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 > 第105章 终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混沌界,没有时间的观念,这些没有入塔的人看着已经入塔的,反而觉得有些新鲜。

  虽然心里不停揣测,但这些弟子每个人都有心法,讲究不为外物所动,所以比之前更安静些许,借以听着塔里面的声音。

  但依旧如常,什么声音都听不出来。

  唯独白泽,他估计天生是一个急性子,现在在外面咬尾巴,看看左面,看看右面,最后将目光依旧停留在红莲上,他有很多问题想要和红莲讲,当他在池塘中看着红莲的时候红莲是什么感觉,红莲会不会像他喜欢它一样,也想要探究他。

  白泽想了想,红莲一定是不好意思开口,不过等到入塔之后,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会保护他的。

  红莲少年依旧是一身红衣,白泽虽然不懂,但是他听前辈说过,在人间,那些世俗的地方,红色代表着祥瑞,会给人带来好运,那么红莲天生就是好运的象征啊。

  忽然之间,塔身传来巨大的晃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晃动十分富有规律,像是有什么呼之欲出,这塔本来就是一个承载东西的容器,一旦承受不住,自然会有东西跑出来。

  于是众弟子都结了法印,一旦有什么异动,会冲出去制服。

  天际依旧暴雪连连,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只是瞬间,他们所有人都睁大眼睛,如今降下的雪不再是白色的,而是赤红色,像是其中掺杂了血,天际变成一片赤红,虽然他们无法感知,但内心也受此震动。

  之前紧闭的塔门终于打开,之前进入的四个弟子本来是一身白衣,现在却一身血红,狼狈至极。

  “发生了什么?”白泽上前问道,他们虽然是最后一组进塔的,但白泽心中却没有什么窃喜,就像是大事发生前的慌悸。

  但四个人没有一个人理他,每个人的状态较之前都有很大的改变,短短入塔时间沧桑了许多。

  一组又一组,每一组进去的时候都是一身飒爽,出来的时候却沉默不语,这让白泽更加好奇,他真的想要知道在塔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会你和我走在一起吧,万一发生什么我也会保护你。”白泽走向红莲说道。

  红莲淡淡瞥了他一眼,低声应了一句。

  因为这一句嗯,白泽之前的担忧全部消失不见,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欢喜让他一个人陷入一种亢奋中。

  他想说你像是之前看到我那样摸摸我头吧,但这句话还没有说出口,就已经到他们四个人进去。

  貔貅走在最前面,等到他们四个人齐齐站定之后,塔门徐徐打开。

  世尊的声音遥远而飘逸在上空涌起,“若是心念不纯,出现反噬,后果难以想象。”

  “弟子谨记。”

  众人说道。

  离得近了,这一次,他们的五感都变得通透起来,塔门带来的沉重压迫和黑暗感犹如层层叠叠的威压,有一瞬间,几乎不能呼吸。

  轰隆一声,塔门关闭。

  那一刻,他们什么都看不见,白泽仗着神兽的优势趁机走到红莲身边,“我在你身边。”他小声说。

  红莲“嗯”了一声。

  这一声让他的心里不停酥麻。

  好一会,他们才看清塔里的结构,一个旋转的楼梯往上。

  “是要上楼吗?”

  天界太子问道。

  “应该是。”貔貅先行一步,走上楼。

  忽然,塔里传来妖冶至极的声音,“你有罪,你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你负了身后的三个人,所以你将带着永久的亏欠。”

  貔貅停下脚步,他回头看向身后的三个人。

  三个人抬头看向他,面色没有任何变化。

  “我所犯何罪?”貔貅话音自内里发出,其他三人无法听到,但貔貅确认发出声音之人能听到,这可能是塔里面的心魔。

  但很快,他的内心一阵惊悸。

  “貔貅!”白泽在后面大声喊他。

  貔貅却像听不到一样,大踏步往前走,直接在他们的视线里消失。

  白泽大惊,不过塔里变幻莫测,他也不能妄自行动,“世间的貔貅神兽很多,可能他没有自己的名字。”

  白泽看向旁边的红莲,“不如这样,你给我起一个名字吧,这样我一旦出什么事情,你只要叫我的名字我就能知道。”

  红莲看向他,目光温润,“池寐吧,我们在池塘中相遇,你对于我来讲如同寐语。”

  白泽欣喜不已,“好好好,那我叫你什么呢,山川大泽,山泽?”

