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云端筑美人[穿书] > 第53章 小仙女和小宝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堂屋外,谢蛮端着一盘子树萢磨磨蹭蹭的。

  毕竟刚才两人合伙把老头气走了,现在留下谢蛮一个人,多多少少有些不好意思。

  老头可没什么不好意思,背对着她喊道,“还不进来是不是要我去请你?”

  谢蛮讪笑,慢慢挪过去,一盘红的剔透的树萢托在老头面前,张了张嘴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索性随口喊了个名头,“师傅辛苦了,您尝尝这果子,消消暑。”

  “我还消什么暑啊。”老头睨她一眼,不客气的接过盘子,一边道,“气都被你们气饱了。”

  谢蛮自然道,“那您消消气。”

  “刚才叫我什么?”老头突然道。

  “师傅啊,不然我叫您什么?”

  老头低哼,“师傅可不是能随便叫的。”

  谢蛮从善如流,“老师傅!”

  老头:“……!”这么个朽木,幸好老子刚刚收徒的话没说出口!

  当即一吼,中气十足的,“干活!”

  谢蛮被他一嗓门震的耳朵疼,老老实实的看着长桌上的新鲜药草,数量不多,规规整整分类的摆放着,很多根茎还带着泥,青翠喜人,一看就知道离土还没有多久,有些还开的不知明的花。

  谢蛮完全不懂,左右打量一番,又小心的觑一眼老头,那盘子树萢已经被老头吃的差不多了,但这老头吃人从不嘴软,对谢蛮投来求助的目光孰若无睹,手嘴都没停过。

  谢蛮一叹,自顾自地在这间满是药味的屋子里转了一圈,仔细研究挂在墙上的好几幅工序解析图。

  她很确定,这几副图,是在她进来之前的时候才挂上的。

  卷面干净,只是似乎因为放的年份有些长了,纸张开始泛黄,变的有些薄脆,但墨迹依旧清晰。

  三幅卷轴,每一幅都写的非常详尽,每一道制药工序都标注了详解,每一道工艺流程都有对应的图例展示,这三幅图,是一幅完整的药草炮制程序,哪怕谢蛮对这些一窍不通,但如果按照这张图的手续走下来,哪怕只是面上一层,也受益匪浅。

  谢蛮眨了眨眼,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堂屋里只余下她一人,桌面上的药草依旧带着湿润的水汽,谢蛮却迟迟不敢动手。

  桌上的新鲜药草,墙上的炮制卷轴,都说明了她接下来要在这里做的事是什么。可她明白,中药炮制是一门手艺,哪怕是在现代,西医盛行,中药依旧在医学界有独特的立足之地,哪怕是学个皮毛,也算是大有受惠,更何况……她认识老头一天都不到,怎么也不好白占这么大的一个便宜。

  她还愣着没回过神,院门口忽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谢蛮等了等,那敲门声还在持续,院子里没有别的动静,她走出门喊了一声,“老师傅……有人敲门……”

  “叫什么叫,那是找你的!”

  “找我的?”谢蛮嘀咕一声,以为还是陆裕,一阵风般跑过去开了院门。

  然而,门前空荡荡的,只有一颗腿高的野草光秃秃的,被扒光了所有的叶子。

  谢蛮一愣,迈出门槛走了几步。

  果然,被院墙挡住的地方,一个皮肤白的近乎有些病态的女孩,睁着圆溜溜的杏眼歪着头大量她。

  那目光清澈纯净,带着丝怯意和亲近,似乎是因为紧张,右手握成了小拳头,时松时紧。

  谢蛮皱了皱鼻子,醒悟过来,她应该就是陆裕的妹妹。

  她身上有陆家药房的味道,而且,她长得很漂亮。

  是种干净的漂亮,眉目清透,带着一丝稚气懵懂,在她和同龄人一般正常的身体上显得有丝突兀,就是这种突兀,让她和正常人明显的区分开来。

  瞬间反应过来的谢蛮笑眯眯的凑上前,在福宝心生害怕要退却前堪堪停下步伐。

  “你认识陆裕吗?”

  阳光下的女孩笑容灿烂,和之前不说不笑时表露的距离感一下子冰霜一般笑容,她长得实在是漂亮,一双清凌凌的桃花眼带笑,整个人都柔和起来,还带着一丝甜腻的果香。

  福宝往后退的脚步顿了顿,哥哥说,最先出来开门的姐姐,是个小仙女,不会欺负的她的。

  “是哥哥。”福宝小声道,尽管鼓足了勇气,但因为几乎未接触过生人,声音依旧低低的。

  谢蛮已经确定了。

  她伸出葱白的手握住了福宝的,小小的晃了晃,亲昵道,“我叫谢蛮,你可以叫我蛮蛮,我叫你什么呀?”

  被柔软的手握住往屋里带,福宝有一瞬间的惊慌,她犹豫的看了眼身后,送她来的陆裕早已经不见了。

  “不是……”她小声嘟囔。

  “你说什么?”

