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阅读网 > 言情小说 > 被迫联姻后真香了 > 第2章 0.2
  两天后,顾父带着一身怒气回家:“顾白惜!”

  “爸,怎么了?”顾白惜正在网上学习数学,吓了一大跳。

  她飞快的跑到了顾父身边:“爸。”www.zjdownload.net

  “上次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偷挪公司财产不止一次?”顾父才发现,一个月之前顾白惜还转移了一笔公司的财产,而且转移的更多,有三个亿。

  顾白惜上次看见一个一亿的,便以为是所有,没有往下看,所以不知道。听顾父说了之后,自己也是愣住了,随之而来的便是紧张和愧疚。

  她既然借尸还魂了,那么原主犯下的这些错,理应由她一并承担。

  “对不起,我应该怎么补救?”顾白惜希望自己可以尽一份力。

  “只有借钱了。”

  次日,顾父严肃的把顾白惜叫了过去。

  顾白惜已经查了这个账户所有的账单,她很确定原主没有再被骗过,于是不是很紧张:“爸。”

  “现在有一个可以弥补你之前过错的机会,在此之前爸先问你一句话。”

  “您说。”

  “你喜欢男人还是女人。”

  顾白惜沉默一下,随后如实道;“姑娘吧。”

  那个人是姑娘家,所以她喜欢的,应该也是女孩子。

  “是这样的,姜家愿意借钱给我们,但他们提出,想要和我们联姻。”顾父忍着羞愧一口气说完,“也不是一定要在一起,你们如果确实觉得彼此不合适,那就算了,姜家一样会借钱给我们。”

  顾白惜听明白了,姜家公主选驸马呢。她作为候选人,去让姜公主看一眼,人家看得上她就是驸马,看不上依旧平民。

  而今顾家有求于人,而且事情是原主、也算是她惹出来的。如果她能够摆平,还是有尝试一下。

  “我考虑一下。”顾白惜最终道。

  听起来姜家应该是大富豪,即使这样还要靠钱财来见候选人,那么……

  顾白惜在传说万能的网络上搜了搜,没有搜到姜家公主的照片。她有点丧气,于是找自己的万能闺蜜聊天。

  ——秋秋,你知不知道姜家?

  ——哪个姜家,A市最富的那个吗【疑惑.jpg】

  ——有个女儿的那个姜家。

  ——叫姜尔是吗,我知道啊,我还知道姜尔,我是她粉丝!!姜尔超级超级超级厉害!!!

  ——……

  ——好看吗?

  顾白惜更加关注这个问题。

  ——好看!神仙颜值!!

  秋秋一连发送过来了好几张照片,上面的女孩看上去年轻有活力,颜值的确十分出色,称得上是个美人。

  ——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看!

  ——尔尔她不仅好看,她还特别厉害,会画画会作词,总之,入股不亏!

  秋秋还在接连对顾白惜进行消息轰炸,顾白惜却已经完完全全的愣住了。

  这个人……这个人不就是……难道她也借尸还魂了?还是说,这只是一个巧合?

  ——秋秋,你知道怎么才能见到她吗?

  她想先见她一面,等确定了姜尔是不是那个人,再决定是否要去相亲。

  ——这个我不知道,追星要适度,不要去打扰女神的私生活。

  在秋秋这里求助无果,顾白惜叹了一口气,仔细翻看着自己还有没有其他比较熟稔的朋友。

  朋友没找到,倒是在朋友圈找到了一点关于姜尔的线索。

  朋友圈文案是这样的:今晚和姜尔酒吧聚会,还有想来的吗?

  配图是酒吧的照片,照出了名字。

  顾白惜保存了图片,快速出门打了车,然后把照片给司机看:“去这里,您认识路吗?”

  司机觉得自己的专业水准被质疑了:“认识,坐好,马上就到了,A市就没有我不认识的地方。”

  到了酒吧门口,顾白惜比对之后发现果然是同一家。她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进去之后对里面的灯红酒绿彻底呆住了。

  “怎么这么吵。”她小小的纳罕一声,往里面走去。

  刚走了没几步,就有许多人人发现了她是一只误入狼群的羊。

  “美女,一个人?”一名身材火辣的皮衣姐率先走了过来,暧昧的附耳问道。

  顾白惜很排斥外人离自己太近,往旁边撤了一步:“我寻人。”

  “找姐姐还是找妹妹?”

