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阅读网 > 言情小说 > 被迫联姻后真香了 > 第 11 章 1.1
  自从发现顾白惜喜欢她,姜尔就努力和她拉开距离。

  顾白惜自是发现了这一点,失落之余又告诫自己,不要放弃。

  姜尔说的那些条件,自己样样都符合,没有道理不成功。

  比起沉重的课业,一节又一节听不懂的天书,恋爱这件事反倒没那么让人烦心了。

  最近她最烦的还是怎么熬过作业和考试。

  她已经向老师咨询了如何转专业,老师说至少得这学期学完才能转专业,而且得考试合格,拿到学校要求考的证书。

  这可怎么办。

  听说哪怕转专业,想要毕业也得拿到英语四级证书。

  她一天天的看着愁眉不展,姜尔也在反思。

  是不是应该搬出去?

  她跟朱妙妙说了这件事,后者抬眼看她:“不知道你在矫情什么,如果我是你,我就和顾白惜在一起了。”

  “可是……”姜尔想了想,“她跟我想的不一样。”

  “那你很讨厌她?”

  “没有。”

  “试试又不亏。”朱妙妙摊手,“她怎么说也是个大美人,你还是她初恋,对吧。”

  姜尔并不觉得自己有占了什么便宜:“难道我不是?”

  她不好看?她谈过恋爱?

  “你不是第一次啊。”朱妙妙意有所指。

  姜尔嗤笑一声:“都什么年份了,还在意这个?”

  “有些人就是在意,你不知道因为这一点,我当初差点被冰冰拒之门外。”朱妙妙叹息一声,三秒后又幸福的笑起来,“好在我现在追到手了,下个月我们就去结婚。”

  朱妙妙要结婚了,上周另一位朋友结婚。

  原来真的到了结婚的年龄了。

  不,她也结婚了。

  “你要实在不喜欢顾白惜,就赶紧跟人家断了吧,挺好一个小姑娘,别被你给祸害了。”朱妙妙拍了拍她的肩膀。

  姜尔心想她说的对,应该断了所有联系。

  这场婚姻是错误的,迷途知返,为时未晚。

  见她收拾东西要走,顾白惜很惊慌:“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是我的错,我比你大,应该考虑这些。”姜尔合上行李箱的盖子,“今天下午我们去把婚离了。”

  顾白惜抓住她的手臂,摇了摇头:“我不去。”

  她声音不大,但很坚定很固执,又重复了一遍:“我不去。”

  姜尔叹了一口气:“顾小姐,你不能一错再错。”

  “只是喜欢你,这也算是错?”顾白惜说着,眼泪落了下来。

  她白,眼睛大,流泪的时候各位惹人怜惜,也格外的好看、可爱

  虽然人家在哭这样想不合时宜,但姜尔就是觉得这样很好看、可爱。

  “别哭了。”她拿出纸巾,“你没有错,错的是我,我不喜欢你还这样耽误你,和你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这就是渣。”

  “那我不喜欢你了。”顾白惜情急之下脱口而出。

  她觉得姜尔如果现在走了,她们就没有未来了。www.zjdownload.net

  她在这个世界,真的就漂泊无依了。

  在学校她融入不进去,她听不懂同学在说什么话题,也听不懂课程。如果回家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段婚姻,也不好意思接受本不属于她的亲情。

  她和顾父顾母毕竟不是真正的亲人,始终隔着一层。

  只有看见姜尔她才能找到一丝熟悉感,抓住那根将她和这个世界牵在一起的绳子,不至于完全没有实感。

  她喜欢姜尔,更依赖对方。

  说到底,她的感情也没有那么纯粹,也并不高尚。利用手段跟对方结婚,也不够光明磊落。

  “你先别哭了。”看着她眼泪越来越多,姜尔心里也不舒服,一阵一阵的疼。

  好像有一个人在告诉她,不能让顾白惜这么哭。

  顾白惜擦干了眼泪,跟她讲条件:“你别走,我们按合约来,我不会纠缠你的。”

  这是错的,她应该走。

  可是刚刚顾白惜哭的好像天塌了似的,她又难以狠下心。

  “好吧,我不走。”姜尔说完,又说,“但我不可能喜欢你的,不要做无用功。”

  “没有无用功。”

  “什么?”对方声音又小又轻,姜尔没听清。

  顾白惜说:“好。”

  爹曾经告诉她,世上没有无用功,流的每一滴汗都是有用的。

  “姜尔。”顾白惜喊了她一声,想让她教自己学习,但想了想,还是算了,“没事。”

  先缓一下吧,等姜尔不那么防备了,再追人。

  “不难受了吧。”姜尔见她眼眶还湿着,下意识问。

  顾白惜难受的没有理她,自己回房间了。

  姜尔顿时觉得好笑:“又娇气上了。”

  这人简直跟个小公主似的,完完全全一个大小姐脾气。

  顾白惜回到房间,看见铺在桌子上的教材,顿时更心塞了。

  如果她退学,爸妈能同意吗?

  班级群忽然响了一声,是班长艾特的全体,有人想趁着十一国庆去旅游,看看有没有人一起。

  过几天就是国庆了,想到今天姜尔差点要走,想到自己和这个世界的联系那么薄弱,顾白惜觉得有必要增强自己和这个世界的联系。

  姜尔说她不可能喜欢自己,说不定自己出去多看看别的人,也就没那么喜欢姜尔了。

  她先报了个名,然后才出去和姜尔说十一要和同学出去旅游。

  “挺好的,走之前跟我说一声就行。”姜尔见她状态已经恢复了,心下也放松了不少。

  顾白惜握了握拳,还是邀请了一下:“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

  “不了,你们都是学生,我跟你们聊不来的。”姜尔想也不想的拒绝。

  顾白惜也没有指望对方可以同意,得到这个回答便离开了。

  接下来的几天两个人都保持着距离,直到国庆放假。

  “出去玩注意安全,还有,别和男生单独待在一起。”姜尔看着她一张“不谙世事”的脸,觉得自己像个家长,“对别人有点防备,你看着就傻傻的。”

  顾白惜不是很赞同最后一句话:“我不傻。”

  她经常被别人夸聪明,怎么就傻了?

  “总之万事小心,我手机会一直开机,有事给我打电话。”姜尔送她到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