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三生宠(穿梦) > 19.第十九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轩辕陵回到太子府中。

    他早就清楚轩辕澈手中的不是真迹,是以对今日的结果也并不在意,只是临走时太傅却将两幅字画一并交给了他,既是赝品,留着也是徒增累赘。

    不如毁了利落。

    也省得老二整日在这些小事上与他掰扯。

    回到书房,轩辕陵打开卷轴,正准备将自己那副真迹重新挂上,将另一副仿制品烧掉省心。

    卷轴展开,轩辕陵却是一怔,整个人瞬间愕住了。

    这哪儿是什么书法笔墨!

    这明明是一副美人拈花图!

    画中绘着一名风华绝代的姝色少女。

    她长发垂肩,裙衫曳地,身姿娇柔无骨般靠在葡萄架下的栏椅旁,懒懒的支着下巴看着前方,一手拈着朵海棠把玩,一双含水清眸欲语还说,微启半扬的唇角挂着慵懒笑意,那神情……竟仿佛像是在对着看画之人撒娇一般。

    真是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看得久了好似能从纸上跃然而出一般……

    轩辕陵目光一瞬不瞬盯着画中少女,刹那间,他仿佛忽然听到了自己胸腔里心跳的声音。

    他竟看一幅画看得痴了。

    轩辕陵不可思议的抚上自己悸动的胸口,眼神却半点无法从那画中少女脸上移开。

    半响,他终于回神。

    仔细一看,画中背景分明便是苏太傅府院里那片葡萄架回廊,再看这笔墨画风,亦像极苏燮的路数,虽然画上一字未题,也没有任何落款印章。但画中女子的身份已是呼之欲出。

    显然这是临走时太傅不小心拿错了,将自己的画作混在了一起被他带回。

    没想到……

    却给了他个这么大的惊喜。

    轩辕陵弯起唇角,一双眼眸亮得惊人。

    他放柔动作拿起画卷,小心翼翼,生怕动作大了损坏它分毫,在书房里左看右看,竟是找不到一个可靠放心的地方置放这画。

    他可不想出现太傅那样的大意,藏在书房都被人囫囵替走。

    至于将画作交还给太傅?

    轩辕陵在心里微笑否决。

    这是不可能的。

    想了好一会儿,轩辕陵带着画儿回了自己寝殿,将画放进床榻里侧的一个暗格里,又检查了好几遍,确定无漏,内心的起伏才慢慢平静下来。

    坐在榻边还是有些怔然走神。

    这种感觉就好像什么秘密被藏了起来,只有自己知晓,在无人时翻出来回味品尝,既新奇又窃喜。

    生来便是天之骄子注定不凡的太子轩辕陵从未有过这种感受。

    带着这种感受,这天晚上,轩辕陵做了一个血气方刚的梦,梦中全是那画中女子,一颦一笑皆勾他魂摄他魄,梦里一切都懵懂而美好。

    早上醒来时,一向雅洁自持的太子殿下感受到身体下的异样,也不禁脸色有些微赧的不自在,微微掩饰的咳了两声,更是挥退了日常进来伺候洗漱的侍女,自己着衣收拾起来。

    ……

    帘外雨潺潺,春意空阑珊。

    广元街巷子外一辆华盖马车缓缓停下,不多时,一主一仆走了下来,青衣小厮恭敬的为主人撑着油纸伞,不解的问,“殿下,您这几日下朝都往这广元巷绕路回府,可是有何用意?”

    “主子的心思你也敢猜。”男子的声音清清淡淡的,倒也听不出喜怒。

    小厮讨好一笑,机灵回道,“小的就是觉着今儿下雨路滑,怕您淋了雨着凉。”

    身着月色织金锦服的男子不知想到了什么,垂了眼帘在心中轻叹一声,“行了,把伞给我,你先回去吧。”

    “殿下,这怎么行……”

    “别废话了,回去吧,我一个人走走。”

    男子接过纸伞,袖口下滑露出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手指握在竹骨伞柄上,一青一白两相映衬,煞是好看。

    小厮在后面张着嘴还欲说什么,见主子已经不紧不慢的朝着巷子深处走去,只好一步三回头的转身回巷子外的马车旁等着。

    雨滴落在油纸伞上叮咚叮咚响,像雨打芭蕉声。

    这场晨间春雨下得渐渐大了起来。

    伞下男子沿着小巷走了许久,一直到了街角。云履已沾湿,他提着衣摆,走进街角外一座八角亭,站在亭下望着沿檐而下的雨帘出神,为自己这几日的魂不守舍感到可笑。

    “小姐,雨下大了,咱们去前边儿避避雨吧!”

