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逢春 > 第118章 靠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着奄奄一息的鸽子,冯橙默想:该不会是陆玄的信鸽吧?

  再看系在鸽子腿上的绿绳,冯橙狠狠抽了一下嘴角。

  “来福!”

  来福懒懒看着冯橙:“喵——”

  冯橙大步走过去,用手指点着来福脑袋:“怎么能玩鸽子呢,那么多老鼠还不够你玩?”

  “姑娘!”白露失声惊叫。

  姑娘在说什么啊?

  她突然看到来福蹂躏一只小鸟已经吓着了,想想要是哪一日突然看到来福在玩老鼠——不行,她要昏过去了!

  冯橙看白露一眼,不明白素来沉稳的大丫鬟为何如此失态。

  白露眼泪汪汪:“姑娘,来福不能玩老鼠啊!”

  姑娘怎么能这么提议呢,难道姑娘不怕老鼠吗?

  沉稳?

  哪个女孩子看到老鼠还能沉稳啊!

  冯橙一脸不赞同:“猫捉老鼠不是天经地义么?”

  想当初,她也是用了很大毅力才克制住捉老鼠的冲动。

  正因为有这种体会,她可不会为难来福。

  毕竟来福是一只真正的猫啊。

  白露被问得哑口无言,只觉前途一片黑暗。

  难不成除了努力适应姑娘的改变,还要适应会玩老鼠的来福?

  这个大丫鬟当得太艰难了!

  “但是捉鸽子可不行。”冯橙义正言辞教训日渐圆滚的肥猫,“以后再这样,没收你的小鱼干!”

  “喵——”来福无所谓叫了一声。

  冯橙看着垂死的鸽子泄气。

  按着之前的约定,她要用红绳换下鸽子腿上的绿绳,再放信鸽飞回去给陆玄报信。

  现在信鸽成了这个模样,难道要她飞过去吗?

  想想就生气,她又忍不住训猫:“臭来福,你说现在可怎么办,难不成你替鸽子飞一趟?”

  来福起身走到冯橙身边,用尾巴扫了扫她裙摆:“喵喵。”

  冯橙叹口气:“罢了。小鱼,随我去一趟茶馆。”

  冯橙换上外出的衣裳往外走,来福稳稳跟在脚边。

  “你也要去?”

  “喵。”

  冯橙想想,把这罪魁祸首带去跟陆玄说一声也好,于是弯腰把来福抱起来。

  清风茶馆离尚书府不远,乘车比走路还麻烦些,冯橙抱着沉甸甸的猫没过多久就走到了。

  “姑娘来了。”伙计一见冯橙就迎过来,视线往来福身上落了落,忘了后边要说的话。

  怎么还带着一只肥猫呢?

  “劳烦你去禀报一下你们公子,就说我在这里等他。”

  “好嘞,姑娘您先上雅室等着。”

  伙计殷勤把冯橙领上雅室,不多时又端了一份果盘上来,这才匆匆去见陆玄。

  听了伙计禀报,陆玄有些意外:“冯大姑娘直接来了茶馆等我?”

  不是说用信鸽给他回信就够了,怎么还直接去了茶馆?

  所以……冯橙是想见他?

  这个念头令陆玄唇角微扬,无声笑笑。

  他很快赶到清风茶馆,一进雅室就看到了临窗而坐的少女。

  “冯橙。”少年喊了一声。

  声音清朗,如泉水潺潺。

  他大步走过去在对面坐下,这才发现窝在少女怀里的肥猫。

  “怎么带来福来了?”

  冯橙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带它来赔罪的。”

  “赔罪?”陆玄挑眉看着花猫。

  事情好像和他想得有些不一样。

  这个认知让少年的一路欢喜淡了不少。

  冯橙干笑:“今日你派去的信鸽让来福打坏了,飞不了了……”

  陆玄眼神微眯:“打坏了?”

  “是啊,来福毕竟是只猫嘛,猫儿捉鸟雀玩也是天经地义,说起来还是我们约定的联络方式不合适……”

  少年墨玉般的眸子睁大,不可置信看着冯橙。

  这种话她也说得出来?

  她为了维护这只肥猫,还有没有底线了?

  冯橙明显感觉到少年的愤怒,伸手拽拽他衣袖:“陆玄,你生气了?”

  想想训练出一只信鸽不是容易的事,也难怪陆玄不高兴。

  “没。”少年言简意赅。

  冯橙抿了抿唇。

  这不就是在生气嘛。

  “那要不——”冯橙想了想,把来福往陆玄面前一推,“把来福赔你?”

  陆玄:?

  来福:?

  一人一猫齐齐看着冯橙,眼神表达着一个意思:你还是人吗?

  冯橙讪讪一笑:“那你说怎么办?”

  少年突然身子前倾,凑近她。

  二人陡然拉近了距离,鼻尖险些相碰。

  少女白皙的面颊在对方气息包围下染上了朵朵红云。

  “喵——”来福懒洋洋伸直身子,尾巴横在二人中间。

  二人旋即拉开了距离。

  花猫睨二人一眼,大摇大摆跳下茶桌。

  一阵尴尬的沉默后,冯橙面色恢复如常:“陆玄,你刚刚想要说什么?”

  突然靠那么近,害她都没反应过来。

  陆玄喝了口茶,用若无其事压下乱了几拍的心跳:“哦,我就是想问问以后用什么方式联络好。”

  原来是这样。

  冯橙松了口气,看了无聊舔爪子的花猫一眼。

  有来福在,信鸽就是肉包子打狗,是要想个更可靠的联络方式。

  可一时又想不出来。

  二人大眼瞪小眼一阵,陆玄淡淡道:“真是麻烦。”

  不住在一起,见个面都这么让人头疼。

  住在一起——陆玄后知后觉反应过来,面上一热。

  冯橙盯着少年泛红的耳尖,眨眨眼。

  陆玄好像在害羞——

  果然是刚刚靠得太近了吧,她当时也有些不自在……

  “啊,陆玄,你今日找我什么事?”

  既然一时想不出好的联络方式,还是先说正事吧。

  陆玄正了脸色:“盯了欧阳家这几日没有任何异样,恐怕在秋闱结束后也很难得知受害者的具体讯息。叫你来是想和你说一声,到时候提起受害者就模糊过去算了。”

  冯橙听了陆玄的打算,轻咳一声:“受害者的情况,我知道一点——”

  “嗯?”陆玄诧异扬眉。

  “是一对进京寻亲的年轻主仆。”

  “你怎么知道的?”

  冯橙笑笑:“我与欧阳庆的长女欧阳姑娘是朋友,有一日听她忧心忡忡提到母亲说梦话,喊了这么一句。她觉得母亲可能被邪祟所侵,想约我一起去万福寺上香。”

  陆玄看着冯橙,叹了口气。

  所以他觉得这丫头运气好,果然不是错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