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阅读网 > 言情小说 > 被迫联姻后真香了 > 第8章 0.8
  顾白惜没有想等她回来做,是想买菜回来自己学着做饭。在她不会的期间,是准备找家政来做的。

  不过既然姜尔说她会做饭的话,她愿意做饭也是极好的。

  这样想着,顾白惜不自觉的笑出了声:“那晚上需要我去接你吗?”

  “顾小姐,我希望你搞清楚,我们是假结婚,所以不需要。”姜尔郑重的划清了界限。

  顾白惜摸了摸鼻子:“我只是觉得你一个人回来太危险了。”

  其实是怕对方又去酒吧约。

  “你跟我一起,那就是我们两个人一起危险。”

  视线触及对方闪烁的眼眸,姜尔又放轻了声音:“有司机接送,你不用担心。”

  “那就好。”顾白惜想了想,又问,“你是在姜氏上班吗?”

  姜尔摇头:“不是,我准备开自己的工作室。”

  “工作室是干什么的?”

  “动漫。”

  动漫?

  顾白惜不知道那是什么,也没敢问,准备自己偷偷百度。

  “还没有问过,你在A大是什么专业?”本着礼尚往来的原则,姜尔问道。

  顾白惜回忆了一下:“外语。”

  “这么说你外语很好,挺厉害的。”姜尔客套性的夸赞了一句。

  顾白惜顿时讪讪:“不怎么样的……”

  原来那个顾白惜应该外语很好,可是她根本就不懂那是什么,至今为止只会几个简单的单词。

  “外语那么好,怎么没有出国?”姜尔下意识问道。

  见顾白惜不说话了,神色复杂似乎有什么隐情,她又马上说:“不过只要有能力,出不出国都一样,我们国家的大学一样很好。”

  “嗯。”顾白惜点了点头,觉得再说下去自己可能暴露,于是说,“我有点困了,想去午睡。”

  “那你去吧,这里也是你的家,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顾白惜有些动容:“也是我的家吗。”

  “当然。”

  “谢谢。”顾白惜对她笑了笑,然后回了自己房间。

  姜尔眸光微敛,觉得长的好看的人真是不讲道理。对方笑一下,她都差点以为自己喜欢上对方了。

  下午姜尔去忙自己的工作室了,顾白惜也没有在家里学习,而是在楼下找人打探了这里的房子应该怎么买。然后找到房东交涉,以差不多的价位在一楼买了一套。

  这一套是两室一厅的。

  ——只付了首付,余下的慢慢还。她账户上钱倒是够,可怕爸妈生疑。

  到最后签了合同,也就到晚饭时间了。

  两室一厅的房子在另一栋楼,两栋楼隔的并不远。这一点,顾白惜还是挺满意的。

  等明天给那套房子里添上一些练功的器材就行了。这样她就可以把功夫重新练起来了。

  知道姜尔还没有回去,她也不着急回家。

  在附近吃了晚饭,正好看见有卖针线布料的铺子,她便买了些。

  女红她不是很擅长,当初是被逼着学的,不过绣个荷包什么的应该还是可以。

  定情信物,还是要有的,且得是自己亲手缝制的才是心意。

  顾白惜这样盘算着,拎着两袋子针线布料往家里走,突然,一辆车停在了她旁边。

  车窗降下,姜尔的脸露了出来:“上车。”

  真巧,回家路上看见了她。

  上了车,姜尔才发现她手上拎的两个袋子里面装的居然是针线。

  她迷惑不解:“你买这些做什么。”

  顾家的千金,莫非还会绣花?

  这是古代大家闺秀的必备技能,而今大部分人会的应该只有十字绣。

  “闲来无聊时可以绣着玩。”顾白惜说。

  还真是绣花?

  姜尔不由对顾白惜刮目相看:“你居然还会这个,真厉害。”

  “一般般吧。”顾白惜抿了抿唇,敛住笑意,“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图案?”

  姜尔瞬间反应了过来:“你是不是要给我绣东西?随便绣吧,我都喜欢。”

  顾白惜有点脸红:“不能随便绣。”定情信物啊。

  “小姐,到了。”到家了,司机说。

  两个人下了车,姜尔主动说:“我帮你拿一个吧。”

  她接过了一个袋子,一起进了电梯。

  顾白惜偷偷往她身边靠近了一点,小声问:“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植物或者动物?”

