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我为大秦续波命 > 第170章 入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有礼貌地颔首,“正是,不过在下祖籍邯郸。”

  秦国的验是在攻占了当地之后,才登记入册分发的,所以有很多六国逃往齐国避难之人,待齐国投降后,都被登记成了齐郡人士。

  面孔偏黑神色肃然的官吏点点头,又拿起传,然后眉头微微皱起,“这是……”

  我笑了笑,解释道,“在下是接皇帝陛下旨意,前往咸阳。”

  官吏再三看了看传上面的官印。

  验和传都是嬴政派人办妥的,不可能有假,是以我神色自若,无惧对方打量。见关口的官吏如此认真,而且并未有索要好处费等受贿嫌疑,我暗中点头,秦的吏治清明,在封建朝代是比较罕见的,这一块就无须再改了。

  这时我眼角的余光见到蒙毅带着几个黑甲军士走了过来,走动间铜甲片发出摩擦的声音。

  “蒙大人。”官吏站起身行礼,几月前嬴政封赏,蒙毅被拜为上卿,又常侍卫嬴政左右,陪王伴驾,可以说是咸阳城也数得上名的红人了。

  我并未跟着行礼,只是揣手在一旁看着。

  蒙毅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手中的画,露出一个得体的笑容,行礼道,“先生可是齐郡隗子?”

  听到这声称呼,我差点嘴角抽搐。在这个年代只有非常有名望,非常有学问的人,才能被称为“子”,举个例子,诸如孔子荀子韩非子。

  我抬手回礼,不卑不亢道,“不敢当,鄙人正是齐郡隗林,足下可是皇帝陛下身边的蒙上卿?”

  蒙毅眼中惊讶之色一闪而过,“先生果非常人,蒙毅有礼。”

  我微微颔首,表情控制得既礼貌又疏离,“蒙上卿谬赞。”

  “蒙毅奉皇帝陛下旨意,特来函谷关恭迎先生,先生舟车劳顿,不如先入城内休息?”蒙毅十分客气地侧身邀请。

  黑甲轻骑护送着我坐的青布帘马车入关,一时也引来排队入关的人群侧目,我坐在马车里,微微挑开车帘,并未在乎注视的目光,而是抬头望向斑驳的城楼,思绪万千。

  第一次入关,我是跟着嬴政来的侍女陆双,对前途充满茫然无措。第二次入关我是韩国公主的陪嫁媵妾郑双,因为父亲之事心中惶惶。而这第三次,我以隗林的身份入关,只为掀动一场波澜,内心笃定一往无前,因为我知道,在咸阳有位值得信任的主君,我一生的挚爱,我将与他一起逆命运之流而上。

  休息一晚之后,我并未让蒙毅带着我直奔咸阳,而是在关内走走停停,从田地,到各亭各里,一路走访。这也是从齐郡到关内,这半年以来我所做的事情。

  正是炎夏,阳光灼热,蒙毅贴心得准备了冰块放在马车里,倒还得些许阴凉,但走到田间地头,那灼热的阳光与灼热的土地相互映照,就像进了一个巨大的烤箱,基本上身上的袍子就没有干的时候,所以第二天我就换上了庶民穿的窄袖短褐。

  此时主流的粮食是粟,也就是现代的小米,包括给官吏发的俸禄,也是粟。平日在章台宫吃的稻米,那只有贵族才能吃得了,毕竟稻米的种植条件较之粟米更为苛刻。而且粟米是粮食中最易于存储的种类。

  另一种主要粮食,则是菽,也就是大豆。这两种都是春种秋收,此时炎夏尚未成熟,只是除草除虫,浇水灌溉。

  “此地每亩年收几何?”我问边上的农夫。

  农夫面色黝黑,乱糟糟的头发用黑色粗布在头顶上扎了个团,身着与我差不多的短褐,身形较瘦,不过精神还不错,与之前见过的难民一流有很明显的差别。他是一位公士,秦国最低一等的军功爵,可得一顷田、一处宅、一个隶臣妾。我所在的这块,大约有一个足球场大小的田地,就属于这位公士。

  他带着浓重口音回复道,“大人,一石有余。”

  我在现代是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城里人,并不清楚一亩是个什么概念,也不清楚一亩应该产量多少。但经过之前的研究,我对于这个年代的农业情况还是了解不少的。

  一石有余,算是普通产量,那么这一顷地,一年能产百石有余。

  我用碳笔在纸上记录下来,其实这些资料数据咸阳都有,我也都看过,实地考察一遍只为得到最新的信息。关内的消息倒是与记载相差甚少,但关外,六国旧地,还是有些混乱的。

  休整一年确实是有必要的。

  我望向边上的田地,“麦?”

  “那块地不好,种些麦。”

  我记得初来这个时代,我就吃过麦饭,非常粗粝,当然那是因为奴隶商人使用的麦也没有好好处理过。麦的产量要高于粟,但是由于比较难吃,所以并不能取代粟菽的主粮地位。

  但我记得,直到现代麦子都是主粮之一,因为麦的食用方法与粟米不同,它得磨成粉,才能做出香软可口的面食来。

  “有没有……磨?”我转头问跟着的蒙毅。

  蒙毅露出迷茫的表情,半晌才道,“磨是何物?”

  类似石磨的东西肯定有,因为我吃过蜜饵,一种面饼类的糕点,微甜。

  最后在蒙毅的帮助下,终于在当地郡守府找到了几台被称作“硙”的圆形石磨,这是靠人力转动圆石将小麦磨成面粉的,当然,这样不仅费时费力,磨出来的粉质也很粗糙。花费力气将麦粒去壳,磨成粉,再做成食物,对于这个年代落后的生产力来说,是很不划算的行为,只有贵族人家用来换换口味,并不具有普适性。

  而且,这种面粉做出来的饼,也并不像后世那样松软,大约是没有发酵的缘故。

  麦的产量比粟高,若可以改良麦的食用方法,是可以增加粮食供应的。我默默记下,决定回咸阳就让郑菡他们研究起来。

  无论在一个怎么样的社会,想要维持统治,让底层吃饱是一个必要条件,我很清楚,其实庶民根本不在乎谁来统治这个国家,他们只在乎自己的生活状态。

  蒙毅接到我之后,对我奇奇怪怪的考察一直欲言又止。

  这日我擦着汗回到车上,蒙毅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先生想吃蜜饵?”

  我勾了勾嘴角,摇摇头,“连年征战虽仰赖陛下神威平息,六国旧地仍有许多人食不果腹,我欲寻找解决之道。”

  蒙毅闻言露出了一个有些奇怪的神色,“先生是个大善人。”

  我并不是刚刚来到这个时代,读懂了蒙毅这张莫名颁发的好人卡的含义,从古至今没有一个时代能消除饥饿,除了21世纪。没有化肥,没有现代化农业,没有流通全国的物流系统,要让天下没有饥饿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至少可以努力去减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