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BTS]刀尖起舞 > 第59章 泰泰最后的晚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BGM:BTS《UGH!》】

  能够说出的委屈,便不算委屈;能够抢走的爱人,便不算爱人。——《开到荼蘼》

  *******************************************************

  南在星在来的车上了解过这次CF的脚本,知道会有平面模特助演,但却没想到对方居然是高慧恩。

  “在星。”

  顶着一脸精致妆容的女孩迎上来,亲亲热热地揽住了她的胳膊:“这么久没见,我好想你哦~”

  好想她?是好想她的男人吧。

  面对高慧恩这种做派南在星简直恶心得想吐,但无奈是在公共场所,为了不传出某些不利于她形象的负面新闻只能勉强虚与委蛇。

  “慧恩xi”官方微笑,“的确是好久不见。”

  一旁的助理小哥见状好奇地问:“慧恩,原来你和在星xi认识啊?”

  “对啊。”

  高慧恩回眸,笑意盈盈地朝他解释:“我和在星14年的时候就认识了,当时我们关系超级好,基本天天练习结束后都在一起玩呢……”说到这儿,她的表情突然变得遗憾起来,“可惜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她公司管得太严的缘故,在星在出道以后就再也没单独联系过我了呢。”

  内涵她?

  南在星眉梢一挑。

  “可是慧恩xi……”她皮笑肉不笑,“我怎么记得的是在我不联系你之前,你就已经把手机号码换掉了呢?”

  补充:“而且新号码到现在都没告诉我呢……”

  正在演的高慧恩神情一僵。

  “哦,原来是这样,慧恩你可真是粗心啊哈哈哈。”

  一点都没发现两人之间氛围剑拔弩张的直男助理还在哈哈大笑。

  高慧恩勉强保持体面,放出大招:“欧巴你不知道,在星在我们那块地方可‘出名’了。”

  听到对方着重强调的“出名”,面容昳丽的女孩神情微冷。

  但这时候小哥却笑着说:“那肯定是因为在星xi漂亮吧。”

  高慧恩:……

  憋着气否认:“出名不是因为这个啦~”

  小哥迷惑了。

  “不是这个是因为什么?”

  她勉强挤出个揶揄的表情,佯装不经意道:“‘出名’是因为在星当时只要有空就去追……”

  “不好意思啊,慧恩xi。”

  见状不妙,南在星立马开口截下了高慧恩的话茬,而后自然地从对方怀中抽出自己的胳膊,退后半步,表情里带上真挚的歉意。

  “我可能不能陪你聊天了,导演那边估计还在等我。”

  被打断发挥的高慧恩只能咬着后槽牙把自己的手收了回去。

  “没关系,在星你去吧,我不介意的。”

  可南在星说完这话后却没马上离开,而是站在原地表情为难,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慧恩xi。”

  “嗯?”自认为抓住对方软肋,自己暂时占据上风的女孩笑容尤其甜美,“在星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的吗?”

  “就是……”说到这儿南在星像是无意地瞥了一眼旁边的小哥,然后用非常善良的语气继续道,“你的口红……好像黏在牙齿上了。”

  小哥顿时露出了非常微妙的表情。

  高·口红粘在牙上还不断露齿笑·慧恩:……

  这边的权世民跟导演交流好后来找南在星,刚好被南在星用一句“口红粘牙”击退的高慧恩撞上。

  “啊,对不……”

  出于礼貌,作为男人的权世民率先道歉,可首先撞人的对方却一点道歉的意思都没有,甚至连句话都没回就匆匆掩面离开。

  “哦莫,什么人嘛。”权世民不满地咕哝一声,而后继续向南在星那边走过去。

  她跟他打招呼:“欧巴。”

  权世民看着笑眼弯弯的女孩好奇道:“怎么笑得这么开心?”

  “也没什么。”南在星眼底掠过一丝嘲讽,“就是看到了一只灰溜溜逃走的老鼠,觉得蛮好笑的。”

  “老鼠?”

  权世民不太明白,但也没在这上面纠结太久,絮絮叨叨对她嘱咐道:“今天就算有太阳气温也挺低的,等会儿你还有淋雨的镜头,要注意保暖别感冒了……”

  “嗯,我知道了欧巴。”

  广告CF的拍摄脚本非常简单,南在星需要拍摄的场景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她在雨中跑进咖啡店,另一个是她和高慧恩在咖啡店里会合然后被对方称赞妆容的情景。

  先拍摄的是室内场景。

  而南在星和高慧恩扮演的是一对约在咖啡店见面的闺蜜。

  “你没打伞吗?外面下着雨呢。”

  “CUT!”

  导演从监视器面前站起来,一脸严肃地大吼:“那个叫高什么的,我都跟你说了几次不要挡住在星的镜头你怎么还在犯?是不想拍了吗!”

