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阅读网 > 言情小说 > 被迫联姻后真香了 > 第 16 章 1.6
  顾白惜很少喝酒,只会在特定的宴会喝一点。这一点随了娘亲,她娘亲是个滴酒不沾的人。

  见她犹豫,董泠继续道:“那家酒吧我去过好几次,绝对的安全,酒也特别好喝。”

  酒还有好喝的吗?

  董泠又说:“你也可以进去看美女啊,里面很多漂亮小姐姐的,服务生一个比一个好看。”

  “好,现在就过去吧。”正好今天没事,这会儿也傍晚了。

  两个人打车过去,先吃了晚餐才过去。

  上次去酒吧只是为了找姜尔,找到之后对方就带自己走了,她连一口酒都没有喝。因此对于这里五颜六色的酒,她还是很好奇的。

  “真的很好喝吗?”顾白惜有点怀疑。

  董泠拉着她进去,跟她保证:“好喝不刺激,我对这里很熟悉,我来帮你点。”

  她点了好几杯非常低浓度甚至有些根本就没有酒精的酒。www.zjdownload.net

  这样做一方面是为顾白惜考虑,对方居然会问“真的很好喝吗”这种问题,可见没怎么喝过酒,酒量不怎么样。如果一下子喝太多酒肯定会头疼的。

  另一方面,带着一点酒味的饮料好喝又不醉,可以多喝,她也可以多拿外快。

  酒做好之后,顾白惜喝了一口,眼睛一亮:“真的好喝。”

  那当然了,就是饮料,能不好喝吗?

  “对吧,我不会骗你的。”董泠跟她靠的很近,“喜欢喝就多喝一点。”

  顾白惜没想多喝,但是这酒确实太好喝了,味道是她从来没有尝过的……古怪又好喝,有一种特殊的魅力。

  于是,不知不觉的,她就喝下去了好多杯,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期间,好几个人过来搭讪,都被董泠打发走了。

  董泠只喝了两杯,她怕两个人都喝醉了不好办。

  不过,浓度这么低,应该不会醉……吧?

  “不喝了。”终于,顾白惜喝够了,两边脸颊通红,眸色有点迷茫。

  董泠看了她一眼,试探道:“你没醉吧。”

  “没有。”顾白惜没觉得自己醉了,她抬脚就往外走,董泠连忙拉住了她,“老板,你还没给钱呢。”

  闻言,顾白惜便把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你帮我付钱吧,密码是……”

  付完账,董泠知道这人醉了,便问道:“你回学校还是回家?”

  “回家。”她皱着眉,苦着脸,“不住宿舍,小,床板硬。”

  “不住不住,你家在哪儿?”董泠又忙问。

  顾白惜想了想,报了具体的住址。

  今天才被拒绝,姜尔心情有点不好,才洗完澡出来,就听见有人一直敲门。

  “谁?”她其实猜到了,应该是顾白惜。

  如果是父母会提前跟她说,同事也会说的,只可能是没带钥匙的顾白惜。

  不过她不是有指纹吗?

  正在这样想着,门就开了。

  “老板,你慢点!”伴随着开门的声音,是一道陌生的女生。

  她抬眼一看,就看见一个陌生的女生,几乎是抱着把顾白惜弄了进来。

  看见她,董泠愣了一下,随即反应了过来:“是顾白惜的室友吗?我是她同学,她喝醉了,来帮一下忙。”

  也不知道这个醉鬼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刚刚把她带上来的时候费了不少功夫。她一会儿要走一会儿说不是这里一会儿又要快点上来。

  说实话,要不是看她长的好看好有钱,董泠就要泼她一杯冷水强行让人醒酒了。

  她这室友也好看,就是看着有点冷。

  “帮个忙啊姐姐。”见姜尔还是不动,董泠头疼的哀求道。

  顾白惜直直的看着姜尔,她脑子有点混沌,分不清这是让她伤心的姜尔还是救她出来的那个人。

  她推开董泠,朝着姜尔走了过去,最后撞到对方身上,抱住了对方,低低的喊了一声:“姜尔。”

  “姜尔。”她声音带着哭腔,很委屈,又喊了一声。

  心里仿佛被绵绵密密的针扎了一遍又一遍,不致命又不容忽视。

  姜尔抬起手,一秒后还是放在了她背上,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董泠看着忽然抱在一起的两个人,眸光微动,福至心灵:“那,她就交给你了,拜拜。”

  说完,她迅速离开,顺便关上了门。

  她看出来了,这位应该就是那位“女朋友”。

  “顾白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方现在看起来太脆弱了,姜尔的语气放的很轻。

  “你还好吗?”

