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阅读网 > 言情小说 > 被迫联姻后真香了 > 第 14 章 1.4
  姜尔给叶欣发了几条消息,对方回复的很敷衍,像撇清关系的态度十分明显。

  也对,如果自己是叶欣,也想跟已婚人士保持距离。

  要和顾小姐离婚吗?

  她这边有了目标,顾白惜也终于放弃了这段感情,该离婚了。

  等顾白惜回来,跟她谈谈吧。

  姜尔先去了公司,跟同事见了面之后就带着一杯奶茶去了更高一层。

  她很快找到了叶欣所在的工作室,报了叶欣的名字后,对方很快就出来了。

  叶欣看见她并没有什么好脸色:“姜尔,我们并不熟,你来找我干嘛?”

  “昨天的事情我给你道歉。”姜尔把奶茶递给她,“但我也要为我自己澄清一句,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那个人不是我的恋人。”

  听她这样说,叶欣犹豫了一下,接过了奶茶:“现在是上班时间不方便聊,你几点下班,中午我在一楼等你。”

  两个人下班时间差不离,对了时间之后约定在楼下的一家餐厅见面。

  中午,或许是因为奶茶太好喝,叶欣对她的态度已经好了很多:“那个人是你粉丝吗?”

  “不是,我和她的确结婚了。”

  叶欣脸色一僵,眼底隐隐有愤怒。

  把她当什么了?

  “那我想我们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叶欣紧握着拳头,保持着良好的教养没有和她起冲突。

  姜尔继续道:“但我们只是联姻,我们之间没有感情。”

  叶欣觉得自己的教养快要离家出走了:“没有感情?那她昨天说的话算什么?”

  “我们是协议结婚,我早就和她说好了,在结婚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她喜欢我。”姜尔一股脑的解释,“叶欣,你不能因为这件事就判我出局。”

  叶欣沉默的看着她,半晌才说:“没什么出局不出局的,姜老师,我们昨天才算正式认识。”

  还是被判出局了。

  对方姿态这么明显,姜尔也不好纠缠。就像叶欣说的那样,她们昨天才正式认识。

  “吃饭吧。”姜尔主动放下了这个话题。

  一顿饭过后,两个人已经心平气和,回归到了认识的陌生人状态。

  昨天的饭钱是姜尔付的,这次叶欣便去主动结了账。

  两个人一起走出去,然后各自回家。

  姜尔回到家也没看见顾白惜,以为对方有晚自习或者太难受不想见自己,也没有在意。

  她只是发了一条消息确认对方平安就没管了。

  顾白惜此时在她自己租的房子里。这里被弄成了健身房的样子,但依旧留下了一间卧室。

  她没想到这间卧室会真的成为自己的卧室。

  她不好意思回家,也不想住在宿舍。

  ——宿舍太小了。

  想到姜尔说的那些话,她心脏抽痛,但又觉得自己可以走出去。

  也许姜尔根本就不是那个人的转世,就算是,这两个人也是不一样的。

  她喜欢的,应该是那个人才对,虽然只有一面之缘。

  对,她不喜欢姜尔,姜尔爱喜欢谁喜欢谁,都和她没有关系。

  这样想着,心脏还是很痛,眼泪也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

  她躺在床上,不知道哭了多久之后竟然睡了过去,梦见了前世的事情。

  前世她还是个小郡主。

  父母双亡后的一天,宫里的太监来请,道是太子请她入宫赏花。

  哪有黄昏赏花的?

  那公公又说:“世子在朝堂上开罪了不少人,今晨还顶撞了四王爷,若是再没人护着,顾家恐怕……”www.zjdownload.net

  “公公别说了,我去便是。”她除了入宫,也没有别的法子。

  其实哪怕她不同意,这些人也会把她绑去。

  上面的人要做什么,哪里是他们这些人拦得住的。

  到了皇宫,太子与她虚与委蛇一番,灌了她不少酒。她原以为只是要把她灌醉,没想到那酒里还藏了药。

  她被带到了一间陌生的屋子里,四王爷不知哪里听到了风声,把太子拦住了。

  她身上发热,心里却在发凉。

  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她不能死。

  今夜过后,她再也不是那个被家人宠爱着的,千娇百贵的小郡主了。

  就在她绝望之际,外面忽的起了一阵骚乱,有人喊着什么“走水了”。

  而后一名黑衣人从天窗跳下来,带着她趁乱逃离。

  她抓住了那人的袖子,摇摇头:“不行,我哥哥……”

  “你哥没事,我们先逃出去再说。”那人语气急促,咬字清晰,竟是位姑娘。

  她腿有点软,那人误会她还不想走,有点急了:“郡主,你非要我打晕你才愿意走吗?”

