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渣了徒弟后我掉马了 > 第80章 水晶龙宫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青老脸色瞬间就变了,板着一张脸,活像叶飞鸿一般,将叶浔拽到身后,脸色铁青。

  “不行。”

  叶浔立马震惊地自家舅舅,正要反驳,四周便地动山摇,沈约衣袖翻飞,眼眸暗沉,水晶龙宫自然受不住他的威亚,开始摇晃。

  周围游动的鱼儿翻着白眼,四处游动,小美人鱼们被吓得面色苍白,神情慌张。

  没一会儿龙宫周边墙壁开始咔嚓地出现裂纹。

  叶浔脚底不稳,摇晃一下,一只手直接把他拉了过去。

  “师尊……”叶浔被他抓着手腕还有些疼。

  随着龙宫周边的晃动,不少鱼类失去了平衡,横冲直撞,撞在了珊瑚石礁上,晕了过去。

  “你别这样,他们是无辜的……”

  “那我二哥就不无辜吗?”

  “他……”

  叶浔这才明白沈约这是来报仇的,早听闻沈家兄弟感情深厚,自己却险些要了沈弯的命。

  眼见着龙宫马上要塌,叶浔有些心急,拽了拽沈约的衣袖,看着沈约的眼神带了些祈求。

  “那你冲我来,不要伤我舅舅他们……”

  “师尊……”

  沈约看向他,终究是心软,轻叹一声,手抚上叶浔的脸颊,低眉吻了吻他的眼睛,柔声轻叹一声“傻瓜。”

  语气中夹杂着几分温柔,却又很无奈。

  叶浔再睁眼时只见水晶龙宫内一片安详和谐,仿佛之前的地动山摇从未而发生过一般,鱼儿自由游动,小美人鱼儿们依旧在珊瑚处嬉戏打闹,梳理着自己的秀发。

  “有时候亲眼所见未必就是真相,我一直都相信你未曾伤我二哥,可……罢了。”

  沈约淡淡留下一句话,转身离去,背影好似他第一次见沈约时的那个背影,从红尘中来,却又不似这红尘中人,天下之大,族民众多,却只有一人一影。

  “碧海紫蟒一族,就算作是赠与人鱼族的见面礼。”

  清冷的话音落下,青老脸色一白,自我喃喃道:“竟是幻术,连我都没看出,他到底是谁……”

  人鱼族最是擅长幻术,可沈约的幻术竟连青老都没能看破。

  “听闻仙族有一名为稀月明的大师,幻术极为厉害,出神入化,甚至能让人一生沉浸于梦境中无法识别,可从未听过居然还有一人……”

  是啊,从未听过……不代表没有。

  眼见不一定为真,耳听不一定为真,是非对错,该问本心。

  心境里的那三百年,一晃而过,沈约把该学的、能学的都学了个透,除了练剑修炼,便是吃饭睡觉。

  若非是陨石落那件事一直压在他心底,导致他一直无法突破,凭他的资质,恐怕早便超越了月无涯之流的,六界之内难有对手。

  不一会儿水流急促,游来一波不知哪里又好似逃荒而来的美人鱼们,遍体鳞伤,脸上身上尽是伤痕,有的尾巴都缺了一块,用水草缠着,伤痕累累。

  面色恐慌,见了青老哭着喊着游来,围在青老身边诉说这几日在紫蟒一族处受到的非人待遇。

  青老紧握双拳,他一直都猜测是紫蟒干的,但苦于没有证据,只能是办了鸿门宴,请那个傻蛋紫冀来,试试能不能旁敲侧击什么。

  此时再听闻紫蟒一族被镇压于深海,八百年不得出的消息,不由得大快人心,哈哈大笑,笑完后才发现旁边的叶浔,脸色一变。

  “阿浔,快,快去追他……”

  另一边沈约上岸后便接到了川谷的传音,据说人皇庚桑办了一个登基礼,想邀请他这位魔皇前去参加,顺便同为皇者也算是认识一下,怎么也算是给天道打工的同僚了。

  沈约嗤笑一声,望了望天,打工?不,干翻天道他就是老板。

  天边轰隆一声阴云聚集,沈约眼眸暗沉,天道被盯了一会儿,忽然间又散开了乌云,清空明日,沈约朝天边竖了个中指,有本事你劈死我,劈死我谁给你打工!

