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末日之奇门游戏 > 第54章 第 54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前的从前,有条小美人鱼生活在海底,她有个青梅竹马的人鱼王子。小美人鱼和人鱼王子相互倾慕。

  有天小美人鱼因为人鱼王子多看了一眼别的美人鱼,小美人鱼就吃醋了,就偷偷游上了海面透透气。

  可她却发现海面上似乎刚刚经历过风暴,有一个人类抱着浮木漂浮在海上。

  而这漂浮在海面上的人类,正是人界的王子,他昏迷了过去。善良的小美人鱼就将人界的王子救到了岸上。

  人界王子上岸后醒了,看到美丽的小美人鱼。

  人界王子还以为救自己的也是人类,谁知道他醒来,刚想开口答谢,就发现了救他的姑娘,居然有条鱼尾。

  小美人鱼或许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多么险恶的,所以她不怕人类,反而还和人界的王子热情地打招呼。

  人界王子才知道传说中的人鱼是存在的,他装作很平静的样子,对小美人鱼礼貌又绅士地道了谢,最后小美人陪了人界王子几天,等到船队找到人界王子的时候,小美人鱼就悄悄离开了。

  当小美人鱼回到了海底,人鱼王子很着急,他抱着小美人鱼发誓保证,以后再也不惹小美人鱼生气。人鱼王子只希望小美人鱼不要一声不响离开他。

  谁知道人界王子,在这几天的相处中,也爱上了小美人鱼。

  随即,人界王子派核潜艇炸掉了海底的人鱼的家园,还将小美人鱼捕捉到了陆地,囚禁在陆地上宫殿的巨大鱼缸内……”

  “停停停。”于琴琴越听越不对劲,就打断了。

  陆违说的故事戛然而止。

  于琴琴皱着眉问:“这还是小美人鱼的童话故事吗?为什么这么黑暗?”

  “黑暗吗?是流星岛那边传过来的故事。”陆违解释道。

  接着,他用木棍随意拨弄了一下渔火,让火烧得更旺。

  “流星岛怎么会流传这种一点都不美好的故事。那然后呢?小美人鱼呢?”于琴琴又忍不住好奇地追问道。

  “小美人鱼一直被囚禁在宫殿的鱼缸内,最后被人界王子改造了身体,她成功成为了人类,同时还被抹去了记忆。之后小美人鱼成为了人界王子的王妃。

  而还在海底的人鱼王子,在那次海底的家园被毁了之后,他找到了海底的暗神做了交易。

  他用自己的灵魂作为交换,成功将鱼尾变成了人类的双腿,人鱼王子上了岸。只要在日落之前,他成功带回了小美人鱼,一起回到海中,那人鱼王子和小美人鱼就会成功变回人鱼。反之,人鱼王子的灵魂将会永远被暗神禁锢。”陆违说到这里,拿出水杯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

  于琴琴听的很入神,“然后呢?”

  陆违咽下水后继续说道:“然后,然后就人鱼王子来到了陆地,他在小美人鱼和人界王子的婚礼上出现了,他想要带走小美人鱼。可是,小美人鱼失去了记忆,她已经忘记了人鱼王子,说什么都不愿意走。”

  “最后,人鱼王子眼睁睁地看着小美人鱼和人界王子结了婚,人鱼王子在日落后,他的灵魂被暗神带走了。从此,小美人鱼永远和人界王子在一起生活,直到终老了。”

  于琴琴听完后,红了眼眶,捂住耳朵喊道:“不行,不行,不可以!小美人鱼怎么可以忘记人鱼王子呢?人鱼王子这么爱她,甚至用灵魂和暗神做了交易!她这样太过分了,这样的话,人鱼王子太惨了!”

  陆违握住于琴琴的手,安慰道:“琴琴,那只是故事,只是传说,是假的,不是真的。”

  于琴琴吸了口气,眼眶中含着泪水,“为什么这个故事这么悲惨呢?人鱼王子好可怜,小美人鱼永远忘记他了!如果我是小美人鱼,我是绝对不会让自己忘记人鱼王子的,绝对不会!即便是死!”

