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JOJO SBR]一步之遥 > 第114章 大事不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2011年的美国,承太郎的女儿空条徐伦,因莫须有罪名被收押至格林·多芬街刑务所。而那其实是寻求[上天堂之法]的恩里克·普奇所设下的圈套。为了粉碎普奇的野心,徐伦与伙伴们一同越狱了……”

  沉思,沉思,还是沉思。

  看完过场介绍的我陷入到深深的沉思中:那个涂着口绿、帅气又美丽的少女主角无疑是我的好朋友徐伦,连名字都一模一样。但,她为什么会出现在测试阶段的“新世界”模式里呢?而且,还是我身边的伙伴、承太郎的女儿?

  细细咬上指甲,我在介绍视频后的第一时间选择暂停游戏进度。当再次从全息舱里爬出时,我下意识地将头发拢到脑后,五指陷入其中:

  话说,当初推荐我玩这个游戏、又附赠全息设备的就是徐伦吧?她话语里背后的SPW财团和GWC公司好像也有点关系——一切,都是算好的吗?

  唔……

  “喂喂?塔萝丝?今天怎么有空找我?”

  手边拨出的通讯光屏上,梳着两个可爱发髻的少女正和身边的粉色头发男性说些什么。没过多久,原本是商业街人来人往的背景就换到装饰典雅的咖啡厅,绿色唇彩的人点上一大杯冰美式,坐在单独的卡座上:“安娜苏那家伙还不放心打过来的女孩子,真是……”

  “徐伦。”

  “嗯嗯,现在可以说了!”

  在她路上一直保持沉默的我开口道,眼睫微微垂下:“你叫空条徐伦,三年前和我认识,喜欢交朋友,对速食食品保持一定的热爱,后颈下方有颗星星胎记,喜欢蝴蝶的装饰……”

  “父亲是空条承太郎,对不对?”

  前面一连串快速又干脆的话语让人感觉脑子反应不过来、晕乎乎的,少女刚想抱怨这些都是什么奇怪的问话,就在最后那句轻轻拿起的名字里猛然一惊:“!”

  “看样子是对了。”

  我叹息出来,捂住自己的半边脸,眉头微微皱起:“徐伦,这么多年身为朋友的界限我一直把握得很好,所以从来不过问更隐私的东西。但刚刚,对不起。”

  “啊,看样子你都知道了啊。”徐伦尴尬地笑笑,手指轻轻地挠着脸:“如果说那是游戏设计时的小彩蛋你信吗,SPW财团和GWC那帮人请求过我。”

  “连自己父亲年轻时的形象也可以吗。一大家子共同的星星标记,我竟然还没想到。”

  假如是以前的塔萝丝,这点细小的不对劲肯定会发现的,可是,正因为有徐伦在……我抿抿唇,静静看她:“现在,能告诉我吗。”

  “啊……”少女苦恼地抓住自己的发辫,突然对旁边喊了声:“安娜苏!”

  瞬间,原本应该离开的粉发男性像是突然冒出的替身一样对徐伦说:“怎么了,需要我干什么。”

  “真是的,这种黏唧唧的感觉也很受不了!”

  徐伦先是小小地抱怨,继而无力地说:“替我把乔鲁诺、不、还是乔尼,呃……那个祖宗……乔尼先生,叫过来吧。”

  安娜苏看向这边一眼,是种说不上的奇怪与敬佩:“原来如此。这也太早了,还以为会在新模式结束后再露馅呢。”

  “这个计划从刚开始设计就不太正经。”少女吐槽道,面对我又略显心虚地撒娇道:“我最亲爱的、聪明的、美丽的塔萝丝啊,你肯定会根据这些猜到什么吧?我是这群人中辈分最小的,所以没办法啊~”

  真是个熟悉的名字。

  “还是朋友吗?”我说,眼睛里没被她看见地染上笑意。

  “当然!女孩子联盟坚不可摧!”徐伦果断地说,似乎在表示:我是站在你这边的!