  待紫色身影消失不久后,叶浔慌里慌张冲向金沙滩,四下不见沈约。问了几只小妖才打问出一条方向。

  “你知道六皇的命运是什么吗?”

  “历年来没有一个挡灾人会有一个好下场,你的父亲上任魔皇以身祭山,前任人皇以身饲剑,前任仙皇更是灰飞烟灭……”

  “阿浔,他是仙族人……本该是你的,他替了你……”

  他替了你……

  脑海中不断想起青老的话,心底的恐慌愈来愈盛,如今神族、魔族、人族都已经出现了,届时天下大乱,沈约又该怎么办。

  此时人族帝都,大街上依旧是热闹非凡,人族不玩修仙那套,没有修为在身,但论地位也并不低于其他几族,主要还是科技玩的溜啊,近几百年再加上跟清北和魔仙堡的合作。

  人族遍地是喜洋洋的发明。

  忽而不知哪里冲出来一辆马车,马匹像受惊了一样横冲直撞,路边行人纷纷躲避,可偏巧路边有一小姑娘摔倒躲闪不及。

  眼看着就要撞上去,小姑娘哇哇大哭,有一白衣女子从天而降,抱走了小女孩,潇洒坐上马车,并及时拉住了车。

  谢轻弦扒开人群,看到还在车上的阮清,无奈地叹了口气,一转身人就不见了。

  而全程围观的沈约更是轻叹一声,哪里有骚乱哪里就有男女主,或者说哪里有男女主,哪里就有骚乱。

  不等沈约离开,阮清眼尖地看见他,远远地就跑来打招呼,沈约无奈,停在原地,见她冲过来。

  “沈兄,好久不见。”

  沈约微微一笑,面色温柔,拿出一条红绳递过去,“送你。”

  红绳还没到手里就被谢轻弦夺了去,他左右手抱着一堆阮清买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半张脸都被挡住,依旧伸出一根手指拿走了红绳。

  怒道:“沈兄莫非不知这红绳的寓意?”

  沈约哈哈大笑,“我瞧见顺眼的人便送出去,你觉得有什么意义?我家两个徒儿有,墨枝山的师兄们也有,就连清北喜洋洋他们也有……”

  谢轻弦一噎,这红绳是批发的吧。

  反倒是阮清笑呵呵地接受了,她从一开始就觉得沈约异常亲切,如沐春风。

  沈约大手摸了摸阮清的头,柔声道:“以后我就叫你清儿吧。”

  说罢转身离去。

  徒留谢轻弦在后面气得牙痒痒。

  “清儿……”

  模模糊糊的记忆中好像也有一个少年朗声唤着她的名字,旁边好像还有一个成年男子在笑着,那人还有些眼熟。

  少年蹲下身来,把她抱起来,柔声道:“别哭了,哥哥带你去看花灯。”

  可花灯未看,神殿之上,突然大火蔓延,哀嚎遍起,异族联军破门而入,杀戮声伴随着兵器交接,她站在神殿门口,眼前遍地尸骸。

  ……

  没多久客栈内再次相遇,沈约翻了个白眼,谢轻弦也翻了个白眼,好在房间不挤,谢轻弦挑了一个离沈约远远的房间住下了。

  华灯初上,夜幕降临,帝都依旧繁华无比,各种花灯彩灯,琳琅满目,家家户户早早地吃了晚饭,带着小孩儿出去转悠了。

  街头捏糖人的老伯,卖鲜花手环的老婆婆,挂满面具的老大爷,摆出了各种花灯正在吆喝的小伙,摊位前挑选发钗的年轻小情侣……

  “师兄,你看这个灯……”阮清戴着一张猴子滑稽面具,欢快地指向一盏粉色荷花灯,花瓣上还贴着灯谜,漂亮的毛笔字,龙飞凤舞。

  谢轻弦依旧是大包小包提了一堆东西,偏着半边脸,努力仰着脖子去看花灯上的灯谜。

  忽而长夜中传来一阵萧声,萧声清冷,与欢声笑语、热闹非凡的花街格格不入,阮清顺着萧声抬头望了一眼,恍惚间只觉得天地间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一个愣神后周边才恢复了所有的热闹。

  谢轻弦嘟囔了一声,早已猜出了灯谜,取下荷花粉灯,眼神撇去,还有一盏紫色莲灯孤零零挂在一旁,被风吹得摇摇欲坠。

  明月高挂,客栈屋顶上,紫衣男子席地而坐,手持一柄长萧,发梢微微而起,萧声远去。

  “这个孩子将会是我们的第一个宝贝,我一定会视若珍宝……”

  “小约,爸爸妈妈对不起你……”

  “叶浔哥哥……”

  “哥哥晚点儿再来看你好不好?”

