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逢春 > 第110章 冯大姑娘起不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菜皮小说  ,最快更新逢春最新章节!

  夜深人静之时响起的这声吱呀声,对欧阳氏来说甚至比那一年听到的杀猪刀砍在人身上的声音还要恐怖。

  窗子缓缓地越开越大,外面的黑暗争先恐后涌进来。

  欧阳氏再也控制不住放声尖叫,白眼一翻昏了过去。

  冯橙从窗口看到屋内软倒在地的妇人,一时无言。

  面具还没派上用场呢。

  冯橙灵机一动,改变了之前的打算,把窗轻轻关上了。

  听到欧阳氏的叫声,各处开始有了动静。

  冯橙与小鱼借着夜色遮掩悄无声息离开。

  最先赶到的是一名仆妇,一见倒在地上的欧阳氏就叫起来:“太太,太太您怎么了?”

  仆妇上前没把人叫醒,放开喉咙大喊:“快来人啊,太太晕倒了!”

  厢房的灯亮起,两个妾披着衣衫走出来,对视一眼,到底好奇心占了上风,扭着身子走过去。

  一个婢女跑去跨院报信:“老爷,太太晕倒了。”

  欧阳庆兴致正高,一听皱眉:“好好的怎么会晕倒?”

  婢子白着脸有些慌乱:“婢子也不知道,太太还没醒呢。”

  “真是没事找事!”欧阳庆十分不耐烦。

  欧阳磊起身:“父亲,还是快去看看母亲吧,若是严重赶紧请大夫。”

  听儿子这么一说,欧阳庆反应过来。

  是要赶紧去看看,臭婆娘要是这个时候出了事,那可要耽误儿子科举的。

  这么一想,欧阳庆片刻不敢耽搁,急忙忙赶了过去。

  欧阳磊自然跟着过去了。

  一时间屋子里挤了不少人,最先发现欧阳氏昏倒的仆妇依然喊个不停。

  “喊有什么用!”欧阳庆把仆妇推开,照着欧阳氏人中就掐了下去。

  一声闷哼,欧阳氏幽幽醒来。

  “你怎么回事儿——”

  欧阳氏猛然抓住欧阳磊手腕:“有鬼,有鬼,他们找来了!”

  欧阳庆一巴掌呼了过去:“你给老子住嘴!”

  这一巴掌力道十足,把欧阳氏打得眼冒金星,好一会儿缓不过劲来。

  看着一屋子神情各异的人,欧阳庆眼一瞪:“太太没事,都给我回去睡觉!”

  两个小妾与下人忙退了出去,只剩欧阳磊。

  欧阳庆语气缓和下来:“磊儿,你回去歇着吧。”

  “母亲她——”

  “她没事,若是有事就打发人去请大夫。”

  欧阳磊点点头,转身离开。

  欧阳庆见人都走了,把门一关凑到欧阳氏面前,怒道:“臭婆娘,你刚刚在乱说什么?”

  什么有鬼找来了,那两个倒霉鬼烂得恐怕只剩骨头渣了,明明过去这么久的事,这臭婆娘闹什么?

  “真的有鬼!”欧阳氏浑身颤抖,脸色惨白。

  “哪来的鬼?你是不是好吃好喝闲的?”

  欧阳氏捂着耳朵,连连摇头:“我听到了,听到了咚咚声,就和十年前听到的敲门声一模一样!”

  “你是不是傻,敲门声不是咚咚声还能是什么?这就叫一模一样?”

  “那也有鬼敲窗!窗子还一点点自己开了——”欧阳氏指向窗子,看着紧闭的窗子双目圆睁,失去了声音。

  欧阳庆看了一眼,越发觉得欧阳氏发神经。

  “臭婆娘少给我疑神疑鬼,是不是非要把好好的日子折腾没了你才甘心?我警告你,再敢胡说八道我把你的脑袋剁下来!”欧阳庆说完,懒得再看黄脸婆一眼,抬脚去了西屋。

  “老爷,老爷你别走——”欧阳氏喊了两声,一脸绝望盯着窗口。

  窗子明明打开了,她绝对没有看错!

  就这么睁着眼瑟瑟发抖到天明,晨曦驱散了屋中的黑暗,欧阳氏才觉得活过来。

  她小心翼翼下了炕,趿着鞋子缓缓挪到窗边,站了许久才鼓起勇气一点点推开窗。

  朝阳洒了进来,带着秋日特有的清透明亮。

  积累了一夜的惊惧在轻薄的阳光下一点点消散了。

  面色苍白的妇人扶着窗棂,神色恍惚,喃喃道:“莫非真的是做梦?”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样的噩梦她做过不知道多少次。

  她无数次后悔,那一日她若拒绝了那对主仆讨水喝,那两个还有着漫长人生的少年人是不是就不会死了?

  做一场噩梦,懊悔上一次,便忍不住哭一场。

  不小心被女儿发现,面对女儿的追问,她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要她怎么对女儿说?

  说现在的好日子是你爹杀人夺财换来的?

  她不能啊!

  只能咬牙熬着,熬到女儿嫁人脱离这个虎狼窝,她就能松口气了。

  哪怕被这个秘密煎熬到死,也是她该受的。

  阳光开始有了热度,洒在人身上暖暖的。

  欧阳氏虚脱般靠着窗子,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一定是梦!

  这个时候,冯橙睡得正香。

  小鱼如往日那般起来,跑去尚书府外的大柳树下舞剑。

  如今尚书府上下对小鱼的举动已经见怪不怪,更方便小鱼把那掩映在柳枝间的绿丝带取下来带给冯橙。

  “姑娘睡得正沉。”

  小鱼举着丝带,面无表情道:“姑娘吩咐过有丝带就告诉她。”

  白露迟疑一下,还是让开了身子。

  姑娘确实这么说过,虽然心疼姑娘没睡好,但也不能替姑娘做主。

  “姑娘,陆大公子找你。”小鱼看着睡得正香的少女可没有丝毫不忍心,硬邦邦喊道。

  谁找她?

  冯橙艰难睁开眼,看到小鱼手中的绿丝带反应过来。

  可随即就是阵阵头疼袭来。

  半夜才回家,一番洗漱睡下到现在统共没多久,对一个到了白日就想睡觉的少女来说,这时起来太残忍了。

  挣扎了一下,冯橙还是放弃了。

  “去问问陆大公子什么事,把话带回来。”

  陆玄没有晚上爬墙,想来也不是十万火急的事。

  陆玄等在茶楼雅室,等来等去等到的不是冯大姑娘,而是丫鬟小鱼。

  “你们姑娘呢?”陆玄语气微沉,莫名有些悬心。

  怎么只打发丫鬟来了,莫不是病了,或是遇到了什么事。

  “姑娘让婢子来问陆大公子有什么事,把话给她带回去。”

  陆玄皱眉:“我问你们姑娘呢,为何没来?”

  “姑娘说起不来。”

  起——不——来——

  陆玄久久陷入了沉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