  “那好,现在的我不想见到你话语里的乔尼先生。”我伸手点在屏幕上,轻轻划过一道痕迹,笑:“长这么大第一次被坑了,很有意思。”

  “啪!”地,屏幕迅速地消失掉。被对面人态度里暗藏杀气惊到的徐伦将头重重敲在桌子上,哀嚎:“完蛋啦!我这里是没招了!”

  远在GWC公司的几个人无端地寒颤几下,并同时感到大事不妙的前兆。

  ###

  简单平复完心情,我重新回到游戏里,并将两边的事情分割开来——本来,无论是主线乔尼、“新世界”乔尼,还是外面那个未知的乔尼,对塔萝丝而言都是三个独立的存在。

  这样想着,我漫不经心地将手套卡在指节上,咬了下布料、收紧:“就是,突然想揍人。”

  新世界模式中默认是陪在身边的乔尼(这时,我从这个安排里琢磨出了奇异的味道)开口:“发生意外了?刚刚你好像有恍惚半秒。”

  看啊,单单是游戏角色就能反映出一个人的各方面细节,想必外面的乔尼(提供者)也是同种的风格——第一个SSR的乔尼是……组队送上门的人是……主线受影响的是……不、那这么说,官方16岁的SP卡也是真的了?

  “……”

  疑问还是太多,我将部分发散的思考放下,对青年回道:“没事,在考虑对策。”

  语气,神态和动作都完美无缺。乔尼想,牙齿无声息地打磨上下:可还是不对劲,她的注意点好像已经转向别的地方了。

  ——而别的地方,有看着这副画面的人无力地捂住脸。

  脚下是片由木板支撑起的“平台”,身后颜色不一的奇异建筑充斥在视野里,恍若粗糙的色块堆砌。我定定观察几秒后,发现它们都是违反重力地倒着——看来场景是被前提介绍里神父的替身影响了,不知道这里的徐伦在哪。

  “受到卡纳维尔角影响的神父替身我还以为是[重力],没想到竟然还能控制人?”

  “姐姐,赶紧逃啊!居然在现在的情况下和那两个人为敌,我们没有胜算的!”

  突然,一阵熟悉的声音在脚下响起。我唰地转头瞄准位置,继而毫不犹豫地助跑几步从平台上一跃而下——

  “!”

  “啊!塔萝丝!”乔尼下意识地伸出手,内心不知是急切还是其他的东西满溢出来:“该死的!这个高度!这个反应!那下面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吗?!”

  遗体可还都在他这里,现在两个人分开万一出现新的敌人……青年的内心倏忽间搅动起万千的思绪,最后,他将自己的爱马安抚几下,双眼一凛:“SlowDancer,跟上去!”

  跟上去!

  “唏律律!”马匹的鸣叫声在空气中传荡,原本的思考自那半空坠落的身影跃入眼帘后便本能地停止——因为,未知缘故驱使的少女一头银色长发正在半空散开,她手指正伸出,想要抓住自己买的发绳,她……

  ——她抓住了!

  “嘭!”轻缓地在地上滚了两圈,乔尼这才发现四周的重力感莫名地强弱不定,自己和马也没有出现应该有的可怕后果。

  这样的话……

  啊啊!意识到之前反应究竟意味着什么的人突然捂上自己的脸,像是不远处天际红霞一样蔓延燃烧起炙热的色彩:“刚刚,我究竟干了哪些……啊……”

  她会听见吗?她会因为这个突然的动作而将原本默许的界限再次后退吗?可是,我现在该死的想直接对她说出一句话啊!

  “塔萝丝。”紧随身后赶来的乔尼抬起脸,眼角含着一点泪,有点可怜和无措:“你能不能不要……”

  “不要什么?”我奇怪地问几秒钟不见就变个人似的乔尼,将头发重新绑成高马尾。

  “没什么……”他又自己否定了,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捂住胸口,低头紧紧闭上眼睛:“遇见新的同伴了?有敌人?”