  陆违笑了笑,“你好傻,你不会是小美人鱼,我们也永远不会分开。这样的假设没有意义。”

  陆违抱住于琴琴,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抚道:“我不是人鱼王子,你也不会是小美人鱼,都怪我,不应该说这个故事的……”

  在一艘小船上,这对恋人紧紧相拥。

  *

  二十八年前。

  在理想岛附近的上空。

  席应的在即将坠机的那一刻,他回想起了自己的前半生,自己一直以来都在伪装自己,他想安稳做一个王子的决定,似乎是错误的。

  显然这次席应的哥哥们没有放过他,即便他没有争储的意向,可他的乘坐的飞机还是被动了手脚。

  坠机的那一刻,他打开舱门跳下了海,慢慢迎接死亡的到来。

  当他掉落进深蓝的海里,身体砸进了水面,溅起一阵阵浪花,随之,他身上迎来了一阵阵剧痛。

  后来,似乎是太痛了,慢慢下沉的席应竟产生了幻觉。

  他瞧见一条美人鱼朝他游了过来,他也很想呼吸,可海水吸进了肺里,他难受得快要窒息,他越挣扎,却往更深处沉了下去。

  后来他的思绪陷入了黑暗。

  ……

  “你没事吧?”少女拍了拍席应的脸。

  席应察觉到嘴里有股不属于自己的气息被吹了进来,嘴上有种柔软的触感,这种触感在片刻后又离去了。

  席应成功被人救上了岸,他吐出了不少海水。

  沙滩上很烫,而日头也很旺。

  席应缓缓睁开眼后,他瞳孔在少女的阴影下,瞬间放大,是美人鱼吗?

  他感觉眼睛似乎进了沙子,他头脑昏昏沉沉,试着眨了几下眼睛。这时,他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个小麦肤色,乌黑湿发的少女。而她似乎依旧在拍他的脸。

  她就是刚刚那条海里的那条美人鱼吗?

  “你醒醒,你还好吗?”少女看这堕海的人,此时终于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看来他似乎没事了。

  于琴琴也是凑巧今天在海边游泳,忽然看到远处上空有人和直升机掉了下来,她当时就急速地游了过去,潜水下去救了这个男子。

  后来于琴琴发现,这个男子应该不是岛上的人,因为她救上来的这名堕海的男子的模样,外表是金发碧眼,肤色很白,似乎是流星岛那边人的长相。

  于琴琴看着这人睁开眼后,他依旧一副迷茫的表情,她就只好将这人带回自己家救治。

  而当席应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了床上,他起身后,察觉到自己身处海边的一间小木屋。

  这时候于琴琴踢开了门,她端着鱼汤进来了。

  “你醒啦?”于琴琴将鱼汤放在了桌子上。

  席应锤了锤头后,开始一脸戒备地盯着眼前的这个少女。

  ……

  席应后来知道这个女孩叫于琴琴,是住在理想岛海边的本地渔民。

  她有个丈夫叫陆违,她的丈夫在理想岛的科技中心区域工作,而她的丈夫只能半个月才回来一次,所以平时都是于琴琴一个人呆在家里的,就是这座海边的小木屋。

  席应在于琴琴家里其实休养了两天就恢复了,只是他似乎对这里产生了一些莫名的眷恋和贪欲,他有点不想离开,席应甚至幻想过和于琴琴永远一起呆在这里。

  席应住在这里,所有行为都表现的非常绅士。他在这里又多住了几天,帮着于琴琴一起干些活。

  只是于琴琴有天对席应说,她丈夫快要休假,后天就可以回来了。

  于琴琴说,她和他丈夫陆违最近在攒钱,想办一个婚礼,虽然他们这对小夫妻法律上结了婚,但是婚礼一直没办,想办个好点的婚礼,因为这事儿,他们就一直在攒钱。而现在攒钱攒的差不多了,她的丈夫发了奖金,婚礼的日程可以提前了。

