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阅读网 > 言情小说 > 被迫联姻后真香了 > 第3章 0.3
  她笑容僵住:“你困了。”

  这句话语气平常,可顾白惜就是品出了点生气,连忙摇头:“没有,只是等你太无聊了。”

  顾白惜心跳如擂鼓,生怕这剧烈的心跳声惊到了对方,就悄悄往旁边移了一下。

  姜尔挑了挑眉:“第一次?”

  顾白惜点头,心想对方不是问过这件事了吗。

  姜尔:“如果你不愿意的话,现在走还来得及,我从来不强迫别人。”

  “没有,我愿意的!”顾白惜再次表忠心,甚至主动去碰了一下姜尔的嘴唇。不过动作太快,姜尔几乎还没有感觉到什么眼前的人就缩了回去,整张脸红的跟什么似的。

  姜尔:……

  忽然间想到什么,姜尔将手里的东西放回了抽屉:“我粉丝?”

  如果这小姑娘是她粉丝,而且莫名其妙的喜欢上她的话,那么今天对方清纯又大胆又羞涩的表现就完全说得通了。

  “不是。”

  对方否定的太快,姜尔反而觉得对方在撒谎;“小姑娘不应该来这种地方,你家住哪里,我送你回去。”

  她,不睡粉。

  “我真的不是你粉丝。”顾白惜坚持说,“我都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怎么可能是你粉丝。”

  “小词。”

  姜尔忽然说了个名字。

  顾白惜茫然的看着她,眨了眨眼。

  姜尔放下心来:“看来你真的不是我粉丝。”

  她刚刚说的,是她最火的一幅图里女主的名字。如果真的是她的粉丝,不可能不知道这两个名字。

  她重新把抽屉里的东西拿了出来,顾白惜看了一眼:“这是什么?”

  “……指套和油。”还真是纯洁的小姑娘,连这都不认识。

  顾白惜接着问了下一个问题:“为什么又用指套?”

  她是古代人,古代没有这东西,所以她不懂,是真的不懂。至于油,她想想倒是能明白。

  可姜尔误会了:“你不想用?不想用也行。”反正是处女,应该是干净的。

  顾白惜懵懂的看着她,姜尔终于是忍不住,扯开了浴巾,手探进了对方的浴袍中,先摸了摸对方的腰:“关灯吗?”

  “关吧。”

  和印象中的黑暗不同,关了灯之后,床头还有一盏小夜灯亮着,两个人都看得见对方,却又看不清对方。

  压抑的低喘在昏暗中响起,两种声线交织,暧昧而又缠绵。

  第一次并没有顾白惜想象中的那么可怕,没有嬷嬷讲的那么疼,也没有她自己受药性纠缠摸索时那么难受想哭。虽然昨天也哭了,但不一样。

  顾白惜看着姜尔,看着对方穿好了衣服,又羞又怯的问:“你要走了吗。”

  “难道你想再来一次?”姜尔回过头。

  往常这个时候她会毫不留情的离开,但兴许是顾白惜长的特别好看的缘故,她此刻对顾白惜还真有点留恋。她回过头又吻了对方一下:“你第一次,要有点节制。”

  原来对方是在心疼她。顾白惜心中动容,但她刚刚问的不是那个意思。

  姜尔梳好了头发,问她:“你不走吗?”

  “走的。”顾白惜坐起来,觉得那里有点异样,面上又是一红。

  姜尔是不喜欢在床伴身上留下痕迹的,所以她除了那里异样之外和昨天并没有什么区别,下了床之后也行动自如。

  两个人一起出了门,姜尔道:“我就不送你了,出了酒店之后就分开吧。”

  顾白惜还想和对方待在一起,但是想了想,没有理由,只好同意。

  两个人分开一个小时之后姜尔便接到了姜母的电话:“女儿啊,你在哪儿呢?”

  “在妙妙这里住了一晚,怎么了。”www.zjdownload.net

  “之前不是跟你说过,顾家有个小姑娘跟你年龄相仿吗,今天中午要一起吃饭你是不是忘记了。”

  “没有。”姜尔有些无奈,“您为什么要这么早急着给我相亲。”

  她才二十三岁,真的有必要相亲吗?她还没有玩够呢。

  她干脆道:“妈,这次相亲您别抱希望,我现在根本就不想结婚。”

  原本就爱自由,去国外待了几年之后她更加热爱自由了。

  结婚会给人一定的束缚,她不想结婚。

  她的理想状态是等年龄大一些,事业稳定起来,然后包养一个乖巧听话的小姑娘,就像是昨天晚上的那个一样。

  可惜了,没要个联系方式,甚至连对方叫什么都不知道。

  “你就去见见,不合适就算了,顾家那个小姑娘挺漂亮的,看着也乖,我看过照片。”姜母道。

  姜尔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好,我知道了,中午在哪里见面,我会过去的。”

  中午,顾家人到的早一点,姜母随后到了。

  “阿姨您好。”看见姜母,顾白惜立刻站起来打招呼。

  “你也好。”姜母的视线落在了顾白惜的身上,对顾白惜很是满意,“惜惜这长相看来是随了韶华,都是大美人。”

  韶华是顾白惜母亲的名字,叫做白韶华。

  “您谬赞了,姜小姐才叫好看。”

  两位长辈进行商业互夸,顾白惜也不知该说什么,便一直没有说话。

  顾白惜的长相本来就偏文静一些,因为这个魂魄是古代人,所以要多了些宁静的气质,姜母就喜欢这样的晚辈。

  过了几分钟,姜母歉意道。“抱歉,姜尔才回国,很多事情要忙,可能要晚几分钟。”

  “没关系,还没到约好的时间。”

  姜尔在十分钟之后到,找到了母亲说的包厢,

  她在门口挂上了客套公式化的笑容,然后才推门道:“抱歉,迟到了一分钟。”

  “一天到晚的不知道在忙什么,不知道轻重缓急。”姜母埋怨了一句。

  姜尔只当做没听见,她走过去坐下,然后视线才落在了顾白惜身上。

  然后她愣住了。

  “惜惜,这就是姜尔,姜尔,这是顾家小姐。”姜母拍了她一下,“发什么愣。”

  姜尔皮笑肉不笑的伸出手:“顾小姐,初次见面,你好。”

  顾白惜和她握了握手:“姜小姐好,你叫我惜惜就好。”

  听了顾白惜的话,姜母寻思这是有戏啊,便说:“这样吧,你们年轻人聊,我和顾总去楼下坐坐。”

  两个长辈走了,姜尔顿时放松下来。

  她食指敲着桌面,声音轻佻:“小美人,你说我们这是不是缘分,昨天才在一起,今天就相亲了。”

  顾白惜没有告诉她自己是故意找过去的,顺着她的话的道:“对,很有缘分。”

  “你应该不想相亲吧。”相亲前一夜还出去找乐子,显然是对相亲对象没意思的。

  岂料,顾白惜摇了摇头:“没有,我不排斥相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