  从乌龟里钻出来的承太郎默默看他一眼,伸手指着后方:“没错,先打退他们。”

  随即他在少女徐伦和小男孩安波里欧的惊喜注目下走近:“看来这里依然需要我出面,那,你们说说究竟发生过什么吧。”

  ###

  父女相认的“其乐融融”先放一边,迎面走来的“异变”恰好就是曾从徐伦那里看过的安娜苏和艾梅斯。交手不到三秒,我便发现他们的替身能力很难缠但本体没什么威胁,于是——

  完全护盾的卡,马杰特·马杰特的SR。给自己套上半透明的防护罩后,我直接就着势头和他们扭打起来,子/弹和搏击的技巧统统发泄,加上一步之遥:“操控!”

  无声地挑起指尖,我想起徐伦笑着的样子,还是选择用枪打出暴击:“嘭!”

  Over!

  “轰——!”

  恢复剧情后被压倒在地上的两人依然还有些意识,各自用手扼住脑袋制止行动,我喊道:“乔尼!”

  一对双耳从上空落下驱散阴霾,青年不忘大喊道:“小心点,感觉不对,塔萝丝。”

  “啧。”忍不住咂舌,我环视四周,对接下来的行为隐隐有了猜测:

  迪亚哥情报中所说的“神父”明显不是徐伦这个世界的神父,但假如他是聪明人,应该就会趁此机会来察看敌情——走到现在,我们一行人已经破坏掉最基本的[36个灵魂]了,忠于[DIO]的他势必会在自己的主场中扫清全部……

  仿佛验证我的猜想,一道身影从不远处渐渐接近,头顶是美丽的彩虹。他身边各自分散开没有雾气的两位:粉色斑点发男子和金色短发的上班族打扮男子。

  这还没完,“GIAO!”的唳叫声音里,有只游隼也在上空俯视盘旋,和其余攻势形成四个堪称无死角的包围阵。

  “时间的感觉出现了。”承太郎突然皱眉对不远处喊道:“白金之星·世界!”

  而完全成为“观赏席”的、离这里不远的废墟里,神父打扮的白发男人叉起腰,声音浑厚磁性:“就让我看看你们的‘忠心’和她的‘努力’吧。”

  ###

  依旧熟悉的另一边。

  脸上擦有几道隐隐看见骨头伤痕的青年唠叨着什么,“真是大手笔,直接带上两人去截杀,也不怕……”

  “这不正合你意吗。”大总统今天有闲心捏起高脚酒杯喝啤酒,十根手指却诡异地扭曲大部分。这个原本摆满椅子的地方已经空荡荡一片,只剩下他们两个:“就是她那边压力有点大。”

  “总统~阁下~你不会是忘记——自己也默认了吧?”青年笑出满嘴尖牙:“被[DIO]质问的感觉……怎么样?”

  “应该说你被扇出去的姿态值得回票价,迪亚哥。”他说:“毕竟我的内心毫无羞愧、坦荡一片。相信她也清楚。”

  毫不掩饰的争斗欲望在这里绷紧,两个出自同一世界的人用尽全部气势厮杀,最后败在突然的细微波动上。

  “——”

  “走了。”大总统在安静到可怕的空间里说,有些脱力:“啊,明明只想在[最后]前见一面,为什么会这么难达成。”

  和态度完全改变的他不同,迪亚哥磨着牙尖,全身依旧具有侵略性:“你都四十多了,不要妄想年轻女孩会喜欢。像我这样的才受欢迎。”

  “真可怜。”

  感叹出声,大总统看着他的样子真心实意地发笑:“我还有机会、你又怎么可能呢?狂吠吧,不纯粹的东西没有希望。”

  我自然知道。迪亚哥抹掉因为牵引肌肉而再次破开的血迹,眼睛深沉:可,谁知道命运会不会偏爱赌徒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