  所以到时候,于琴琴想请席应也来参加她和陆违的婚礼。

  席应这段期间,他一直沉溺在这段幻想中。这一刻,他才清晰知道,自己只会是于琴琴生命中一个过客。

  他的幻想破灭了,他该面对自己原来逃避的生活,他应该走了,回到流星岛。

  即便他先前真的存在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于琴琴也是已经是有夫之妇了。

  席应拒绝了参加婚礼的邀请,于琴琴有些小小的失望,却没有在意。

  ……

  之后席应回到流星岛后,像是变了一个人。

  一年后。

  他就夺权成功,当上了流星岛的岛主,成为了流星岛的实际掌权人,而席应的那几位哥哥,也在席应上位后,一一被斩草除根了。

  席应其实是个很能突破下限的人,以前他是不愿意不屑做那些龌龊的事情,

  但是当他改变主意,他只要想,他就可以,他一直是个很聪明且有手段的人。

  而席应作为流星岛的掌权人,后来和理想岛签订了贸易协议,奔着互惠互利的合作,创造双赢。

  也是那一年,席应换了个身份,再次来到了理想岛。

  这次,席应不仅仅只是想看一眼于琴琴,而是他想要囚禁,一直以来都想要得到的那条美人鱼。

  席应和理想岛做了交易,区区一个女人,当然理想岛是肯定不会在乎的。

  甚至在于琴琴的丈夫陆违发现后,理想岛岛主甚至动用了岛上守卫抓走了陆违,还把陆违关了起来。

  而于琴琴则被席应强制带到了流星岛,可是她一点都不快乐。就像条一直生活在海底的美人鱼忽然被搁浅了,触碰不到一滴海水。

  *

  在流星岛。

  其实席应对于琴琴很好,可是这样的好是单方面的,于琴琴她不想接受,也不愿意接受。可席应是想要在于琴琴身上得到回应的。

  可于琴琴不想回应,她已经嫁人了,她爱的人是她的丈夫陆违。

  那天她和席应坦白,甚至下跪了,她哭着乞求:“求求你放我回去吧,就当我救过你的份上,你想要做什么我都可以。”

  席应不明白,难道自己对她还不够好吗?

  他问:“你就一定要回去吗?”

  于琴琴坚定地点了点头,“我一点都不喜欢这里,我想回去,我想陆违。如果我不在他身边,他一定会发疯的。我离开他这么久,他一定很担心我的。”

  席应苦笑着:“你怕他发疯,就不怕我发疯吗?”

  于琴琴只是流着泪。

  “好啊,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放你回去。”席应蹲下身,温柔地帮于琴琴擦了擦泪水。

  “什么?”于琴琴这时候看着席应,停止了哭泣。

  “只要……只要给我一个孩子,你和我生一个孩子,我就放你回去。”这是席应的要求。

  于琴琴很不解,她不可置信地往后退了一步,“你现在什么女人找不到,为什么非要和我?我心里有别人,我不可能和你生孩子,这是对陆违的背叛。”

  她马上就拒绝了席应的要求。如果她真的这样做,她怎么对得起自己的丈夫陆违呢?

  于琴琴光是想,都觉得这是对陆违极大的侮辱。

  席应想着,靠着时间,可自己的耐心,总能让于琴琴看他一眼的。

  席应在囚禁于琴琴的两年里,等的够累了。

  此时,席应的耐心也在逐渐消失,最后他用了最不堪的手段得到了他的美人鱼。

  后来于琴琴成功有了身孕,她知道自己怀了孩子的那一天,心如死灰,想从楼上跳下了。

  只是这个行为被席应及时制止了。

  席应威胁于琴琴:“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弄死你肚子里的孩子,我就把陆违弄死,你信不信?”

