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阅读网 > 言情小说 > 沈钰珠慕修寒 > 第778章 封嫔
  陈墨婉怎么也想不到皇帝居然亲自点了她的名字,她登时心惊肉跳。

  按理说她们这已经是最后一批,而且都是出身门第低微。

  最好的结局也就是落个才人,这还算是祖坟冒青烟了。

  而且之前的那几批,皇帝都是随意点,如今到了她们这里居然亲自点了名要见她。

  瞬间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陈墨婉的身上,陈墨婉这才感觉到什么叫如坐针毡。

  她定了定神,忙低着头走到了承平帝面前,随后规规矩矩磕头行礼。

  “臣妾给皇上请安,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赵尘定定看着她挺直的背影,竟是莫名有种熟悉感。

  “抬起头来!”

  陈墨婉心头一跳缓缓抬起了头看向了正位上坐着的皇帝。www.zjdownload.net

  那一瞬,陈墨婉暗自吸了口气。

  之前就听闻承平帝是个年轻有为样貌俊美的君主,她如今近距离瞧着这位天下最尊贵的男子,竟是一时间看呆了去。

  尤其是那双淡紫色眸子,不怒自威,却又美的令人移不开眼睛。

  陈墨婉忙下意识低下了头,在此人面前莫说是男子,即便是女子也失去了几分颜色,他的清贵尊华,无人能比!

  赵尘也是眉头微微一挑,这个云州城来的小丫头,姿色样貌平平无奇,不过最出彩的是她的那双眼睛。

  就像是深水寒潭般清润,他竟是想起来一个故人,也是这般的沉稳。

  难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你叫什么名字?”

  承平帝的声音虽然很冷,几乎是那种冷的不近人情的样子,可听起来却很好听。

  陈墨婉忙道:“回禀皇上,臣妾姓陈名墨婉,云州知州府陈家嫡女。”

  赵尘点了点头。

  这下子四周的秀女看向了陈墨婉的脸色都变了,这是打哪儿冒出来的?

  长相其貌不扬,穿着一身俗气的红,怎么就入了皇上的眼?

  即便是刚才耍了手腕被选中的顾千澜也没有她这份儿运气,被皇帝问询得这么仔细,显然对她上心了。

  赵尘点着陈墨婉道:“封婉嫔。”

  四周齐刷刷看向陈墨婉的视线,像是带了刀子似的。

  陈墨婉自己也被吓呆了去。

  这一批秀女,皇上总共留下来十几个,只有她和名门出身的顾千澜被封了嫔。

  按照祖宗惯例,一般进宫都是才人,只有侍寝后才能变成贵人,如果分外得宠才能晋升嫔。

  现在八字没一撇,直接就封嫔,这事儿听着就令人觉得惊心动魄。

  顾千澜被封嫔倒也是罢了,顾家现在是世家大族,祖父和父亲都在朝中为官,位极人臣。

  这个面子皇帝自然是要给的,可现在一个小小的云州府知州的女儿,凭什么啊?

  那些未选上的秀女,都急红了眼,可到底不敢忤逆了圣意。

  这些青春华年的少女,怀着巨大的希望而来,却带着万般的愤怒和屈辱离开。

  一时间陈墨婉这个云州城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一下子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因为承平帝之前八年没有后宫,简直在大周历史分外罕见,一度被人传出皇帝有龙阳之好的传言。

  故而陈墨婉和顾千澜刚进宫就封嫔,帝位已然在众多贵女之上,未来皇后的位置很可能从这两个人中间产生。

  陈墨婉刚被安顿在了乾宁宫,便有其他的才人贵人前来送东西巴结。

  陈墨婉却是称病拒绝了这些女子的示好,甚至以感染了风寒为由,都没有主动侍寝。

  这一波操作下来,那些贵女们对她的热情终于淡了下来,还私下低声窃笑她到底是端不上台面的乡下女子。

  本来宫里头就是个踩低就高,巴结逢迎的地儿。

  眼见着皇帝这几日夜夜去顾千澜那里,甚至其他小主们也都轮着侍寝了一遍。

  唯独像是将陈墨婉这里给遗忘了,她大概是最尴尬的嫔了。

  就像是一开始皇帝一时间兴起封了她一个位份,如今早就忘记了,抛到了九霄云外。

  渐渐的陈墨婉宫里头的供应也出了一些问题,眼见着要入冬,银霜碳也换成了普通的烟气很重的煤烟碳,一应供给也都开始克扣一二。

  之前那些太监宫女们都为被遣到婉嫔这里干活而沾沾自喜,毕竟能入了皇上的眼,自然以后定是飞黄腾达。

  不想这个婉嫔到底是小地方出来的人,竟是放着这么大好的机会不用,又是病,又是不与其他妃嫔来往,甚至连皇帝那边都懒得巴结逢迎。

  一时间跟了陈墨婉的奴才们稍稍有些心思异动,搬门子想要离开的,伺候的时候不怎么上心的,甚至还有甘愿做狗给陈墨婉使坏的。

  陈墨婉却不动声色,每日里练字儿看书,几乎将后宫藏书楼里的书都看了一半儿。

  不过在这期间,那些不安分的奴才们都被陈墨婉处置了去,在她身边换了一批老实可靠之人。

  宫女荷风便是其中最老实的那个,直接从一个低等的宫女被陈墨婉瞧上,径直带到了身边,还给她换了个很雅致的名字叫做荷风。

  荷风边替陈墨婉梳着头,边低声道:“主子,那帮狗奴才当真是欺人太甚,您瞧瞧送来的衣料,哪里是给人穿的?”

  陈墨婉扫了一眼桌子上荷风取回来的做衣服的料子,马上要入冬了各宫都在赶制冬衣。

  送到她乾宁宫里的衣料竟是换成了普通的粗布,这就有些过分了。

  荷风气得脸色通红,她本就是个直肠子,有什么说什么。

  “主子,那些人越发欺人太甚,如今这是要活生生冻死主子吗?”

  陈墨婉淡淡笑道:“罢了,不必生气,由着他们闹去。”

  “其实呆在这里虽然是粗茶淡饭,倒也能落个清静。”

  清静?荷风是真的不明白主子是怎么想的,明明一开始主子才是被皇上选中的那个人,如今竟是变成了这个样子。

  可总觉得自家主子像是来皇宫里隐居来了,竟是有些与世无争的隐士之风。

  不过后宫从来不是个隐居的好地方,陈墨婉不找事儿,并不等于事儿不来找她。

  立冬这一天,陈墨婉便被“请”到了顾千澜的坤宁宫。

  顾千澜连着两个多月侍寝,如今已经怀了身孕,这可是后宫里第一个怀龙种的妃子。

  承平帝直接下令封顾千澜为澜妃,搬到了坤宁宫,隐隐有一国之母的气势。

  就这样两个当初同时被选秀封嫔的女子,进宫后第一次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