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阅读网 > 言情小说 > 被迫联姻后真香了 > 第 10 章 1.0
  “学人精是什么意思。”顾白惜有点茫然。

  姜尔道:“你以为我听不见你室友说了什么吗?”

  顿了顿,又说:“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不需要铺垫。”

  “可是我没什么事。”顾白惜语气带着一点难过和失落,“没事不能给你打电话吗。”www.zjdownload.net

  姜尔笑了:“你这么黏人啊,本来还想让你在学校住一晚,现在看来,我去接你吧。”

  顾白惜眼睛一亮:“好,我等你。”

  “等谁啊。”挂断电话,顾白惜一回头就发现两名室友在盯着她,神色打趣。

  杨静道:“男朋友?”

  “女朋友。”顾白惜说出这三个字时,心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就仿佛姜尔真的是她的人了一般。

  两名室友怔了一下,旋即都和善的笑了笑,“你女朋友一定很好看。”

  “她最好看。”顾白惜淡淡的,很温柔,很坚定。

  看得出来她正在“热恋”中,两名室友相视一笑,没有再打趣她找狗粮吃。

  姜尔开车过来的,很快,顾白惜下来的更快,姜尔怀疑距离她打电话有没有半分钟。

  “其实你应该住校的,这两周军训,起来的会很早,回家我怕你坚持不住。”姜尔由衷的说。

  顾白惜明白她的意思:“我还是想回家睡,学校的床太硬了。”

  “娇气。”姜尔摇了摇头,调转方向。

  她有点懊悔过来接人。现在她和顾白惜最多也就是朋友关系,不应该在冲动之下做出这么暧昧的行径。

  过了一会儿,姜尔状似不经意的问:“你室友怎么样,哪里的人,好相处吗?”

  “挺好相处的,人都很好。”

  都很好还非要回家?大晚上给她打电话撒娇?肯定是在骗人。

  不过对方不愿意示弱,她也就装作不知道,只是说:“明天早上我送你来上学。”

  顾白惜掩饰住欣喜,咬唇点头:“嗯。”

  回到家之后倒是没什么交集,各自回房间洗漱睡觉了。

  第二天姜尔果真送她来了学校,甚至要送她去寝室。

  顾白惜受宠若惊:“你怎么突然变的……这么好了。”

  “只是好奇你们宿舍的环境。”

  “昨日不是看过了吗。”

  “再看看,不允许?”姜尔挑眉。

  顾白惜忙摇头:“没有没有,就是……”

  她支支吾吾:“我昨天跟我室友说,我有女朋友。”

  “她们嘲讽你了?”姜尔凝眉。如果真是这样,顾白惜必须搬出来,最好再也不要去宿舍,可以租老师的房子放东西。

  “没有啊,她们说我的女朋友一定很漂亮。”顾白惜笑起来。

  她眼里映着朝阳,纯粹漂亮。

  姜尔心里一动,移开目光低咳一声:“那你是觉得我不够漂亮。”

  “没有,就是提前跟你说一声,等会儿你陪我进去她们肯定猜得出来你是我女朋友。”顾白惜说着,握住她的手,往宿舍走去。

  姜尔扯了一下居然没扯开,也就随她去了。

  打开门,周莉和杨静已经洗漱完换好衣服在涂防晒了。

  看见牵着手的两个人,杨静眼睛一亮:“这是你女朋友吧,果然很好看,也是我们学校的吗?”

  “不是,我已经工作了。”姜尔友好的说。

  她已经看出来了,这两名室友的确没有恶意。看来顾白惜坚持要回家睡,只是因为床不够软。

  娇气包。

  “吃早餐了吗,我多买了两份,没吃的话还请不要嫌弃。”姜尔另一只手举起来,果然提着两份早餐。

  是普通的小笼包和豆浆。

  “哇,好香。”周莉站起来,不客气的接了过去,“谢谢你们了。”

  顾白惜这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多买两份早餐,看了对方一眼。

  姜尔正好看向手表:“不早了,你快点换衣服吧,我走了。”

  “好,路上小心。”顾白惜有点舍不得,可是她没有借口让姜尔多待一会儿。

  她们并不是真正的恋爱关系。

  “哇,好甜蜜呀,我都想找个小姐姐了。”周莉半调侃的说。

  杨静道:“找呗,女孩子多可爱啊,又体贴,比男生好多了。”

  “那你还不跟你男朋友分手。”

  “没钱啊,只能靠男朋友养着了。”杨静笑着说。

  顾白惜诧异的看了对方一眼,不过没有说什么。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而且她也无从判断这句话是开玩笑还是真的。