  高慧恩那张无辜的清纯脸略微扭曲了一瞬,赶忙挤出微笑低头恭顺认错。

  “对不起导演nim。”咬牙,“我下次会注意的。”

  “下次注意下次注意,你这话都说几次了?这次还不行的话直接给我走人!别耽搁我的时间。”

  “对不起。”

  女孩被训得脸颊涨红连连道歉,偷偷瞥了一眼旁边的南在星。

  只见对方仿佛众星拱月般被一堆工作人员团团围住,补妆的补妆,整理服装的整理服装,跟她的处境一对比,简直无异于公开处刑。

  再次清场,准备开拍。

  高慧恩趁着调试机械的时候压低声对南在星说:“看我笑话你心里其实很得意吧。”

  “为什么我要得意?”女孩瞥了她一眼,唇边扬起个恶劣的笑,“你算个什么东西值得让我看你笑话?”

  热血瞬间上头,她猛地站起来。

  “你!”

  “各部门准备!那个高什么快给我坐好!还想不想干了?”

  高慧恩狠得牙痒痒,却也只能暂时按捺住心中的怨愤乖乖拍摄,好不容易让导演满意结束转场,她刚起身想跟南在星说些什么,结果对方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转身就离开了。

  这贱人居然在她面前耍威风!

  长长的指甲陷入掌心,高慧恩被情敌的刻意忽视气得双眼通红。

  这时候刚好她身旁路过两个道具组的工作人员。

  “接下来是要拍雨中的场景吧?”

  “晒水车开过来了吗?”

  “过来了,在外面等着呢。”

  “一个女孩子在天气这么冷的情况下还要穿着短裙淋着雨拍摄,艺人也是辛苦。”

  另一个人笑着调侃:“可她们赚得也不少啊。”

  “诶诶,你就不能稍微怜香惜玉点吗?”

  两人笑闹着离开,而一旁的高慧恩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顿时阴转晴。

  淋雨吗?

  她缓缓松开手,露出了一个笑。

  南在星转到外景拍摄的时候,天空突然就阴沉了下来,没有了阳光照射,温度就陡然变得阴冷不少。

  秋风萧瑟,仅穿着短裙的就算披着毛毯她也被冻得瑟瑟发抖,权世民还在那里和服装组的人交涉。

  “你看天气突然变得这么冷,我们就加件外套不行吗?”

  “不行。”服装组的小姐姐脸色十分无奈,“服装这点我们真的没办法,导演要求要跟戏的。”

  “算了欧巴。”南在星走过去,“没有外套就没有吧,这场我争取早点过就行。”

  既然艺人都这么说了,作为经纪人的权世民也只好放弃服装要求。

  到开拍的时候,南在星狠狠心脱下御寒的毛毯,做好表情管理就往人造雨里冲,但不知道怎么地,原本细密的小水珠在她冲进雨里的时候突然变大,像是直接往她脸泼了一大盆水。

  “停停停!洒水车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搞这么大雨?”

  负责这方面的工作人员擦着汗从车上下来,向导演连连鞠躬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刚刚是我不小心碰错按钮了。”

  “还不赶快调整!”

  这场算是白跑了。

  南在星浑身狼狈从场景里脱身,助理给她披上外套,工作人员围上来帮她整理妆发,弄干衣服。

  本来以为马上就可以结束掉的镜头,可却有各种各样莫名其妙的意外接连发生,每次她跑进雨里后,不是哪里出现穿帮就是工作人员又出了状况。

  头发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天气又这么冷,就算是铁打的人也扛不住。

  最后终于结束这个镜头的时候,南在星都已经冻得小脸惨白了。

  “哎一股哎一股,真的是,到底什么情况啊?”

  助理姐姐满脸心疼地用毛毯把她包的严严实实,又塞给她一个热水袋。

  “明天还有画报拍摄,我们星星要是生病了怎么办啊?”

  “谢谢欧尼了。”

  南在星勉强对关心她的姐姐扬起个笑容,转身开始在人群里寻找着什么,忽而双眼就定在了某处。

  像是怕她找不着她似的,高慧恩在她视线转过来的时候还极其嚣张地挥了挥手,两人隔着人群遥遥对视,而后女孩朝着她极其灿烂地笑起来,嘴一张一合说了什么。

  虽然没听到声音,可视力良好的南在星却将她的口型看得清清楚楚。

  瞳孔瞬间皱缩。

  她说的是。

  ——淋雨好玩吗?

