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萌青之路 > 第50章 第 50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回到司令部的班里,我一开门时就看见班里四川小锤子低音大嗓门正大动静地在我们学习房间里拿着他的一封家信放在桌前皱着眉头在念着。听见推门声,见我进来,他立刻站起来对我说:“呀!我的好哥哥你可回来了,听说你要回来我一直在这等着哪。”说着把手里的信一扬:“它认识我我可真不认识它哟,你快帮我念念,看看是啥子事?”我答应着接过来一看,那些歪歪扭扭的草字且还是龙飞凤舞着,当时我连溜带顺地读到他哥哥为了筹办自己的婚事,卖了母亲的寿材而凑钱办婚事的时候,小申听了满脸顿时涨得通红,大声地用他那本就很低而粗犷的声音吼道:“这!这……算啥子事哟!就是再穷也不能卖母亲的棺材本呀!这哥哥真气死我啦。哼!”

  我只好连忙劝他说:“小申啊,再别生气上火啦,既然那生米已成熟饭就随他去吧,要相信你哥哥也是没法子不得已而为之的事。不过再怎么说你们也是亲兄弟,说两句气话就算了吧,你把省的军贴给寄回去几块,表表亲情,这也是做弟弟应当做的,钱可以以后慢慢地再打算么……”经过好一顿的劝说,才使他控制住了情绪。等他心情平浮后,顺便教他几个信中的字,帮他写好了回信,才使他感到消了气。

  帮小申读写完了家信,我想到自己也很长时间没写过家信了。当我提起笔来时,又想起青年点的同学们,在这将近一年的时间他们过得怎样,生活劳动还是老样子吗?心想,我这第一封信是写给点里的谁呢?经过一番推敲思考,决定还是先写给点里的集体,向他们汇报一下参军以来部队的生活和工作见闻,让全点的同学们都了解一下部队,至于谁能回信就看大家个人的心情啦。

  经过不长时间,就收到了点里的回音。回信中,点里的几个同学都提到了他们现都属于基干民兵,一部分以部队连排编制的形式参加了公社杨树底水库的工程大会战。

  闫偌宜在来信中她告诉我,东英大队民兵连的任务是筑坝打夯,筑坝打夯是由公社水利工程指挥部统一调用马车、牛车运送坝土。打夯作业时基干民兵每四人一组,大家同时拉起高过头顶的夯,再一起拽着夯绳砸下,劳动中,有人还有节奏的哼着小曲,小声地喊着号子,大家一齐用力使劲,倒也显得十分有趣。虽然在夯土中,大家用力、出汗,但觉得干起活来精神集中心情舒坦多了。

  工程质量检测员来回在作业面巡视着,严格监督掌握夯过坝面的深浅硬度,发现一点不合格的地方,立刻要求重整改正。闫偌宜她很钦佩这些老农对待工作的严谨态度。

  来信中还提到她在水利工程的会战中是负责本连队的做饭。每当大伙干活回来吃饭的时候,都夸她萝卜茧切一般大小,味道烧的好。饼子做的喧也与众不同,每次听到夸奖赞扬声她都感到十分地满足和高兴。她告诉我,其实做菜就是比点里油多放了点,炝锅时放上大蒜,多注意一点火候除掉一点萝卜味而已。最主要的是大家干了一天的活,饥肠辘辘的小青年能放开肚皮赶劲造吃得饱,要求也不高罢了。她说,能赶上为这百年大计的水库建设贡献点自己的一份力量就知足了。在参加劳动中,她从思想的深处感受到了贫下中农严谨的工作态度和朴实高尚的精神。

  在家生产队劳动的孙美兰也提到今年在起花生劳动休息的时候,她们跟着两个女社员在干活的地旁金家沟果园偷苹果,开始由于胆子小怕人家看见躲在苹果树下,每摘下一个,树叶被拽的“哗哗”作响,心也跟着呯呯在跳,刚摘下两个苹果后发现兜里装不下。回头一看,那些女社员正把摘下的苹果忙着往自己内衣里塞,自己也索性壮着胆子站了起来稀里糊涂慌里慌张地把摘下的苹果往衬衣里塞下去,想带回去拿给点里的同学们,她们边摘还边傻笑着。往回走的时候忽然听着有人轻喊了一声“老高头来啦!”她们赶忙蹲在沟底藏着,这时才觉得苹果硌着肚皮一点也不舒服,同时紧张得心都要蹦出来似的,不知不觉吓得自己尿湿了裤子还不知道,回来后觉着□□已湿了不得劲才反应过来。

  收工回到点里,男同学接过女生的苹果,毫不客气地用手搓一搓或在衣服上蹭两下就咬着吃了起来。女生在旁羞涩地说道:“你们也不知道洗一洗不嫌脏啊!”男生们说道:“洗什么,不干不净吃了没病。”老车同志过来说:“哎,姊妹们,下次咱别干啦,免得叫别人看见,显得咱太掉份子啦是不是!”摘苹果回来的女同学说“好,好,好,也不再会有下回啦。”

  其实,我去年就知道那儿有一片果园,只是刚下乡碍于情面和学生的薄脸皮儿和自尊,才克制着嘴馋的这个臭毛病。现在点里的女同学也学着脸皮厚了,不过这次胆儿也忒大了点,恐怕连她们自己也未曾想得到吧。

  哈哈!此时我也想起了和男同学去公社回来的路上,走到鹿圈大队看见路边一个卖甜瓜的农民,于寡夫拿起卖瓜的一个甜瓜,当时卖瓜的对他说:“吃吧,吃吧。这瓜可甜啦。”于寡夫边吃边问起价钱来,卖瓜的说:“一毛二一个。”于寡夫说:“贵了,太贵啦!这瓜咱可吃不起。”卖瓜的说:“你都快吃完了,这瓜钱还没算,你要多少啊?”于寡夫摸了摸兜半天掏出五分钱硬着头皮对卖瓜的说:“瓜桃梨枣,谁见谁咬,我,我不买啦。”卖瓜的气得嘟囔了一句:“收起你的大钱,走吧,走吧!”现在点里的女同学和那时比起来真是有点过之而不及,真是己不能同日而语啦。

  点里同学在下乡再教育的社会实践中,不断接受着各种社会氛围的熏陶和考验。而我们这些从农村各处来到部队的同校知青也在解放军学校的大熔炉得到了锻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