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逢春 > 第114章 牵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忽然一阵凉风,吹得石榴树的枝条摆动幅度大了许多。

  冯橙与陆玄小心翼翼靠近柴房,一探究竟。

  柴房没有窗,两扇破旧的门虚掩着,透过门缝能看到欧阳氏对着某处跪下来,一下下磕头。

  冯橙与陆玄对视一眼,继续往里看。

  与在石榴树前看到的一样,欧阳氏磕完头无声念了一会儿,又开始烧纸钱。

  柴房中堆着不少柴火,欧阳氏动作十分小心。

  纸钱燃烧的味道渐渐飘到门外。

  这样阴云涌动夜深人静的时候,鼻端充斥着这种味道,难免令人心生凉意。

  看着惨白着脸烧纸钱的妇人,冯橙默默想:她要是这个时候出现,都不用戴面具就能把人吓死了。

  欧阳氏收拾好烧完的灰烬站起身来,拎着篮子放轻脚步往外走。

  冯橙与陆玄立刻藏好,看着欧阳氏走出柴房把门掩好,又往厨房去了。

  冯橙想要跟上,被陆玄拉了一下。

  她侧头看着他。

  陆玄轻轻摇头,示意她不要动。

  没过多久欧阳氏就从厨房走了出来,比在石榴树前和柴房内停留的时间要快许多。

  冯橙毫不吝啬投给身旁少年一个“幸亏有你提醒”的眼神。

  陆玄矜持扬了扬唇角。

  欧阳氏左右张望,举起袖子胡乱擦了擦额头冷汗,轻手轻脚溜进了正屋。

  冯橙与陆玄靠近东屋窗下又听了一阵儿,除了一直没停过的呼噜声再无其他声响。

  陆玄拉了拉冯橙,指了指院门。

  冯橙点点头。

  再留下去显然不会有收获了。

  二人麻利翻出院墙,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

  冯橙迎着夜风轻声道:“今晚欧阳庆妻子的举动好古怪,为何在石榴树下烧完纸钱又去柴房烧?”

  后来进厨房倒是不难猜测,定是处理烧纸钱留下的灰烬去了。

  陆玄想了想,道:“最大的可能是那两处都埋过尸体。”

  “都埋过?”

  “比如原本埋在一处,后来担心被人发现于是换到另一处。那妇人为求心安,就在两处都烧了纸。”

  “若是这样,还要确定究竟埋在何处。”

  “没必要。”陆玄语气轻松,“不管是埋在石榴树下还是柴房中,到时候全都挖开自然就知道了。”

  冯橙拍拍额头:“是我钻牛角尖了。”

  陆玄说得对,这又不需要做选择,全都挖开就是了。

  至于两个地方都挖不出尸骨这种可能,冯橙认为几乎没有。

  欧阳家一直没有搬过家,只是扩建了宅子,那对主仆的尸骨无疑就在这宅子里。

  “受害者的讯息还是要多了解一些。从明日起我会安排人每晚来盯着,你就安心在家中待着吧。”

  冯橙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受害者是两个人的话咽了下去。

  陆玄安排的人若是没有收获,她再找个合适的借口提起不迟。

  “陆玄,我们在路口分开吧。”冯橙指了指前面。

  陆玄淡淡看她一眼:“我先送你回尚书府。”

  “那就多谢了。”冯橙没有推辞。

  二人还没走到路口处,一阵疾风吹过,豆大的雨珠落下来。

  雨落得急,令冯橙有些猝不及防。

  陆玄反应就快多了。

  他一把抓住冯橙手腕,带着她跑到临街一家店铺的屋檐下。

  大雨如泼,屋檐下很快挂起雨帘。

  冯橙望着无边无际的雨幕喃喃:“会打雷吗?”

  陆玄轻轻动了动眉梢。

  冯橙好像对“打雷”格外关注。

  莫名想起那晚突然雷鸣雨落,她殷殷叮嘱他当心被雷劈的情景。

  陆玄看着身边少女,得出了结论:她怕打雷。

  女孩子害怕打雷似乎很正常。

  陆玄决定安慰一下对方:“不会打雷的,这个时节很少会打雷——”

  话没说完,一声惊雷炸开,连大地都仿佛震了震。

  陆玄尴尬牵了牵唇角。

  冯橙白着脸往后退了一步,后背紧紧靠着冰冷的墙壁。

  一只手伸出,握住她的手。

  少年的手骨节分明,少女的手纤细柔软。

  在这大雨如注的夜半时分,两只突然交握的手令二人同时一怔。

  陆玄飞快松开手,一副若无其事的语气:“别怕,只是打雷而已。”

  夜色浓浓,悄悄遮掩了少年泛红的耳尖。

  冯橙拢了拢手心,笑笑:“没有怕。”

  与其说是怕,不如说是敬畏。

  连皇帝都能被雷劈死呢。

  总之,她不喜欢打雷。

  “没有怕,你的脸还那么白?”

  冯橙抬手摸了摸脸颊,很是纳闷:“我的脸不是一直都很白吗?”

  她之前也苦恼过,觉得一张大白脸太费胭脂,直到发现随时可以装病,决定随它去了。

  胭脂不就是拿来用的,用得快些才能买更多更好看的新胭脂。

  陆玄想想也是,不吭声了。

  不怕就好,他又不是爱操心的人。

  少年负着手,望着无边雨幕出神。

  小时候他和二弟出去玩,也遇到过这么一场雨。

  无边无际,仿佛等不到头。

  后来他们忍不住冒雨跑回家,二弟当晚就病倒了。

  母亲气得拿插在花瓶中的花枝打他。

  明明很细的花枝,抽打在身上却钻心般疼痛。

  那些因为他们贪玩没看顾好他们的仆人从此再没见过,据说是挨罚后打发到庄子上去了。

  他不喜欢下雨,尤其是大雨。

  这会让他想起病倒的二弟,以及抽打在他身上的花枝。

  “陆玄。”雨声中,少女的声音清晰入耳。

  陆玄侧头看着她。

  冯橙今夜依然男装打扮,面上却没有伪装。

  被斜斜飞进檐下的雨珠打湿的双颊湿漉漉的,那双清澈如水的明眸也湿漉漉的。

  陆玄忽然好奇她要说什么。

  或许……她要倾诉心事?

  比如为什么更习惯叫他的名字?

  陆玄默默决定,不管冯橙说什么,他都不笑她。

  而在这么想的时候,他又不自觉生出几分期待来。

  “你是不是很喜欢猫?”

  “喜欢什么?”陆玄以为听错了。

  “花猫。”冯橙弯着唇角,想到来福就觉得欢喜。

  曾经是来福时,她就很庆幸遇到的是个爱猫的少年。

  陆玄沉默了一下,再次确认:“你说像来福那样又肥又贪吃还喜欢往人身上扑的花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