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包办婚嫁 > 第110章 离了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晓婉脚步沉重,不知道该往哪儿去。老爷子知道自己与张远航的关系后,又惊又气又伤心,她想起张远航曾说过爷爷最爱面子,这种事情,连她自己都没脸说出口,老爷子自然是更没办法接受。她眼看着老爷子身子颤抖着,却用力甩开自己的手,让自己赶紧走,便也似逃命般的冲了出来。

  该怎么办?

  陈晓婉想找人说说,可是,找谁?

  陈姨?不行,小飞的事情让她成了活死人,现在心情还正在平复,怎么可以找陈姨说这些事情再添堵。

  开泰!陈晓婉拿出电话,去找杨杨杨的号码,却忽的收了手,她才想起来,陈姨的心情恢复,大多都是杨杨杨的功劳,他最近一直陪着陈姨,自己不能再去麻烦他了。

  那还有谁?陈悄悄?更不行!

  陈晓婉一想到陈悄悄,情感上立即否定了,在自己与张远航的事情上,她从内心排斥与陈悄悄扯上任何关系!

  她竟然找不到一个可诉说的人。

  陈晓婉心里憋着的情绪没人可说,一个人胡思乱想,想到了刘飞,心内恐惧不安,想到了张远航,想到了他们之间这种没法说出口的关系,也只能用他不爱自己来解释了,陈晓婉孤立无援,终究心酸心痛。

  她在一时冲动下做了一个决定,可她却认为这是自己深思熟虑过的,最该做的抉择。

  陈晓婉回到家,情绪已然稳定下来,张远航还在医院照顾奶奶,陈晓婉招呼了曲大姐一声,上楼到了自己屋。

  陈晓婉呆呆的坐着,等待着张远航。

  而张远航此时,已经到了老爷子家。张老爷子给家人一个个打了电话,除了陈晓婉和医院里的奶奶,其他三个人都被他叫到了家里。

  张远航与父母明显都是一副完全不知道什么事情的表情,只是看到老爷子神色阴沉的坐着不说话,他们自然也不敢开口。

  “远航!”老爷子还是开了口,第一句就叫了张远航的名字,“你和小婉,”

  老爷子话没说完,先叹了口气。

  张远航听到陈晓婉的名字,不知怎么,心里一紧,看着老爷子的神色,他突然有些慌。

  “爷爷,我婉婉……”

  “行了,别说了,我知道了!”老爷子挥了挥手,不让张远航再说下去。

  张远航一家三口看到老人垂着头,竟缓缓流出泪来,都被吓了一跳。

  “爸,你这是……怎么了这是?”儿媳妇首先上前劝慰,老头子还是摆摆手,将儿媳妇推远了点,伸手混乱抹了一把眼泪,抽了抽鼻子,又开了口。

  “远航啊,爷不逼你了,日子要是过不下去,就离了吧……”

  张老爷子轻声说出的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让张远航一家三口全都怔在原地。

  “爸,你说什么呢!”张远航的父亲眉头蹙着第一个开口。

  “是呀,爸,你这怎么突然说这种话?”张远航的母亲也跟着不解的问到。

  唯独张远航依旧木头桩子似的立在原地。

  “小航,爷爷是真的觉得小婉是个好丫头!但是我没想到你们两人……真的就那么过不下去……”老爷子老泪纵横,“爷爷也老了,不想勉强,也不想看你们两个都受!刚看小婉哭成那样,我也……不说了,不说了,你们自己决定吧,委屈小婉了!我也没脸见四川了……”

  “爸,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你这说的是什么呀!”张远航父母还在迷惑不解。

  “爷爷!”张远航突然抬起头说了话,“是婉婉跟你说过不下去了吗?”

  老爷子点点头,“你们俩没圆房的事儿,她跟我说了!”

  “什么!爸你说什么!”张远航的母亲尖叫,“远航,你们……”

  “没有感情过不下去!我以前想着处处就能有感情了吧,谁知道你们就那么不喜欢……小婉说的对,我是耽误了你也耽误了小婉!”老爷子又抹了抹眼睛,“远航你说的也对,我以前确实……没征求过你的意见,选了你不喜欢的人,是爷爷错了!”

  爷爷错了!这句话从一辈子都不低头的张老爷子嘴里说出来,再次震撼了张远航的父母。

  “没有感情……没有感情,耽误她……耽误她……”而张远航却置若罔闻,一直喃喃重复着这些话。

  “小航啊,怎么了?没事吧?”还是为人母者心细,她看到儿子低头自语,眼眶不知道什么时候慢慢红了,母亲便着急起来。

  “妈……爷……”张远航抬起红红的眼睛,叫了母亲和爷爷,一副无措模样。

  “儿子啊,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不能过就不过!竟然连……咱们不稀罕!”张远航母亲说起陈晓婉,明显的生起气来。

  “不是婉婉的错……不怪她……是我怕她……我不知道为什么……是我要分房的,一开始就是我……不是她的错!”张远航本能的为陈晓婉辩解,却心慌意乱的语无伦次。

  “爷爷,爷,是婉婉说要离婚吗?是她不愿意和我一起吗?”张远航转向老爷子,着急又无助。

  张老爷子很少见到孙子这种慌张的样子,也有些懵:“她哭着说过不下去,然后说你们都没有过,我想……”

  “婉,婉婉呢?”

  眼见得孙子的眼泪都快下来了,张老爷子站了起来,想也没想的就抓住孙子的手劝慰他:“小航,别急,我让她走了,肯定回家了……你这……”

  张远航没搭腔,抽出手就向门外跑去。

  留下面面相觑的三个人久久无话,张老爷子突然长叹一声,摇摇头,面上不知是喜是悲:“小航这个样儿,是真没有感情吗!”

