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阅读网 > 言情小说 > 被迫联姻后真香了 > 第 13 章 1.3
  “太好了,说不定以后我们还可以有合作。”姜尔惊喜的道。

  叶欣礼貌道:“我也期盼着合作的那一天。”

  “老师现在住在哪里?”

  两个人互相交换了工作地址,发现居然在一栋楼。

  “我公司楼上新搬来了一家工作室,没想到就是您工作的地方,真是有缘分。”姜尔更觉得惊喜了。

  她真的很喜欢叶欣的画,甚至还在网上学过叶欣的技法课程。

  “您不介意的话,晚上我请您吃饭,正好有些技巧上的问题想请教您。”姜尔试探着邀请说。

  她是带着别的心思的,听说叶欣也是les,不知真假。

  叶欣是她喜欢的类型,长的很好看,看起来很温柔,工作方向也和她有重叠部分。如果能够长期发展,也不错。

  当然,前提是对方没有对象,还是个弯的。

  叶欣重新打量了她一眼,笑着应下:“好啊,我也有些不懂的问题想要请教您。”顿了顿又说,“别用您这个字了,显得我年龄好大似的,你叫我叶欣就好。”

  因为知道了工作的地点十分相近,以后还有很多见面机会,晚上吃饭的时候姜尔反而不着急了。

  两个人真的探讨了一些画画方面的问题,而后,叶欣主动道:“时间还早,不如一起去看电影吧,我请客。”

  她目前身边没伴,而且对姜尔很有好感,也想试试。

  “好啊。”姜尔刚应下来,手机忽然响了一下。

  她打开一看,是很久没联系她的顾白惜发过来的消息。

  ——你在忙吗

  “稍等一下,我回个消息。”姜尔歉意的冲叶欣笑笑。

  后者倒是并不在意,安静的喝着一杯柠檬水。

  ——不忙,你那边怎么样

  ——挺好的,你回家了吗

  ——卖萌.jpg

  ——还没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

  姜尔看了一眼叶欣,回她。

  ——今晚不回去了

  那边很快的回了消息。

  ——为什么,你约了谁

  ——生气大哭.jpg

  姜尔蹙了蹙眉,感到了一丝烦躁和一丝不易察觉的心虚。

  ——没有,你想多了。

  ——摸摸狗头.jpg

  那头的顾白惜拿着手机,打了一排字又删掉,最后发了语音过去。

  “你已经跟我结婚了,不准约别的人,你如果相约的话,我可以跟你睡觉的。”

  最后一句语气明显弱了下来,显然说出这句话对她而言还是很羞耻。

  发完这句语音,顾白惜羞红了耳朵,用手捂住了脸。

  叶欣不可置信的看着对面的人,而后迅速起身告辞:“我还有点事,姜老师下次再见吧。”

  说完不给姜尔辩解的机会,头也不回的走了。

  姜尔深呼吸了几次,气的没回复顾白惜,直接回家了。

  到家打开门,她愣住了。

  顾白惜才洗完澡,穿着一件不到膝盖睡衣,头发也还没有吹干。

  凹凸有致的锁骨和纤细小腿对姜尔都有着很大的吸引力。

  但这都不重要,随便去大街上转转都能看见别人的锁骨和小腿。

  重要的是,顾白惜没穿内衣,挺翘的胸前两点尤其显眼。

  “你回来了。”当事人好似没有发觉这件事,惊喜的跑到了她身边,胸前一跳一跳的,“我以为你今天真的不回来了。”

  姜尔一言难尽的看着她:“所以你就没穿内衣?”