  于琴琴是被迫生下了这个孩子,她根本不喜欢这个孩子,这个孩子是强迫才生下来的产物,她生下来的孩子的模样,和席应一样,都是金发碧眼。

  这是她憎恨的模样,她没有任何为人母的喜悦,对于这个孩子,她只有憎恶。

  这个孩子的存在,在提醒于琴琴,她背叛了陆违,即便是被迫的,可还是背叛了。

  席应给孩子取名叫席蔚,他甚至很乐于当一个好父亲。

  可是于琴琴不想当一个好母亲,她从孩子出生下来,从来没有抱过席蔚,也从来没有给席蔚哺乳过一次。

  在这样绝望的生活中,于琴琴恍恍惚惚过了一年,而她的抑郁症越来越严重了。

  她忽然想起了陆违曾经给她讲过一个小美人鱼的故事,故事的结局是小美人鱼彻底遗忘了人鱼王子,最后和人界的王子一起生活到老了。

  于琴琴瞬间清醒了,她不想做那条遗忘自己爱人的小美人鱼,她不想过这样的生活,这样的结局太绝望了。无论是故事里的人鱼王子,亦或是自己。

  她很想陆违,可是她逃离不了流星岛。

  她告诉自己必须逃离这里,去见一见陆违。可是这样的她,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陆违?

  于是她也开始学会了伪装,开始和席应示好,开始抱着席蔚,陪席蔚一起玩耍。她伪装成一个温柔的妻子,母亲。

  有次,于琴琴对席应提出自己想要潜水游泳。

  可是席应不准,最后只好就在他们住的这片别墅区内,挖了一个人工的潜水池。

  于琴琴可以游泳,可以潜水,但只能在这座岛上的人工潜水池里。

  席应看到于琴琴在他允许的范围活动,尽管一开始他很担心她会有什么反常的举动,在通过长久观察后,席应发现她并没有那种倾向,就渐渐放下了戒心。

  席应看到于琴琴潜水过后,从水面上冒出来的瞬间,真的很像当初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似乎恢复成了那个活泼阳光的少女了。

  这时候席应也以为自己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只是后面没想到,她会走的那么决绝,一丝希冀都不留,留下他和他们的孩子就那么走了。

  *

  于琴琴偶然通过潜水池,意外去了另外一个地方。这个潜水池的底下,可以通往流星岛的一个禁地。

  于琴琴也是在这里遇到了岛上的暗神。

  席应看于琴琴下潜这么久都没有上来,迅速察觉到了不对劲了,他马上派人下去打捞。上来的人禀告说,水池底下没有人。后来搜遍了整个岛,都找不到于琴琴的踪迹。

  席应很快就猜到了有种可能,于是派了大批守卫,去岛上禁地的外围。

  当席应赶到的时候,于琴琴已经被一团黑雾包围了全身,她正在用自己的灵魂和暗神做交易。

  “不要!”席应撕心裂肺地喊道。

  席应奋不顾身地想往前,却被人拦住了。

  于琴琴离开的很决绝,甚至最后一眼都不屑给席应。她对流星岛,对席应,还有席蔚,都没有任何的留恋。而她的灵魂被暗神带走的那一刻,脸上似乎出现了解脱的放松的表情。

  【陆违,对不起。

  我已经变得肮脏了,我没有脸再去找你了,只求解脱,让你忘记我,我希望我才是故事里的人鱼王子。

  你是故事里忘记一切烦恼的小美人鱼。

  好好活下去,陆违。】

  即便席应被守卫拦住了,可他还是不管不顾地将手伸进了被诅咒的禁地,想要触碰到那个即将离去的身影。

  顷刻间,他的手被灼伤了,甚至都能看到白骨。

  如果不是守卫拦住,席应此刻就真的可能闯进禁地,同于琴琴殉情了。

  一直追随着席应的忠心的守卫长,他大声对席应制止喊道:“岛主,你不能去,你想想你还有孩子要顾,还有流星岛的未来。”

  “谁允许你们拦着我的?我叫你们滚,听不到是吗?放开我,不然我杀了你们!”席应此时目眦欲裂,他在挣脱后,仅离禁地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他昏了过去。

  就在这一瞬间,守卫长打晕了席应,即使守卫长知道这是对岛主的大不敬,等席应醒过来的时候,到时候迎来的就是死刑的宣告,可守卫长依旧要这么做,不然岛主真的会死,就仅仅为了一个女人吗?

  流星岛的未来,比一个女人重要多了。

  没有人知道那天,流星岛岛主的夫人具体和暗神做了什么交易。

  而和暗神做交易的人,只能是被暗神选中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