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三生宠(穿梦) > 31.第三十一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宫宴结束时已是晚上戌时,中秋的圆月又明又亮, 高挂夜空, 连路边仿佛都撒上了一层银光。

    各家家眷三三两两结伴而出, 在外宫门登上自家的轿辇。

    苏音扶着母亲上了马车后就一直被堵在南宫门, 也不知道前面那些官家夫人和小姐还在磨蹭什么, 索性吩咐车夫转走另一条道,虽然绕了点路,但总比堵在这里人满为患的好。

    见她们这边转道而行, 也有几户人家的马车有样学样从拥簇的南宫门转道离开。

    车上素荷叽叽喳喳的讲着今日所见所闻, 十分亢奋, 苏母大概是应酬一晚下来有些累了, 靠在软垫微微闭目休息,苏音见状便靠过去帮母亲揉捏肩膀。

    马夫驾着缰绳在月色的照映下稳稳前行, 走了两条街后, 忽见前方黑漆漆的巷子里蹿出几个人影, 眨眼间冲到车前, 又见后头一队甲兵紧追而来,车夫连忙将缰绳一拉往路旁避让, 不想那几个人影见身后追兵逼近, 竟狗急跳墙的往他们马车扑来, 看情况竟是想夺车逃路。

    马夫绷紧神经,回头大喊一声:“夫人小姐小心!”手上勒紧缰绳将马匹前蹄高高抬起踢向几人, 同时抽出武器指向那欲上前夺车的暴徒:“尔等何人, 还不速速退开!”

    马车突然晃动, 苏音惊惑的掀开车帘欲查探情况,“发生什么事了?”话音未落面前忽然一道黑影袭来,将她往外一扯,脖颈瞬间被人扣住,“别动!”

    苏音浑身僵住,一种仿似毒蛇缠绕在脖颈的冰凉惊悚感袭来,电光火石间,她还未及做任何反应,只听‘噗’的一声,身后挟持住她的歹徒突然猛的一颤,扣住她脖子的手便立刻无力的松开了,苏音惊疑不定的回头看去,只见方才挟持她的那名歹徒背后被刺入一把长剑,登时穿心而死。

    她抬头看去,看见前方一个灰衣巡甲的高大男子在月色下面色焦急的狂奔过来,一把将她拉到自己身前,神色紧张的将她上下打量:“你没事吧?”

    “漆雍?”苏音没弄清楚这究竟是什么情况,“你怎么在这里?”

    漆雍张了张口欲同她解释来龙去脉,却见马车里一个丫鬟扶着一位中年美妇疾步走下车来,见到地上躺着一具尸体,吓得大惊失色,连忙过来拉着苏音,“女儿啊,你没事吧?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苏音安抚的拍了拍母亲的手:“娘,我没事。”

    漆雍便一言不发退到了一旁。

    余下两名歹暴徒已被迅速追上的漆雍的弟兄们制伏,此时正将他们五花大绑。

    “这伙人应该是从天牢逃出来的死刑犯,是我们追捕不力,让夫人受惊了。”漆雍微微躬身,对这苏母歉声道。

    苏夫人见着淌血的尸体,仍是余悸未消,拍着胸口半天缓不过神来,闻言转过脸去,打发的挥了挥手:“那就赶紧缉拿归案吧,可别在大晚上的闹出尸命吓着人!”

    说着,苏夫人让素荷扶她上车,对苏音道:“囡囡,我们赶紧走吧!”

    “娘……”苏音有些迟疑的看了一眼旁边敛眉垂目的漆雍。

    “呀,夫人当心!”

    还未说些什么,就见苏夫人脚下一软,在登车橼时险些一个踉跄,显然是被方才的事情猝然惊吓还没缓过劲儿来。

    漆雍看了一眼,忽然沉默地走了过去,在车辕前半蹲下身子,伏下肩头,头也未抬的对苏夫人道:“夫人可踩着我的肩上去。”

    苏音一愕,立刻要开口阻止他,忽然对上了他抬眸凝视而来的眸子,深沉晦涩,让她完全分辨不出这一刻那双幽深的绿眸里究竟藏着什么情绪,她嗓子哽了哽,却突然看见那双深邃的墨绿瞳眸里涌出一丝温柔的笑意,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仍旧让苏音失神了一瞬。

    就在这一瞬,苏母已经扶着素荷的手,踩上了那位愿意伏身给她当踏板的士兵的脊背,跨上了马车。

    时间仿佛在这一瞬被无限放慢,苏音几乎能眼睁睁看清母亲那双绣着精致红梅的锦缎绣鞋缓缓落在漆雍那件灰扑扑的甲胄肩头上时带起的月色下的尘埃,一粒一粒的纷扬在他的黑发旁,他半垂着头,长睫肃敛,薄唇微抿,刀削挺拔的鼻梁让他的侧脸看起来是如此的桀骜……而孤凉。

    “不要……”苏音咬着嘴唇,蓦然便红了眼眶,用力摇着头,“……不要……”

