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逢春 > 第115章 乡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眼见冯橙脸色越来越黑,陆玄后知后觉停下来:“怎么了?”

  冯橙:“呵呵。”

  陆玄仔细端详她神色,有些莫名其妙。

  好像是不太高兴的样子。

  哦,是因为他那般说来福?

  是了,在冯橙心里那只肥猫是救过她性命的。

  这样想想,刚刚那么说是有点不合适。

  少年以拳抵唇咳了一声,淡淡道:“来福还是挺有灵性的。”

  冯橙确实有些意外了,喃喃道:“原来你不喜欢猫……”

  不喜欢猫,却带着半路捡的猫回家,给它起了名儿,喂它吃小鱼干,带它去吃烧鸡,还操心它的终身大事。

  冯橙深深看身边少年一眼。

  陆玄真的是个好人。

  “算不上喜欢。”在对方那意味深长的目光下,陆玄还是说了实话。

  虽然他莫名有点在意冯橙的感受,但他不能没有原则!

  不喜欢猫还需要撒谎吗?

  “陆玄。”

  “嗯?”

  冯橙望着他,神情认真:“你真好。”

  陆玄:?

  雨还在下,耳边是哗哗雨声。

  有那么一瞬间,冯橙想扑到少年身上,蹭一蹭他的手。

  遇到陆玄,她可真是幸运啊。

  陆玄却被冯橙的话弄懵了。

  他不喜欢猫,和他真好有关系吗?

  还是说----这样也能被她发现优点?

  这个认知让少年下意识把本就挺拔的身体挺得更直。

  “雨可能一时半会儿不会停了,要不就这么回去吧。”冯橙望着无边无际的雨幕,提议道。

  “不行。”陆玄脱口而出。

  见冯橙看他,他指了指雨帘:“冒着这么大的雨回去,很容易生病。”

  “可不知道多久才能停。”冯橙有些发愁。

  “这样的雨不会下太久,再等等吧。”

  二人站在屋檐下,望着雨幕安静下来。

  雨声似乎更大了。

  一只手伸过来:“要不要吃蜜饯?”

  陆玄目光往手帕上落了落。

  冯橙笑道:“是蜜饯菱角,吃起来比别的蜜饯清爽。”

  陆玄一贯觉得蜜饯是女孩子喜欢吃的零嘴儿,但现在哗哗下着大雨,四周黑咕隆咚,不吃点东西时间也难熬。

  主要是他知道冯橙肯定会吃,那就更难熬了。

  两根修长白皙的手指把用手帕垫着的菱角拈起,放入口中。

  “好吃吗?”

  迎着那双盈盈笑眼,少年淡淡道:“还行。”

  吃个零嘴儿还要问,女孩子就是话多。

  不过----陆玄扫了一眼被冯橙拿出来的荷包。

  很普通的圆形,上面绣着一只扑蝶的花猫。

  冯橙的荷包是百宝箱吗,为什么有那么多吃的?

  “怎么没有小鱼干了?”

  冯橙叹气:“白露不许我这么热的天带小鱼干。”

  “哦。”陆玄直接从荷包里摸出一个菱角。

  二人分享着蜜饯菱角,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

  不知不觉间雨停了,只有屋檐边凝聚着水珠,滴滴答答落下来。

  “走吧,雨停了。”

  冯橙点点头,抬脚往外走,却被陆玄拉住。

  她疑惑看着他。

  陆玄抬起一只手挡在她头上,拉着她走出屋檐下。

  冯橙愣了好一会儿才恢复如常。

  路上到处是积水,鞋袜衣摆很快被打湿了,贴着肌肤湿漉漉难受。

  陆玄一直把冯橙送到尚书府后巷才停下来。

  道别的时候,冯橙想起一件事:“陆玄,我们是不是该换联络方式了,大门口那棵老柳树快撑不住了。”

  柳枝秃了后,绿丝带就没办法隐藏了。

  陆玄听了这话,尴尬抿了抿唇。

  总觉得冯橙是在嘲笑他说等柳树叶子掉光了就不用再见面的话。

  “我养了几只信鸽,以后用信鸽联络吧。保险起见不用信鸽传递字条,我会在信鸽腿上系上绿绳,你接到后换上红绳以示回应。”

  冯橙听了放下心来:“那就这样吧,信鸽还方便些。”

  重新约定了联络方式,二人各回各家。

  接下来几日,尚书府气氛明显紧张起来。

  这一次的乡试,大公子冯豫和二公子冯辉都要下场。

  冯尚书虽已位列六部尚书,站在了文官要爬的仕途高峰的山尖上,可子孙想要有好前程必须要规规矩矩走科举这条路。

  乡试一共有三场,每一场都需要提前一日进入考场,从八月初八开始,京城上下的关注就都放在了这上面。

  冯豫与冯辉动身去贡院时,冯尚书少不得叮嘱几句:“不要有太大压力,你们都还年轻,就算再考两次也才二十多岁年纪,祖父那个年纪还没中举呢。”

  听得冯豫嘴角微抽,冯辉则更紧张了。

  要是像祖父一样三十多岁才中举可就完了!

  牛老夫人气得心口疼:“孩子们马上要进考场了,老爷能不能说点好听的?”

  冯尚书扫了牛老夫人一眼:“怎么不好听了?孙儿们像我还不好么,知不知道什么叫大器晚成?”

  眼见祖父、祖母要吵起来,冯豫忙道:“祖父、祖母,我与二弟早些去贡院了。”

  “去吧,平常心就好。”冯尚书摆摆手。

  等冯豫与冯辉离开,见牛老夫人要说话,冯尚书赶紧站了起来:“想起还有点事,我出去了。”

  走出长宁堂,冯尚书舒了口气。

  事倒是没有,纯粹不想听老婆子啰嗦。

  冯尚书溜溜达达往外走,遇到了冯橙。

  “橙儿是送你大哥他们了?”

  “是啊。”冯橙走近,忍不住问,“祖父,您说大哥他们没问题吧?”

  “科举可不好说,等张榜就知道了。”

  想当年他才高八斗,还不是屡战屡败,越挫越勇,才有今日。

  “张榜了就全天下都知道了,孙女还是想听听祖父的判断。”

  理智上,冯橙觉得兄长定能高中,可兄长原本错过了这次乡试,难免关心则乱,患得患失。

  被孙女一脸期待看着,冯尚书捋了捋胡子:“你大哥问题不大,你二哥在两可之间,看他的状态与发挥吧。”

  冯橙的心登时放下一半。

  她记得很清楚,冯辉这次乡试虽然榜上有名,名次却很靠后。

  果然是在两可之间。

  祖父对二哥的判断如此准确,想来对大哥的判断也八九不离十。

  “多谢祖父。”

  “小丫头别操心这些,去玩吧。”

  冯尚书背着手向前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