  顾白惜没有回答,几秒之后主动松开她,坐在了沙发上:“我没事,你追到那个人了吗。”

  她好像不醉了,忽然间冷静了下来。

  “没有。”

  姜尔见她状态还好,去厨房拿蜂蜜,给她兑了一杯蜂蜜水:“来,把这杯水喝了,醒醒酒。”

  “因为没追到,所以才肯抱我吗。”顾白惜气鼓鼓的,看着蜂蜜水,自己跟自己赌气,“我不需要你的可怜,我过来也是因为……因为宿舍太小了。”

  她没有那么醉,依旧拥有三分理智,知道自己进的哪家房间,也知道面前的是姜尔。

  “不是,我跟那个人没有可能了。”姜尔把蜂蜜水端了起来,“你先把蜂蜜水喝了吧,等你清醒了我们再谈谈。”

  盯着她看了一会儿,顾白惜才把水喝了。

  “去睡一觉吧。”姜尔还没有察觉对方搬出去了,语气很自然,“明天是周六,不用去学校,你可以睡到自然醒。”

  “明天我要去见董泠。”顾白惜说。

  姜尔看向她,声音沉了一度:“董泠是谁,刚刚送你来的那个人?”

  “是她,她人很好。”顾白惜无意识的咬了咬唇,“我们约好了的,她很厉害。”

  因为醉了,她说话不带有什么逻辑,也很任性:“你不喜欢我,有人喜欢我,以后我们每天都会在一起。”

  她是故意不说补课的,就是要气气对方。

  “既然如此怎么不留她过夜?”姜尔道,“我看她对你很正常,没有那种心思。”

  “我们之间的事情偏要你看出来才算?你又算什么。”顾白惜说着说着,又哭了。

  姜尔莫名其妙被怼了一顿还要面对这样一个哭包醉鬼,无比头疼:“你哪里来的这么多眼泪。”

  “你管我。”顾白惜吸了吸鼻子,又大胆的说,“我要跟你睡。”

  “……”

  “反正你没有追到人,可以跟别人一起睡,我们、我们成亲了!”这会儿,她逻辑又清晰起来了。

  姜尔拉起她,走到顾白惜的卧室的门前,推开门:“你喝醉了,进去睡觉吧。”

  说完她打开灯,这才发现床上的被子不见了,柜子上干干净净,整个房间显得空荡荡的。

  “没有被子了。”顾白惜说着,心虚的摸了一下鼻子,“这里没有被子,我要跟你睡。”

  她说完转过头,不管不顾的吻了上去。

  她本就不会接吻,又醉的迷糊了,只会嘴唇贴着嘴唇,然后咬一下对方的嘴唇。

  姜尔也确实很久没有找人解决欲.望了,一个人总是觉得不够,此刻有个身材火辣偏偏面容清纯的人贴着她吻,她自然把持不住。

  “你明天会后悔的。”姜尔说。

  顾白惜没理她,又亲了上去。

  她不会后悔的,后悔的只有可能是姜尔。

  好在姜尔也没有后悔。

  第二天顾白惜醒过来的时候姜尔还在床上,就在她旁边。

  她现在已经彻底清醒了,也记得昨天自己做了什么。

  本来打算放弃了,但是昨天听姜尔说和那个人没有可能了,就忍不住……

  这是不是很像舔狗?

  “在想什么?”姜尔语气平静,看向她的神色也很平静。

  是了,这个时代的和她不一样,一夜情罢了。

  “没什么,我该走了。”顾白惜看了看时间,还很早,才八点。

  姜尔忽然转身,按住了她的肩膀:“去哪儿?我还没有问过你,为什么搬走了都不通知我一声?”

  “我回我自己家,反正你不喜欢我不是吗。”顾白惜推开她,坐了起来,准备下床。

  她这会儿才发觉自己什么都没穿,又有点害羞,红了脸。

  “那昨天晚上呢?”姜尔气笑了,“昨天晚上就这么算了?”