  “牡丹吧。”

  “好。”顾白惜开始在脑内构思图案。

  因为已经很晚了,姜尔回去之后就回了自己房间,接下来也没什么话说。

  第二天也是差不多的,姜尔似乎是在刻意和她拉开距离,顾白惜为此有点失落。但想到凡事得循序渐进,又释然了。

  在她眼里,对方是从天而降的救命恩人,和她有一段露水情缘。

  可在对方眼里,不过是个419对象罢了。

  到了第三天,双方的父母就要过来了。

  她们说出去吃,但是两方父母都说要看看新房,于是最后就定在了家里。

  两个人起了个大早,顾白惜把自己的一部分东西搬到了姜尔卧室里,装出两个人住在一起的样子。

  姜尔打扫屋子。才住了两三天,随便打扫一下就行了。

  吃过早饭,两个人一起去买菜。

  这是顾白惜第一次来到现代社会的超市,对一切都很新奇。忍不住左看右看,眼睛越来越亮。

  姜尔有点好奇顾家是怎么养孩子的,为什么十八岁的人,来到超市之后还可以露出五岁小孩的表情?

  “你要买点零食吗?”姜尔忍不住问。

  这里的文字和赵国还存在时期还是差不多的,写是不太会,但是能认出来。

  她知道哪个地方是零食区,但是那些零食她基本上不认识。

  只有薯片她知道是什么,因为原主囤的多,她吃过。一开始吃起来很奇怪,但吃了两包之后就觉得很好吃了。

  “你喜欢吃什么零食?”顾白惜问道。

  姜尔道:“我不怎么吃零食,你买自己喜欢的就好。”

  “好。”

  包装袋花里胡哨,鲜少有能看见里面的,袋子上面又画的十分诱人。鉴于这个原因,顾白惜几乎每一样都想拿,最后光是零食就装满了购物车。

  两个人无言的看着购物车,顾白惜主动说:“我放回去几样。”

  她挑着大袋子放回去了几个,眼神还有点恋恋不舍。

  姜尔道:“超市离的又不远,下次再来买。”

  “嗯。”顾白惜点了点头,准备和对方一起去买菜。

  姜尔又看了看购物车,把刚刚对方放回去的那几样又放了回去:“这样吧,我们先去结一次账,放到车上之后再来买东西。”

  “好。”顾白惜明显更高兴了,又说,“时间会不会来不及。”

  她不做饭,不知道做饭需要多久。

  “不会。”招待客人,她预留的时间是足够的。

  往车上放零食的时候,姜尔忍不住道:“零食吃太多不好。”

  “嗯嗯,我不会吃太多的。”顾白惜保证。

  姜尔又看了看那三大袋的零食,并不觉得这话有什么信服度。

  买菜这方面完全由姜尔做主,因为顾白惜连菜都不认识。

  “大小姐会洗菜吗?”买完菜又上车之后,姜尔问道。

  洗菜?听起来不难的样子。

  于是顾白惜点头:“会。”

  姜尔不疑有他。洗菜不需要什么技术,顾大小姐哪怕自己没动过手,也该看过家里的阿姨洗菜。

  但是她不知道,此顾白惜非彼顾白惜。这个顾白惜,没见过别人洗菜。

  王府很大,厨房很远,她怎么会见得到呢?去倒是去过,但就去过那么一两次,还是什么都不懂。

  顾白惜只会洗兔子,她还知道怎么给兔子扒皮,但是姜尔买来的东西中没有兔子。

  好在姜尔让她清洗的都是一些蔬菜,并没有出现太大的差错。超市的蔬菜已经很干净了,所以洗的还算是可以。

  但是姜尔看向她的动作,就知道她没做过这种事,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现在要做什么?”洗完菜,顾白惜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姜尔想了想:“你去把水果洗了,想切就切一下,不想切就算了。”

  “哦,好。”顾白惜很高兴能够帮上忙,去洗水果了。

  两家父母一起来的时候,看见的便是各司其职的和谐样子。

  顾白惜先弄好了水果,端着果盘出去:“爸妈们,尝尝我切的水果。”

