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香蜜:源水一径润春风 > 第160章 第160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界暂时安稳,魔界的进展也不无顺利,绛珠草生长在最寒冷之地,那么离川若想要重新培植,必然要选一所极寒之地。旭凤在鎏英的帮助下查到了离川的下落。

  只是,离川并无暗害魔尊的动机,况且卞城王府也不是他能随意出入的。

  背后另有其人。

  本以为找到离川就能解释一切真相,然而离川多年培植毒草,神智已经不再正常。想来那人也算好了一切。

  幸而百密一疏,培植绛珠草,旭凤竟在离川身上发现了穷奇的瘟针。

  穷奇早已被太微送上了上清天,魔界若再想取得这瘟针绝非易事。所以这应当是穷奇被囚禁在魔界之时所取。

  而穷奇在魔界之时,一直由固城王看守。

  不言而喻,定然与固城王脱不了干系。

  抽丝剥茧,旭凤找到固城王三分胁迫逼问当日魔尊的死去的真相。固城王心思深重,罪责一干往当日看守魔狱中御魂鼎的魔将身上推卸。

  旭凤并不相信他的话,然而太微突召他回天界,因为鸟族穗禾之事。

  旭凤一走,虽然卞城王得以释放,可终究不能治固城王的罪。

  穗禾突然被架权,其中还有润玉的因素。旭凤怀疑,却又未曾能寻出什么错处。旭凤只得与鎏英交代,匆匆赶回天界。

  旭凤回来,必然是要先见太微的。

  九霄云殿兄,太微简要说了鸟族之事,但都平平淡淡。旭凤只觉疑惑,何须因为一件已经定论的事突召他回天界?正要详说魔界的进展,以及他怀疑固城王一事,却被太微止住了。卞城王已被证明清白,那么其他的事不再重要,待锦觅三年之期一到,他们便完婚才是正事。

  旭凤眼眸垂了垂,终究未说出什么反驳的话。

  栖梧宫留梓池畔的凤凰花绚丽绽放,了听飞絮守着。而丹朱恨不得原地消失,看了看对面的穗禾,真是时运不济,怎么就偏生碰上这只白孔雀了呢。

  听说凤娃回来了,丹朱特地来等人的。结果碰上了穗禾,简直是遭孽啊,他还把小葡萄给忽悠来了要给旭凤接风洗尘呢,这可千万别撞上了才好啊。丹朱愁啊,旭凤快到了,小葡萄也快到了,这穗禾能不能赶紧走啊。

  “咳,这个穗禾啊,”丹朱酝酿,“你说这鸟族的事,凤娃他也不好干涉是不是,他才在魔界连日劳累,你再给他添堵,岂不是让他为难吗?”

  “月下仙人…”穗禾并非想来卖惨,她只是颇觉对不起旭凤,天后被关,而她竟连鸟族也守不住。

  穗禾黯然道:“穗禾无意让殿下为难,穗禾也知道此事已成定局,只是想向殿下赔罪,辜负了天后的期望。”

  “什么期望不期望的,凤娃和天后终究是不一样的,废天后所作所为还不够的,你再将她和凤娃扯在一起,没的让王兄再对凤娃心有怨气。”

  丹朱急的,“这夜深了,你一个女子还留在凤娃殿所的确不便,若是再有什么事,也等明日凤娃回来了再说。”

  丹朱不耐烦了直接赶人,穗禾闻言脸色一变,略有些难堪。她今日来不是来自取其辱的,既然鸟族族长之位被夺与润玉有关,她只是想提醒旭凤小心润玉而已。谁知要被丹朱这般驱逐,穗禾镇定下来,忍着难堪,面上自若道:“月下仙人说得是,是穗禾考虑不周了,这便告退。殿下若是回到栖梧宫,请月下仙人代穗禾问好。”

  丹朱巴不得地连忙摆手,一脸应允。

  穗禾转身之间已失了面上的温婉,果然,没了鸟族,丹朱也不将她放在眼里了。

  星云成团,夜幕微蓝。

  穗禾出了栖梧宫的门,一蹶低落心事沉沉。徘徊了几息,她不大甘心,既然丹朱不让她呆在栖梧宫等旭凤,那她就直接去九霄云殿处迎接旭凤。

  生了决定,穗禾脚步轻盈。不想让旭凤看见自己一副憔悴,她硬调整出一副精神的状态,反复才得以满意,往九霄云殿而去。

  在魔界的这些日子,不用想天界的繁琐,旭凤倒觉得终于清明了,也想通了许多事。没有选择回宫,而是想去见锦觅。

  旭凤与穗禾两人在途中相遇,晚风悠悠,梳人心事。

  旭凤抬眼,见得浑身失意的穗禾,整个人落魄了些,如何也掩饰不住。穗禾遇到旭凤,一时化颜,觉得天命都终究是怜惜她的。

  “殿下,你回来了。”她欣喜。

  旭凤看了她一眼,淡淡嗯了一声,“鸟族之事我听说了,隐雀长老只是暂理鸟族庶务,过些日子鸟族安定,一切还会照旧的。”

  旭凤没有深想,他拔腿继续走,穗禾连忙唤住了他,“殿下,回栖梧宫的方向在这边…”

  “我去洛湘府。”旭凤淡淡,“你也快些回去吧。”

  穗禾彻底懵了,“殿下,我…我和月下仙人在栖梧宫等你多时了…”

  她等他那么久,而他一回来竟是要去寻锦觅吗?穗禾更加不甘,为什么走了个源儿,又有个锦觅要和她争抢不休呢?

