些熟悉,似是在什么地方听过。

  “这人的姓名你知道么?”

  “小的还没来得及打探。”钱三忍不住诉苦,“天太热了,舅老爷打交道的人又多,小的盯得头晕眼花,一发现异常立刻来向姑娘禀报了。”

  这么热的天整日盯梢,也就他钱三能办到了。

  说到这,他又忍不住羡慕尤大舅。

  舅老爷那是什么神仙日子啊,日上三竿出了门就寻个小馆子喝酒,能从晌午喝到晚,中间都不带歇的。

  他也想这样,日上三竿出了门就去赌坊,从晌午赌到晚,然后带着鼓鼓的荷包回家。

  “辛苦了,拿去喝茶。”冯橙把一角银子放在钱三面前。

  “这怎么好意思,为姑娘办事不是应该的么。”钱三飞快把银子揣入袖中,眉开眼笑。

  “你尽快把那人的情况打探清楚,及时报我。”

  “姑娘交给小的就是。”

  冯橙端起茶杯:“去吧。”

  钱三美滋滋离开,走出大堂迎面遇见一个少年,脚步一顿。

  这黑衣少年他见过啊,当时还一直看他来着。

  对了,大姑娘说是因为这少年觉得他好看。

  觉得他好看么?钱三下意识摸脸。

  陆玄面无表情看钱三一眼。

  这个尚书府的小厮莫不是有病?

  说起来,整个尚书府除了冯大姑娘,似乎都有点不正常。

  少年晃过这个念头时,是想到了祖父。

  明明两家误会都弄清楚了,祖父与冯尚书居然又打了一架。

  这当然是冯尚书不正常。

  堂堂礼部尚书,与曾经砍敌人脑袋如砍西瓜的祖父打架,不是不正常是什么?

  陆玄大步走进清心茶馆,直奔二楼雅室。

  雅室外果然站着那名叫小鱼的婢女。

  陆玄直接敲门:“是我。”

  冯橙从二楼窗口早就看到了陆玄与钱三的偶遇,对于陆玄会出现在她面前毫不意外。

  “进来。”

  门很快拉开,黑衣少年大步走了过来。

  “陆大公子今日怎么有空来喝茶?”冯橙熟稔搭话。

  陆玄坐下,看着眼前明显用过的茶杯拧眉:“这是那个小厮喝过的?”

  “是啊。”

  少年面色微沉,语气冷淡:“冯大姑娘倒是不讲尊卑。”

  一个男仆坐在姑娘对面喝茶,怎么想那个情景都觉得不该。

  “毕竟为我做事,这么热的天总要给杯凉茶喝。”冯橙捧着茶杯,又问起陆玄过来的原因。

  “出门办事,口渴了正好路过。”少年给出解释,深深看她一眼。

  这丫头哪来这么多为什么,还自来熟连着问两遍。

  冯橙拿起一只未用过的杯子,倒了凉茶递过去:“这么热的天,出门办事确实辛苦。”

  陆玄几口把凉茶饮尽,淡淡道:“所以冯大姑娘还是少出门。我听说有户人家的女儿出去玩,中了暑气热死了。”

  冯橙:“……”

  虽然知道陆玄不会乱说,可这种提醒她一点不想听。

  这时门外传来声音:“公子,小的切了一盘西瓜,您二位要不要尝尝?”

  “进来。”

  伙计走进来,把一大盘切得均匀的西瓜摆在二人面前。

  “后院井水里浸了大半日,吃着最是凉爽可口。”伙计笑嘻嘻道。

  陆玄颔首,示意伙计可以出去了。

  “那您二位慢用。”伙计走出房门,摇了摇头。

  每次公子与冯大姑娘聚过,他就闻着雅室里有一股不属于茶馆的香味,经过仔细观察推测,终于发现了原因:公子竟然吃人家姑娘的零嘴儿。

  发现真相后,他就震惊了:怎么能每次约会都吃人家姑娘的呢!

  那盘甜甜凉凉的西瓜,就是他替公子找回的面子。

  陆玄想想这么热的天冯大姑娘应该不会随身带着小鱼干了,拿起一片西瓜递过去。

  “多谢。”冯橙毫不忸怩啃起了西瓜。

  也就是一刻钟的工夫,二人面前就只剩了一堆瓜皮。

  凉茶是喝不下了,冯橙拿帕子擦了擦嘴角,提出告辞。

  每次见面后一方先离开,也算二人间的默契。

  一出茶馆,热浪便扑面而来。

  清心茶馆离着尚书府不算远,冯橙是走着来的,这时候有些后悔了

  茶馆伙计追出来:“冯大姑娘。”

  冯橙回头看他。

  伙计手中拿着一把竹伞:“这是公子让小的拿给您的,可以遮日头。”

  “替我谢过陆大公子。”冯橙示意小鱼把竹伞接过,抬眸看了一眼二楼窗子。

  窗边并不见那道熟悉身影。

  少女忍不住弯唇。

  她相信伞是陆玄让拿过来的,但“可以遮日头”这个话定是茶馆伙计补充的。

  不过说没说关心话有什么关系呢,她有伞可以遮阳了,可比帷帽管用许多。

  一只手伸出,把青竹伞递到冯橙面前。

  小鱼面无表情问:“您要自己打伞,还是婢子来?”

  本来这话不该问,当然是当丫鬟的来撑伞,可姑娘一直盯着她手中伞,像是要抢过去。

  那她还是问问吧。

  “我来吧。”冯橙莞尔,刚把伞接过就听一道诧异声音响起。

  “表妹?”

  她缓缓转头,便见尤含章沉着脸大步走过来。

  “这么巧,遇到了表哥。”少女微微一笑,虽然很想用手中竹伞敲尤含章的头,还是默默忍住了。

  不能敲,万一敲坏了无法参加科举,就没办法抓到他作弊了。

  看着盈盈浅笑的表妹,尤含章却满心不悦。

  他偶然路过,无意间瞥见停在茶馆外的少女有些眼熟,再听声音,不是表妹是谁?

  “表妹怎么会在这里?”

  听出尤含章的不悦,冯橙毫不在意:“天热,来喝茶。”

  “一个人?”

  “带着小鱼。”冯橙觉得耐心快没了。

  “表妹,你一个大家闺秀怎么独自跑来喝茶,就不怕别人瞧见了议论?”

  尤含章义正言辞之际,一块瓜皮从二楼窗子飞了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