  “你叫沈约,我叫沈弯,以后我就是你哥哥了。”

  “哥哥现在有点忙,你先乖乖自己玩会儿……”

  “我是离江师兄,离江的离,离江的江……”

  “哎,沈哥,你就叫我喜洋洋吧,今朝有酒今朝醉,咱们兄弟永不离……”

  “沈哥,身为穿越者,我打算建立属于自己的门派……”

  “师尊……”

  沈约闭了闭眼,人影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每一个人都会出现又消失,世人万千,来来去去,走走停停,却从来不会驻足长立。

  人和人终究是要分别的,只不过是或早或晚。

  身边朋友无数,却为何还是孤身一人。

  叶浔站在街头,只知道沈约来了帝都,却完全不知道沈约在哪家客栈,他只能是一家一家的打听。现在只剩下眼前这家了。

  刚走近客栈,就听闻萧声悠远,抬头望去,正好与沈约对视,他心下一喜。身影晃动便出现在了屋顶上。

  可沈约却在下一刻消失在原地。

  “师尊……”叶浔大喊道。

  可寂寂长夜,只余回声。

  “师兄,这盏好像也不错,可以拿回去赠予沈兄。”

  阮清兴奋地盯着眼前的紫色莲灯,旁边不知何时挂了一盏美人鱼灯,被阮清一起摘了下来。

  谢轻弦切了一声,还是应阮清的要求,把两盏花灯都买了下来。

  阮清抿唇一笑,见谢轻弦有些不乐意,神神秘秘地从身后拿出一枚环形玉珏,笑眯眯喊了一声“师兄”。

  在他回头的一瞬间,低头系在了他腰间,又转身跑了。

  任谢轻弦在身后哭笑不得,万般无奈,却又是满眼宠溺。

  叶浔四下找遍了几条街,都没找到沈约的身影,无奈之下之后回了之前的客栈,正好看见阮清等人回来,目光一瞥,便锁定了手腕处的红绳。

  “叶兄?”

  “可曾见过我师尊?”叶浔见到他们急忙问道。

  “沈兄?不是在客栈里吗?”阮清疑惑道。

  举手投足间手腕处的红绳晃来晃去,叶浔一直盯着那根红绳,只觉得心烦,又不好意思问,阮清注意到叶浔的视线,微微一笑,“沈兄送的。”

  叶浔紧握双拳,咬牙切齿地挤出沈约的名字。

  一转身人也不见了。

  ……

  人皇登基,本是大事,举国欢庆,场面十分盛大,沈约坐在旁边,只想打瞌睡,到底为什么闲着没事来这里看这种无聊的事情,他去天宫锤爆谢良和神女的狗头不香嘛。

  这人皇庚桑也算得是年轻有为了,本是人族太子,后来人族内乱,他凭借一己之力平定内乱,本是要登基帝位,结果天降人皇印记,便顺应天意,登基称皇。

  明黄龙袍,面色冷峻,鼻梁高挺,剑眉斜飞入鬓,头发高高束起,端的是玉树临风、翩翩君子之风。关于庚桑,沈约只是瞥了一眼便一笔带过。

  倒是期间有一白袍国师,沈约觉得异常眼熟,但又说不上哪里熟悉。

  而此时的叶浔还在发愁怎么进皇宫大门。

  “本王的是来参加登基大典的。”

  叶浔好说歹说,怎么也进不去,还受到了诸多鄙视。

  “人皇登基,闲杂人等,不可入。”

  “那他怎么能进去?”

  叶浔指了指谢轻弦的位置,早知道就和阮清他们一起来了。

  侍卫淡淡瞥了一眼道:“神皇陛下的道侣,自然可进。”

  叶浔舒了一口气,抬了抬下巴:“你们魔皇陛下,乃是本王道侣。”

  谁料侍卫嗤笑一声,连个眼神都没施舍给他,翻了个白眼,继续站岗。

  叶浔气得脸色发青,却又无可奈何,想当年沈约都是怎么混进其他地方来在着,卖惨?乔装?套近乎?

  正好瞧见旁边一排乐人经过,他灵光一闪,冷哼一声便朝众乐人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