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血狱江湖 > 第一百六十一章:陆相问计(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峻见陆相发怒,他也冷静下来了。

  陆峻“扑通”跪在陆相面前道:“相爷,陆家连失三人,我因一时悲愤而失理智!请相爷处罚!以后陆峻再不会犯糊涂了!我会全力守护陆家‘希望’。”

  陆峻心情陆相也是感同身受,他又何尝不是痛彻心扉。

  陆相道:“去!将北宫无羊给我带来!”

  “是!”

  陆峻起身去带北宫无羊。

  过了一会儿,陆峻带着北宫无羊进来。

  失去双腿的北宫无羊如今拄着两根拐仗戳地而行。他下身空荡荡的,随着他拄拐而行,身躯也一晃一荡的。

  陆家有今日之祸,都由北宫无羊而起。

  心中愤懑的陆峻无处发泄,他将北宫无羊一把推倒在地上。

  北宫无羊连人带拐摔跌在陆相脚下。

  陆相声色冰冷道:“抬起头来!”

  北宫无羊赶紧将头抬起,他道:“北宫见过相爷。”

  陆相盯着北宫无羊,目中充满怨怒,让北宫无羊不寒而栗。

  陆相爷道:“我真想将你千刀万剐了!”

  北宫无羊哪知血魔现在要他,为此陆家已失了三人。

  北宫无羊不解陆相为何震怒,他诚惶诚恐道:“相爷,我现在尽心尽职医治他。再不敢有任何非分之念了。请相爷息怒。”

  提起“他”,陆相便强按捺着怒气。

  因为“他”的确离不开北宫无羊。

  陆相爷道:“‘他’最近怎么样?”

  北宫无羊如实禀报道:“‘他’最近高烧不断,有时候会陷入昏迷。而且还会说胡话。”

  陆相道:“说什么了?”

  北宫无羊嘴张了张,显得有些顾虑。

  陆相道:“但说无妨。”

  北宫无羊便道:“他说陆家大祸将至,魔鬼已经为陆家敲响了丧钟……陆家要完了……”

  陆相听了这话心里一震。

  现在血魔找上门,陆家连失三人,的确是灾祸临门啊。

  陆相不动声色道:“高烧之下胡言乱语而已,我陆家怎么可能有灾祸。有我在,谁能撼动我陆家!”

  北宫无羊道:“对对,陆家千秋基业,陆相寿与天齐……”

  陆相打断他道:“说有用的!”

  北宫无羊又道:“我已想法给他退烧,又配药稳定他的情绪。用不了两日,他体温就会恢复正常。而且他呼吸现在也顺畅了。”

  陆相盯着北宫无羊道:“你当初说复活冰尸,可以从中找到完全治愈他的法子。所以我答应你复活冰尸。我问你,何年何月才能完全治愈他?!”

  北宫无羊道:“我……相爷,他所得是罕见之症。百万人都未必有一个。活到现在,已是创造了奇迹。想完全治愈,得需要……需要漫长时日。不过我复活冰尸后,真是受到启发,我……我现在正在苦心钻研,我会让他日后不再频繁高烧,还……还可以让他见日光……如果情况好,还可以让他手指能动下……”

  这对陆相来说,真是好消息。

  总算有所突破。

  也让陆相看到了希望!

  陆相连声道:“好好好!那你就好好钻研!先让他能见日光也好,他可以再看这个奇妙世界了!”

  北宫无羊见陆相转怒为喜了,心里暗松口气。

  北宫无羊道:“我定尽全力!”

  陆相道:“我受了伤,现在,你为我疗伤。”

  北宫无羊道:“是。”

  陆峻将北宫无羊扶起。陆相脱了衣衫,又将下护身宝甲。

  护身宝甲上还留有剑气之痕。

  北宫无羊为陆相检查了伤势,将陆相裂开背骨合住固定,又涂抹了自治奇效外伤药。又给陆相一瓶药丸,告诉陆相食用方法。

  经过北宫无羊治疗,陆相也感觉轻松不少。

  背骨疼痛减轻,胸腔也没那么难受了。

  北宫无羊虽是狂人,但是论医术,也的确是天下无双。

  陆相穿好衣对北宫无羊道:“现在可否与他说话?”

  北宫无羊道:“可以,他正醒着,不过不宜时间过长。连日高烧,他现在虚弱之极。吐字都模糊。”

  陆相就去探望“那人”。

  现在血魔找上门,朝中政敌又咄咄逼人,而且皇上知道铁面神君活着,便是欺君之罪。陆相现在可谓是危机四伏。现在陆相也难想出破局之计。

  所以,陆相准备向那个“奇才”问计。

  陆相让蒙面女在室中等他,陆相与北宫无羊和陆峻去见“那人”。

  过了一顿饭功夫,陆相回来。

  陆相单独与那人谈了一会儿。

  蒙面女知道陆相定是向那人问计了,她道:“哥,他说什么了?”

  现在室中就兄妹二人,陆相就直言道:“我将当前形势告诉他,陆威他们的死也未隐瞒。他沉默片刻,然后说,现在形势已如绞索套在我们脖子上。形成这绞索的三股力量,是血魔,上官明弘和皇上。现在绞索在不断收紧,现在暂时只是血魔这一股发力最大。但是不久就会引发其他两股发力。到时候陆家就彻底完了。尤其皇上若发力,就是,就是满门抄斩之祸!”

  蒙面女听了心惊胆颤,她道:“可有反败为胜之计?”

  陆相摇摇道:“他说没有,因为这是死局。三股力量,都太强大可怕。就算可破第一股,再破第二股,也难破第三股。”

  蒙面女道:“那怎么办?!”

  陆相道:“虽然难反败为胜,不过他给了个脱身之计。就是让我继续佯装斗争,暗地里赶紧将亲人和财宝转移。然后选一日,我们一起销声匿迹,退出这局‘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待他日后好了,再卷土重来。这样,可全身而退。他还说,战全败,和半败,走未败……”

  蒙面女道:“哥,他是罕见奇才,我们听他的。你这宰相也别做了,只要我们能活下去就好!如他所说,留得青山在……”

  陆相在地上连走几圈,他面色是那般凝重。

  他得做出一个决择。

  陆相突然在蒙面女面前立住脚,此刻只有妹妹,他也不再控制自己情绪。

  陆相声色激动道:“妹子,我不甘心啊!你可知我为了爬上这宰相宝座付出了多少……为了我们陆家大业,我已打下了这么好的基础。我不甘心就这样认输!我咽不下这口气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