  “好。”

  一旁的天界太子看向他们两个人,轻咳了两声,“我有名字,不用看我。”

  他摆正自己的衣服,“我叫楚崱。”

  确定了彼此的名字,他们三个人用灵力牵着彼此往楼梯上走。

  池寐走到一半,却骤然停住,因为他走的不是楼梯,脚下的不是硬|物,而是软绵绵的东西。

  他微微弯腰一摸,都是水。

  “你们感觉到了吗?地上发生变化了,大家小心一些。”

  池寐说道。

  但没有人回应。

  他慌张抬起头来,却发现身边已经没有人了。

  于是他疯狂喊众人的名字,“楚崱!山泽!”

  无人回应,只有一下一下的回音。

  他心中有异,但生怕心念不稳出现异状,只能强挺着往上走,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微弱的声音,“我在呢。”

  “山泽?”

  “嗯。”

  “灵力相连太不稳了,我想我们还是应该有什么标记。”池寐说道。

  “可以,我可以让红莲浮现于你后颈,这样不管你在哪里我都可以找到。”山泽说道。

  “好。”池寐点头,“楚崱呢?”

  “不知道,刚才就已经感受不到他了。”

  “这个塔要比想象中的更为古怪,我们还是小心点为好。”

  “嗯。”还是刚刚的语调。

  池寐心中觉得惊奇,但此时已经走到塔顶层,他看到有一扇门。

  和他刚进来的时候一模一样的门,“要不要推开啊?”

  池寐问道。

  身后还是同样的嗯。

  “也好,不管怎么样都要看看才知道。”

  随着一声巨响,他打开门,“这就出来了?没想到这么简单啊?”

  池寐心里纳闷,他转头看向身后,但身后却没有人。

  忽然之间,他双目赤红,浑身上下仿佛不属于自己,在他的面前演变成了他从未见过的景象,“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他大喝道。

  可是一众弟子根本不听他说的,这些人将红莲围在中央,逼他现出原形,硬生生扯下一片片红莲花瓣,吞吃入腹。

  他看到红莲因为剧烈的疼痛疯狂的扭曲。

  还听到他曾经一同听讲学的在说吃了红莲就能增加数千年修为。

  “放手!放手!世尊!世尊!”池寐冲上前,但他们每个人都结了厚厚的法印,他根本冲撞不开。

  “不要!不要!”池寐心乱如麻,紧接着,他看到红莲少年的本相在其中蜷缩成一团,他哭成一个泪人,满目悲戚,却无能为力,只能伸手指向唯一的白泽神兽,“求求你,救救我!”

  池寐难以想象,平时修习本身心法的人竟然在这一刻愿意损失一个弟子来增强自身修为。

  他保持着最后一丝自制力,看向大无边境界的世尊,“为什么?”

  “红莲本就是混沌界产物,本就是众弟子的一味丹药。”

  世尊的声音依旧遥远而深沉。

  池寐终于控制不住,他身上的邪厉之火熊熊燃烧,逐渐变成漆黑的墨,他手心执剑一刀挥向其中一个弟子,直直穿透法印,那弟子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早已溃不成军。

  齐齐的法印伴随着杀意朝他涌来,池寐杀红了眼,逢人变杀,直到最后一个人倒下。

  这里哪里是混沌界,那红莲池中早已布满遍地的尸体。

  “池寐!”

  世尊的声音再次响起,“你知道了你负了多少孽障吗!”

  池寐不答,他终于走向中心,看到蜷缩着躺在地上的少年。

  “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们?”少年太虚弱了,他哆嗦着唇问他。

  “我想救你。”

  忽然,天边一道金光裹挟着强劲的力道疾冲之下,池寐身上血肉变成齑粉!

  眼看着神魂俱灭之际,少年缓缓向他伸出一只手,用尽全力去拽住池寐仅剩的一点魂魄。

  “我早已活不了,接下来,你替我而活。”

  下一刻,少年神魂俱灭,变成朵朵金色的白点,逐渐消失,再不见任何踪影,而属于少年的骨骼重新承载池寐的魂灵。

  池寐跪坐在地,满地血泊,他看着虚空,只觉得惨淡、绝望。

  远处的红莲池直直下坠,到再也看不到的地狱之界。

  他的身体也越来越沉,他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在千钧一发之际,他掰断了自己的小指,扔到虚空之中,期待可以等到山泽的转世。