    “小伙子,多谢你了,大晚上的你们巡夜也不容易,这个拿去买点酒喝吧!”上车后,苏夫人让素荷递了一个荷包给漆雍。

    漆雍站起身,垂眸看了眼那精巧的荷包,淡声道:“多谢夫人,不必了。”

    苏夫人见此也没坚持,只是看苏音还失神般愣在那里,不由催促一声,“阿音,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上来,我们该回去了。”

    苏音咬着唇,固执的去看漆雍,默然无声,那双盈着水光的眸却如泣如诉。

    “…回去吧。”漆雍低低的,轻柔的对她说了句,说完转身走向地上那两名被打晕捆住的逃犯,同兄弟们将其羁押,再没回头去看苏音一眼。

    “小姐,我们走吧。”素荷下来将苏音扶上了马车,倒是好奇的多看了一眼背对着她们的漆雍。

    车夫立刻驾着马车启行而去,与留在原地收拾参加的夜巡兵渐渐越拉越远,直至马车驶入月色下的长巷,漆雍才转身,深深的望了一眼。

    “老大……”孔宴和几个兄弟走上前来,站在他的身后,同样注视着那辆渐行渐远的马车,见老大低沉不语,暗叹一声,用力拍了拍他肩膀。

    漆雍脸上很平静,但却让人觉得那是如同平静大海下的波澜汹涌一样深沉,孔宴忽然觉得面前这个与他差不多大的少年仿佛忽然之间成熟了,变成一个真正成熟的男人了,他的目光坚毅而隐忍,如同参天大树般生根发芽,浑身散发着让人不能小觑的无形气势。

    漆雍一言不发,转身吩咐:“将这两个逃犯押回夜巡司。”

    “是。”

    其余的兄弟立即将两个逃犯拖起来,一行人便收了队,回巡防线去。

    走至长街巷口,漆雍忽然顿住,似有所觉般侧眸望去,见迎面立着一人,月衣披风,负手而立,他身后不远处,几名侍卫恭敬候立。

    此人身份不低。

    漆雍不动声色,领着一干兄弟继续往前走,在与那月衣男人迎面而过时,彼此相互打量了一眼。

    不知为何,在看清对方面貌时,漆雍心里竟没来由地涌上一股莫名的敌意,他略一敛眉,目不斜视走了过去,并没有因对方那显而易见的权贵身份而低头。

    等到漆雍一行人走远,身后一名锦衣侍卫上前请示:“殿下?”

    轩辕陵一动不动,面无表情盯着前方,负在身后的双手动了动。

    很奇怪,只一个错身照面,此人却给他一种很强烈的威胁感,据查探的资料,不过一个区区西北边陲而来的烽火小兵,即便名义上为翟鞍山义子,却不受重用。

    这样身份低微毫不起眼的人,凭什么、为什么会给他这样强烈的不安和威胁感?

    轩辕陵凝思而不得气解,心头却像笼上了一层阴云。

    ……

    这一夜,苏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府里的,下了马车,苏母还在旁边就今晚的盛宴和回府时遇上的惊险念叨个没完,更是念得苏音头昏脑胀,身心疲惫。

    “娘,我有点累,先回房了。”低声说完,她转身便走了。

    苏母有些诧异,感觉到女儿的情绪有别于平常,看了女儿背影一眼,对素荷道:“她这是怎么了……你快去瞧瞧,看看小姐是不是刚刚受了惊吓哪里不舒服,让她泡个热水澡去去乏早些休息吧。”

    “是,夫人。”

    回到小阁楼,素荷却见小姐神色低落眼眸半掩的趴在软塌边小几上,一动不动。

    她走过去,蹲在小姐身边轻声问,“小姐,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

    其实,最清楚今晚发生了什么的事的人便是素荷了,整晚她都跟在苏音身边,全程目睹。当听到太子对小姐表露爱慕之意时,她不是不惊讶的,可又觉得这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她家小姐这般美貌聪慧,才华横溢,待她们这些下人也是亲切和善,这样美好的女子即便是尊贵如太子殿下,动心也实属正常。

    不过……她们回程路上遇到的那个男人……

    见小姐神情恹恹一语不发,素荷犹豫半响,说道:“小姐……方才那位夜巡卫的大人跟上次您拿画像让奴婢找的人好像啊。”

    苏音闻言,垂眸半掩低低的“嗯”了一声。

    “小姐,是不是就是他呀?”

    “是啊……就是他。”苏音抬起眼帘,转头望向棱花窗外,此时已月上中梢,窗外花枝月影重重,就像她的心事。

    “哦……”素荷琢磨了几秒苏音的神情,又将今晚发生的事前后串联起来一想,总算明白为何小姐回来后心情不好了。

    ——太子殿下喜欢小姐,可小姐好像不喜欢太子,她喜欢那个画像上的神秘男人,神秘男人的身份就是今晚碰到的那个夜巡卫,夜巡卫救了她们,可是老夫人却看不起夜巡卫的身份,还将他当脚凳踩了,所以小姐不高兴了。

    就是不知道小姐是在生老夫人的气还是在生那个夜巡卫的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