  “穿着太难受了。”顾白惜一边说着,掌心握成拳,然后又去拉姜尔的手,“你吃饭了吗,我给你做吧。”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姜尔换了鞋,揉了揉额角,“回来也不告诉我一声。”

  本来她挺生气的,顾白惜打搅了她的好事。但现在真正对着这个人,又发不出火来,“我吃过饭了,你要是没吃就点个外卖。”

  “你帮我点。”顾白惜看着她。

  “我的手机在充电。”

  姜尔不想跟她理论,帮她点了外卖,然后就想要回房间。

  她又被拉住了:“我还有一样礼物想要送给你。”

  “什么礼物。”

  “是一幅画。”顾白惜看上去很高兴,显然对画很满意。

  姜尔想,她多半是被骗了。

  不过姜尔还是跟着她进了房间,然后看见了那幅画。

  是一副国画,姜尔看它的第一眼就被惊艳了。

  它只用了黑色一种颜色,却把山峦、树木、飞鸟、游人的形态表现的淋漓尽致。

  山峦相接、云雾连绵,底下的游人密密麻麻,无论是技法还是布局都无可挑剔。

  从技法而言,这个人比叶欣还厉害。

  “很贵吧。”姜尔轻声道,视线还没有离开这幅画。

  顾白惜仔细观察着她的神色,确认对方不厌恶,这才开口:“不贵,是我自己画的。”

  “你画的?”姜尔被震惊到了,“这画没有个十年练不出来,你从小就开始学画了?”

  顾白惜点了点头,感到奇怪:“对啊,你们不学吗?”

  也对,她们这种富豪之家,培养小孩严格也肯下功夫,琴棋书画不说样样精通,至少都会一点。

  “学,但很少有人会学这么久的国画,还画的这么好。”姜尔摸了摸这幅画,越看越觉得好,“有没有兴趣做兼职。”www.zjdownload.net

  兼职是什么意思?

  见她似乎在犹豫,姜尔继续道:“来我工作室画画吧,有空的时候来就可以,工资按市场价给。”

  顾白惜听懂了,能够和姜尔一起工作她自然是愿意的,但是,“我只会这一种,不会你们那种彩色的。”

  “这一种就够了,在精而不在多。”

  得了一名良将,姜尔心情好起来,她偏头看向顾白惜,余光透过缝隙直白的看见了对方睡衣内的风采。

  “咳。”她移开视线,“早点休息,我回房间了。”

  说完,她不等对方回复,直接离开了。

  顾白惜有点失望,她故意很久不去换衣服,也知道自己这样很不矜持,但是她都这样了,为什么对方还是无动于衷?

  难道她不好看吗?

  还是说今天她打扰了对方的约会,对方不高兴?

  “姜尔。”顾白惜去敲了门,“我有事和你说。”

  对方很快开了门:“什么事?”

  “你是不是生气了。”顾白惜小心翼翼的看着她,“我那句话其实……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不希望你找别人。”

  她垂眸,心情在一点一点的降落:“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也可以不纠缠你,在你找到真正喜欢的人之前,我们能不能当……就是那种只睡觉的关系。”

  “不行。”

  “等你找到喜欢的人我就走,绝不会纠缠你,难道你嫌我长的丑。”顾白惜望着对方,心里已经极度羞耻。

  她生来金枝玉叶,还没有这样卑微过。若是再被拒绝,她就放弃。

  都这样了若是还纠缠,那就是丢失自尊,属于杨诗怡口中的舔狗。

  “我只是不想给你无谓的希望。”姜尔无奈的道,“我今天遇见了一个人,她很符合我对于未来伴侣的想象,我准备追求她,所以我不能答应你。”

  难怪她说今天不回来了,那个时候她肯定和那个人在一起吧。

  “我知道了,我明天就搬出去。”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顾白惜道。

  正好外卖员打了电话过来,顾白惜去开门拿外卖,拿完之后就回了自己房间,锁上了门。

  外卖点的麻辣香锅,闻起来特别香,她以前吃过一次很喜欢。

  可现在她一点胃口都没有。

  顾白惜趴在桌子上,眼泪忍不住往下掉。

  手机响了一声,顾白惜看了一眼,是姜尔发的。

  ——工作室那边,你不想去可以不去。

  并不是她想看的话,她便没有回复,继续哭。

  第二天顾白惜看着已经像没事人似的了,只是眼睛有一点点肿。

  “我做好了早餐,一起吃吧。”姜尔正好在吃饭。

  她今天打算再约叶欣出来一次,把昨天的事情解释清楚。

  “不用了,我出去吃。”顾白惜声音冷淡,目不斜视的拉开门走了出去。

  姜尔怔了一下,旋即又笑了。

  对方能想通就好,两条腿的人这么多,何必在她身上吊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