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三生宠(穿梦) > 21.第二十一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音靠着一点自保功夫勉力支撑的同时余光看到素荷被一名黑衣杀手一剑刺中肩膀,正心急如焚,只见血从她肩口涌流而出,尖叫一声登时就昏过去了。

    也好,既然昏迷了,这几个刺客应该就暂时不会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虽然受伤,但素荷的性命算是能保住了。

    但苏音还是发了狠。

    在苏府的十几年间,虽然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有一样事情从未耽误过。

    那便是学习。

    除了跟父亲学琴棋书画阅览群书,跟阿娘学厨艺女红打点生活,闲来无事也会跟护院们学上一点防身招式。

    没想到当初一时兴趣学的一点皮毛功夫今日竟然真的派上了用场。

    半个时辰前,苏音和素荷观了将士凯旋后便从茶楼离开回府,走至广元街时,忽然感觉好似有人在跟踪她们。

    她假装随意的用丝帕拭面回头悄悄观察,却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

    苏音不动声色的往前走,经过广元街时却没往小巷子里去,而是带着素荷往另一方向宽阔的官道上走。

    广元街后头的巷子是这周围官家宅邸比邻而形成的一条窄巷,大概只能容得下一辆马车的宽度,因为从这儿穿过去离苏府比较近,本来苏音二人是打算走这条小道的。

    但此时……

    原本今天出门只为一睹那位翟将军风采,主仆二人轻便出门,竟是连个多余的随从都没带。

    苏音一边示意素荷,一边加快了脚步,意图甩掉身后跟踪之人。

    没想到刚走至街道转角,四个蒙面黑衣人忽然从暗处跳出来。

    “快跑!”苏音立刻拉住吓傻的素荷往前跑。

    黑衣人穷追不舍,挥着剑一直将她们追至一条无人的偏巷。

    周围的巷道苏音并不熟,素荷比她熟悉路况,但她此刻被吓的浑身发抖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但还是颤着声音说,“小姐你快跑,我保护你。”

    苏音肃目盯着围过来的四个明显不是善茬的黑衣人,维持保持着镇定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要钱财我可以给你们。但你们若是要为非作歹可要想清楚了,我是朝廷命官之女,家人若是一个时辰内没有见我们回去,必会派人来寻,你们是跑不掉的。”

    亮出自己官家女的身份是为了威慑提醒他们,也为给自己想脱身之法争取一点时间。

    哪知几个黑衣人不为所动,二话不说挥着刀剑便冲她们杀过来。

    ……眼见素荷受伤昏死在墙角,苏音的后肩也被一人划了一剑,不过好在她柔韧体软,及时旋身后仰堪堪避开,刀剑入的伤口不算太深,可也疼得她冷汗淋漓,咬牙顺势从地上抓了一把墙灰猛地朝几个黑衣人撒去,最前面的两个刺客被沙迷眼,动作滞了一瞬,苏音趁机转身没命的往前跑。

    遇到巷子围墙下堆着几个破旧的木桶,苏音抬起就一股脑往后砸。

    木桶被黑衣人刀剑劈开,散做几片木块飞溅,剑尖夹着杀气直指苏音面门而来。

    苏音后背受伤此时已体力透支,这一瞬间,她仿佛感觉到了死亡的冰凉逼近。

    电光火石间,一道迅疾身影从天而降,散发披衣,犹如天神,锋利的长剑嗖嗖两下闪过,逼近苏音的两名黑衣人便无声倒地。

    苏音愣住了。

    稍远几步的另两个黑衣人见状,蒙面黑巾下露出的眼睛对视一眼,露出狠色,默契的朝着来人齐攻而上。

    那人游刃有余,戏耍般同他们过了几招,忽而面色一沉,手起剑落割开一人喉咙,反手一剑又将另一人手脚筋挑开,上前卸了他下巴颌制止了黑衣人吞毒自尽。

    顷刻功夫,便将几名刺客杀的杀,俘的俘,手法干净利落,又快又狠。

    “好了,给你留了个活口。”

    站在几具尸体前,他用衣角下摆缓缓擦着剑上血迹,垂着头,漫不经心的说。

    等了几秒,却不见对面被他所救之人回应。

    京城里的上等人还真是不知好歹,救命之恩竟然连句谢话都没有。

    少年男子内心轻嗤,抬头瞟了一眼,却见面前少女泪眼盈盈的望着他,一顿。

    少女乌发雪肤,五官精致,容色美极,此刻一番遭遇下钗发凌乱衣衫破损亦不能掩盖绝色之姿,那一双剪水漆眸正禽着两汪泪水注视着他,深情专注,欲语还说,仿佛他是她什么重要的人似的……

    倒将他弄得不自在起来。

    “……咳。你哭什么,吓傻了。”

    少年有一瞬间的怔愣,但很快回神,低头往她身上扫了两眼,除了一点轻伤应无大碍,便收剑回鞘,转身欲走。

    苏音泪眼朦胧见他要走,心里一慌,想也不想便冲上前死死抱住他,“别走!”