  她和自己以前的那些小伙伴不太一样,福宝渐渐没那么害怕,抬眼萌萌的看着她,有些着急,“不是蛮蛮……”

  “……那是什么?”谢蛮一头雾水。

  “是小仙女。”福宝一脸认真的强调。

  谢蛮一愣,想起昨天她对陆裕作妖的那一幕,面上飞起一丝绯红,有些不好意思的问,“你哥哥告诉你的吗?”

  “哥哥说是小仙女。”

  “那你就叫我小仙女。”谢蛮眯着眼笑,大大方方地,“那我叫你小宝贝好不好。”

  福宝皱着眉考虑了一下,决定放宽限制,“好吧。”

  看那副样子,好像谢蛮给她改个称呼很不乐意。

  谢蛮闷笑,接着就看见福宝从身后的小布包里掏出了粉色的木铲子,示威性的舞了舞,“那你不能欺负我哦。”

  谢蛮憋着笑,看着那双水灵灵故作恐吓的杏眼接着问,“这也是你哥哥告诉你的嘛?”

  那双干净的双眸里认真的的看着谢蛮,稚气的点点头。

  谢蛮抓着福宝的手笑的一抽一抽的,整个人都要扑在福宝身上,两人在门板上挤成一团,福宝迷茫的看着她,像三月里的迎春花一般也弯起了嘴角,手里的小铲子犹犹豫豫的,始终不舍得往抱住她的谢蛮身上拍。

  谢蛮才发现,福宝居然也懂药材炮制的方法。

  她问福宝的时候,福宝直接墙上的卷轴,认真地道,“是哥哥写的。”

  “你哥哥?”

  福宝以为她不信,踩上小板凳指着卷轴顶端的一个圆形墨痕,“这是福宝不小心碰上去的。”

  “就是哥哥写的。”

  谢蛮一怔,先前的顾虑一瞬间打消了。

  她试探的指着桌上的药草,“可我不会这些,小宝贝教我好不好?”

  福宝眯着眼点头,她在家里陆裕什么事都抱圆了,偶尔给她一些烧火的活干,都要盯的死死的,出去玩更是给她准备了一堆杀伤性武器,就防着她受欺负,久而久之,她也不愿意干活让奶奶和哥哥难过,现在被人需要的感觉让她雀跃的一蹦一跳的出了门。

  桌上的药草并不是普通的药草,至少就谢蛮认知的而言,这些东西绝不可能是烂大街的货色。

  湿天麻,野生黑枸杞,何首乌,都是新鲜还带泥的,谢蛮也只认识这些,桌上其他的就费劲了,除了能认出来是些好东西之外,名字都叫不出来。

  但福宝认识,不仅如此,在谢蛮管老头要来炮制的工具后她动手居然很熟练,谢蛮开始怕一不小心给搞废了,特意挑了一块价值和形状都不起眼的大黄给她试手。

  新鲜的生大黄,用木挫出去底部的细根,再清洗干净表面的杂质,福宝让谢蛮烧小火,将整块大黄焖上一段时间,期间开锅查看大黄的润度,等内外的湿度均匀了,谢蛮根据她的指挥切成一小段小段,再拿了药簸箕放在太阳底下晒。

  “哥哥说,剩下的步骤会有些危险……”福宝对了对手指,“所以我也不知道了。”

  “福宝真棒。”

  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头已经从房门出来了,先是夸赞了谢蛮一句,接着话头转向了谢蛮,“福宝教你的,都是药材的初步处理,再深入的,她很难记住。”

  他看了福宝一眼,几不可查的叹口气,“初步处理以后的流程,不懂得再来问我,你们两去洗洗手,准备吃饭了。”

  这句话就像是拉响了下课铃声,两人几乎同时欢呼一声,手牵手的往厨房冲,拿香皂洗手。

  两双手浸在同一个木盆,谢蛮都冲干净了,回头一看,福宝搓出了一手心的肥皂泡泡,两只手慢慢拉开一个有些虚幻的气泡,正鼓着腮帮子小心的吹气。

  泡泡越来越大,福宝的表情也越发小心,杏眼睁的大大的因为长时间产生的酸涩,眼眸里漾起了一层水雾,干净透亮,她盯着手心里的慢慢鼓大的气泡,眼睛一点点弯起来。

  “小仙女,送给你。”一个巴掌大的气泡托在福宝细白的掌心,大大的肥皂泡泡在阳光下折射处七彩的光芒,流转着绚丽的彩虹色。

  这个场景她似乎曾经看过。

  有一个长不大的少女一直在等她回不来的哥哥,她吹出了好多肥皂泡泡,希望哥哥像儿时一样回来,牵她去洗手,戳破她手心里七彩的泡泡,一起去吃晚饭。

  可她再也等不到了。

  谢蛮大睁的桃花眼慢慢续上一层水雾和笑意,她用力眨眨眼让那丝情绪滚落,圆润的指尖点上气泡,“我很喜欢,小宝贝。”

  绚丽的泡泡破裂,变成细小的水雾,凉凉的撒在掌心。

  洗完手,可以去吃饭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