  旭凤回过身,“我知道了,明日便去向叔父赔罪,今日天色已晚,你也快回去休息吧。”

  天庭的夜色不那么浑浊,却也足够让人心生忧郁。

  丹朱一再交待,今日要去栖梧宫见旭凤,锦觅其实没有心思。如今天界,新任水神是上清天而来,谁还记得起她这样一个孤女。只是锦觅却不好对丹朱太过决绝,故而推拒失败。

  犹豫还是出了门,爹爹逝世,她素孝三年,锦觅一身浅淡水色衣裙,衬得她心性也淡淡的。

  一路安静悄然,锦觅本无心留意,偏偏前面的两人太过引人注目。

  对话声揉碎在夜色中更见清晰,锦觅听见穗禾的质问,“殿下!您根本不喜欢锦觅仙子,为什么要答应和她的婚约呢?”

  锦觅顿住脚步,她隔得不算近,旭凤背对着她,穗禾也沉浸在自己的委屈里容不下其它。

  原来这桩婚事,这样委屈凤凰吗?

  “殿下,就算姨母对不起锦觅仙子,可您也不该牺牲自己去补偿她。殿下这样委屈自己可有谁替殿下想过?”

  穗禾含泪控诉,情真意切。她不要旭凤真的与锦觅成婚。

  旭凤听完后仍旧表情平淡,穗禾越加害怕失控,匆忙余光一瞥间,看到了远处那抹驻足的身影。

  旭凤皱了皱眉,“我并未受什么委屈,我也理当对锦觅负责,此次魔界我也想开了,有些事不是逃避就能解决的。”

  逃避吗?

  锦觅轻轻自嘲,她不想再听下去,转身欲要离开,忽听穗禾高声道:“殿下,你根本不喜欢锦觅仙子,水神离世,锦觅仙子要守孝三年,这不是您最好的机会吗?等到这三年的时间一过,天界已经无人会记得这婚事了,自然无法作数。”

  最好的机会?

  锦觅呼吸一滞,什么意思?

  “你在胡说些什么?”旭凤眉头皱得越深。

  “水神遇害当日,殿下不就是想向水神说明解除婚约一事吗?殿下,如今水神去了,您大可不必再把此事放在心上。”

  穗禾的声音那么真切,锦觅一时却如坠冰窖。她根本提不起脚步,是啊,爹爹死了,她要守孝三年,她又怎可能与凤凰完婚?原来那日凤凰是来退婚的,以爹爹的脾气,他怎么能容忍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退婚自己。

  锦觅不可抑制发抖,所以那夜爹爹定是和凤凰发生了争执,所以凤凰用琉璃净火…烧死了爹爹…

  整个世界都是寒冷的白色,锦觅不敢想象,她强迫自己集中精力去听,轰乱的耳鸣中依稀听见旭凤的声音含糊混乱,什么不喜欢锦觅,什么婚事…

  他没有否认穗禾,他没有反驳穗禾。

  世界开始纷乱嘈杂,锦觅一片空白。爹爹若是死了,旭凤就不用娶她了,旭凤他那么喜欢源儿,怎会轻易放弃呢,甚至连去魔界之前他还是去璇玑宫看了源儿。

  锦觅恍惚胀乱,她一下手脚失尽力气。不,都是假的,都是假的。她迫不及待想逃避,慌乱地逃离他们的对话。

  旭凤并不知晓,他严肃看着穗禾,道:“这样的话以后不要再说了,我与锦觅的婚约已成事实,我便会好好待锦觅。”

  “殿下!!”

  旭凤便走得决绝,任穗禾呼唤也不回头。她心中满是哀戚,殿下,你不可以和锦觅成婚,我为了你,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踏着星光,旭凤来到洛湘府时,府中的仙侍却将他拦在门外,说是锦觅已经歇下了。

  紧阖的大门看起来冰冷无比,旭凤看了一眼,觉得夜深便也理解,没有怀疑其他,只对那仙侍说自己改日再来。

  洛湘府中,锦觅倚在自己的房门后,捂着心脏的位置痛不欲生,她面上泪迹斑斑,痛到撕心裂肺。不会的,不会的,不会是凤凰的。不是凤凰杀害了爹爹和临秀姨的!

  泪水如会将人灼伤的液体,锦觅痛彻心扉,绝对不会是凤凰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