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逢春 > 第103章 目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尚书慢慢啜了一口酒,纳闷看着孙女:“橙儿怎么对科举这么感兴趣?”

  冯橙理直气壮:“不是快要秋闱了,三年一度的乡试与会试从来都是人人关心的大事。孙女听说等杏榜张贴的时候,还有榜下捉婿的事情发生呢。”

  “榜下捉婿?”冯尚书自觉抓住了重点,震惊望着如花似玉的孙女,“咱们家大可不必……”

  谁知道捉来的是个什么样的啊,万一家中有糟糠妻,岂不成了笑话。

  “那祖父说说科举会不会有人舞弊吧,孙女担心这样的人多了,会影响大哥他们。”

  冯尚书笑了:“你这小丫头整日想些什么,哪有那么多舞弊的。”

  少女眸子微微睁大:“都如此自觉吗?”

  “倒也不是。”冯尚书正了脸色,“只是十分困难,一旦被发现后果又严重,起歪心思的轻易不敢尝试而已。”

  见孙女很有求知欲,有了酒意的老尚书还是说起来:“科举舞弊一般有三种常见手段,一是夹带,如今乡试搜检非常严厉,凡是考生进入贡院,要从头发丝检查到脚底,所以夹带是最冒险、鄙陋的手段。”

  冯橙认真听着,微微点头。

  “再有就是替考,这种多发生在家资丰厚的考生身上。比如一名家中富裕的考生对乡试没有把握,又一心想中举,就可能会走寻人替他答卷这条歪路。”

  “祖父,我听说考生进考场前都要经过点名识认,那如何替考?”

  “这个替考并不是找人冒充他去考试,而是二人都下场考试,通过提前打通关系使二人分到相邻号房,这样替考者就能替他答卷了。不过这种情况并不常见,一是打通关系分到相邻号房不容易,二是替考者既然有中举的本事,又何必冒这么大风险替他人考试。这种替考者,要么是急需大笔钱财,要么是有无法推却的人情。替考者难寻,所以这种手段不多见。”

  “那第三种呢?”冯橙听得入神。

  这些天她也悄悄翻过一些书,却不如从祖父这里听得详细。

  半醉的冯尚书也来了谈兴:“第三种就比较高明了,便是与阅卷的同考官约定好某些记号,方便同考官选中他的试卷呈给主考官,这是风险最小的办法,关键在打通关节买通同考官这里……”

  冯橙听着,心头一动。

  戚姓学士许诺表哥中举,用的定是这个法子!

  那欧阳磊呢?

  会不会是舅舅把约定的记号透露给了欧阳庆,所以欧阳磊也在这次秋闱中举,等到来年因为已经有了戚姓学士这条路子,又如法炮制通过了会试?

  退一步说,就算欧阳磊没有舞弊,但他父亲早年杀人的事是存在的,只要把他父亲杀人的事提前揭露,而不是等到乡试落幕的两年后,就能把表哥舞弊的事顺水推舟揭发出来。

  冯橙越想,心情越激荡。

  “橙儿,想什么呢?”冯尚书讲着讲着,发现孙女不好好听了。

  冯橙忙道:“孙女就是震惊科举舞弊竟有这么多手段,简直令人防不胜防。”

  冯尚书笑了:“这种事终究是少数,历年科举也在尽量做到能公平选拔出人才。

  ”

  至于绝对的公正,当然是没有的,就没必要对一个小姑娘说了。

  接下来冯橙默默听谈兴正浓的祖父讲了揪下成国公胡子的光辉事迹,直到天黑才回了晚秋居。

  一路走回来出了一身汗,她干脆不用晚饭,吩咐白露打水沐浴。

  整个身子浸在温热水中,冯橙长舒口气,开始琢磨欧阳庆早年杀人之事。

  倒要感谢那些爱谈八卦之人,当时她随便一听,就听了个大概。

  十年前,欧阳庆还干着屠夫的活计,有一日一对寻亲的主仆找错地方误进了欧阳家,许是财露了白,就被欧阳庆给害了。

  欧阳庆吞了外乡人钱财,从此发达起来,唯一的儿子也送去学堂当起读书人。

  那对枉死的主仆能沉冤昭雪,是因为欧阳庆的妻子。

  欧阳磊鱼跃龙门,年纪轻轻就当了官儿,这当然是光宗耀祖的事。而年轻得意的他在衙门受了委屈,难免抱怨几句出身。

  欧阳庆听了,自然要为儿子打算。

  出身是改不了了,但可以给儿子寻个好靠山啊。

  靠山怎么寻呢?于是把主意打到了唯一适婚的长女头上。

  对于杀猪匠出身的欧阳庆来说也不讲究什么嫡庶,反正五个丫头都是要为唯一的宝贝儿子打算的。

  那一年欧阳庆的长女刚好十六岁,本来有个情投意合的青梅竹马,可欧阳庆却要把女儿许给一位侍郎当填房。

  那位侍郎大人快五十的人了,长女哪里肯依,悄悄与情郎私奔未果,被怒火上头的欧阳庆活活给打死了。

  欧阳庆的糟糠妻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早年受穷时忍受男人的拳打脚踢就罢了,后来日子好过了,挨打是少了,小妾却多了,男人流连青楼妓馆更成了家常便饭。

  这样的日子有什么滋味呢?

  无非是为了女儿熬着罢了,熬着女儿嫁了人,不再像她这一生这么没意思。

  可她盼到了什么?唯一的女儿要被男人送去给个老头子当填房,因为反抗被活活打死了。

  欧阳庆的妻子一怒之下报了官,这才使这桩陈年凶案浮出水面。

  “姑娘,水冷了。”见冯橙靠着木桶出神,白露轻声提醒。

  浴桶中的少女动了动眼帘,依然没有起来的意思。

  她正满心懊恼。

  当时因为不怎么感兴趣,随意听了这些就甩着尾巴跑了,没有听到那对枉死的主仆被埋尸何处。

  八月乡试,九月张榜。

  最好的时机就是在张榜不久就揭发欧阳庆谋财杀人的行径,再借着欧阳磊功名被夺引到彻查科举舞弊上。

  也就是说在这两个月内,她要找到那对主仆的埋骨之处。

  对提前揭发欧阳庆,冯橙不觉得抱歉。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使凶手早日伏法没什么不好,至少那个无辜的女孩子能活下来。

  冯橙掬了一捧水扑到脸上,有了打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