  外面的人快要反应过来了,顾白惜咬了咬牙,努力克制住药性:“走!”

  两个人从窗户翻了出去,沿着不知名的小路飞快的跑。

  药性越来越强烈,顾白惜被那人拉着,勉强跟上脚步。

  她们身后的人也越来越多。

  “姑娘。”终于,顾白惜叫住了她,“你一个人走吧,我跑不动了。”

  那人看向她,树枝挡住了月光,黑暗中看不清脸,只能看见一双眼睛,很亮很漂亮。

  她喘息着解释:“我…我中了药,没有力气。”

  “如果不能带你走,我来还有什么意义?”那人语气坚定,将拉着她的姿势改为搂住她的腰,强行带着她往外跑。

  这人似乎知道皇宫的地形,两个人居然真的跑出了皇宫。

  但追兵还在。

  “我真的没有力气了。”她声音很小,几乎要哭出来,“你……快跑吧……你叫什么。”

  如果她侥幸还能活着,会让兄长找到这个人,重金酬谢。

  那人可能也挺累的,没有回答,而是将她打横抱了起来,继续跑。

  一炷香之后,那人带着她翻进了客栈的窗户。

  运气很好,这间房子里没有人。

  她们动作轻,也没有惊动到别人。

  “你在这里躲好。”那人声音冷静。

  借着月色,她终于看清楚了对方的脸。

  都说月下看美人,这话果然不错。

  眼前这人丹凤眼柳叶眉,月光拢在脸上,看着好似天上的清冷女仙。

  与此同时,她也知道这人是谁了。她不知道对方是做什么的,也不知道名字,但她见过。

  一年前,她在府里瞎转,路过厨房时,看见了这人。

  也是一身黑,在灶台前吃东西,吃的很快很专注,并没有发现她。

  她看着那人偷吃直到那人停下。她想告诉护卫队,可是觉得,这人吃的那么急,一定是饿了。吃一点东西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

  她那时候就觉得在厨房偷吃的黑衣姑娘很好看,今夜就更觉得她好看了。

  心里闪过了这么多画面,实际也不过瞬息。

  大概是药性太强,身上的火燃到了心里,让她迫切的期待着一场结合。

  她情不自禁的攀上了那人的脖颈。

  那人僵了一下,继而附身给了她一个吻。

  那人咬了一下她的嘴唇,而后迅速抽身,将她塞到床底,将床上的被子团了几下,抱着被子飞身离开。

  她缩在床底,听着外面追兵掠过,却什么办法也没有。

  药性越燃越烈,她身边却一个人也没有,只能无助的抱住了自己。

  燃的最烈的时候,她脑中想法有些疯狂。她想那人为什么不能留下呢?也许她们不会被发现,就算被发现了,能够抵死缠绵,也不枉此生。

  只留下一个吻,又是什么意思?

  那人应该是认识她的吧,什么时候认识的?

  她能甩掉追兵吗?

  ——

  顾白惜睁开眼,又渴又饿,心里又难受。

  她喝了半瓶矿泉水,想通了。

  只要姜尔高兴就好,她不应该成为姜尔通往幸福的阻碍。

  对方不喜欢她,她消失才是对姜尔最好的报答。

  想通了之后还是没办法不在乎,可到底没有那么难受了,能够好好的做事了。

  作业还没有写,明天第一节课要交。

  她根本就不会做题,前面两次都是抄一位同学的,这次她也想抄,但现在都凌晨一点了,那位同学肯定睡了吧。

  顾白惜尝试性的打开聊天软件,惊喜的发现董泠在四个小时前主动给她发了答案。

  心情忽然间好了很多。

  顾白惜给她转了个红包,然后快速的抄了起来。

  董泠醒过来打开手机就看见了这个红包,她不打算领就没点开。

  等在教室见到了顾白惜,她坐到了顾白惜身边:“你昨天在干嘛,一直不回我消息还睡那么晚。”

  她差点以为顾白惜去抄别人的作业了。

  “我下午不小心睡着了。”顾白惜如实说,“幸好你给我发答案了,要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办。”

  董泠眼珠子转了转:“其实我也可以帮你写作业,我会模仿别人的笔迹。”

  “真的吗?”顾白惜有点迟疑,“可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我要赚钱啊。”董泠看了看她身上的衣服,光是看穿戴都能看出来顾白惜是个富二代,“这样吧,我们做交易,一次作业一百块,每科分开算。”

  顾白惜立刻同意了:“好,但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帮我补习,单独算钱,价格你开。”

  董泠很心仪最后那四个字,也是毫不犹豫就同意了:“没问题的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