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阅读网 > 言情小说 > 被迫联姻后真香了 > 第7章 0.7
  “你们家地址怎么填,古筝我买好了。”

  “我发给你吧。”姜尔道。

  “嗯。”顾白惜顿了顿,“我没有打扰到你吧。”

  导购还在旁边,姜尔道:“没有,我现在没事。”

  她猜对方还有事要说。

  可顾白惜却说:“没有打扰到你就好,拜拜。”

  说完挂断了电话。

  拿到地址填上,店员恭维道:“您肯花这么多钱买礼物,肯定很爱她,您对象真有福气。”

  “谢谢。”顾白惜弯了弯眼睛。

  回到顾家,顾父顾母已经到家了,他们坐在沙发上,面色凝重。

  “爸?妈?”顾白惜不由自主的放轻了脚步。

  顾母道:“一个小时前姜夫人打电话过来,要跟我商量婚礼的事情,还有你们两个年轻人什么时候同居的问题。”

  顾父道:“十分钟之前她又打电话过来,说新房里什么都有,衣服也可以买新的,你要是嫌不方便明天只需要人过去就可以。”

  “领证结婚还有同居这么大的事情,你就不跟我们商量?”

  他们每说一句话,顾白惜的头就低下去一分,到最后已经平视地板了:“对不起,爸妈。”

  “对不起有什么用?”顾父恨铁不成钢,“我们并不反对你的婚事,甚至还在为你的婚事而努力,但你不告诉我们就直接领证,实在是不该。”

  顾母安抚性的拍了拍顾父,随后对顾白惜道:“就算是你很喜欢姜尔,也不应该这么着急,你这样着急,以后会被人拿捏的。”

  和姜家联姻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这个时候谁家着急,谁就落了下风。

  说来说去,其实两个人觉得担心自己女儿表现的这样急切,婚后会吃亏。

  还有就是,领证同居不提前说,确实很让人生气。

  “户籍本呢?”顾母又问。

  顾白惜老老实实的从自己房间拿了出来。

  见她的那一栏状态已经被变成了已婚,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迫不及待要走,顾父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顾母倒是平静很多:“既然你已经结婚了,那就好好过日子,若是受了委屈就跟妈讲,妈给你出头。”

  “若有不合我会好好讲道理,不会吵架的。”

  “哪有夫妻不吵架的,从前的夫妻还打架,不过你们都是女性,就算打起来也不会太吃亏。”

  顾白惜:“……妈,我们不会打架的。”

  吵架是存在意见上的分歧,打架不是恨极就是气极,她相信她们不至于闹到打架的份上。

  如果真的打起来的话,据她所知而今的人类鲜少有习武的,姜尔走姿仪态看起来也不像练过。而她自小习武,如今的这副躯体没练过,她在家也不敢练怕被发现异常,只敢每天去跑跑步,然后在公园里耍两下。

  不过不得不说,这具的躯体柔弱的可怜。打起来的话,她就只占一点技巧上的便宜,还真是难定胜负。

  不行,必须把练武提上日程。

  “好了,知道你们不打架。”顾母笑着道,“跟我过来。”

  顾白惜随着顾母进了卧室,顾母拿出了自己的首饰,一个个盒子打开,给她介绍:“这一对玉镯是你外婆给我的,玉佩是你奶奶给的,这一套是………”

  她一一说完了,最后道:“现在都传给你,这个玉佩就不给了,改日见到姜尔给她。”

  “谢谢娘。”顾白惜眼眶有点热,透过顾夫人,她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娘亲。

  上一世父母被奸人所害,她没能等到母亲把积攒的首饰给她,这一世却等到了。

  如果是自己的母亲,定然也会用这样温柔的语调跟自己说话。

  娘和妈本就是一个意思,顾母也没注意这个小细节,笑着抹去女儿的眼泪:“结婚就该高高兴兴的,你们俩门当户对,又有感情,想必以后会过的很好,应当高兴。”

  “是。”顾白惜吸了吸鼻子,擦干眼泪。

  顾父道:“我们约了亲家后天一起吃饭,明天我就不送你了。”

  “嗯。”顾白惜点了点头,又说,“我会经常回来看你们的。”

  住的又不远,而且这个时代通讯、交通什么的已经很发达了。想回家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想见面更是只需要打个视频。

  “婚后要回来就尽量带着姜尔一起回来,她逢年过节回姜家你也得跟着一起,明白吗?”顾母又叮嘱。

  这些事情顾白惜都是知道的,未出嫁前娘就跟她说了很多次。

  婚后若总是一个人回家,旁人便要以为两个人感情不好,便会有谣言传出。

  另一边,姜母收到礼物也是很高兴,专门打电话表示了感谢。而后,又对姜尔耳提面命,让她好好挑礼物。

  次日一早姜尔带着昨日精心挑选的礼物过来,心里竟难得的紧张。

  她见长辈从来就没有紧张过,等会儿见了人怎么叫?叔叔阿姨?伯父伯母?爸妈?