  “害,你切的还能格外好吃不成?”顾母说着,把顾白惜拉到身边坐下,“傻不傻。”

  顾白惜抿唇一笑:“哪里傻了,我忙了一场就想听你们夸夸我。”

  “夸你什么,人家姜尔还在厨房忙活。”这一点还是令顾母意外的。听传闻,她以为对方是那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高傲小姐。

  闻言,姜母马上道:“姜尔她就喜欢做饭,以前还说要给自己伴侣做饭吃,不用管她。”

  她自然不是真的不心疼自己女儿,只是两个人显然是分工合作,她便顺着为姜尔说好话。

  “我刚刚已经帮她洗菜了,现在就剩下了炒菜,我帮不上忙。”顾白惜解释。

  姜母笑道:“我知道,咱们在这里等着就行。”

  有时候陪客的人比忙碌的更累。

  虽然结婚了,可顾白惜还是不熟悉姜父姜母。尤其是姜父。

  姜父神色总是淡淡的,不怎么插话,看上去感觉很严肃。

  “爸,您喝茶。”顾白惜端茶递给他。

  姜父接过道一声谢,而后便认真喝茶,依旧是不怎么想插话的样子。

  “惜惜不用管他,他这个人就这样,三棒子敲不出一句话。”姜母看出顾白惜的为难,不在意的道,“时间久了你就知道了。”

  姜父也说:“是,我这个人不太爱说话。”

  除非是有工作上的事情,否则他的话都少的可怜。

  见对方确实没有不待见自己的样子,顾白惜方才松了一口气,继续和其他三人讲话。

  姜尔炒菜的间隙往外看了一眼,见那几人相谈甚欢,心情有些微妙。

  也不知顾白惜和自己的父母关系和谐是好还是不好,到时候离婚会不会很麻烦。

  因为两家都是女儿,礼金给的也都相当,工作上又有合作,说话自然好听又和善。因此这顿饭吃的相当和谐。www.zjdownload.net

  吃过饭后,大约都觉得年轻人需要相处的空间,两家父母不约而同的告辞。

  他们走了之后,姜尔不客气的对顾白惜道:“碗筷就麻烦你收拾一下了。”

  “啊……好。”顾白惜应下。

  她把碗筷盘子全都端进了厨房,然后又有些疑惑。

  这些剩菜往哪里倒?

  无奈,顾白惜去问了姜尔。

  姜尔觉得这是个生活白痴,幸好不是自己真正的老婆,她可不要和一个白痴生活一辈子。

  心里这样想着,面上倒是没有显露出来。

  她道:“倒进厕所,用马桶冲下去。”

  “好。”得到了方案,顾白惜转身进了厨房。

  工作室筹备时期,工作多的很。因为是前期又满腔热血,姜尔干的很上头,回复了顾白惜之后就继续和自己的同事聊工作了。

  因为今天不知道两家父母要待多久,所以她是请假了的,下午便没去公司,开的视频会议。

  到了傍晚,姜尔伸了个懒腰,从书房走了出去,进了厨房。

  打开冰箱,上上下下找了遍,她愣住了。

  “顾白惜。”姜尔蹙眉。

  听见喊她,顾白惜这才关了电脑从房间出来:“怎么了?”

  “中午的剩菜呢?”姜尔问。

  顾白惜理所当然道:“倒了啊。”

  “全都倒了?”姜尔有点头疼。

  顾白惜点头:“对啊。”

  剩菜不倒的吗?

  “算了。”姜尔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也没了做饭的心情,“点外卖吧。”

  顾白惜蹙了蹙眉:“我是不是不应该倒?”

  “确实不应该吃剩菜,但我为了偷懒,今天中午特意多做了点,有几道菜都没怎么动过,你怎么也倒了。”姜尔叹了口气,“怪我没有提醒你,点外卖吧。”

  顾白惜很是尴尬:“抱歉,是我太笨了。”

  她不知道菜还能留着下一顿吃的,毕竟,她作为王府的主子从来没吃过剩菜。魂穿过来之后,家里阿姨控制的量很好,也不用吃剩菜。

  “不是你的错。”姜尔说着,走向电饭煲,打开。

  果不其然,剩饭也全都倒了,锅子倒是被洗的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