  “反正不找你。”

  “你说说,说不定我能帮你找。”

  不远处,朱妙妙撞了一下姜尔的肩膀:“新人诶,长的真好看。”

  姜尔顺着对方的目光看过去,便看见了顾白惜。

  暧昧的灯光下,顾白惜的皮肤细腻的一点瑕疵也无。明明没有化妆,五官却比化了妆还要完美,用清纯动人来形容这个人再合适不过。

  姜尔素来喜欢这一挂,眼看着皮衣姐要下手了,她端着酒杯直直的走了过去。

  顾白惜等她走近了才发现她,顿时就不愿意跟皮衣姐走了。

  皮衣姐扫了这两人一眼,还没有说话姜尔就先开口了:“这是我妹妹,我就带走了。”

  她说完握住了顾白惜的手腕,拉着人走到了朱妙妙那边。

  “我刚刚救了你,知不知道?”姜尔道,“那个人喜欢给人下药,我们这儿的老人都不跟她玩。”

  顾白惜云里雾里了一会儿,余光瞥见一对接吻的人,眼看着她们都摸进了对方衣服里,她这次明白过来。

  她差点又中毒了,而且这次救她的人还是……不,也许只是长得一样。

  “谢谢你。”顾白惜声音清甜。

  姜尔更有好感了,手上还没松,笑眯眯的说:“第一次来?”

  顾白惜犹豫了一下,然后点头。

  她像是一只白兔一样,又乖又纯情,反而叫姜尔不好意思再吃她豆腐了。

  姜尔松了手,腕上余温散去,顾白惜心里有点失望,可她没有表现出来。

  朱妙妙看了好友一眼,问顾白惜:“小妹妹成年了吗?”

  “成年了。”

  朱妙妙道:“那感情好,正好我这朋友今天也在找伴儿,你们去吧,不用管我了。”

  “找伴儿?”

  原谅顾白惜借尸还魂的时间还是太短,无法理解在这个场合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来这里不是找伴儿?”朱妙妙纳罕。

  她不是,她是来找姜尔的。

  “找伴儿是什么意思。”犹豫良久,顾白惜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姜尔笑出了声:“小姑娘,你是真纯情还是假纯情?在酒吧这种地方,不知道找伴儿什么意思?”

  “就是炮友,一起睡觉的意思,愿不愿意跟她一起?不愿意就算了。”朱妙妙接口道。

  愿意的话就得和姜尔不清不楚。不愿意的话,既然姜尔今天是来找伴儿的,那么姜尔就会和别的人不清不楚。

  顾白惜咬了咬唇:“我愿意。”

  朱妙妙顿感纳罕:“牛哇,还以为是个清纯小白兔,没想到看走眼了。”

  姜尔冷瞥了朱妙妙一眼,后者立刻噤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走吧,小可爱。”面对顾白惜,姜尔声音温柔了不少。

  顾白惜伸出手。

  这只手白嫩、漂亮,不需要任何修饰就可以直接去做手模。

  姜尔的视线落在对方的手上,忽而轻笑了一声,握住了对方的:“走吧,小朋友。”

  朱妙妙心里暗骂一声见色忘友,然而自己想等的人还没有到,只能继续在这大厅里徘徊。

  顾白惜跟着姜尔出了酒吧,姜尔问:“带身份证了吗?”

  顾白惜知道身份证是什么东西,但是她没有带。

  姜尔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件事,也不在意:“那我们只能走远一点了。”

  只要是跟姜尔在一起,顾白惜并不在乎要走多远。

  姜尔说的远,但实际上开车十分钟就到了。

  进去之后,酒店前台似乎是认识姜尔,对她带着的人也不好奇,只是看了一眼,什么也没说就拿出了房卡,毕恭毕敬的递给姜尔。

  顾白惜并不认识房卡,乖乖的和姜尔一起进了电梯,什么都没有问。

  “有经验吗?”姜尔冷不防的开口。

  顾白惜迟疑了一下,摇头:“没有。”

  根据时间线推算,几乎是高考毕业之后原主就和她那位男朋友没有往来了,毕业之后原主才过生日。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定,毕业前原主还没有成年,应该没有发生什么。

  ——说起来,原主的生日也和顾白惜一模一样,都是六月二十。

  姜尔望着眼前人微颤的睫毛、粉嫩诱人的唇,凑过去吻了吻对方的唇,挑逗道:“我会让你有一个难忘的夜晚,别害怕。”

  顾白惜捏住了自己的一点袖子,摇头:“我不害怕。”

  她觉得姜尔就是那个人,一样的又温柔又轻佻。只是如果姜尔是她的话,那是不是代表她死了?什么时候死的?

  想到那个人死了,顾白惜心里一痛。

  电梯停下,姜尔走了一步,忽然发现旁边的人没动,只好回过身牵住了对方的手,带着她走出来。

  进了套房,姜尔将人压在门板上又亲了一口,然后才推人去浴室:“你先洗。”

  顾白惜心里忐忑又紧张,她点了点头,进了浴室。

  姜尔等了快一个小时才等到顾白惜出来,嘴里就有点抱怨:“洗那么久,我都快睡着了。”

  “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