  *****

  赤色的天空,赤色的土地,赤色的海洋上是无边无际的红莲花,朵朵拥簇着盛开,开的热烈而灿烂。

  可是在那些红莲根茎之下却是所有灵魂的残渣,构成了红莲的养分,红莲之火是地狱的业火,烧尽了所有带有灵魂的事物,最后红莲自身成为了十寒地狱。

  他从世尊的九重天混沌界降到人间,人间也留不住他,只有这里,荒无人烟的黑潮中,只有他一个人的地狱。

  池寐望着那一眼看不到头的红莲,一时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一时又觉得没有,他的七情六欲放入罗刹海,海上立起聊斋塔镇压妖邪,每一块砖石都是血肉,都是他从自己身上剜下来的。

  他掌心缓缓升起一朵红莲,他是十寒地狱的掌控者,从此以后再也无法成佛。

  一滴血泪留下,现在自己什么都不剩了,身上流的是他的血,剜的即使痛在自身,却也是他的肉,叫他如何成佛。

  他抽出自己的手骨,是所有赤红色中唯一的白色,一笔一划的凌空写下符咒,自他来到这里,写了上千年,所有的符咒都是为了困住他自己。

  直到手骨磨损,他又长出新的手骨,他狞笑,之后抽出护着自己胸腔中的肋骨,他双眸赤红,却不知自己为何,世尊说陶山泽形神俱灭,世间消弭于无,再不复相见。

  可陶山泽是谁,他自己为何要受着十寒地狱,日复一日的困住自己究竟为何。

  他摸着心脏,那里跳动着的是红莲的花芯。

  好像有一个人同他讲过,真巧,我这里也很痛。

  他来到罗刹海,看着自己的七情六欲连带着所有妖邪都镇压其中的聊斋塔,为什么自己永远都要在赤红色的十寒地狱中度过一个又一个寂灭和虚无呢?

  罗刹海面残肢断臂,灵魂伸着手臂祈求得到救赎和转世。

  他在罗刹海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你是谁?”

  “所谓全生者,六欲皆得其宜,我就是你的六欲。”他看到自己向他伸出手,之后样子突变,变成一个身披红衣的男人,发丝飞扬,他恍惚在世尊的混沌天中看到同样的景象。

  于是池寐伸出手,几千年来,他从未真正碰触到他。

  可这一刻,地动山摇,罗刹海翻腾沸涌鲜红色的血汁混合着黑色的泥浆,无数的灵魂哀嚎尖叫,更远处,聊斋塔千砖万瓦摇动晃荡,一夕之间倾覆消散。

  镇守前年的聊斋塔坍塌,池寐心中猛然一痛,十寒地狱赤红色的日头陡然放大,赤红越来越多,海水覆日,山地倾倒。

  十寒地狱灭,七情六欲生。

  他听到另一个自己狞笑,笑声随着聊斋塔中的砖石一同闯破地狱的结界。

  可池寐呆呆站着,他没有痛苦,他没有情绪,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

  “世尊……”池寐晃神,周围一片混沌,是无妄天,他看到依旧是赤足站在莲座上的佛,池寐缓缓跪下,双手合十,“弟子有罪。”

  “去吧,别让你的六欲作恶,从今以后你会陪着那些对或错的人经历无数的轮回,直到重建聊斋塔。”

  “是。”池寐叩首,醒来是人间。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只知道自己好像在找人,能够将聊斋塔复原的人。

  可是千万年过去,他看着茂密原始森林变成平原,看着平原变成海面,最后立起高楼前厦,他都没有找到那个自己要找的人,聊斋塔依旧只剩残骸,没有人给他一个聊斋。

  十寒地狱依旧空荡荡,那些砖石催生了每一个人的恶。

  直到,2020年跨年夜,他在时代广场看到了一个人,只一眼,他觉得他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

  但为什么要找他,他不知道,他只知道有一个人能够找到他的七情六欲,能够重建聊斋塔。

  “终于等到你了。”他说。

  池寐太累了,这一切仿佛重演,又仿佛新生。

  话音刚落,“轰隆”一声巨响,伴随着众人的惊呼声,池寐眼睛一眯,紧接着,陶山泽出现在他身边,还有楚崱和貔貅。

  貔貅带着世间凡尘的味道,楚崱身边竟然跟着另外一个人,池寐知道,他叫宋焘。

  塔门开了。

  外面风霜俱寂,众弟子在外面笑意盈盈。

  全文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