  再怎么忐忑不安也还是到了,顾家人迎了出来,姜尔整理好仪容,提着礼物自以为风度翩翩的走过去:“爸,妈,惜惜,这么早过来,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没有没有。”顾母摆出笑容,热切的道,“赶紧进屋吧,小姜吃饭了吗?”

  小姜……

  姜尔:“您叫我姜尔就好。”还从来没有过人管她叫小姜,她听着也不好听。

  顾母便说:“姜尔,你人来了就好,其实不用带礼物的,下次别带了。”

  “只是一些小东西,恰好看见了,想着二老可能会喜欢。”姜尔说着,看了一眼顾父。

  对方一直没说话,不知道是不是对她不满意。

  顾父倒没什么不满意,只是女儿要搬出去住了,从此以后就是两家人,他心里头不大高兴。

  顾母看了他一眼,他这才开口:“你买的东西我们肯定喜欢。”

  姜尔松了一口气,不经意间看见顾白惜抿着唇在笑,用极小的声音道:“有什么好笑的,别笑了。”

  “我高兴啊。”顾白惜声音愉悦。

  今天起两个人就要同居了,她怎么能不高兴。

  姜尔却认为对方在嘲笑自己,懒得和她说话了。

  只是搬家而已,东西都收拾好了,帮忙搬出来就行。

  好几个大箱子在佣人的帮助下搬上车,两个人上了另一辆车。

  早就想到东西可能会太多,因此派了两辆车过来。

  “新房离你大学挺近的,开学之后如果你愿意也可以住在家里。”姜尔道。

  顾白惜便顺着说:“那我就住家里吧。”

  家里,她喜欢这两个字。

  姜尔说的没错,新房果然离A大很近。他们过去的时候,顾白惜还看见了A大的校门。

  新房是四室一厅的房子。以姜家顾家的财力,自然不是买不起更大的,只是两个人生活而已,住那么大的房子做什么?

  姜尔道:“这房子是我挑的,一间衣帽间一间书房,剩下两间卧室你挑一间。”

  两间卧室不是挨着的,面积、布置都差不多,顾白惜猜对方是故意的。她有点失落,但没说什么。

  她随便挑了一间,然后把自己的东西一样样整理好。

  弄完这些之后已经中午了,两个人便点了外卖。

  吃饭过程中,顾白惜问:“你买这房子花了多少钱?”

  “不是我买的,我哪儿买得起,是我妈买的,好像……”她说了个数字。

  顾白惜点点头,心里有了底。

  姜尔道:“你不会是想给钱吧?没必要,反正房产证上也没写你的名字。”www.zjdownload.net

  顿了顿又说:“过几天添上吧。”左右不是什么大事。

  顾白惜道:“不用,我没准备给你钱。”问价格是另有算计。

  姜尔点头:“那好,就这样。”界限分明,到时候分开也简单。

  吃过午饭,顾白惜去厨房看了看,厨房还挺大的,厨具什么的一应俱全。

  她又打开大冰箱,空空如也。

  于是顾白惜道:“下午我们去超市采购吧。”

  姜尔下午却有事:“你自己去吧,想买什么就买,不用告诉我。”

  “那你喜欢吃什么?”

  “你要买菜?”姜尔这才反应过来。

  顾白惜点头:“对啊,我们不可能顿顿吃外卖。”

  “你看着买吧,我基本都吃,想不到你还会做饭?”

  顾白惜摇了摇头:“不会。”

  她小时候去过军营,跟着士兵们学会了烧火烤肉,其它就不会了。

  做饭这种事有厨子来做,她身为郡主,不必学这些。

  就算是她原本会,现在也不会了,因为她不会用这些厨具,怎么点火都不知道。

  而且,现代调味品多种多样,她吃都吃的出来。这个时代的饭菜可比古代好吃多了,花样也多。

  姜尔想不通为什么对方可以把“不会”说的这么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姜尔的人生理想是娶个乖巧可爱的贤妻良母,当然这种理想基本和做梦差不多,每个人都会做这样的梦。

  顾白惜的容貌自然是没有问题的,性格目前为止也没有雷点。但人家不会做饭,估计也不会其它家务。

  贤妻良母,基本是不可能。女儿还差不多。

  “那你是想等我回来做?”姜尔眉梢微动,“我今天很忙,会回来的很晚,晚饭在外面吃,你叫外卖吧。”

  就一个室友还想吃她做的饭,小小年纪想的倒是挺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