  张远航急匆匆的赶回家,却在踏入家门的那一刻心生怯意,有一刹那,腿脚不敢迈进家门。

  向曲大姐确定了陈晓婉在家,张远航深吸一口气,来到陈晓婉屋门前,门是大敞着的,张远航看到坐在书桌前发呆的陈晓婉。

  他走了进去,轻悄悄的,没有声响。

  因而陈晓婉回过神来,发现张远航站在眼前,吓得身子一颤。

  “婉婉,”张远航开口,充满不安:“我刚从爷爷那儿回来,他……”

  “张远航,我要跟你说一件事!”陈晓婉定定神,将思考了很久的话脱口而出。

  “好好谈谈吧,我们这段婚姻!”陈晓婉口气很平静,张远航瞬间却心惊胆战起来。

  “不能再逃避了,一直以来我都不敢说这个话题,但是我不想这么下去了,不想大家都憋屈,张远航,我还是那句话,不想骗你,当初我嫁给你,真的,你的家庭条件,占了至少一半……”陈晓婉想要一口气说出腹稿多时的话,却被张远航打断了。

  “婉婉,你别说这个了……我……”

  “我知道你一直因为这个反感我,我拜金嘛!”陈晓婉笑,“没人会喜欢这样的女人,我自己都不喜欢,因为别人家庭条件好,那么仓促就把自己嫁了!我当时是鬼迷心窍了,明明大家都没有感情!我真的真的特别对不起,我现在知道我有多丑恶了,我这样耽误你,也耽误了自己!”

  “张远航,我对不起你!这是我的真心话!凭良心讲,你的条件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当时真是想太美了,我还以为时间长了就会有感情……我太可笑了,真的!连爷爷奶奶都是自由恋爱,先有爱再结婚,我还想……我都对自己无语了,是吧,脸皮忒厚了,头脑太有问题了……”陈晓婉试图用轻松的语气调侃自己,努力边笑边说,嘴角却止不住的微微抽搐。

  “婉婉!”张远航听着陈晓婉的话,字字如针刺的他心疼难忍,他上前去想要抱住她,想堵住她的嘴,真的不想再听那些话,他真的难受,他真的要控制不住自己,真的想哭!

  “你别,你听我说!张远航你听我说!”陈晓婉很敏感,看到张远航趋身向前,本能的后退,同时大吼。

  “张远航我们俩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你不碰我我不怪你!对,我心里是觉得委屈,我是觉得窝囊!但是不喜欢是不该在一起的!你做得对你做得对!”陈晓婉越吼眼泪越如滂沱大雨,她现在压根就容不得张远航插嘴,不停地说不停的吼,不停的哭。

  “小飞临死的时候告诉我,他不喜欢他女朋友了,问我能不能分手!我愧疚死了,如果不是我劝他们在一起,肯定就不会出这种事情,他们怎么会死!”

  “你也说过他们不合适,就是我一意孤行,就是我,我和你结婚也是,都是我的错!我真的真的不该和你结婚,现在弄的我这么难受,是我自找的!”

  “张远航我真的不想这么过下去了,我知道这是我的报应,可是我真的想过正常人的生活!我……我……我害怕我们会像小飞那样的结局……我真的不想……这么过……”陈晓婉哭的脑中一片空白,她自然没有精力关注满眼通红的张远航,她只是机械的似发泄又似倾诉的将脑子中想过的千次万次的话一股脑说出来。

  “我们,我们还是离了吧……”她最后这样说。

  张远航出奇的冷静,他低头,没有看陈晓婉,蓦地说了一句:“是……你真的难受吗?”

  然后张远航迅速转身,留个陈晓婉一个后背,他说:“我知道了,好……我想想……”

  张远航说完便走出了房门。

  陈晓婉瘫坐在椅子上,仍旧让眼泪直流,不知过了多久,空白的思想渐渐恢复,她慢慢安静下来,打量起这间房。

  从结婚到现在,一直都是住在这间屋里,陈晓婉抚着门,打开,又关上。

  这屋里也只有她一个人。

  陈晓婉转了一圈,又在床上坐了很久,还是狠下心来,从衣柜里收拾了几件衣服,把当初结婚时张家买给自己的“五金”首饰从柜子深处拿出,放到了显眼的地方,她看着屋里满满当当的东西,那书架上的书,桌上的笔记本电脑,都是一直陪伴着自己的,但是,都不是她的。

  都是张家的钱买来的,也都只能是张家的。其实,就是包里的这几件衣服,严格说起来,也都是花张远航的钱买的。

  陈晓婉想到这个事实,自嘲的笑了笑,将衣服又放回了原处。

  陈晓婉想,自己本来就应该净身出户。空手来,空手走,才是最合理的。

  她除了自己的银行卡,什么都没有拿,论理讲,就是现在这张大院的工资卡,从源头上来说都是张远航给的,可陈晓婉没办法,她也没洒脱到可以身无分文。

  就当是先借着!陈晓婉给了自己一个理由,等把大院的一切事物交代完毕,等她凑够了回家的路费,这卡,也将物归原主。

  这段婚姻,终是有了一个结局,画上了句号。

  陈晓婉知道自己心里很难受,她对张远航是动了心思有了感情的,可是,因为他的冷漠,他一直不动自己划清界限的行为,陈晓婉也一直留着后路,没有大肆放纵感情,所以,她现在很庆幸,自己还收得回。

  接下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交代文化大院的事务了,这个大院凝结了太多人的心血和感情,在自己走之后,大院好好运转是她迫切希望的事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