  顾白惜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说,懵了一下:“不是一夜情吗?”

  “我没同意。”姜尔说,“你不是喜欢我吗,现在还喜欢吗?”

  她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可以让顾白惜对她这么死心塌地,昨天看见董泠送顾白惜回家,听见顾白惜说那些话的时候,她心里是有点醋的。

  有时候开窍就在一瞬间,昨天晚上抱着顾白惜的时候,她心想,其实就这样也挺好。

  她要求的那些,其实和顾白惜相差不大。她总觉得对方娇气,可实际上娇气一些也没什么,不是什么大问题。

  “喜欢啊,但是你不喜欢我。”顾白惜说着,四下寻找自己的衣服。

  她没找到。

  “衣服被我拿去洗了。”姜尔看出她在找什么。

  顾白惜蹙眉:“那我怎么办?”

  她的衣服当季的都拿走了,现在穿什么?

  “穿我的。”姜尔说着,掀开被子下了床,旁若无人的拉开衣柜,找着衣服。

  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衣,到大腿根。笔直修长的双腿就那样直白的展露着。

  顾白惜移开视线,不明白对方现在是什么意思,对方的话也怪怪的。

  不算一夜情,那算什么?要她给钱吗?

  “穿吧。”姜尔已经找好了衣服,放在她面前。

  顾白惜拿着衣服,想到这是对方穿过的,有点羞耻:“你能不能先出去。”

  姜尔蹙了蹙眉,不太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这么矛盾。

  勾引人的时候足够大胆,完事儿之后又清纯的不像话,真是奇怪。

  不过她还是出去了。

  顾白惜穿好衣服,又在里面洗漱完了才出来。

  “现在好好谈谈吧,既然你还喜欢我,那我们试一下吧。”姜尔语气平淡的说。

  顾白惜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认真的吗?”

  “我会开玩笑骗你吗?”姜尔挑了挑眉,“如果不相信那就算了。”

  怎么能算了?她只是觉得太快了,明明这个人昨天还不接受她。

  “我相信你。”顾白惜唇角止不住的往上扬,亲了姜尔一下,“你太好了。”

  姜尔莫名有些脸热:“只是试一下,你不要太投入了,我自己都不觉得能走到最后,而且我这个人有很多毛病,不跟我在一起你不会发现。”

  “有什么毛病。”顾白惜直勾勾的盯着她问。

  姜尔:“……等你自己发现。”

  “那我是不是还要去你的工作室打工?”本来顾白惜已经不准备去了,但现在又想去了。

  跟姜尔一起工作的机会怎么能放过?

  “想去就去。”姜尔说着,也忍不住笑了。

  顾白惜点了点头,又说:“我手机呢?我要跟董泠说一声,改一下时间。”

  “董泠?”姜尔挑了挑眉,“你跟她关系很要好?”

  “是啊,她人很好。”

  又是昨天那句话,姜尔嗤笑一声:“看出来了,还知道把你送回家,真是个好人。”

  “你怎么阴阳怪气的,她真的挺好的,还要帮我补课。”顾白惜说着,又亲了她一下。

  只要喜欢的人在旁边就忍不住想要轻薄对方,以前她都忍着,现在不用忍了,就总想亲对方。

  姜尔这才明白过来:“补课?”

  “是啊,我们约好了每天补课的。”顾白惜在桌子上找到了自己的手机。

  姜尔又冷笑:“免费帮你补课,多半是对你有意思,真想补课的话我给你请两个老师。”

  “不是免费的,收费。”顾白惜低着头跟董泠发消息。

  “收多少?”姜尔又开始担心对方被骗了。

  “一节课五百。”至于抄作业的事情,顾白惜没有说。

  抄作业怎么听都不是一件好事,她不想拉低自己在对方心里的形象。

  姜尔也不是很清楚A大学生现在做家教要多少钱,她关注的是另一件事:“她帮你补什么?”

  顾白惜的成绩一直很好,从高考分数就可以看出来,这不仅仅是努力的成果,还有很高的天赋加持。

  她都学不会的东西应该很难吧,那个董泠到底有多聪明?

  “就专业课啊。”顾白惜如实说,“我听不懂,这个专业不适合我,我打算转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