    “也好。”

    烟雨朦胧中,两道纤秀身影以手遮雨,小跑着朝八角亭行来。

    素荷本打算一个快步迈上亭阶再去扶小姐,抬头却见亭中已站了个华服锦衣的男子,不由好奇打量了一眼,见他身型俊朗高大挺拔,奇怪的是在亭子里仍撑着伞,遮住了肩膀以上看不清脸貌,周身透着清冷,对外界好似毫无所觉般,单手背在身后,孑然而立。

    不过此人看起来气度不凡,周身萦绕着一派形容不出的贵气。

    “素荷。”

    只听得一道莺婉嗓音,恁得撩拨人心弦。

    苏音落后几步,用面纱举在头顶上遮雨,见丫头愣在石阶上,不由轻轻唤了一声。

    听到声音,素荷忙回头。

    同被这道声音引得侧首的还有那月袍男子。

    苏音抬脚迈上石阶,也发现了亭中男子。

    她随意一瞥,只看见男子露在伞沿下深邃分明的下巴,和握着伞柄骨节分明的手指。

    若无其事收回视线,与素荷一起在亭中长椅坐下,拧了拧湿透的纱巾,擦拭着脸上的雨水,等着雨势稍微停歇。

    长椅上的主婢二人全然不知伞下男人在见到苏音走进来的那一刻起已震在当场,全无面上看起来那般淡然,失神的紧握伞柄,这才发现自己还撑着伞,刚想放下,又觉得唐突,迟疑间,只见她已走到离他最远的一条长椅坐下了。

    她侧对着他,肩颈修长,侧脸精致,手里拈着一方丝帕轻轻拭着额角,这样看过去的角度就跟画里的体态一般无二,慵懒自如,美不自知。

    梦里的人儿终于活生生出现在眼前,这对轩辕陵的心神冲击可谓十分震撼。

    他借着伞沿的遮挡,目不转睛的看着面前的女子。

    太傅苏燮之女苏音,年十五刚过及笄,外间传闻身有隐疾,无盐女,是以从未在各种宴会上露过面。

    脑中闪过这些不实的资料,轩辕陵不由失笑,嘴角抑制不住地弯起了一抹愉悦的弧度。

    苏音自然敏感的察觉到了对面男子从伞沿下折射出来的过于专注的视线,她知道自己现在这张没有面纱遮挡的容貌会给人造成多大的冲击力。

    因为她这一世的容貌越长越和梦里的殷落公主一模一样!

    几岁时她照镜子还觉得这一世的脸看起来和现代时的自己童年长相也差不多,但等到渐渐十三四岁,她便发觉哪里不一样了。

    如果说她自己的容貌打九分,那么殷落公主的容貌就是满分。

    几乎挑不出任何瑕疵的绝世容颜。

    也因为这件事,让她对于自己究竟是不是殷落公主遗落的魂魄这件事更加半信半疑,尤其是前几日在静安寺遇到那个跟璇玑长得一模一样的魏小姐后,这种猜疑更是困扰着她。

    亭中男子的视线虽然含着礼貌的克制,但那落在她身上停驻不去的眸光还是让苏音略微不适。

    便对素荷道,“看来这雨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停了,我们还是走吧,免得阿娘担心。”

    素荷看了看外面仍然淅沥的雨势,又不着痕迹瞟了一眼亭中看起来身份不凡的男人,体察出自家小姐的心思,便二话不说,脱下外衫罩到苏音头顶,“小姐,你披着这个吧。”

    “若姑娘不介意,这把伞给你们用吧。”男子清润的声音不疾不徐在亭中响起。

    说着,一只骨节匀称的手收了油纸伞,轻轻递了过来,动作优雅如画。

    闻言,苏音视线随着那把白色的竹骨伞侧首看去,却在见到对方的一刹那,面色一惊!

    甫陵?!

    他……他怎么可能、怎么会也在凡间?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苏音惊愕得退了两步,双唇失色,仿佛受到不小的刺激。

    联想到那日在静安寺碰到的魏小姐,再加上今日遇到的这位油然便是甫陵帝君一般无二的贵公子,苏音的心砰砰乱跳。

    那么……那么玄雍是不是也有可能在这一世出现?

    那她是不是也有可能在这一世遇到这一世的玄雍?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苏音脸上的表情又悲又喜,激动又不安,看着对面的轩辕陵,突然笑出了声音,“多谢公子赠伞,但不必了。”

    说完,她带着素荷快步走出玉亭,转眼奔进了迷蒙的烟雨中,身姿竟是无比的轻快愉悦。

    轩辕陵愣了一瞬,还来不及阻拦,她的身影便已消失在眼前。

    他怔然的看着雨雾,手中还握着那把未送出去的纸伞,想着方才佳人那昙花一现般的笑靥,心中一阵怅然若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