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醋精猫的盘中餐 > 第87章 新情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站在孤儿院大门外,邵章按响门铃,拿出警察证。

  “你们是?”看门的大爷要不是见到救护车,面对来势汹汹的一群人,心里直打鼓不敢开门。

  “警察,案件调查请配合。”邵章出示证件。

  大爷戴上老花镜看了又看,不像是骗子,朝屋子方向喊了一声,边把门打开。

  三辆车开进院子里,邵章对一脸不解的中年妇女说:“把孩子们都叫来,一个不能少,进行体检抽血。”

  “体检是好事,可这都下午了,早饭和午饭都吃过了,抽血有用?”王欣和另外两个人负责照顾孩子,打扫卫生做饭的另有其人,整个孤儿院不大,孩子三十二个。

  “没关系。”邵章问,“新通集团捐赠的药品都拿出来,还有每年生病住院领养死亡等等记录,拿给我。”

  “这些单据凭证都在院长手里。”王欣没有权力随便拿,“我打电话问问。”

  “院长人不在?”邵章狐疑。

  王欣拨通手机号码:“去京里了。”电话刚好接起,向院长说明眼前情况。

  “电话给我,我和院长说。”这个时候去京里,邵章怀疑的火苗高涨。

  “院长,旁边的警察要和你说话。”王欣得到指示把手机递过去,“我去叫孩子们过来,顺便把仓库里的药搬来。”

  邵章开门见山问院长:“什么时候去的京里?有什么重要的事办?”

  亏了王欣简明扼要说了警察来意,多少猜出点苗头,一上来就被这么问,院长不禁怀疑是不是上了警方的通缉名单?

  “新通集团倒了,后续对孤儿院的资助需要再找人,前期与卫言的合约没到期,赶着找律师尽快解除。”院长道出出差目的。

  院长:“你要的东西在我办公室的书柜下层,没有上锁可以拿。”

  邵章让队员去找,顺便看看孤儿院里有没有鬼存在,问问孩子了解情况。

  “最快明天晚上回来。”院长问了句,“卫言送来的药是不是……”

  “还没送检,一切未知,有事电话联系。”邵章也仅仅是猜测,需要进一步验证。

  院长听了心绪不宁,总觉得要出大事。

  三十二个孩子由大到小排成两列,医生测量身高体重最后抽血,最小的孩子四岁。

  王欣带着人搬了四大箱剩下的药,“这一箱有好心人捐的,剩下的全是新通集团送的,单据和用掉的量我都有记录。”小本本翻开递给警察。

  队员清点药品,合对本子上写的数量,箱子搬到车上。

  “新通集团负责运送东西的人,知道电话多少?”邵章问。

  “电话有,这几年陆陆续续换了五个人。”王欣翻了自己的手机,“这些。”报给警察看,上面都有标注。

  邵章记下电话号码,“最后来送货的是哪个?”

  “东西和钱都是半年送一次,钱直接打在院长开通的公用账户上,货物雇车运来,一送就是一卡车,吃的用的全都有,清单我找找,人叫什么不太清楚。听司机称呼对方姓张。”王欣指了指最后一个电话号码,“好像是这个,不过打不通。”

  “什么时候打的?”孤儿院东西用完了?还是问新通集团要钱?邵章脑子里思绪有点乱。

  “新通集团不是出事了?”王欣天天看新闻知道这件事,“原本上个月月底该送货的,大家都猜估计没戏,院长试着打了电话,没打通,给前面四个人打过去问,都说已经辞职不管事,这才去的京里。”王欣回去找单据。

  看着一大长串单子,邵章问:“每次的货都差不多?”

  “对,基本上一样,药品的数量会有变动,像一些软糖类的维生素会加量。”王欣如实说。

  “送货的人有说什么?”邵章开了录音笔,以防记性不好漏掉消息。

  “一般送完货司机师父帮着卸车,没别的事就走,听院长说联系人有正经工作,送货只是顺便。”

  每个孩子抽一管血,上面用便签写上名字贴好,摆到架子上。

  队员找到孤儿院一些资料,拿给邵章。

  邵章大致翻了翻,找到两张死亡通知单,抽出来问王欣:“知道这两个孩子什么情况吗?”

  王欣是孤儿院成立以来的老人了,一看名字就知道是谁:“一个是先天肾功能不全,被遗弃在孤儿院门口,发现时没多久就死了,另一个是心脏有隔膜,供血不足大脑缺氧,来了没两天送医抢救无效死亡。”

  大体上看来都属于正常死亡,具体还得到医院查一下,邵章收起资料:“这些我带走,有问题会再来。”

  王欣问:“孩子们的检查结果什么时候出?”