    少年一震,浑身僵硬的顿住,感到身后娇软纤细的少女紧紧贴着他,双手搂着他后腰,将脸贴在他背上,泪水打湿了他衣裳,不停的说,“别走……别走……玄雍……”

    少年脸色古怪变幻,拉开她环着自己的手臂,生硬道,“你认错人了,我不是玄雍。我叫漆雍。”

    “不管你叫什么名字,反正就是你。”苏音摇着头带着哭腔说,收紧手臂不让他走。

    漆雍有些哭笑不得,转过身,讽刺的看向缠着他不放的女孩,“你可认清楚了,确定是我?”

    他故意将那双异于中原人的碧绿妖瞳直视她,等着看她被吓到然后露出或害怕或鄙夷或嫌恶的各种曾经在旁人脸上见惯了的表情。

    苏音怔怔的望着这张在梦里思念了千百回的脸,伸手抚摸上那双幽绿眼眸,喃喃低声道,“是你,就是你。……不管你是叫漆雍还是玄雍,我要找的人就是你。”

    “你,你不怕我吗?”漆雍脑中思路一滞,有些猝不及防,第一次有人在直视他的绿眸时不被惊吓住,且,……且还满腔柔情的抚摸他的眼睛…?

    他几乎要怀疑这少女是不是被刚刚的杀手给吓得脑子错乱了。

    这回他多用了两分力道,态度冷淡,强硬地将她推开,“好了,你快走吧,你的同伴还在那儿呢。”

    这一提醒,苏音也忧心起素荷的伤势情况,但她却不允许自己就这么和他擦肩而过。

    前世是她自己画地为牢,因为梦中看了那么多次殷落和玄雍的故事,即便察觉到自己对玄雍有了不同他人的情愫,也深深压在心底不敢显露出来。

    可这一世不一样了。

    不管她是不是殷落散落的灵魂,这一世她和玄雍都是一个全新的身份,没有殷落公主,他也不是被困在黑水岛上暴虐刻薄的玄雍。

    他重回少年,她也摆脱了梦境困扰。

    这一世,她要正视自己的感情,勇敢的追求他。

    “你家在哪儿,我去找你。”苏音抹去眼角泪痕,看着他定定的说。

    漆雍蹙眉,没看出来这女子竟真打算缠上他了?

    想到义父今天进宫赴宴接受封赏,恐怕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出宫了。可他和一群兄弟们还没着落呢,就算朝廷论功行赏恐怕也赏不到他头上来,几个跟着他的兄弟也颇为憋屈,到了京中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大军还未到,他也不想让兄弟们都到了天子脚下了还去野外扎帐篷过夜,这不正打算寻个地方好让大家安顿下来,也享受享受京城贵人的衣食生活。

    “我不是京城人士,你别缠着我了。”

    漆雍说完便转身。

    袖子再次被少女执着的拉住,“那你来找我吧。我先带素荷回去看伤,你明天来找我,好吗?”

    “我明天没空。”漆雍不想转身,尤其是当看到她那深情的双眸时,心里便不舒服,她定是认错人了,不知道把他当成是谁呢。

    反正不可能是他。

    “那后天,后天你一定要来。”苏音放低声音轻轻哀求,“我家就住在荣庆路的苏府,你向周围打听苏燮便知,他是我父亲。我会和守门交待,只要你报上名字他们便会……”

    说着说着,苏音见他脸色越来越冷漠,忽然停住话音,眼里闪过懊恼。

    她真是该死。

    无论面前这个少年这辈子投生成了怎样的身份,无论年少轻狂时他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也好,还是生性赤诚放旷不羁也罢,芯子里可还是玄雍的灵魂啊!

    骄傲自负如他,怎会容忍自己做这种有攀附之嫌的事情。

    咬了咬唇,苏音忽而冲他一笑,“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有一个好办法,不如后天我们仍相约在这里见面吧!”

    漆雍默了片刻,只字未回,只抽回被她握住的衣袖,提着剑纵身一跃,脚尖点在围墙上,眨眼便消失。

    苏音愣了愣,突然朝空无一人的前方扬声喊道,“后天未时我在这里等你,不见不散!”

    木樨花下空无人,她的声音不知道有没有随风传进他耳里。

    在原地望着他消失的方向良久,苏音才走回去将昏迷的素荷扶起来,检查了她肩口的伤势,还好并没有伤到要害。

    一切都放松下来时,苏音才感到肩背上一阵钻心的疼,原来她也是受了伤的,只是当时乍然见到少年玄雍如神般从天而降救了她,又惊又喜又泣已然记不起自己还受伤这回事了。

    不对,这一世他是漆雍而不是玄雍了。

    后天的木樨花之约,他会来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