  ***

  等南在星结束在春川的所有工作赶回首尔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可能是因为减肥期免疫力下降的缘故,就算是在拍完雨中戏份后及时披上了厚实的毛毯,但等到第二天拍摄完广告画报后,南在星还是极其迅速地病倒了。

  高慧恩这招的效果可真是立竿见影。

  她拒绝了权世民要带她去医院的建议,昏昏沉沉地倒在返程的车上,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回家也全靠助理姐姐把她搀扶到床上。

  南在星不喜欢被不熟悉的人入侵私人领域,因此在吃了药后就把放不下心的权世民和助理姐姐都赶走,而后自个一觉睡到直接睡到了天黑才迷迷糊糊醒来。

  支起睡了一觉后勉强有了点力气的身体,一摸额头,还在发烧。

  身上都是发出来的汗,爱干净的南在星顶着一张烧得通红的小脸跑去洗了个热水澡又换了件睡衣,回来就看见放在床头的手机在闪烁。

  走过去,解开锁屏。

  十几个来电消息,其中除了一个来自陌生号码的电话外,其他都是金泰亨打来的。

  打开KKT。

  [金泰亨:???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金泰亨:是出什么事了吗?]

  [金泰亨:星星?]

  对方的口气看起来相当担心。

  [星:我没出事,刚从春川工作回来]

  这句刚发过去不久,他就马上打来了电话。

  接通,嗓音嘶哑。

  “欧巴。”

  那边顿了一下。

  “你的声音怎么这样?”

  “淋了点雨,发烧了。”南在星说完又忍不住咳了两声。

  “发烧了?你现在在家吗?我过来看看你。”

  “来看我?欧巴没工作吗?”

  “我这几天都休息,你先别说话了,乖乖躺着等我过来。”

  然后干脆地挂断了电话。

  南在星后知后觉才明白对方好像要过来,心情莫名变得有点开心,她慢吞吞地裹着毛毯踱步到客厅,给金泰亨留了盏昏暗的小灯就回卧室躺下了。

  迷迷糊糊间也不知道自己安静地待了多久,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来,南在星以为是金泰亨到了,连来电提示都没看就直接接通:“喂?你到了就直接进来吧,我没有力气去给你开门了……”

  “生病的感觉好受吗?”

  话筒里却传出个女人的声音。

  南在星瞬间皱紧眉,起身,拿开手机看了眼屏幕。

  ——明晃晃的一个“陌生号码”。

  重新放到耳边,沉声:“你从哪里弄到我的电话号码的?”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那边的人娇俏地笑起来,“声音哑成这样,肯定不好受吧?”

  “高慧恩,你真无聊。”

  南在星说着就想挂掉电话。

  “我打电话来主要是想跟你聊聊泰亨的事。”

  她动作一顿,眼神瞬间变化。

  “我不想跟你聊他的事。”

  “怎么?害怕了?”

  嗤笑:“狮子难道会害怕一只总厚着脸皮围着它嗡嗡叫的苍蝇吗?”

  高慧恩的话卡了一下,不过又很快恢复正常:“前几天我回了大邱一趟。”语调含混而暧昧,“去了泰亨家。”

  对方笑起来:“想知道那几天我们发生了什么吗?”

  攥紧手机。

  甜蜜的女声里充满了粘稠的恶意:“要不是我们开的那个玩笑,你以为你这倒贴上来的玩意真能和泰亨交往?不过是他为了气我逗着你玩罢了。”

  南在星脑子一下就炸开了。

  语速飞快:“就算是假的我好歹还有过女朋友的名头,可你呢?你的依仗是什么?烂大街的青梅竹马?”冷笑,“而且要是你的地位真这么稳固何必给我打电话?”

  “只不过是想借着青梅竹马长大的好朋友身份恶心我,装什么蒜呢?”

  “你!”高慧恩恼羞成怒,“你又得意什么?反正我在泰亨心里就是跟你这种倒贴的女朋友不一样!”

  南在星隐隐听见门外传来了解锁密码的声音,眼神沉下来:“怎么不一样?”

  她莞尔一笑:“你有跟他上过床吗?”

  “我……”

  对面支支吾吾说不出话,而客厅里传来了南在星熟悉的脚步声。

  “没有吧?”她吃吃笑出声,“那你想知道他跟我在一起什么样吗?”

  南在星看了眼屏幕。

  通话时间2分42秒。

  “让我来告诉你。”

  女孩将手机攥在手上,跌跌撞撞朝客厅里走去。

  金泰亨用指纹解开密码锁打开门,室内一片黑暗,只有客厅区域还亮着盏昏暗小灯,勉强照亮周围半米。

  怎么这么黑?

  金泰亨下意识往身后看了眼,从明亮楼道里的那扇小窗望向外面。

  略显空旷的小区里安安静静,路灯也昏沉,黯淡的空中无星无月,所有光芒都被浮动的夜云掩藏。

  仿佛所有漂浮的思绪,混乱的念头,难以言喻的爱恨喜悲,全都融进了这沉沉暮色里。

  身后是明亮的世界,而面前却是盘踞的黑暗。

  小老虎进门的脚步微微一顿,但也只是微不可察地停了下就接着走进门,背影被黑暗吞噬,门咔哒一声关上。

  夜色凄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