  “最快三天,血液这一项查的多,以防万一。”邵章留了电话号码,“有事直接打给我。”

  “好。”王欣看着三辆车开走,心悬到嗓子眼,“不会真出事吧?”希望院长快点回来。

  队员负责开车,邵章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翻看资料。

  “孤儿院里走了一圈,感觉不到鬼气。”队员试过用符没反应。

  “阴气一类的东西有没有?”邵章打电话给外勤人员,帮忙查一下医院里关于送医的孤儿记录。

  “没有,很干净。”队员问,“会不会太干净了?”

  “不至于。”谁也说不准,邵章从头翻到尾,“没有一个收养记录,奇怪?”

  队员:“也可能是孩子太大,有记忆难管教,一般人家收养都会挑小的,基本上选择女孩居多,安静又漂亮长大了还不用花太多的钱,男孩就不一样了,买车买房是必须除非不结婚,难免会遭邻居说闲话,收养的没有亲生的好等等,诸如此类闲言碎语。”这些年养孩子成本水涨船高,自己生的尚且顾不过来,谁会去收养孤儿。

  “除了个别身体上不可挽回的原因想要孩子,要么找知根知底的人家,要么找亲戚家的,也多是女孩,孤儿院这种不够了解的,怕领养到有病外表看不出来的孩子,后续麻烦事会很多。”队员说,“孤儿院经费有限,不可能来一个就送医做全面体检,有些遗传病不到年纪检查不出来。”

  “你说的对。”每个孩子的信息中添写的年龄很少有三岁以下,死了的不算在内,邵章见过办领养手续,非常的繁琐,还得接受为期一年到两年的家访。

  回到局里,邵章把负责送货的电话给了越成、张冬,“打电话确认一下。”带着血液和药品送到检验科。

  检验科的人忙起来,一半人负责血液,一半人负责药品。

  邵章特意切换了白瞳,扫过装血液的玻璃管,没有发现可疑的物质。

  由于药品全是片剂和软糖一类,邵章看不出异常。

  越成给邵章打去电话:“最后一个送货的电话号码查到了,是之前案件中跳楼的那位。”

  “确定?”邵章略吃惊,从化验室出来,找了个角落听电话。

  “已经从号码通信方获取到资料,比对局里近期接手的案件,发现确实有这么个人。”越成查到后吓了一跳。

  “送货之前人还在新通上班?”邵章心跳加快。

  越成说:“对,人没离职去送了一次货,孤儿院那边确定不了送货人的原因,电视上不会打出跳楼者全部信息。”

  推断说得通,人死了与旁人无关,一般向社会公示的内容用张某某代替,而且当时案件牵扯到卫言,并没有大肆报道。

  越成接着说:“送货不代表什么,卫言本身就和孤儿院签订资助协议,用公司的人跑腿很正常。”

  邵章知道白激动了:“其他人有没有知道内幕的?”

  “有。”越成接着说,“姓李的说跳楼男是在接手卫言的东西后得到重用,从小职员调到人事部,这个消息其他三个人也知道,为老板跑腿曾经聚过一回,酒后吐真言。”

  “东西?什么东西?”邵章一下子联想到,那件丢失的古董。

  “不清楚,问过都说跳楼男不愿提。”越成从其他地方着手调查,无果。

  检验科的人拉开门叫:“邵队,来一下。”

  邵章一边往门口走,一边让越成查一下其他线索,挂断电话。

  “有结果了?”邵章心脏收紧,就怕是坏消息。

  “肾脏的指标飘红,我以为是个别人有遗传病,或是后天饭菜没营养等等因素造成,等所有结果出来,全都有肾衰风险。”检测员捏了捏眉心,“预估可能是吃药吃的。”

  药检人员插话:“去掉前面两个字,软糖中有风险物质,加重肾脏排除毒素的负担。”

  “其他药都能货对上版?”邵章指瓶子上写什么药,里面就是什么药,没有遭遇额外增加?

  “仪器检不出来,我不能说一定就没有掺别的东西。”检测员说,“最好找另外一家机构化验看看,再就是阴差那边问问有没有头绪?”

  自从上次羊胎盘素里有黑头发,检验科的人哪怕无神论,都会保持怀疑态度,担心检测结果会出漏洞。

  “行。”邵章有认识人,立刻联系另一家专业机构,拿走一部分药和血液。

  开车过去送,邵章决定留下来等结果,其他事交给队员。

  加班加点忙了一个晚上,天亮所有检测出了结果,邵章开口第一句话:“风险物质检出来了?”

  检验员遗憾的摇了摇头,递过去检测报告让邵章看。

  两份检测单放在一起,结果分毫不差完全一致,白白浪费一个晚上,一无所获。

  “仪器的原因还是资料库不全?”邵章盯着报告问,“儿童肾衰能活多久?”

  检测员说:“你说的都有关系,儿童肾功能不全严重需要透析,这样的病也就十几年。”

  邵章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上报领导要求尽快彻查卫言这些年来资助过的孤儿院,全面大体检,看是不是一样的状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