  军训以班为单位,三个人并不是同一个班的,自然分开了。

  军训自然是累的,不过在顾白惜可以承受的范围内。

  总之一天下来她也没有觉得太难过,甚至晚上姜尔来接她时,她说:“还好,没怎么累。”

  姜尔看她一眼,并不信她。

  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小娇气包,被教官训了一整天能不累?她又不是没军训过。

  就是在自己面前逞强,不愿意示弱。

  可顾白惜当真没觉得怎么苦累,结果第二天,腿酸痛了起来。

  她一直注意站姿坐姿,腰不觉得难受。只有腿疼。

  “看来是自己训练的还不够。”没有人监督,她自己训练时便不够狠厉,肌肉不适应这个强度,所以才会腿疼。

  唉声叹气的下了楼,姜尔故意说:“看你生龙活虎的,这军训对你来说的确是小菜一碟。”

  “……还可以。”顾白惜轻轻咬了咬牙。

  自己说的没事,现在不能示弱。

  这是不爱运动的人军训必经之路,姜尔知道这人腿疼,也不心疼她,无情的把人送到学校,交代道:“晚上我有事,你自己回家或者住在学校都行。”

  “你晚上是不是不回家住。”顾白惜追问。

  “对。”

  得到准确的回答,顾白惜晚上便不准备回家了。看见她居然住宿舍了,还被两个室友打趣了一番。

  姜尔的事情是和朋友聚会,有个朋友后天就要结婚了,今天是单身狂欢夜。

  朱妙妙朝姜尔招手,把人叫到身后,眯着眼睛打量一番,忽然说:“我觉得你现在有点贤妻良母的气质了。”

  “那肯定是养孩子导致的。”姜尔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朱妙妙笑道:“怎么,小白兔不好吃?”

  “吃?你是怕我进不了婚姻的牢笼吗?”

  “你不是已经进去了吗?”朱妙妙摊手。

  姜尔坚决否认:“还没有。”

  “你看看你现在,出来玩得报备,不敢在外面找人,做什么事都得考虑两个人,还叫没有?”朱妙妙拍了拍她的肩膀,“我看顾白惜挺好的,不用羞于承认。”

  姜尔放下酒杯:“她不符合我的标准。”

  “你什么标准?”

  “反正不是她。”

  “好家伙。”朱妙妙只能如此感叹。

  音乐声蓦地大起来,她们这么近都几乎听不见对方说话了。

  转头一看,原来要结婚的那位搞的。

  朱妙妙耸了耸肩,低头跟自己女朋友发消息,时不时脸上露出点中邪了一样的笑容。

  姜尔觉得渗人,又有点羡慕。

  军训的两周很快就过去了,新生们个个欢呼,顾白惜则相当难过。

  要开始上课了,她什么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怎么看你愁眉苦脸的。”姜尔注意到了室友的异样。

  一般大学生这个时候不应该充满期待和兴奋吗?

  “我……”顾白惜迟疑了一下,还是选择说出来,“这件事我没有跟人说过,我告诉你,你不要告诉别人好不好。”

  “不好。”姜尔想也不想的拒绝,“既然谁都没告诉,那也别告诉我。”

  顾白惜怔怔的看着她:“为何。”

  “我不想知道你的秘密。”姜尔直白的道,“我们俩现在同住一个屋檐下,是很容易产生感情的,分享秘密最便于促进感情,我不想和你产生感情。”

  眼前的人睫毛颤了颤,好半天才点头:“我明白了。”

  原以为她的机会越来越大了,没想到还是和原本一样。

  “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这么排斥我。”顾白惜忍不住问,“我到底哪里不好。”

  姜尔诧异的看着她:“没有说你不好,只是一个人好不好,和想不想对方成为自己的伴侣,这是两件事。”

  她不觉得顾白惜哪里不好,只是不适合。

  这个回答让顾白惜更加难受:“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漂亮,居家。”

  那么她是不够漂亮还是不居家?姜尔理解的居家又是什么意思?

  “如果遇见你们学校有合适的,可以介绍给我。”姜尔又说。

  顾白惜心里更难受了,仿佛在滴血一样:“合适的,具体是什么样。”

  “最好是长的像你这么漂亮的,然后性格要温柔,善解人意知情达理,喜欢做饭。”

  顾白惜一样一样的和自己对比,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出入。

  闷了半天,她还是忍不住说:“我不够温柔吗。”

  “你可爱。”姜尔笑着回过头,正对上顾白惜的目光。

  小姑娘不会掩饰,满满的情意一览无余。

  又可怜巴巴的。

  看着惹人心疼。

  姜尔收敛起笑容:“不早了,去休息吧。”

  是她疏忽了,惹了不该惹的桃花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